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世見-第四百六十章 那便不走了分享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突然想起,我有一个朋友还等着我去赴宴饮酒,快到时间了,诸位朋友,在下先走一步,有缘改日再聚”
“你朋友在哪儿请你喝酒啊?反正我也没事儿,要不咱凑一桌热闹热闹?”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这位兄台的朋友介不介意我等去讨一杯酒水?”
“我那朋友热情好客,诸位若去定会热情相待”
“既然如此,同去同去……”
名花有主,众人亲眼目睹,人家小两口郎才女貌,尤其云景一看就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于是乎,聚集在茶楼内的大多数人都熄了某些不切实际的小心思,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去。
这些人,大概今夜无眠吧。
一时之间,茶楼变得空旷了起来。
倒是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质疑云景亦或者是找茬的,世间其实并不缺乏求而不得恼羞成怒之人,总归那种人是少数。
人们也不是瞎子,人家云景和白芷郎情妾意,何必跳出来给自己找不自在?硬要跳出来刷存在感装个逼,岂不是让人看笑话?做出这样的举动在常人看来和脑疾有什么区别?
郑希林也随便找了个理由溜了,实在是待不下去啊。
有缘再见改日再聚,可是江湖路远,一次偶遇的相识后,再相逢便遥遥无期了……
茶楼内,靠窗的位置,就剩下云景和白芷两人了。
“怎么我一来那位郑大哥就走了呀,官人,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惹他不快了?”白芷小心翼翼道。
笑了笑,云景说:“不关你的事,说起来,我若是他,也待不下去”
“为什么呀?”白芷松了口气的同时好奇问。
示意她坐下说话,云景道:“因为脸皮不够厚的人是很难当好一个电灯泡的,那会很尴尬”
白芷很自然的坐在了云景身边,若不是茶楼里还有其他人,她都想靠在云景身上了,旋即漂亮的双眼满是茫然道:“电灯泡?”
“一种照明工具”,云景笑道,看着她呆萌的样子,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嫩嫩的,滑滑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脸颊微红,白芷并没有避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云景行如此亲昵的动作,她心跳忍不住有些加快。
虽然不懂电灯泡是什么东西,白芷也没有纠结那么多,只要不是因为自己得罪了郑希林才导致他离开就好。
看了看桌子上的茶水,白芷柔声道:“官人,你稍等我一下”
说着,她起身迈步离去。
没问她去做什么,云景却是看着桌子上的茶水陷入了沉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郑希林没买单?
所以那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吧,吃了一顿狗粮,然后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
想明白‘真相’的云景不禁感到啼笑皆非。
不一会儿白芷就回来了,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一些茶叶茶具以及一壶开水。
回来后,白芷笑颜如花道:“官人,我这段时间学习了一些茶艺,只是稍有涉猎,不是很娴熟,找店家借了一些工具来给你泡茶喝,若是做得不好你可不要笑话我呀”
云景心头一暖,知道白芷学这些都是为了自己,笑道:“小白有心了”
“能伺候官人,是我的福分呢,就是怕做得不够好”,白芷甜甜一笑道,然后开始姿态优雅的的泡茶,做得很认真。
她先是茶壶茶杯都用开始烫了一遍,然后给茶壶里面添茶叶,用开水冲泡,头道茶水倒掉,茶壶盖上盖子闷一下,闷的时候在茶壶外浇两遍开水,接着才重新打开茶壶倒开水进去泡茶。
最后,一杯淡绿色的茶水放到了云景身前,白芷一脸期待道:“官人,你品一下味道如何?”
右手大拇指和食中二指捻起小茶杯,云景左手扶住衣袖,先是闻了一下茶香,再轻轻喝了一口茶水含在嘴里,片刻后咽下,微微闭眼一脸陶醉道:“茶香清淡,温度适中,入口微苦,回味甘甜,好茶,小白你这一手茶艺,深得其中三昧”
看着云景那一副夸张的样子,白芷不好意思道:“茶具普通,茶叶也普通,泡茶的水也只是普通的井水,就连我泡茶的技艺也只是普普通通,哪儿有官人说的那么好”
尽管事实是真的很普通,但云景一脸陶醉的样子她还是很高兴的,只要云景开心,她便知足了。
“那不一样的,虽然所有的东西都很普通,但小白你经手后,它就变得不普通了”,云景一口将茶杯里剩下的茶水饮下道。
白芷微微低头说:“官人说的话,总是那么暖心呢,怎也听不够……”
茶楼里到底还是有一些人的,云景两人在这边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他们是无语至极。
你俩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单身狗招你惹你了?用得着刀刀见血吗?
而且啊,你们不觉得尴尬吗?好吧,虽然情到深处都是没脑子的,然而你们是不是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一些人气得拳头邦硬,好想打人啊,想想还是算了,人家小两口毕竟也不是故意的,得,这地儿待不下去了,我走总行了吧。
茶楼掌柜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挨个给茶客结账,数着铜板一脸姨母笑。
“对面那小姑娘原来真的有心上人了呢,那全身心系在少年身上的姿态是装不出来的,今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碎啊,年轻真好……,只是以后恐怕没这么好的生意咯”
吃着茶水点心,说些体己话,虽然云景两人分开几个月,却没有半点生疏,反倒更加亲切了。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发现白芷一直都在看着自己,云景不禁笑问。
摇摇头,白芷说:“官人呀,你好像又长高了呢,那次你送我来的时候,我的身高在你鼻子那个位置,现在我只比你肩膀高一点点了”
这观察得也太仔细了吧,好嘛,实际上高出几厘米还是很明显的。
云景笑道:“我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嘛,往后估计还得往上串一串”
再往上串个几厘米就是一米九的男神身高了,云景心头如是道,太高了也不好,长到一米九的时候,他就得调整功法抑制身高了,否则长成两米多高的巨人就不好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白芷脸颊一红,柔声道:“官人高点好,玉树临风”
好好的说身高小白脸红什么啊?
心头嘀咕,云景转移话题道:“小白,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我很好呢,那天官人送我回来后,我回了一趟师门,给师父说我不想闯江湖了,问我原因,我说我心有所属,想安稳过日子,师父不但没有怪我,还很欣慰呢,说作为一个女人,江湖打打杀杀总归不是长久,能找到一个良人依靠,此生便自足了,然后啊,我就来这里用从小到大攒的钱买下了对面的小楼,开了一家小店,平时自己绣一些刺绣来卖,也有一些绣娘会把绣的刺绣拿我店里来卖,我从中赚一些差价,兼卖一些其他东西,不求挣多少钱,平时忙碌点,也就不无聊了,我还结交了一些新朋友呢,她们人都很好,因为我开的店不接待男客,所以她们偶尔会来我这里小聚……”,白芷一点一点述说着这段时间的过往,恨不得把每一天的经历都和云景分享。
云景认真听着,总归来说,白芷这段时间过得平平淡淡,没有太大波澜,当然,期间也有一些小插曲,比如一些不怀好意的男子老是在周围打转之类的,但问题不大,都被他轻松解决了。
当初分开的时候云景给了她三门高深武学,能修炼到真意境那种,几个月下来,白芷的身手越发高明,虽然还未踏足先天境界,但以她的手段,等闲初入先天的人物已经不惧。
到底先天高手还是很稀少的,目前为止,还没有那样的人来找白芷麻烦。
实际上如今后天后期的白芷已经有资格冲击先天境界了,毕竟这个层次不过是内力的积累,积累得越多,底蕴就越强,踏足先天后能少一些真气的积累阶段。
但她并没有贸然冲击先天境界,毕竟她又不闯江湖,不急着提高修为,一点点夯实自己的基础,待到进无可进的时候再说。
待到白芷说得差不多了,云景想了想道:“小白,当时我走的时候,悄悄在你包裹里面放了一些钱财,你没发现吗?用那些钱,可以在好的地段买下一家更大店铺的,再雇几个人,自己也能轻松些”
“官人呀,你偷偷放的钱我当然知道的,我知道官人对我好,但我觉得没必要,现在这样就挺好,店虽小,挣不了多少钱,但胜在安稳平静,店大了,反而会招来一些烦恼呢,而且呀,我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我把那些钱存起来了,将来官人若是急需要用钱,也能拿得出来,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白芷浅笑道。
她真的是奔着过日子去的,穿得朴素,有钱就存起来,不铺张浪费,尽量少招惹麻烦,这样的女孩子,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
云景心头感慨,道:“小白,其实你平时不用太过拮据的,该花就花,看上心仪的东西就买,一切有我”
“嗯,我知道的,官人对我好,不想我受委屈,可我真的觉得这样就挺好,不过,官人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太朴素不好看呀?其实我也有买一些好看的衣服首饰的,只是我不想穿出去给别人看,只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官人你一个人看”,白芷柔声道。
心下感动,云景却想了想说:“小白,你呀,让我说什么是好,其实你的世界不应该只有我……”
“官人呀,你切莫说这样的话,对于别人来说,她们有着全世界无数的美好,但我的世界,有了你才是最美好的”,白芷打断云景认真道。
他们之间没有轰轰烈烈,从相识相知到在一起托付终生,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
山间只有藤缠树,世上哪来树缠藤。
作为这个时代的女孩子,白芷和几乎所有女孩子一样,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的良人,便有了一个依靠,心头便有了主心骨,平平淡淡才是真,才能长久。
反倒是那些经历过打打杀杀轰轰烈烈才走在一起的人,或许当时海誓山盟情比金坚,但打打杀杀过后呢,总归会招惹是非惹来麻烦,想过平静的日子都过不了,甚至仇家找上门来,家破人亡的事情可谓比比皆是。
所以啊,平淡才能真正的长久。
或许在大多数人看来,白芷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了,甚至可以说是卑微,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卑微,因为云景能给她安稳,没有打打杀杀,只有平平淡淡,这便足够了。
别小看安稳两个字,那是多少人求而不得啊。
“我们都好好的,一直一直”,云景看着她认真道。
白芷笑颜如花点头道:“嗯,我们一直一直都好好的,余生有你,真好……”
酸吗?或许吧,但真的很不错呢。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下午,白芷也没问云景会在怒江城待多久,什么时候离开,而是到:“官人,下午了呢,如果你没其他要紧事的话,我去买菜给你做饭怎么样?”
云景怎会拒绝她的一番好意,道:“好久没吃小白做的饭菜了呢,想这一口想好久了”
“只要官人喜欢,我随时给你做汤饭,官人随我来,很快就好的……”
于是两人起身结账离去。
茶钱是白芷付的,云景并未拒绝,两人不分彼此。
和白芷过街进入云白小绣店铺,她在门口挂上了一个暂时歇业的牌子,然后把云景带到了店铺的后面。
给云景泡了一壶茶,端来两碟点心,白芷问云景想吃什么,云景说只要是她做的都喜欢,然后白芷说那就做几道拿手菜好了,于是带上菜篮子去买菜。
白芷买菜去后,云景打量着她的居住环境。
沿街的小楼有两层,一楼是店面,二楼并不是白芷住的地方,而是被她弄成了刺绣的地点和仓库。
慶 餘 堂 益 母 膏
她住的地方在店面后方,是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一栋一层的木屋,一共三间房,中间是堂屋,右边是白芷的闺房,左边是洗漱间。
小屋边上还有一个厨房,然后院子里有一小块菜地以及一口井。
十月流年 小说
总的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平淡温馨。
云景知道,白芷把这里当成了家,而自己,对她来说,却是一家之主呢。
没多久白芷就回来了,去厨房忙前忙后的做饭,给云景说,在这青黄不接的时节,城里的菜米价格比平时都贵了一些,然后又说,卖菜的牛大婶腿脚不便,但卖的菜都很新鲜,她每次都会照顾一下对方的生意……
听着这些生活琐事,看着白芷家庭主妇般忙前忙后,云景心头各位舒坦,这才是生活啊,那种打打杀杀的喧嚣,说到底,一个人一辈子又能经历几次呢。
平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云景也没大少爷一样等着开饭,而是去帮白芷烧火,夫唱妇随其乐融融,待白芷炒好第一个菜,他就去偷吃,然后白芷看着他笑,一脸幸福。
忙碌不久,饭菜就做好了,四菜一汤,一盆米饭,一壶老酒。
两人就在院子里摆上桌子开饭,白芷不时给云景夹菜倒酒,细心的帮他挑出鱼刺。
看云景吃得香甜,白芷心说这就是家呀,然后又在想,如果有小宝宝,这个家就完整了。
想到小宝宝,白芷偷看云景一眼,脸有点发烫,旋即意识到‘姐姐’都还没过门,自己想那些还早,于是不敢多想了。
酒至微醺,暖风醉人,夫复何求。
饭后,白芷去刷碗,云景喝茶看书,一如普通家庭生活。
忙完了的白芷也没打扰云景,而是悄悄去换了一套好看的白色长裙,画了淡妆,女为悦己者容,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心上人。
夕阳下,白芷顾盼生辉,绝美的容颜,低头看不到脚尖的优美弧度,盈盈一握的腰肢,身后蜜桃般的弧度,挺拔的身姿,当真是美丽不可方物。
视线从书本上移开,看着她云景由衷道:“小白你真漂亮”
人家精心打扮,若还装着没看到,那也太不解风情了。
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云景也是正常人,看着含羞带怯的白芷,他也有些心跳加快。
娇羞的低头,脚上的绣鞋都看不到,白芷柔柔道:“妾身蒲柳之姿,当不得官人夸赞呢”
“小白切莫妄自菲薄,在满春的花开,在你面前亦要逊色三分呢”,云景毫不吝啬夸赞之词。
抬头看向云景,白芷展颜一笑道:“哪有那么好……,官人说的话,总能甜到心里去,怎也听不够呢,能得官人不弃,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便是这么好”,云景笑道,旋即故意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白芷赶紧问:“官人何故叹息,可有不顺心之事,若是如此,不妨说与妾身听,妾身或许能帮你解忧”
“哎……,我叹气的是,有小白你这个大美人在身侧,我怎么看得进去书哦”,云景轻笑道。
白芷一愣,然后即羞涩又忐忑道:“耽误官人学业,倒是妾身的不是了,我……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我回屋去?”
妖神學院
“哈哈,小白你也太可爱了,美人在侧,红袖添香,人生之乐不外如是,你若离开,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云景失笑道。
明白了云景是在开玩笑,白芷抿嘴一笑,想了想道:“那我陪着官人便是”
“自当如此……”
然后,云景依旧看书,白芷在边上陪着,不过却端来了一个小竹篮,拿出针线刺绣,不时抬头看一眼专注的云景,小院中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留意到白芷手中精美的刺绣,云景心说自家小白有一双灵巧的手呢……
时间一点点过去,夕阳西下,天色渐暗,云景合上了书本。
白芷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起身小心翼翼看着他道:“官人,你……可是要走了吗?”
她当然希望云景能留下,毕竟两人分别多日难得相聚,可又怕耽误了云景的正事儿,心情格外复杂。
“这……”
不待云景把话说完,白芷赶紧笑道:“没关系的官人,妾身理解”
自家官人是做大事的,怎可把精力浪费在儿女情长上面,我只需要默默的支持等待就好,白芷心头如是道。
什么叫你就理解了啊,云景心头好笑,道:“小白你很希望我走?”
“不是的不是的,官人怎么会这么想,妾身恨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的,只是怕耽误了官人的正事儿”,白芷有些不知所措道。
笑了笑,云景说:“那就是希望我留下了?”
“自是如此”,白芷飞快点头。
看着白芷那纠结的样子,云景说:“可是我家小白生得如此美丽,我若留下,会忍不住欺负你的”
白芷一愣,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很多,脸上爬满了红晕,自然明白云景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她只觉浑身发软发烫。
轻轻低头,脑袋差点埋在熊上,白芷声音弱弱道:“那妾身便由官人欺负好了”
说出这句话,白芷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有些期待,有些害怕,更多的是羞涩,脑袋晕晕乎乎的她就跟喝醉了一样。
迈步走进她,将她拥入怀中,闻着她的发香,云景道:“小白你明白我说的欺负是什么意思吗?”
“妾身……自是明白的”,白芷把脑袋埋在他怀里轻声道,不敢抬头看他,都快哭了。
轻抚她的发丝,云景道:“总归还未拜过天地,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官人呀,没关系的,许你余生,妾身便只有你了,能服侍官人,妾身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委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云景也不是扭捏的人,道:“那今夜我便不走了”
“嗯,妾身去给官人烧热水……”
接下来的一夜,鸳鸯戏水,芙蓉帐暖,翻山越岭,夜莺初啼,落红点点,大闹天宫,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总之美滴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