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百八十二章 “交流”(最後一天求月票)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水泥广场上的学生们还没学会什么叫城府,听清楚歌词以后,全场哗然。
他们或笑得乐不可支,或跟着音乐小声唱了起来,或表情古怪地将目光投向前方的校长。
半高水泥台上那位身材走样的校长被眼前的场景弄得呆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略微侧耳,仔细听起广播里放的究竟是哪首歌。
几秒后,他暴跳如雷:
“是谁干的?
“谁干的!”
这么有创意的事情,格纳瓦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某人:
商见曜!
这么一座学校里,出现两个长得像龙悦红和白晨的人,已经属于巧合中的巧合,概率非常低,而刚才又冒出一个疑似蒋白棉的少女,于是,在格纳瓦看来,这绝对不是巧合能够形容。
据他分析,蒋白棉、商见曜、白晨、龙悦红应该是成为了这间学校,也就是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一员”,并按照各自的性格,扮演起不同的角色,有了相应的变化。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格纳瓦暂时还找不到符合逻辑的解释。
从这个分析出发,吃了熊心豹子胆,将全校集会预定播放的音乐换成搞笑歌曲的那个人,是商见曜的可能性相当大。
这么一场早会在乱糟糟的氛围中结束了,格纳瓦跟着蒋白棉,来到了标着“高三五班”字样的那间教室。
步步驚天,特工女神 小說
他觉得四名同伴里以这位智商最高,也许能和自己完成一定程度的交流,进一步展现出当前场景的问题。
等蒋白棉坐到了位于教室中后段的位置上,格纳瓦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他想了一下,伸出银黑色的金属右掌,轻拍起对方的背部。
这一次,他不像之前对龙悦红那样一拍就停,而是依靠间隔的长短和连续的拍击,传递出一串摩斯密码,希望看不到自己身体,听不见自身话语的蒋白棉能因此解读出目前的困境,从“扮演”中惊醒过来。
感受到背部的拍击,蒋白棉刷地坐直,回头瞪向身后的同学。
那名男同学正埋头苦读,毫无察觉。
蒋白棉明显地皱起了眉头。
她背后依旧有拍击感,而此时过道上无人存在。
極品天醫
皱眉感受了一会儿,蒋白棉转正身体,扯过草稿本,在上面写道: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特殊,不同于其他人。
“所以,现在,奇遇来了吗?
“命运给的礼物会是什么?”
格纳瓦眼中的红光停滞了一秒才继续闪烁。
他坚持拍完了那串摩斯密码,可蒋白棉根本没往相应方向去想,似乎还不知道有摩斯密码这种东西存在。
考虑了一阵,格纳瓦放弃和蒋白棉沟通,打算去寻找商见曜。
这位同伴本身已分裂出十个人格,在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这个似幻似真的地方属于另类,说不定能借此窥出一些问题。
经过一番寻找,格纳瓦在当前这栋教学楼的天台上发现了商见曜。
身穿蓝白配色校服的商见曜斜挎着书包,吊儿郎当地俯在边缘的女墙上,眺望着侧方的足球场。
他嘴里正哼着““我去炸学校,天天不迟到”这首歌。
格纳瓦走到商见曜背后,控制着嗓音喊道:
“喂!”
商见曜没有理他。
格纳瓦又试着拍了下他的背部。
商见曜表情一下兴奋,一个恶狗翻身,刷地转回了身体。
他眸子中什么都没有映照出来。
格纳瓦绕了半圈,又拍了他背心一下。
“哦!”商见曜发出了惊喜的声音。
他左顾右盼了一阵,开口说道:
“我始终感觉我不属于这个高中,不属于埋头苦读的学生,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更加重要的任务在等着我。”
拯救全人类?格纳瓦感觉自己应该把握到了商见曜的脑电波。
与此同时,他一阵欣慰:
果然,喂有十倍于正常人的强烈自我认知,哪怕在“扮演”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学生,也能察觉到自我和身份之间的那一丝不协调。
微弱的电流刚有闪过,商见曜已露出笑容,补充说道:
“所以,我不读书了,老师,我要去打工!”
“……”格纳瓦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喂的病情。
商见曜保持着笑意,继续对空无一人的天台道:
“现在,是命运在召唤我吗?
“让这种召唤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作为智能机器人,格纳瓦没有沮丧,决定复刻传递给蒋白棉的那串摩斯密码,看喂能否解读。
啪啪啪,啪啪啪,他按照不同的长短间隔拍击起商见曜的背部。
商见曜表情飞快变得严肃,交握双手,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手背上轻敲起来,似乎正尽量去还原感受到的频率,就像是在记忆电报特征。
格纳瓦放慢了速度,期待起最终的结果。
等他结束拍击,商见曜突然叹了口气:
“太TM复杂了,记不住。”
格纳瓦觉得换做碳基人,可能得被这家伙气死当场。
他逐渐理解了蒋白棉为何总是对商见曜出示左手。
带着智能机器人的严谨,他选择重复那段摩斯密码,一遍又一遍。
商见曜从书包里拿出了纸笔。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见他用“点”和“线”正确记录下了自己传递的密码,格纳瓦主芯片内开始构建之后交流可能用到的模型。
就在这时,商见曜的笔触慢慢龙飞凤舞,到了最后,他甚至画起小人。
望着纸上不成体系的图案,商见曜惊叹出声:
“这是一门绝世神功?
“上天传授,法不入六耳的绝世神功?
“一旦我参悟出真谛,练出成果,就能翻越大门、围墙,逃离这学海苦狱?”
格纳瓦核心模块内闪过了一条条“警告”:
“放弃尝试,不会有结果……
“放弃尝试,不会有结果……”
格纳瓦收回了右掌,走到商见曜身旁,学他之前的样子,俯在女墙上,望向远处。
他目光扫过了出入口的电动伸缩门。
忽然之间,格纳瓦专门用来模拟小组同伴,以建立人类数据库的算法启动了。
他联想到了商见曜刚才话语里的“翻越大门、围墙”。
“如果我现在离开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从外面看这处佛门圣地,会有什么样的收获?”这么一个带着启发性的疑问出现在了格纳瓦的主芯片内。
经过一阵分析,格纳瓦直接以手撑墙,跳下了这栋只有六层高的教学楼。
借助一处凸出点,他没启动减震装置就轻松回到了水泥砌成的广场上。
然后,他不快但也不慢地走向学校大门。
等临近了铝白色的电动伸缩门,他才猛地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蹬蹬蹬,格纳瓦狂奔了起来,一直到远离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五六百米才停止。
转过身后,他发现那所高中依旧荒草丛生,破败异常,哪有灯光和学生存在。
高空阳光洒落,照在了停于电动伸缩门后方不远处的吉普上。
“旧调小组”那辆灰绿色的吉普。
格纳瓦目光移动间,发现之前那栋教学楼内似乎有几道人影闪过,疑似蒋白棉、商见曜等人。
“从外面看是正常的。”格纳瓦记录下了这条信息。
他随即有了对策:
“如果把大白、喂、小白、小红强制拖出学校,是否可以让他们恢复正常?”
这是值得尝试的一个方案。
谨慎起见,为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意外,格纳瓦决定先做一个试点,目标就是商见曜。
他第二次走向了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当他跳过电动伸缩门,进入里面的那一刻,乌云又一次遮蔽了太阳。
楼宇内的灯光同时亮起,照出了一道道身影。
格纳瓦再次有了穿越回旧世界的感觉。
对智能机器人来说,此时用“感觉”这个词不是太恰当,他怀疑本质是报错信息。
没有任何耽搁,格纳瓦于正面教学楼的天台上找到了商见曜。
他认真分析起该怎么传递信息,让商见曜主动“逃学”。
经过涉及复杂模型的运算,格纳瓦伸出铁拳,抓住商见曜的背心,直接将他拎了起来。
“哇喔!”商见曜不惊反喜。
紧接着,格纳瓦重复起之前的路线,用跳楼开始了带商见曜脱离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尝试。
PS: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