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鎮妖博物館討論-第六百二十章 白澤直感之打擾此刻衛淵的下場

鎮妖博物館
小說推薦鎮妖博物館镇妖博物馆
只是这一行简单直白的名称。
之后详细的文字,以现代论文的逻辑方式平静叙述而出。
中央姜太公。
右侧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左侧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勣。
不需要过多的渲染。
那一个个名字放在一起,就已经代表着恐怖的压迫力,背后带着的是一种穿破历史岁月般的压力,让老人手掌下意识死死攥紧了白纸,让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而后老教授察觉到了一个非常微妙的点。
这是大唐时期的武庙。
最初是没有后面的七十二将的,只有十哲。
而假若去掉大唐塞进去的两位后世名将。
武庙十哲,全部属于神代神将。
唯一一位不是的,还是张角斩大汉龙脉后右手握住一条游龙而诞生的卧龙诸葛孔明,其道法造诣之强,开辟三十六天罡之六甲奇门,丝毫不逊色于前面的几位,而且是离谱的全能辅助。
也就是说,除去了两位后世的,武庙十哲,八位是神代级别神将。
而且全部都是从最混乱的时代厮杀而出的那种。
至于这帮人的含金量……
怎么说呢。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霍去病,汉朝大将军卫青,三千越甲以吞吴的范蠡,一人灭六国之五的秦国王翦,投鞭断流,淝水之战的谢安,大汉伏波将军马援,被正史记录为威震华夏的关羽,八百破十万,夜止小儿啼的张文远,这些狠的不能再狠,武德充沛到直接溢出来的家伙。
也只是将,而非十哲。
十哲代表着的并不是个人勇武,而是更高一层次的强悍。
相当于兵家的十条道路分支。
性格从如孙子般老辣,兵家一脉开辟者;到吴起桀骜无情,豪迈如乐毅统帅五国联军,连下齐城七十二,至多多益善之韩信兵仙,以及绝对可以完美和任何一位十哲或者七十二将配合,直接将其破坏力发挥能力提升一个档次的诸葛孔明。
陈寿当时候写三国志的时候耍了一次春秋笔法。
那时候他都是叛逃到其他阵营了,也得活命。
怎么可能吹诸葛亮。
所以说,诸葛亮啊,他擅长的是内政后勤之类的,不擅长打仗。
而联系历史会发现这个不擅长打仗的诸葛亮直接反手打出一个以一州之地逼迫九州之国马不卸鞍,兵不卸甲,武侯出军,天下震动的恐怖战绩。
在武德充沛地要死的大唐巅峰时期列入武庙十哲。
陈寿没有说谎。
诸葛亮不擅长打仗,就和娲皇不擅长打架一样,没毛病啊。
因为那家伙属于那种内政后勤一百分,战略九十八或者九十九的类型,这种全能类型的统帅,其实更适合和其他缺陷巨大优势同样巨大的名将合作,比如把诸葛亮扔给孙武,扔给韩信,或者另外一个名将。
優雅的牽手方式
诸葛亮都能和名将联手发挥出更爆炸的实力。
老人屏住呼吸,扫了一眼这些名录和后面的详细分析。
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了大量的画面。
这个名单完美涵盖一切战场局势,不管是喜欢游击战,攻心计,还是说绞杀战,攻坚战,绝对没有任何短板,如果再来一两个兵形势的代表人物,譬如霸王项羽,亦或者吕布奉先,或者李存孝之类的。
好家伙,最后的短板也没了。
至于兵马?
白泽表示,人间有三十六天罡的撒豆成兵,以及道门各家各派那么多分支,几乎手里都有类似于护法神将或者养兵马的手段,极端情况下,不得不征用,如果不同意,可以让武安君亲自去温柔劝导,武安君那么温柔的人,他们一定会诚恳地答应的。
是以兵马不成问题。
战阵的话,这里有《九天玄女兵法战阵解》
有风后奇门等等。
白泽将一切都考虑得非常全面,作为挂件能在失去轩辕的情况下苟了五千多年。
一个字,稳!
两个字,稳健!
面面俱到!
阿多尼斯
董越峰额头渗出冷汗。
这是什么?
兵家三千饿虎出笼记吗?
以太公为军师,张良武侯共谋于后,而项羽吕布厮杀于前。
左军为关羽,右手为伏波。
以及在敌人腹部流窜的特种部队型号名将的张文远。
远击则是霍去病,固守则是能直接死磕防守住白起的廉颇。
简直是六边形组合,只要存在能镇得住他们,或者说居中协调的人,这玩意儿就是一台战争机器,从老银币,不,从战术家,到战略家,到斗将,猛将,全部型号都有,而且全部都是最顶尖的。
没事儿,你想怎么打?
我都可以.JPG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白泽双目亮晶晶的。
两个大眼袋,眼里面满是得意洋洋。
白泽,咸鱼,废物。
活着只会消耗粮食创造肥料的十级废物。
唯独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以及寻找大腿的时候会勉强提起干劲的咸鱼。
全知这个权能,并不是什么都知道,那样个人意识会直接被万物宇宙给冲击地彻底格式化,白泽直接就会变成河图洛书,世界上就根本不存在白泽这个个体了。
全知概念,是最为危险的双刃剑。
一不小心死的就是白泽自己。
而白泽的全知也无法看到未来,只是他看到任何东西,那个东西的各种属性标签都会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除去了本身强大到一定程度外,谁都无法抵抗白泽的全知能力。
不过滥用全知,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地渣滓都不剩下。
而且知道和做到完全是两码事。
白泽曾经想要奋发图强,给自己制定了全方位变强计划,然后第三天的时候计划告终,其实变强这个东西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你想要会剑法那你就去挥剑,想要内气雄浑就去每天八小时打坐。
嗑药都得要化去药力再加上排除药毒,每天还是八小时打坐。
轉生、竹中半兵衛!和一起轉生的不知名武將一起在戰國亂世活下去
想要变成英雄那就扔到乱世里面经历一切离别。
世界上没有捷径,白泽只是能看到路,却无法走过去。
如同任何一个人打开电脑就能知道如何去征服世界第一高峰,知道如何去跑极限马拉松,知道各种各样的菜谱。
只要完成,那就可以站在地球之巅俯瞰人间,就是极限跑者,就能够拥有国宴大厨的手艺,但是有几个能走过去?该跑的路一步也少走不了,从切菜开始磨砺厨艺才有那么一丢丢可能抵达国宴层次。
知道方向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所以,年幼的白泽再发现自己难以做到的时候,沉思了足足七天,某一天突然顿悟——既然我自己做不到,那只要找到可以做到的人不就行了?!
他出门就遇到了眼底纯净桀骜,仿佛世界一切皆可跨越的轩辕。
这一天,世界上多出一个挂件。
当白泽独自一人的时候不过是废物,但是给予他某些东西的时候,全知这一权能,终于逐渐展露出了独属于神话概念的冰冷獠牙,可以说,白泽这个权能只有和人族绑定的时候才有发挥余地。
当挂件,这实在是没得选。
如果可以选的话。
我宁愿做一个大挂件.JPG
董越峰擦拭冷汗,道:“我,我大概是能够看懂的,但是为什么?”
白泽沉思,道:“你知道,虽然说我不是很擅长那个。”
“但是我其实分类应该是‘瑞兽’。”
他抬了抬下巴,得意洋洋道:
“也就是说我会有天生的,直接能和你们人族神通对撞的卜算之术,或者说是直觉更靠谱,趋利避害的话,就是六甲奇门都不要想要赢过我!”
老人无可奈何,只好打断道:“那所以呢?”
“关键在哪里?”
白泽收回自己的念头,咳嗽了一声,正色道:
“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比起轩辕去世之后的局面还要危险太多倍,搞不好会出现神代大战之类的事情,而且我预感到,继续下去的话,那陶匠会死的很惨,他的性格是那种很难善终的类型。”
“不过神州的英雄大概都是那样的性格更多。”
“拼死也不回头,不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办法让后世记住的,扯远了,虽然说我们两个关系不怎么样,但是他救过我好多次,所以我没办法直接当没看见,唉……”
白泽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
“所以,我需要大腿。”
你这逻辑是怎么跳过来的啊?!
老教授差一点一口老槽直接吐槽出来。
白泽似乎知道老人心里想什么,拍着胸脯震声道:
“我是白泽啊,白泽!”
“我找大腿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再说,大腿多了不就能应付各种情况吗?!一个人搞不定就十个人,十几个人不行就一百个人,一百个人不够那就十万山河子弟都站起来,人族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吗?”
老人突然发现白泽,似乎不是那种完全的废人。
“所以,你怎么做的?”
“我当然是找最能打的那一批了。”
白泽目光炯炯:“其实我翻阅了神州的历史后发现一个点,首先那些皇帝不说了,是继承制的,大多都是草囊饭袋,尤其还有栓条狗都比他们做的好的那种,比如完颜构,但是,武将却是实打实杀出来的。”
“唐朝是武庙的开始,没有七十二将,只有十哲。”
“而那样的超凡时代。”
“居然把神代最能打的人都塞到一个庙里面一直祭祀。”
“你觉得这个东西。”
“我是说,这个武庙难道是造出来好看的吗?”
就如同发现了食物的饕餮,发现大腿踪迹的白泽,智商瞬间掠到高地,冷静道:“我原来不觉得,后来居然发现武安君能站出来,后来我也发现了,关云长也复苏了,以及卫渊身上也附带有名将的一部分。”
“我们想一想,如果说这样的话,那么主战略的武安君,能够作为统帅一军的关云长,就差最后一环了,以此类推可以确认,人间必然还有一名顶尖的兵形势猛将活着。”
“这根本不是什么武庙!”
白泽双目明亮,震声道:
“这特么是禹王留下的卡池,而且是最好的那种!”
“是人族英灵库!是炎黄的底蕴!”
“历经一代代惨烈的厮杀,五千年来人族最强的名将!”
“没有一张废卡,全部都是SSR以上级别的五星角色,金色传说,甚至于还有十张是更高等级的那种,里面更是把吕布奉先这样的乱世乐子人,楚霸王这样自矜暴躁,性格有部分缺陷的名将给踢出去了。”
“保证如果有机会复苏,绝对会为炎黄而战。”
“这是什么?!”
“这是禹王大礼包好吧?!”
“五千年武德最充沛的一批英灵,实打实厮杀出来的,毫无一点水分。”
“文人墨客可能有水分,名臣帝王会有人吹嘘,可武将不一样。”
“这帮人,是杀出来的!”
“而且都直接把武庙两个字留下来,就差贴着脸告诉你,抽这个卡池,禹王担保,绝对良心,这里面的都是最能打架的!”
機械人的罪與罰
董越峰下意识道:“那你打算……”
白泽右手重重拍在桌子上,身躯前伸,看着老人,眼底仿佛散发着火焰,狞笑着道:“被我发现,怎么能放过?这些禹王用足足五千年攒出来的十张UR彩卡,还有七十二张SSR,我就不客气了!”
最强神医混都市 九歌
“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还残留下真灵了,我全都要!”
“挂件岂是如此不便之身份?”
“我从陶匠身上看到了,挂件的可能性。”
“既然挂件都可以化作大腿,那么我怎么可以拘泥于一个大腿之上?”
白泽双臂展开,虔诚而睥睨道:
“只要心里有海洋,哪里都是斯里兰卡。”
“只要我的心够大!”
“他们!”
“都是我的大腿!”
“只要我的大腿足够多,那我就是挂件之海王!王中王!”
老教授:“…………”
他叹了口气:“我还是建议你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看什么大腿,啊不,看什么心理医生啊。”
白泽毫不在意的拿起论文。
“我现在就去找那陶匠……”
“哼哼,这一次我要让他彻底拜服!”
他迈出一步。
然后,瞳孔突然收缩,面色僵硬了下,右脚踏前,左脚转弯又绕了回来,坐到了桌子旁边。
老教授疑惑:“怎么回来了?”
“那啥,我是瑞兽来着,你懂。”
白泽额头冷汗直冒:“我就觉得,如果我现在去找那陶匠。”
“可能会坏了他的好事。”
“然后被他抽出刑天斧追杀。”
“我还是,还是再等等吧。”
PS:今日第一更…………四千两百字,沉思中,今天貌似有可能能做到三更?
当然明天估计就要被打回原形,更新字数会逐渐变少,会稍微地更新时间波动下了。
所以,要不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