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第四三三章 祭,如在熱推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
小說推薦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柳青父亲坟茔附近那一片,都属于柳家的祖坟地。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产权上的明确归属,只是约定俗成的。
在这一座山上,那一片属于哪一个姓的祖坟地,是多年来村子里那些姓氏划分好了的。
甚至于,哪一排是哪一辈的,都有着一个明确的界线。
最上面的坟茔,还是百多年前的先人。
这一片里,也就是柳青他父亲的坟茔没有清理,显得格外的不一样。
将锄头放下,柳青拿着镰刀开始除草。
苏绮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活,只能站在一边看着。
柳青一边清理杂草和灌木,一边对苏绮说道:
“看来还是得找人帮忙,修一个墓,这样坟上就不会长这些杂草了。”
这一座坟茔就是一个土堆,每年都得往上培土,不然雨水冲淋,土堆就会慢慢的变平,最后消失在杂草丛中,谁也找不到。
一些没有后人照顾的坟茔,就这样消失了。
修一个墓,用水泥将周边都封起来,那就不用担心杂草灌木生长,也不用担心会被雨水冲平,不至于看起来像现在这么荒凉。
有的坟茔,杂草太多,还会成为兔子的藏身之处,在里面打洞。
那就更不好了。
以前没有钱,没能力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有钱了,自然可以考虑一下了。
苏绮点头:“这样挺好的。”
幻想婚姻譚·病
又问道:“要不要立一块碑呢?”
柳青想了想,摇头笑道:“碑暂时就不立了,立碑人那里就一个我,给别人看到了会笑话。等过两年,有几个孩子了再立碑吧,热闹一点,我爸也有面子一点。”
有后,对于农村人来讲,那是头等大事。
一块墓碑上面只有墓主儿子的名字,没有孙子的名字,显得还是寒碜了一点,不如不立。
再过两年,情况就不一样了。
至少叶婉容肚子里的孩子会出生,苏绮应该也能生出一个来。
有两个,也就差不多了。
说不定运气好,还能多生出几个来呢。
不管是不是私生子,反正只要是他的孩子,他就敢写在墓碑上面。
——大概也不会有人无聊到看了一块墓碑上面的内容去举报他怎样怎样。
苏绮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露出了笑容,一只手不自觉的就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好像里面真的孕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一样。
到底有没有怀上她不知道,这也才几天的时间,谁都说不准。
柳青拿着镰刀忙活了十几分钟,将杂草和灌木都给清理完了,然后拿着锄头将灌木树根都给挖出来,将坟茔也整理了一下,该培土的培土,该做理水处理的做理水处理。
苏绮看着那些,想到这个男人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着做这些,还是挺心疼的。
一边做这些,柳青一边还说着话。
不是对苏绮说的,而是对着埋葬在地下的他父亲说的:
“爸,好长时间没过来看你了。这一次我把你未来的儿媳妇带过来了,很漂亮是吧?她不只是漂亮,还挺有本事的。”
“爸,你可别误会,她不是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女朋友,那个女人嫌弃我没钱,跟了别的男人,我跟她去年就分手了。”
“哈哈,跟她分手后,我就发达了,不知道她现在后悔不后悔。”
“我想,她应该是挺后悔的吧。”
“反正我是挺庆幸的。”
“前些年日子过得挺糟心的,来你这里也老是抱怨生活,说了很多负能量的话,你应该很担心吧?”
“但是现在不需要为我担心了,我现在好了,有钱了,也有女人了。”
“还有一个女孩子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今年就能生出来,你也就有孙子了。明年清明的时候,我会把孩子带过来让你看看。”
“也许,那个时候,你的孙子不只是一个。”
“是不是很开心啊?爸。”
PUSSY KING殿下的惡癖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听了会不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跟你说。”
“你知道我怎么发达的吗?”
“我发达,不是我自己有能力了,而是去年我妈找到了我,又重新认了我这个儿子。”
“是的,就是那个当年在你出车祸之后跟你离婚的女人,十几年没有看过我一眼,但是在去年她又找到我了。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几百亿的身家,改嫁的人也出了车祸,没了。所以她又想起了我这个儿子,找到了我。”
“我那时候过得也挺苦的,我没有保持住我的尊严,认了她这个妈,然后我就发达了。”
“爸,对不起啊,给你丢人了。”
“那时候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太穷了,穷得什么都没有了,一点光明都看不到。”
“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除了跟她相认,我找不到可以改善生活的法子。”
“我没有原谅她,但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我还是认了她这个妈。”
“爸,你会原谅我的吧?”
说到这里,柳青停顿了一会儿,脸色有一些愧疚。
和丁芸相认,他感觉到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爸。
因为他认为,丁芸当初那么做,伤害最大的就是他爸。
那一次的母子相认,他有一种背叛了他爸的愧疚感。
苏绮在旁边听他说着,突然开口道:
“你爸会原谅你的,他肯定不会愿意你受苦。毕竟,你做出那个选择之后,你的生活变好了,有了未婚妻,还有了孩子。他应该会很高兴的。”
柳青想了想,点头道:“说得也是,我爸应该会原谅我的。”
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继续跟他爸说话:
“爸,相信我,以后我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今天是我跟苏绮过来看你,再过几年,我就会带着很多人过来看你。”
苏绮看着他一边干活一边对着空气说这些话,就像他爸还活着,就在他身边一样。
她接受过的教育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不会有鬼魂的存在,但是在这一刻,她真的希望有这样的存在。
也许柳青心里也明白,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但还是会有这么一个念想吧。
祭,如在。
祭神如神在。
祭祀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不符合科学,但是符合人的情感需求。
一边说着,一边干活,清理得差不多了,柳青这才放下锄头,先将灵旗插上坟头,然后在坟前点着香烛,在香烛前面摆上苹果和饼干。
买了一叠纸钱,也在香烛前点着了。
柳青双手作揖,闭上了眼睛,低声念道:“爸,你要保佑我家里所有人身体健康,事业有成。”
说完后,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然后起来。
苏绮也学着柳青双手作揖,闭上了眼睛,低声说道:“我是柳青的未婚妻苏绮。以后我会好好的照顾柳青的,你放心吧。”
说完后,也跪拜下去,磕了三个头。
柳青都没有想过苏绮会下拜,他觉得人家愿意跟着他过来,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真没有这样的想法。
在这边,不要说做未婚妻的在清明上坟时不会祭拜,很多做妻子的也不会在清明上坟时祭拜死去的公婆。
——可以选择祭拜,也可以选择不祭拜。
苏绮以一个未婚妻的身份来祭拜,还说出那些话来,柳青真的挺感动的。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苏绮起身之后,拿手拍掉了她裤子上的泥土。
然后,两个人就站在这里,等着香烛燃烧。
要让香烛燃烧完才能够离开。
这也是发生了很多次火灾之后出来的规定,不能香烛还在烧着,人就离开了,到时候起了火都没人发现,不能及时的制止。
他们在这里守候的时候,看到山下又有人上来,不过是一大家子,嘻嘻哈哈的过来,显得挺热闹的。
两个人目光都投过去,苏绮问柳青:“羡慕人家那么多人吗?”
柳青点了点头:“确实有点。”
是有一点羡慕,不过也不是特别的羡慕。
往年他一个人过来上坟,看到别人一家子一家子的,对比之下,情绪确实挺不好的。
不过今年还行,带了这么一个漂亮的未婚妻过来,没有那么孤伶了。
苏绮拉住了他的手:“明年你就可以拖家带口的过来了。”
柳青嗯了一声,握紧了她的手。
等了一段时间,香烛已经燃尽了,两个人这才下山。
从满是坟茔的山上走到鸡犬相逐的山下,没有多长的距离,但感觉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前者是属于亡灵的世界,后者才是人间。
律師來也
重新踏上水泥路面,苏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在一点。
在山上的时候,看着那些飘扬的灵旗,还是有些压抑。
到了路口店铺,黎晗正和店铺那里的闲人说着话,见他们过来,这才住口。
柳青发现,现在聚在店铺的那些闲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具体有一些什么样的含义,他也说不清,反正感觉不一样了。
他给店铺的刘老板交还了锄头和镰刀,还道了声谢:“老板,谢谢你了。”
“乡里乡亲的,这有什么好谢的?”
刘老板说了一声,然后问道:
“你现在发达了,不准备给你爸修个墓吗?那样就不需要每年都除草了。”
柳青正准备找他打听一下修墓的事情,听到他先问,正合心意,回道:“是有这个想法,你有什么人可以介绍的吗?”
他知道,介绍成这一单生意,这个刘老板肯定能够获得一些信息费。
没有好处,人家不会问这个问题。
不过他也不介意这种事情。
他现在已经过了为了省一点钱而花费更多时间的阶段,不在乎那一点。
刘老板道:“我小舅子会做这个,你要想修墓的话,我可以打电话把他叫过来,你们自己谈。”
柳青想了想:“我现在比较忙,没有时间留在这里。要不你把他微信给我吧,我加下他,详细的情况在微信上谈——他有微信吗?”
“微信肯定是有的,”刘老板笑了,“现在连个微信都没有,还怎么去揽活?”
他小舅子的微信号手机搜索可见,给了柳青手机号,柳青便自己去申请好友。
他给他小舅子用微信发了一段语音,大概说了这么回事。
他小舅子看到这一条语音,自然会加上柳青的微信。
做这些的时候,旁边的那些闲人就有问柳青的:“你这么远过来,不在这里住几天吗?”
柳青笑了笑:“我家都没有了,上哪里住啊?”
那人说道:“你几个叔伯都在,随便去哪一家住两天,难道他们不接纳吗?”
“还是算了吧,别麻烦人了。”柳青说道。
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苏绮:“我下午还要陪她去给她爸扫墓呢,也没时间留在这里。”
他们柳家的祖坟在这一座山上,可是柳家那些人并没有住这一座山下,而是住在河堤边上,离这里有两三里路。
柳青不想刻意的避开,但也不想刻意的去见那些人。
十多年前,就已经没有那一份亲情了。
当时挺不理解的,现在倒是明白了当初那些亲戚的无奈,谈不上恨了。
只是,也谈不上亲情。
将微信加上,就上了车,调转车头,向来时路而去。
留下了一片羡慕的目光。
——在他和苏绮上山的时间里,店铺里打麻将的那些闲人们开始向叶默和黎晗打听柳青和他未婚妻的情况,为了弄到第一手资料,有的人甚至将不标准的普通发都说了出来。
叶默不怎么喜欢说这些东西,但是黎晗不一样。
人一问起来,她就开始把柳青嘎嘎一顿乱吹。
吹起柳青来,比吹苏绮更加的真心实意。
涉及到商业机密的那些倒是没有说,连柳青是做什么生意的都没有说,就是说他创业有多厉害,两个本来亏损的公司在他手中扭亏为盈,取得了多大的利润,还上了电视,获得了优秀青年企业家的认证。
苏绮成为柳青未婚妻这回事,她当然没有说成是利益的结合,而是说成苏绮看上了柳青的才能,这才以身相许。
至于柳青和丁芸母子相认之后才弄来第一桶金这种事情,她知道说出来会损害到柳青的形象,更加不会说出来。
她的描述带给大家的感受,就是柳青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变有钱的,而不是做了上门女婿才变有钱的。
这样的宣传,让那些人对柳青的评价一下子就高了:
“柳家出了人啊!”
“我以前就说那孩子有出息的,可惜了,他那些叔叔伯伯没一个有眼光的,现在知道他发达了,肯定要后悔死。”
“是啊,那孩子挺有出息的,十几岁的时候一个人来照顾他爸,把他爸送上山,又还那么多欠债,真的挺不容易的。”
“我以前就说了,他爸葬的那块地好,后代肯定会出人的,这不就应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