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平王熱推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大夏外部有战争,但在国内却是和平的,这些年国力上涨,一些人加入战争,但更多的人却是在休养生息,尤其是燕京城内的百姓们,几乎都是不缺钱的主,这些人岂会参加军队,几乎都是留在城内,享受着荣华富贵。
而且燕京城内,人口越来越多,消息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基本上是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的,哪怕是凤卫也是如此,大量的消息充斥着市面之上。
“听说了吗?凤卫去罗浮山查罗真人,还真的证明了罗真人活了两百多年。”
“可不是吗?听说罗真人白发银须,面色红润,宛若婴儿一样。”
“听说是有秘方的,这些秘方已经送到宫里面去了,而且听说还与清灵茶有关系,什么,你居然不知道清灵茶是什么?”
“这个清灵茶我倒是知道,听说要一两十银,这可不是我们可以喝得起的。那是专门供给皇宫和那些权贵们的。一般人就算是想买都是买不到的。”
……
酒楼之中,到处可听见议论之声,凤卫前往罗浮山的事情瞬间传遍了燕京城,甚至连结果都被传了出来,瞬间引起了市面上的反弹,大量的权贵人家都开始购买清灵茶,甚至有些人还入宫寻找药方,谁不想着长命百岁。
酒楼内众人听了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谁也不曾想到,清灵茶居然这么贵,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喝的起的,恐怕也只有那些权贵们才能喝得起。
“你们说,这若是陛下也是和罗真人一样,能活上两百岁,我大夏疆域将会有多大?”人群之中,忽然有人说道。
周围众人顿时不说话了,脸上也都露出惊讶之色,很快就开始讨论起来,大夏皇帝和以前的皇帝不一样,以前的皇帝在位的时候,百姓安居乐业,没有战乱自然是不错的事情,但现在的大夏皇帝不一样,百姓安居乐业不说,更重要的是百姓们能得到大量的钱财。
安居乐业,享受太平日子又能怎么样呢?手中没钱,日子过的很苦,那又有什么用呢?也只有现在,大夏重商,或是出海等等,都是赚取钱财的办法。
“陛下若是主宰江山二百年,我等也就有福气了。”一个老者深深的叹息道。
谁不想长命百岁呢?都在喊李煜万岁,可是大家心里面都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万岁之说,可是现在万岁没有,两百岁也是有的,若李煜真都能活两百苏,对于大夏百姓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哼,恐怕那些皇子们是不会答应的,陛下活了两百岁,那些皇子们还有机会继承皇位吗?大夏万里江山,那些皇子们恐怕早就想继承了。”角落处一个年轻人冷笑道。
酒楼内顿时无人敢说话了,这句话影响太大了,大的周围人都不敢继续聊下去,这里面可是涉及到皇位之争,谁不知道皇帝膝下儿子很多,这些皇子们都在争夺皇位。
“你们这些人,这是我们考虑的事情吗?这是陛下和朝中大臣考虑的事情,我们也不过是说说而已,难道还能改变这一切不成?”一个老者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看了众人一眼,轻笑道:“我们这些老百姓,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只要那些延长寿命和我们有关系吗?”
酒楼内中众人听了默然不语,到现在为止,世人也只是知道清灵茶,并不知道其他的东西,尤其是那罗真人所食用的药方,这些药方到现在还是藏在大夏皇宫中。
“陛下仁德爱民,难道不应该将那些药方都公布出来吗?人人都能活个两百年不是很好吗?朝中的大臣们也能活的更久一些,这样能更好的为朝廷,为陛下效力。”人群之中忽然有人说道:“至于能不能吃的起,那并不是陛下的事情,现在我们缺少的不是钱财,而是药方。”
“是啊,若是能活上两百年,我们也能为大夏做很多的事情。”人群中,又有人响应道。
“哼,你们这些人真是人心不足,那样的宝物也是你们可以觊觎的,也不怕遭雷劈了。”正准备离开的老者听了顿时勃然大怒,他站在楼梯口,目光扫了众人一眼,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众人听了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尴尬来,但很快就被长寿所吸引了,想想能活上两百年,这些人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恨不得立刻就去将药方寻来。
“你这老头,谁不想长生不老,陛下现在是不知道,陛下若是知道了,肯定也是想长生不老的。”有人躲在暗处不屑的说道。
“你们,真是笑话。”老者摇摇头,转身就走。在他身后,又有人议论起来。
不仅仅是酒楼之中有人在议论,在皇宫之中,也有人在议论。
“你想要那方子?”萧月仙看着自己的儿子,柳眉之中多了一些阴霾,忍不住说道:“那方子还没有经过太医院的验证,如何能送出去?”
“不是说,长孙娘娘吃了方子之后,身体康健吗?怎么会无人使用呢?”李景平相貌儒雅,酷似萧月仙,他被封为平郡王,虽然只是一个郡王,但禁不住底子很厚,到底是兰陵萧氏的血脉,现在萧氏虽然没落了,可是在钱财方面却不曾少了萧月仙和萧后的。
“谁说的?没有皇后娘娘的旨意,谁敢肆意用外面的药方,而且,药王前辈也开了不少的药方,你长孙姨娘这些年气疾从来没有犯过,身体很好,又怎么会贸然换了药方呢?”萧月仙摇摇头。
“不会吧!母妃,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说长孙娘娘身体都已经痊愈了,就是因为这个罗真人的药方,合着现在药方都丢在一边?”李景平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外面议论纷纷的药方,在宫中居然是束之高阁,根本就无人使用,这前后落差,让李景平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不是没有人使用,只是这样的方子肯定是要有人服用的,而且是要长期服用,才能知道对人有没有好处。”萧月仙目光闪烁,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是一样。
裁决 小说
“母妃,您可知道,现在外面世人都在争抢这幅药方。”李景平眼珠转动,忽然说道:“左右是要有人食用的,不如让外面的人来试试,我们或许还能赚取一些钱财呢?母妃,现在这样的药方,在外面最起码价值千金。”
萧月仙听了之后,顿时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了自己儿子一眼,冷笑道:“你能想到的,外面的人难道想不到吗?我问你,这药方是从哪里来的?”
“是罗真人的弟子青莲道人敬献的。”李景平想到这里,顿时明白了什么,这样的药方不仅仅是朝廷拥有,青莲道观也同样拥有,甚至药方比朝廷的更加齐全。想到这里,他双目中闪烁着光芒。
“你说那青莲道观一旦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自己难道就知道将这些药方都给卖掉吗?钱财都已经落入对方手中,哪里还轮到皇宫出手。”萧月仙摇摇头,她很聪明,很快就从这里面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甚至还想的更多。
“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这是在利用朝廷,为自己赚钱,该死的青莲道观。”李景平瞬间明白这里面的问题,俊脸扭曲,心中十分不甘。他想到这样也一本万利的买卖居然被一群出家人得到了,心中十分不满。
“不要小瞧了青莲道观,那青莲道观现在有名的很,京师上下谁不知道青莲道观的名声,甚至你的那几个兄长都涉足其中,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贸然涉足其中,一朵浪花就能将你们给掀了。”萧月仙又叮嘱道。
“是,是,孩儿知道了。”李景平听了心中更是不甘,自己只是一个郡王,大夏的亲王也就是到李景琮结束,到现在为止,皇帝已经很久都没有册封亲王了,偏偏下面的皇子都已经长大,这些皇子心里面难免有不甘心的时候。
拿不到权力,就想得到钱财,这是肯定的,有了钱财,才有了实力,李景平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钱财又多的时候,从小,萧月仙就告诉他,钱财很重要,有的时候,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比如忠心。
大家都在我的肚子裏
他看了萧月仙有些疲惫,赶紧告辞而去,萧月仙自然不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让李景平退了下去。
“母妃最近气色很不错,这是你的功劳。”李景平出了寝宫,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来,递给萧月仙的服侍宫女锦瑟、
锦瑟扫了上面的数字一眼,脸色微微一变,上面的数字并没有多少,百金,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但在李景平手中,就好像是一张废纸一样。
“娘娘洪福齐天,婢子哪里有什么功劳。”锦瑟赶紧说道。
“母妃最近可是吃了药方,我刚才在殿中闻到一股草药的味道。”李景平又询问道:“母妃身体康健,怎么可能吃什么药材呢?说,是怎么回事?”李景平声音不大,但里面蕴藏着杀机,锦瑟听了面色苍白。
“殿下,这是药王前辈为宫中娘娘统一调配的药膏,听说服用之后,气色还不错。”锦瑟赶紧说道。
“很好。”李景平听了嘴角顿时露出一丝微笑,他是一个聪明人,瞬间就明白这里面的一切了。皇宫内的嫔妃们已经在使用罗真人传出来的药方,只是这些药方或许被孙思邈修改过了。不过,不管怎么样,都能说明这些药方是真实有效的。
“这就是一座金山啊!怎么就没有人拿出来呢?”李景平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他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个药方有没有问题,这个药方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两个方子为何不一样?”夜晚,平郡王府李景平看着手中的两个方子,顿时迟疑道:“这两个方子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更或者说,两个都是真的?”
“回殿下的话,的确是真的,不过一个是青莲观敬献的,一个是药王前辈重新修改过的,真要说,那个是真的,那个是假,还真的说不出来。”面前的太医计春苦笑道。
“你认为这两个谁用的更好一些?”李景平好奇的询问道。
“回殿下的话,这个臣医术有限,还真的看不出来,不过药王的方子比较平和,青莲观的方子比较急切一些。”计春想了想还是解释道。
“那为什么两种方子不一样呢?难道青莲观的方子真的只是急切这么简单吗?”李景平看着面前的太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眼前的计春肯定知道什么,或者说,这里面有什么奥秘。
即便如此心中卻還是像開出花一樣快樂
“周王殿下和齐王殿下都下了命令,不允许两张药方出现在市面上,尤其是宫廷用的这一张,谁敢传出去,满门诛杀。”计春双目中露出惊惧之色,然后望着李景平说道:“平郡王,您是皇子,想要这方子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但绝对不能送出去,否则的话,不光臣会倒霉,就是殿下也会倒霉。”
计春虽然贪财,但绝对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认为李景平乃是皇子,太医院的一切都是对皇室开放的,虽然方子是秘密,但对皇子来说,那就不是秘密了。所以他才有这个胆子将药方拿了出来,这并不是什么违反命令的事情。
李景平听了,面色平静,他比计春想的更多,太医院的方子也不知道有多少,泄露出去的方子也很多,一般的朝廷都没有追究。毕竟泄露出去之后也是落到了达官贵人手中。
但像眼前这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情,这让李景平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中恐怕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掺杂在其中。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李景平想了想,将孙思邈修改的方子撕的粉碎,手上拿着的是青莲观的方子,潜意识中,他感觉到这里面有文章,自己稍不留意,就会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