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自完美世界開始 心意難平.-第1652章 四帝迴歸鑒賞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自完美世界开始
新仙域。
诸位仙王、神王自从无始离开就陷入了不安中,谁也不知道未来将会是怎么样的。
直到数年过去,世上依然风平浪静。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谁要当真,死的绝对会非常的凄惨。
这一日。
正在天庭里讨论的诸王都神情一顿,露出惊喜之色。
“帝君们都回归了!”
一位神王惊喜道。
在诸王的感知里,有超然世外的无上气机正在接近仙域,正是他们所熟悉的无始。
甚至……
一走数万年的三位道祖也都归来了。
这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让许多王都一扫心头的绝望。
一道道王级光辉,自天庭蔓延而出,到了新仙域的边缘。
诸王在迎接四帝。
“诸帝归来,应当横扫四方,推平诡异,杀穿厄土。”
一位神王很兴奋。
他很年轻,刚刚走到神王境界没多少年,也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厄土的恐怖。
所以他感觉四位道祖既然归来了,那么,新仙域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一些古老的王听到年轻神王这样说,有人暗自叹了口气,但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当年的那一战,天帝回眸,厄土的无上存在死的死,逃的逃,实力必然远不如鼎盛时,所以……”
一位强大的仙王倒是有些认同年轻神王的看法,说出自己的观念。
这让许多一叶障目的王惊醒,仔细想想,好像的确如此。
一时之间,诸王都心思活络,不再压抑。
无上帝者的速度,堪称诸天的极致,在诸王到了没多久,他们就看到四位道祖联袂而至。
只不过,让诸王心头微微一沉的是,四位道祖似乎刚历经大战,气息都不是非常稳定,有明显的波动。
也正是这样,他们才能遥遥感受到四位道祖正在回归,并非道祖们有意传出自身气息,而是无法彻底收敛了。
“帝君们……”
有神王喉咙微动,却没能说出什么。
在诸王猜测之时,叶凡四人已经踏进了新仙域,这一刻,新仙域的万道都在欢呼,降下种种祥瑞异象。
比起他人,叶凡对新仙域来说,是不折不扣的救世主,所以会让这一界本能亲近,为叶凡送上祝福。
在仙王领域,这种祝福很强大,能让王者的战力激增,但对叶凡这样的道祖来说,大约也只是聊胜于无。
“回去说。”
叶凡看着诸王道。
他已经从无始那里知道天庭重立了,不过和曾经不一样,现在的天庭没有唯一的掌权者,一切都由他们四位道祖商议后做出决定。
“谨遵帝君法旨。”
诸王都本能躬身。
不是他们想这样,而是叶凡时不时激荡的一丝道祖气息让人惊悚,躯体本能颤抖,如今在叶凡开口时,也不由自主的躬身行礼。
傲世神尊 小說
没人看到,叶凡隐藏在长袖内的双拳上,能看到森然的白骨,亦有些模糊的血肉。
有弥漫不祥之力的无上气机缭绕在拳上,阻止叶凡恢复伤势。
显而易见,在不久前有惨烈的大战爆发,不然一位道祖何至于此。
嗡!
万道之光铺成道路,直通天庭深处。
首席缠爱:迷煳老婆宠上瘾 萧宠儿
永恒的气息充斥了这条道路,似乎能让走上这条路的生灵都证得永恒不灭的果位,超脱生死轮回。
四位道祖率先踏步,诸王紧随其后。
这条横跨大半个新仙域的永恒之路,被数不尽的生灵看到了,都震撼莫名,不敢想象世上还存在这样的大阵仗。
“伟大的王都甘愿在其身后。”
“那是传说中的……”
“帝?”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太多进化者都震撼了,第一次这般近的仰望这几位只在神话里存在的传说。
……
天庭。
四位道祖选择性的说出了不久前的一些事,让诸王震撼莫名。
他们第一次意识到自身渺小。
同时,也意识到了危机所在。
“厄土的无上者,竟然有足足八位之多!”
“当年死去的那几位无上,对厄土来说难道根本无足轻重吗?!”
不止一位王心中掀起了惊涛。
无上存在一根手指就能贯穿新仙域,将万物万灵都诛杀殆尽。
虽然,据叶凡所说,这次他们成功击退了厄土入侵,但更多的是靠了特殊的手段,打了魂河一个措手不及。
不然,无上之战将会在诸天内爆发,万界将会天崩。
关于特殊手段到底是什么,几位道祖没说,而诸王也不敢询问。
直到满怀心事的诸王离去,帝尊才开口,道:“这次击退了魂河,不过,没能彻底斩断诸天与魂河的联系。”
高 武 大師
“要不了多少年,他们还会来袭。”
想到不久前的大战,帝尊只觉得心口在隐隐作痛。
他被人活活打穿了,挖出了心脏,被生撕了多次。
要不是有人施以援手,就算不死,现在也别想活蹦乱跳。
当然,他的对手也好不到哪里去,险些被诸世鼎彻底的炼化掉,但也元气大伤。
“到时用东皇钟打开上苍之门?”
无始蹙眉。
比起三位道祖来说,无始可谓是毫发无损。
东皇钟虽然是一件功能特殊的神器,不是擅长杀伐那类的,但真正用来攻伐之时,也不容小觑。
无始也是刚刚发现,东皇钟用来战斗也那般可怕,让他一人战平了三名无上存在,战绩极其耀眼。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铜牙
“不可。”
“在往后的岁月里,上苍只会比诸天更为凶险。”
叶凡否定了无始的想法。
哪怕让诸天的所有生灵,都转移到上苍也不安全,他可不会忘记回到诸天之前直面的至高涟漪。
“我回来时,文道至圣在与诡异族群的路尽级存在交锋,也许会波及上苍,让万灵寂灭。”
叶凡说着,停顿了须臾继续道:“至圣就是在多年前牵制住多位厄土无上的那位,他并没有被围杀。”
此言一出,三位道祖都一怔。
“易帝?”
女帝自语。
他们都有种说不出的荒谬感,一位被认为已死去的强者,竟然走到了大道的绝巅,证得诸天至高果位?
“我们无路可退,唯有击穿魂河后,诸天才能有一线生机。”
叶凡语气沉重。
他双拳隐隐作痛,万物母气鼎都差点被打穿,但被提前转移的神秘种子安然无恙。
想到种子,叶凡心念一动,自莫名处取出种子,放在了三位道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