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八百零六章:箱子鑒賞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迈巴赫侧停在马路的中央,熊熊的火焰环状围绕着它形成了一个圈,就像是一个结界隔绝了里面和外面,雨水也无法熄灭这些火光,在触碰到那摇荡外焰的瞬间就会被高温蒸发成水汽,这是君王的怒焰昭示着释放者的暴怒与不从。
完美世界 小說
“他可真高…”
“不可能是混血种或者人类…”
“有没有可能是得了巨人症的混血种?要知道混血种任何方面都很突出…任何方面!”
“一定要在现在讨论生理问题吗…”
“喔,对不起…”
迈巴赫的车门打开了,对话的声音缥缈地传荡在雨中,两个人影从两侧下来一起来到宽厚的车头前,氙气大灯将他们的身影投在了烈火上。
在黄金瞳的熠熠生辉中,环状的火壁骤然熄灭掉了,代表着君焰的言灵也溃散在了空气中,但那带来的沉重气压感却为少分毫。
火光落下,露出的是那水幕后走来的神祇,八足骏马,错花甲胄,巍峨的巨人手提神话中必中的长枪刚古尼尔,雨水顺着如流星拖尾轨迹般流线的枪身滑落在地上,目光所触到的每一个寸细节都带着浓厚的史诗感和庄严感,有如朝圣。
天上地下都在下雨,空旷的高架路上全是白色的碎花朦胧,黑影们从高架路的尽头、边缘出现,就像朝圣的队伍来到了终点的耶路撒冷,雨水溅在黑色的斗篷上响起哗啦的响声,凑近了看才能发现那些斗篷下苍白的面颜尽都是一张张栩栩如生的面具,暗金色的瞳眸在面具的开口下映射着微光注视着大灯前的那对父子。
迈巴赫被包围了,如果是在壁画和文字的故事里,那么接下来就是朝圣者们将祭品献给神明的祭祀了,亦分而食之,亦烈火烹煮,但他们迟迟没有一拥而上,因为这对祭品手上都提着明晃晃的长刀。
御神刀·村雨·真打。
御神刀·村雨·影打。
就算是迈巴赫的主人恐怕也不会知道,自己900万的好车两扇门内会藏着两把致命的炼金武器,跨洋过海被偷运到这座滨海城市的国宝级日本刀,无论是传说度还是炼金的造诣足以在日本炼金历史上排得上前十的地位。
本宫很狂很低调 盛瑟王子
这种御神刀在日本通常会打造两把,一把叫真打,另一把叫影打,真打的质量会比影打好一些,无论是哪一把一旦被发现都足以被收藏到国家级博物馆里,真正懂行的收藏家甚至会用一整个博物馆来置换这能弑杀次代种以上纯血龙类的獠牙,硬是要给它们标上价格单是一把稍次的村雨·影打都足够抵得上十辆迈巴赫了,
真正有意思的是楚天骄从头到尾一直都炫耀他背后那辆900万的车,楚子航能想象到他抓耳挠腮想要真正显摆两侧车门雨伞里真正的稀罕东西却不敢这么做的纠结模样,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显摆显摆这辆破车了。
楚天骄能把两把村雨都搞到手,这背后是存在着一段他远渡日本时轰轰烈烈的故事的,可能有爱情,有仇恨,更有热血,但在故事的最后他一定满载而归,带着两把御神刀或许还有一位落寞佳人的思念回到了这座滨海城市…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在今晚,这两把好刀就是他们朝向神明御座的屠刀。
两把村雨垂落指地,清泉般的雨水为刀光冲刷洗练,父子俩都站得笔直,狂风吹动着他们的黑发与裤腿,氙气大灯刺破了他们面对的无尽无边的黑暗,这一次他们并站在神明的面前无惧无畏。
“你竟敢撞向神的御座!”雨里的奥丁传来的低沉的声音。
德齊魯歐似乎想要支援魔法少女
“我是个司机,开车太多难免手滑。”男人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如果我把东西给你,能不能放我们走?”
“凡是到这国的人,便能再度返回这国,因此踏入神的国度的人自然是神的奴仆。”
“你这话说得很流氓,跟上次跟我说摸了就得要的柜姐一个尿性。”男人仰望着神,说话却带着一股懒散闲聊的味道,“你知道后来我是怎么做的吗?”
“我猜你摸了柜姐一下。”楚子航说。
“说得没错,有些时候遇见流氓就只能用更流氓的方式解决。”男人对于楚子航的捧哏技巧表示了赞赏,“你又想要东西,又不想让我们走,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一些?我以为自诩为神的东西都会很公正!”
“神的本身就是公正,所以所行一切都是最公正的。”奥丁说。
“这什么强盗逻辑,所以没得谈?”男人看了一眼迈巴赫,黑影们都注视着这辆钢铁怪兽,那些暗金的瞳眸里可没有艳羡,有的只是狼窥血肉的觊觎…虽然失去了理性,可他们却依旧留存着本能的智慧,奥丁要的东西没在男人和楚子航身上,那么只能在这辆车里了。
“踏入神国便是神的奴仆,我会许诺你们永恒的生命。”大雨从巨型长枪的枪头汇聚成流水潺潺划过高架路的路面。
“就像他们一样?成为失去理性的怪物?”男人胳膊肘拐了一下那些在暴雨中默默围绕着迈巴赫的黑影们。
“你们的血统会让你们更加强大。”
“但奴仆也是奴仆,就像是神一直也都是神,无论是堕落还是罪恶了,那也是堕落罪恶的神,本质上没有任何的改变。”楚天骄说,“你太霸道了。”
“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又与人类拙见有何关系。”奥丁的声音就像滚滚的闷雷,他的不悦也带动着暴雷数次的轰击地面留下焦痕,八足神骏烦躁地踏动沥青路在大地上抠出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伤痕。
“儿子,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你知道是哪个。”楚天骄说。
楚子航转身走向迈巴赫的车尾,黑影环绕着他移动却没有接近他,那些似哭泣似悲鸣的低低嘶叫声混合着雨水裹胁着他,那是靡靡的亡者之音,交头接耳地咏唱念诵着,没有感情的暗金瞳孔贪婪地在楚子航身上流淌。
“人类啊…”
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
“不仅仅是人类…”
“这甜美的气味…”
“这孩子的血统…”
“他走在了那条路上…”
“真是可怜…”
“未来的同胞…”
村雨·影打在沥青路在划出了火星和裂口,就像楚汉的界河隔开了那些汹涌的恶意,楚子航无视了黑影们的低声琐屑,打开了迈巴赫的后备箱,在里面果然有一个手提密码箱,特质的皮面粗糙坚韧,上面有着银色的铭牌刻着一棵茂盛的世界树…茂盛的世界树?
久雅阁 小说
楚子航手指轻轻抚摸过铭牌上的痕迹,那世界树与他印象中的卡塞尔学院校徽有悖,并非是半朽的而是全茂盛的样子,似乎征兆着里面保存着的东西的不凡,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楚天骄隐姓埋名了多年,在终于得到目的之后却被死亡敲响了门。
这是楚天骄值得用一辈子人生捍卫的东西,但在最后他还是用自己的人生置换了楚子航开着迈巴赫离开尼伯龙根,不得不说所有的苦痛和悲剧换来的都为此付之东流。
楚子航把手提箱拿到了楚天骄的面前,丢在了地上,被一脚踩中,村雨·真打一刀刺了下去,插着手提箱的环扣刺穿了湿润的沥青路,也就是这一个动作让八足神骏上的奥丁微微向前了,只是三分之一不到的身位,高架路上的黑影们骤然死寂了下来,瞳眸里的光束骇人得令人呼吸都停止了。
“你很紧张里面的东西?别紧张,‘祂’是完好的,但如果你来硬的就不一定了。”楚天骄手平放在村雨·真打的刀柄上,裤腿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这一幕颇有黑道老大在划分地盘时寸步不让的流氓气息,可现在他面前的却是来自北欧神话的神主,也不知这是无知渎神还是无畏无惧。
“里面是什么?”楚子航看向楚天骄问。
“重要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重要程度不亚于老太太篮子里的鸡蛋吧?”楚天骄看向奥丁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但楚子航却能感受到他握住村雨的手心在发热,如果不是雨水不断冲刷大概都会凝出汗水。
楚天骄在紧张。
这个超级混血种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就算楚子航表现出了超人的模样,当真在站在神的面前时,他也会不自主的紧张,这是血统的压制,也是神与人类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那么人类,觐见吧。”奥丁似乎也看出了楚天骄的外强中干,低沉地说道,庄然等待凡人的匍匐进贡。
“你很害怕他?”在楚天骄的身边楚子航问。
“不,我不害怕他儿子,你老爸我这辈子什么都见过,就算是龙王在我面前打盹我都会想办法能不能朝着他的屁股来上那么一刀。我真正害怕的只有两件事。”楚天骄说,“你的安危,和他得到箱子之后注定的未来,那才是我真正害怕的东西,你要知道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有些事情是比死亡更令人不安的。”
“起码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束手束脚。与其分开死,不如一起埋,我们都有可以悼念我们的人,这就足够了。”楚子航轻声说。
“这不会对那个独活下来的人太残忍了一些吗?”楚天骄说。
“我知道那种感觉,并不好受,所以如果不想一起死在这里,那就一起出去。”楚子航说,“这个箱子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我需要知道他究竟有多重要利于之后的战术分配…这个时候你还在犹豫,难道里面藏着的是你珍藏多年的极品卤大肠么?准备带回学院给校长一起吃?”
“我靠…儿子,你这吐槽功底跟谁学的,我一直都以为你走的是冷酷面瘫风。”楚天骄忽然有些绷不住了,从自己儿子身上难得的感受到了一股白烂的气息…这是从哪个孙子身上染上的恶习?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楚子航看向身边逐渐靠拢的黑影,奥丁已经没有太多耐心了,这些黑影就是他耐心减少的征兆,他们随时可能扑起带来厮杀,那柄被握在手中的传说中的长枪也做好了划过流星的准备。
楚天骄脸上划过了一丝犹豫,但在最后还是陷入了平静,他深吸了口气像是做好了准备,“有些事情牵扯到的秘密太深了,我怕讲给你听你也不明白反而惹来祸事,箱子里的东西来头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如果你成为了知情者之一,那么你之后一辈子的人生都会被他所牵累,直到生命的最后尽头。”
“就算你只看过这个箱子,那些为它趋之若鹜的人都会想方设法地找上你,从你的脑海中挖掘出有关他的每一份情报。他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麻烦,说是大海上风暴漩涡的中心也不为过,总有炸雷会劈在他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我执意要远离你和你妈妈的原因。”
“我不知道你了解龙族文化多少,但我猜你应该知道一个名字。”楚天骄看向楚子航低声说,“Nidhogg(尼德霍格)。”
一瞬间,楚子航的瞳眸缩小如针,漆黑的暴雨夜恰到适宜的有着白光闪过照亮了整条高架路,随后才是滚滚轰雷砸过。
本以为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忽然被揭露了,这是楚子航想都没有想过的情况,他无法分辨这个答案是真实可靠的,还是他的大脑根据梦境的剧情推动自动编辑出来的,但楚天骄的话以及珍重的态度的确让他的呼吸停滞了片刻。
手提箱里的东西与黑色的皇帝有关,那在秘党、混血种的世界中代表着终极的存在,屠龙的最终目标,山峰上匍匐的黑色巨物,代表世界一切的绝望。谁都想不到有关黑王的线索会藏在这辆迈巴赫的后备箱里,更是被楚天骄一度掌控着。
“看来你知道。”楚天骄见到楚子航的反应苦涩地笑了笑,“真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你还是我儿子是吧?”
“是的,我一直都是。”
“那么听好了。”楚天骄抬头,雨水拍打在他的面颊上,他开始讲述起了真正意味着终极的秘密。
“…现在我脚下箱子里的东西是异族们希望所在,他的出世会带来已经失落千万年的神圣王朝的复苏。这也是长老会们穷尽长寿都在挖掘找寻的钥匙,为了他们无数异族相残给予了人类喘息的机会。”
“他漂流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曾经在1900年左右被秘党挖掘到的手中,秘密送往了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卡塞尔庄园,也是同一天,那个仲夏的夜晚,卡塞尔庄园受到了龙族的入侵,狮心会最后的成员以惨烈的代价抗争到了最后,箱子也为之遗失了。”
“后1991年左右,他再度出现在了北极边境,再十年后没有任何消息,直到近年才有情报据说他流入了俄罗斯,后又有消息在日本出现,两个地方我都奔波过了,最后终于在找到了他并且带他回到了这座城市。”
“儿子,我们真的很幸运也很不幸,因为现在被我踩在脚下的是贯穿整个龙族复兴历史的线索和钥匙,我们现在一度掌握着他,也意味着掌握着这个世界以后未来的走向,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连带着人类的命运一起。”楚天骄拔出了插在手提箱扣环中的村雨,刀尖指在了皮质的箱面上,眺望着百米外巍峨的奥丁,悄然点燃的黄金瞳内幽光如雷。
“有一说一,之前你吐的槽很不错,我也希望里面只是一箱子极品卤大肠,那么今晚我们的宵夜就有着落了…但很可惜的是,箱子里的东西如果作为宵夜的话可能需要厨师进行烹调,但我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谁有资格去烹调他。”
“几百年来数十代精英秘党们的牺牲,终于找到了这只沉默在太古历史中古龙的痕迹了,一切龙族都为之恐惧也视为绝望的黑色皇帝复苏的希望,现在就被我踩在脚底下。”他最后深吸了口气,终于说出了隐藏了太多年的真相了,也是缠绕了楚子航前半生的终极的秘密。
他说,“箱子里是‘卵’,也就是…黑王尼德霍格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