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380章 一口劍氣分享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历史赛道内,一片安宁。
由于前段时间病毒虫二,命运长夜这两个参赛者退出了竞争,所以目前的排名如下。
命运长歌依旧排在第一位,紧随其后的是命运长琴,然后是命运长风。
三大命运巨头仍然牢牢占据第一梯队,因为命运长夜的大部分历史道火,都被这三人给瓜分了。
慕少安成功杀进第四位。
但病毒虫大已经咬上了他,排在第五位。
第六位还是来自诡异长河的旧月。
第七位是赵青榭。
只是这样的排名估计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巨大变化,因为谁都知道,病毒虫大已经露出了它那狰狞的大口,目标锁定赵青榭,至多再有一个时辰,就能推演出赵青榭所在的历史坐标。
这历史坐标,就像是现实中的门牌号一样,只要锁定了就别想逃,退出历史赛道都来不及。
面对这一幕,命运三巨头冷眼旁观,慕少安则只能追在病毒虫子的屁股后面穷追猛打,那个旧月也只是趁此机会,对病毒虫子控制的历史坐标区域进行一些骚扰式劫掠。
赵青榭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这已经是最乐观的预估了。
你今天、也令我垂涎三尺呢
但是就在这一刻,历史赛道中又挤进一个人来了,嗯,一个老熟人,李肆,他已经四进宫了。
对这历史赛道格外熟悉,对一众竞争者都很了解,当然,大家对他更了解,毕竟能连续让病毒虫子连续吃瘪三次的家伙。
“这老家伙急眼了。”
排在第一位的命运长歌随意的瞥了一眼,谁都能看出李肆的意图,不就是想给赵青榭拉仇恨吗?
但虫大这次集结了这么大规模的算力,眼瞅着就能获得赵青榭的历史坐标,它也不傻,怎么可能放手?
“要不要与这个李肆交涉一番?看看能不能把长夜给赎回来?”
命运长琴提出一个建议。
“不必,这些该死的下位生灵,都是冥顽不灵,穷途末路之辈,长夜落在这李肆手中,早已凶多吉少,重新安排传承吧,一百万年过后,我们自然会有新的命运长夜。”
命运长歌冷笑,可就当她做出决定后,忽然觉得不对,于是又仔细的瞅了一眼李肆的历史道火,等等,什么鬼?天下第一剧本杀!
地点:无名湖边的无名渔村。
时间:时间长河第63纪元末。
人物:渔夫李肆,神墓大盗夏侯,山神伯义,金鳞灵鱼(命运九子之一的命运长夜饰),少年谢鱼生。
道具:渔船一艘,渔网一张,山神法印一块。
剧情:渔夫撒网,捞上一条会说话的灵鱼……欲知后事如何,请公开竞拍。
起拍价:一缕历史道火。
最低竞拍价: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缕历史道火。
——
“可恶!”
武魂抽獎系統
命运长歌震怒的同时,命运长琴,命运长风这两个命运巨头也被惊动,他们不在乎什么剧本杀,也不在乎李肆拿出的那一缕历史道火,甚至不在乎这里面的什么竞拍规则。
但是——神墓大盗夏侯竟然在李肆手中?
要知道命运长河的三大命运悬案之二的神墓悬案,与其有重要关系的,就是这个神墓大盗夏侯啊!
会不会是假的?
刷刷刷,一道道目光穿过历史,在短短时间就确定了,这是如假包换的真·神墓大盗夏侯。
虽然这夏侯的历史厚重值只有120万点,可他却代表着王级主线任务的入口啊,得夏侯者,得神墓!
所以必须介入。
至于那个什么少年谢鱼生,那可瞒不过聪明人,打眼一看就是平度公的少年时代罢了。
同一时间,正摩拳擦掌,磨刀霍霍的病毒虫大也感应到了历史赛道里突然蹦出来的竞争者。
“咦?又是这个老不死的,想故伎重施,我可去你大爷的吧……额,等等,什么?神墓大盗夏侯!”
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什么都不管的虫大瞬间就不淡定了。
它没法淡定啊。
大名鼎鼎的神墓悬案,它如何不知,更何况,神墓悬案里最重要的线索之一,那99块神秘瓷器碎片,如今就在它的手里。
可以说,它就是神墓悬案最大的受益者,也是破译进度最快的。
想当年它慧眼识珠,愣是抢在命运九傻反应过来之前,拼着损兵折将,拼着伤筋动骨,差点破产,也把所有流落在外的神墓碎片给收集起来,这些神墓瓷器碎片自带庞大的历史厚重值,最多的一块,历史厚重值达到了一百亿,最少的一块也有五亿。
而把这些碎片拼接起来,就会形成一种神秘的力场,可以随机异化诡异,这些年来,虫大利用这宝贝,一共异化成功了十八头邪神,攻城略地,不要太好用。
唯一遗憾的是,那块面积最大,也明显是最核心的神墓碎片一直都是不知所踪,连那个神墓大盗夏侯一样,足足十几个长河纪元,无数能人异士寻找,甚至连命运之母都为此做过推演,结果得出了一个据说很绝望的预言。
事实上,虫大自己都不抱希望了。
结果,特喵的,那个老不死李肆手中居然藏着这样的宝贝!
这真是我的李爸爸。
毫不犹豫的,病毒虫大果断结束已经快得出历史坐标的推演,对着李肆所在的历史坐标进行推演,结果这一推演,虫大更乐了。
好嘛,你和那个赵青榭之间居然只隔了五百年的历史,正好,正好一窝端了。
“草!命运三傻下场了!”
虫大怒了,太无耻了,不用说,对方也是冲着神墓大盗夏侯去的。
更有意思的是,慕少安,还有旧月也加入了。
而旧月更是联络了诡异长河,所以短短时间后,历史赛道里就多了十个小不点竞争者,怎么,你们诡异长河和老子比人多啊。
虫大一声令下,很快,从虫三到虫十八,全体进入历史赛道,搞呗,我们这群疯狗可是逮谁咬谁,死都不怕!
一时间,历史赛道中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
——
“李老头!你手里的夏侯卖不卖?价格好商量。”
大胖子张扬急匆匆的来了。
“不卖,卖了的话我拿啥对付病毒虫子。”
李肆摇头。
“你要是不卖,你要对付的,可就不止病毒虫子,还有命运三傻,诡异傻妞了,我敢打赌你会一波被干掉。”大胖子急了。
“可以拭目以待。”
听到此话,大胖子不吭声了,眼睛一转,立刻换了个说辞,“李大爷,我现在入股还来得及吗?”
“你拿什么入股?”李肆也来了兴趣。
“一口剑气,战后若输了,算我倒霉,若是赢了,我要分十分之一的战利品。”大胖子很严肃。
“你确定你不是在欺行霸市?”李肆皱眉,十分之一,这胖子的口气真大。
但大胖子不说话了,一招手,一点涟漪在虚空中展开,随后,一颗至少万丈高山那么大的眼珠子就冒出来,但紧跟着就是几万公里的眉毛,接着是第二颗眼珠子,接着是一张方圆几百万里的大肥脸,再接着,是一个比李肆的饿鬼化身还要庞大不知多少倍的巨大肚子,滚圆滚圆的。
只是,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李肆瞅了眼大胖子,瞬间了然。
“这是我偷偷炼制了半个长河纪元的一口剑气,这剑气在我这具至尊分身的肚子里被养蕴,威力之大,我都不知道。平时的时候我都舍不得用,今天,我看李大爷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实在是万古难得一见的人物,我张扬,无名小卒,愿意追随李大爷身后做狗,赚大钱!”
“你确定这不是女儿红,而是一肚子剑气?”
李肆也被惊呆了,他还从未见过这般养蕴熔炼剑气的,不过看这大胖子邪气乱窜的样子,没准,也许,大概……
“行!给你十分之一的收益也可,但我需要的不是一口这样的剑气,而是至少三口。”
李肆直接砍价,友军归友军,生意归生意,何况这一次他真的是有备而来,不把那什么病毒虫子打个三百年起不来床,他也不甘心的。
“开玩笑,李大爷,这真的是我的最后一口剑气啦,你都不知道我在诡异天河那边有多艰难,日子过的苦啊,早晨都不吃饭,晚上没夜宵,想吃一口冰镇西瓜都要大费周章,我上有死去多年的老母,下有几万个儿孙要养活,几千个媳妇,那是真的吸血啊!”
大胖子原地哭穷,李肆听着听着一张脸都黑了,尼玛,你才几千个媳妇,我才两个,鬼叫什么。
“少废话,三口剑气,少一口都不行,不然我宁可自己单干。”
“嘿,看来李老头你真的胸有成竹啊,不是,你哪里来的底牌?”张扬迅速换了一张脸,看李肆的表情极其好奇。
“好,三口就三口,说好了,十分之一的收获。”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扣除所有成本之后,我给你十分之一的利润分红。”
“草!老不死你说什么?那我那三口剑气算不算成本?”
“不算啊,你那个是天使投资,我呢,我这边出场地,出项目,跑策划,先期投入,人员工资,还有五险一金什么的,这些难道不要成本的吗?所以你获得的,只能是利润的十分之一,而不是整个投资项目的十分之一,那就不叫收益,而是入股了,别呲牙,咱们现在是法治社会,有法可依,违法必究!”
“艹,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