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深空彼岸 辰東-第五百零一章 心不設防分享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什么关系?王煊一怔,如果平日他肯定不会就陷入这个问题当中,怎么回应都不合适,跳出这个问题圈就是了。
但是现在,他比谁喝的都多,每个人都和他碰过杯,这可是从仙界带回来的酒浆,添加了各种圣药和灵物等,让他也彻底昏沉了。
“清瑶仙子……是一个很好的人。”王煊说道。
赵女神明显醉上头了,一扫往日的冷艳气质,闻言后顿时笑了,绯红的脸竟有几许娇媚,拢了拢秀发,道:“你……为仙子发了一张好人卡?”
姜清瑶的脸色顿时微黑,到了现在,她已经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谁能给她发卡?剑仙子很骄傲,当然没有人!
“不,怎么可能。两码事,不是那意思。”王煊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道:“我是说,清瑶人真的很好,不仅超尘脱俗,心地也不错。。”
酒后吐真言,这些不是敷衍,他尤记得,在前往新星前,剑仙子托梦,让他将真骨埋在荒山破道观瓦砾下,并让他从仙骨上刮下黑色粉末,说可以保他性命。
早先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到了新星后,和妖魔厮杀,可回归的残仙对抗,他才了解到,那是雷劫孕育的仙道生机,那是剑仙子的本源生命,对一个想复苏的仙人来说,至关重要。
自那开始,王煊就觉得,剑仙子可交,非常值得信赖,心底最深处有光明,反应出了一个人的本质。
而她的主身得知要被接引后,在仙界费力寻找天药等,准备弥补他可能出现的本源亏损等问题。
所以,王煊对她没戒心,可以背靠背对敌,托付生死,并第一个将她从大幕中接引回来了。
“我相信她,很放心,能成为修行路上相互扶持,生死与共的同行者。”王煊不自禁就说了出来。
然后,他就又接着口吐真言了,道:“当然,剑仙子看起来青春靓丽,美貌如天仙,其实也有些小缺点,傲娇,小腹黑,臭美,喜欢听人夸奖……”
旁边,姜清瑶脸色彻底发黑了,她可没醉,听的真切,眼神中有剑光,当场就斜睨了过来。
不好听的,不是夸奖她的,当然不能让他说下去了!
缩小版剑仙子也在瞪他,说姜清瑶不就是说她吗?磨拳霍霍,不管能不能打得过,她已经想下黑手了。
“我问你……和她到了哪一步,什么关系?”赵清菡追问,这和她平日的风格很不相符,不再那么矜持,竟追着一件事在问。
“砰!”小东西下手了,用拳头捶在王煊头上,道:“谁臭美,谁傲娇,谁喜欢听人夸奖?!”
王煊忍不了啊,这小家伙要造反吗?他顿时拎住了她,而后掐住了她微醺后的那张红扑扑的小脸。
一刹那,不止缩小版的剑仙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赶紧挣脱了出去,连剑仙子的美目也横了过来,有剑光在荡漾。
“姜清瑶,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他摸我了,你还不压制他!”小东西直接告状。
秦诚、青木、陈永杰几人都一怔,虽然喝多了,但还是听清了,一大一小是一个人?
吴茵和小狐仙也不跳舞了,酒醒了一些,回头看来。
“一个人?!”赵清菡也抬头。
“喝酒,在共饮一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还没到晚上呢,刘怀安老爷子明显喝多了。
然后,气氛回归,他们再次相互碰杯。
“发他好人卡啊!”小东西瞥了一眼喝醉的赵清菡,凑到她眼前,这样撺掇。
被王煊掐脸后……她记仇了。
“没卡可发,你真和她……是一个人?”赵清菡婀娜身段摇晃,笑着拉住她的手,在那里仔细地看。
“是啊。来,再喝一杯,不用夸我,说一点王煊的糗事,我一样爱听。”缩小版剑仙子叮的一声,又举杯了,她很难醉酒。
“他是我大学同学,在密地救过我,哦,还亲过我……”赵女神确实醉了,不然,打死也可能说出这些话。
她还在笑,摇动着晶莹的酒杯,在那里看稀有的琼浆玉液冒出光辉,道:“来……再喝。”
头脑昏沉的秦诚手抚额头,原来女神也有这样的一面,看她憨态可掬,嚷着还要喝酒的样子,他真想给拍下来,然后,他略微清醒,等会儿,老王和赵清菡在密地怎样了?
较为清醒的是陈永杰和青木……当作没听见。
“完了,赵赵你完了,我听到了,我要拍照,我要录音,明天我要给你看,给你听。”吴茵嚷嚷着。
然后,她略微清醒了一些,摇晃着傲人的身材,走了过来,瞪着王煊,道:“你……都做了什么?”
王煊喝的头大,揉了揉太阳穴,他记得,在密地时是赵清菡先亲了他一下,他才加倍还回去的,可是现在好像解释不清了。
从密地回来后,他和赵清菡朦胧的关系似乎降温了,他一直没有说过什么,今天听闻到这些,有些异样。
“好香的酒,好有特色的珍肴。你们餐厅怎么回事?有好货,却不给我们上。我都说了,宴请贵宾,就这样敷衍我?”
包厢门没有关严,有人路过,闻到了那种醉人的酒香,看到了满桌的特色菜品,顿时不满了,对餐厅的人发火。
“啊,这……不是我们提供的,是他们自带的,点完餐后,替换成他们自己的了。”餐厅的经理亲自来赔笑脸。
那个人很强势,直接推开包厢的门进来了,一头金色发丝十分浓密,身材高大,满脸缩腮胡须,是个很强的修行者,血气雄浑,不加掩饰。
“你们这些人中,有人是从仙界回来的吧,带回来的食材真不错啊,称得上珍肴,看来颇有些来历。”
他眼光很毒辣,第一时间判断出,这种食材不是一般的门庭所能猎取的,那种酒浆同样稀有。
“相逢即是缘,我这边有几位贵客,也颇有些来历,能不能匀给我一些美酒和特殊的食材。”他笑着说道。
当看到王煊手中的紫皮葫芦后,他有点移不开目光了,确实不是简单的人物,第一眼就辨出了瑰宝级奇物。
“我们也很乐意交朋友,但是,酒浆没了,食材都摆在桌子上了。”王煊运转经文,让自己清醒些。
对方虽然说话敞亮,但是,这么直接闯进来,隐约间的强势,让他不喜。真当鹏翅、凤髓、海神蚌、仙螺这些是一般的东西吗?哪怕在仙界都是属于极其珍贵的奇物,谁能随口索要。
農家異能棄婦
金发男子笑了笑,道:“各位,我是在给你们机会啊,送你们一份不小的造化,让你们结识到真正的大能,错过会后悔一辈子的。”
秦诚不爱听了,道:“你谁啊,空手套仙宴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张口就给我们造化,送我们机会,那你倒是送给我们啊,为什么反过来让我们给你稀珍食材和绝世美酒?”
“大能,假的吧?”青木更直接,在谁敢在人间称大能?包厢中可是坐着一个弑神者,还有一位绝世仙子,跑这里来称大能,这得是多么大的勇气。
小狐仙看着他满头金发,怀疑道:“骗吃骗喝的异域毛神吧?”
“咦,兽人族的,小家伙不要乱说话,大能功参造化,不是你可以评价的。”金发男子眼神凌厉起来。
“你还是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小狐仙弹指,一道清光飞出,想将他送出去。
然而,轰的一声,炸雷响起,男子一拳就轰破了清光,确实很强,在神话末年依旧有九段的实力。
他向前迈了一大步,顿时冲击的小狐仙踉跄倒退,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小东西扶住了。
房间中,气氛顿时不同了,直接寒冷了下来。
金发男子原本很强势,血气旺盛,但是,他忽然感觉不对劲儿,这里的人似乎没有一个害怕的。
尤其是在他展现实力后,结果对面都是俯视的姿态,这不像是他虎入羊群,他突然觉得,自身反倒像是掉进虎穴中了,浑身冰冷,有些要发抖。
他看出,以其中一男一女为主,散发的气息居然让他颤栗,强烈的不安。
“各位,有点误会,我冲动了,对不起啊,我赔罪。我们那边有三位祖师降临,我也是有些心急,怕招待不周,所以乱了分寸,勿怪。”
他很主动,立刻解释,因为,他真的有些惊悚了,不想在这里吃亏,先走了再说。
砰的一声,他被缩小版的剑仙子一脚踢中,想躲都根本避不开,从敞开的包厢门那里飞了出去。
金发男子狼狈坠地,爬起来就走,没敢放什么狠话。
“清清,你真厉害!”小狐仙立刻赞美。
“我叫清瑶,你这傻白甜!”小东西纠正,不满它乱称呼。
“有些意思,竟来了一些异域神明,而且,着实不弱,难怪金发男子那么有底气,很自恃。”王煊有些意外。
在城市中,他没事不会以精神天眼乱扫,现在稍微搜寻,顿时发现了异常。
显然,剑仙子也早已有感应。
在人间,强者都会隐去气机,避免惊扰到普通人,现在远处那个包厢的人也注意到他们了,散发出很旺盛的血气,以及强大的超凡波动。
最终,那些人一起走过来了。
“旧土真了不得啊,随便一个人出手,就能伤我的门徒,真是卧虎藏龙。”有人说着,推开了房门。
毫无疑问,来的这些人都很自负,事实上,现在他们散发出神明气息,皆被神圣光芒笼罩,寻常超凡者确实挡不住,甚至会忍不住低头,被压制的软倒在地上。
“和绝世列仙一个级数,神明中的至强者,竟在旧土中一下子出现三位。”王煊开虽然无惧,但却有些吃惊。
这些人为何而来,是从不朽之地乘飞船而来吗?
为首者的三人,被绚烂神光覆盖,都是大结界的至强神明。
此外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位妖圣,以及一位天仙,是仙道之地的准绝世,陪着异域神明而来。
妖圣和天仙,都在羽化登仙第九段,是来自仙界的仅次于绝世高手的生灵,竟和那三大强者走得那么近。
那名妖圣认出了剑仙子,脸色微变,但很快又镇静下来,因为他们这里有三位绝世级神明。
“她是姜清瑶,号称近古以来最强奇才,是一位准绝世层面的高手。”妖圣低语,告知三大神明。
他还不知道,剑仙子已经冲破桎梏,成为绝世列仙中的一员,并且是接连破了几道小关卡。
“你们很自信,见到至强神明都不起身。”早先的金发男子冷笑道,现在他是彻底不怕了。
“三位大能亲至,你们架子倒是很大,还不觐见神明?!”一位灰发人开口,在那里喝斥。
“毛神!”小东西不屑,最不吃这一套,不就是绝世层面的异域人吗,竟敢来这里摆排场,呵斥她。
三大至强神明目光璀璨,看出她和剑仙子同源,应该是一个人,皆冷漠无比,其中一位神明探手,直接向前抓来。
正常来说,至强神明对付准绝世,自然手到擒来,所以他没有任何话语,直接就动手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面部表情僵住了,脖子剧痛。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攥住了他的脖子,给拎了起来。
代孕罪妃 小说
王煊动手了,怎么能容忍他们放肆。
这群人顿时都懵了,什么状况,这是哪里,出手的青年是谁,一把就薅起了一位至强神明?!
感谢:读者1479058809437982720、GD鬼刀、叁生缘淫酱油,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