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武煉巔峯-第五千六百七十二章 人族當自強鑒賞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武炼巅峰
伏广并非训斥,语气也不激烈,似只是淡淡询问,却让所有人都心头一凛,是啊,若只是见到这无尽的暗便露了怯,日后哪还有勇气去直面它?
当即纷纷抱拳,恭敬道:“晚辈受教!”
杨开一步跨出:“我去看看。”
鬼禁食
话落时,身影便已逐渐淡去,让伏广看的眉头一扬,这空间之道的韵味,比起之前还活着的凤后似乎也不差什么了。
龙族的本命大道为时间之道,凤族为空间之道。
杨开这么一个龙族精通时间之道也就罢了,居然在空间之道上也有这般造诣,这才是让伏广感到惊奇的地方。
天将大难,必有英雄辈出,在人墨两族争夺诸天掌控的浩荡大潮之中,总需要有那么一个特殊的存在来力挽狂澜。
少爷夫人离家了
注视着杨开的背影,伏广微微出神,他知道,这个人选并非自己!
初天大禁外,随着杨开的到来,那黑暗之中似敞开了一道门户,杨开循着门户一步迈入,一眼便见到了盘膝坐在此地的乌邝。
入目一瞬间,杨开眼帘便陡然一缩,太阳太阴记同时催动,黄蓝二色迸发交融,偌大一团净化之光对着乌邝当头罩下。
一身漆黑,几乎看不清面容的乌邝顿时被净化之光笼罩住,刺啦啦的声响传出,庞大墨之力被净化。
光芒散去,乌邝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表情有些呆滞:“你搞什么东西?”
杨开淡淡一声:“我需要确定我见到的是人族乌邝,而不是墨徒乌邝!”
换做任何一人见到乌邝方才的模样,都必定要认为他已被墨化,主要是这家伙一身墨之力翻涌,看起来很不正常。
“现在呢?”乌邝反问。
杨开道:“应该没问题了,不过你若是方便的话,我还是想检查下你的小乾坤。”
乌邝轻哼一声:“我若是墨徒,早已将里面的老东西唤醒了,也早就把初天大禁给解开了。”
“那可说不准,噬天大帝诡计多端,谁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乌邝懒得理他,又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浓郁的墨之力被牵引而来,噬天战法催动之下,己身仿佛化作了无底洞,开始吞噬炼化,不忘警告杨开:“你别乱来啊,你不知道从别人家里偷点东西多麻烦,尤其是不能惊扰到沉睡的主人。再说了,你不是送了我一棵世界树子树,有子树封镇小乾坤,墨之力哪那么容易侵蚀我。”
眼见杨开不为所动的样子,乌邝当即冷笑起来:“小心我揍你!”
说话间,稍稍展露自己的气息。
杨开立刻盘膝坐在他面前,你拳头大,你说了算!
这家伙果然已经晋升九品了,三千年前的话并非胡吹大气。
杨开愈发惊叹噬天战法的了得,可惜这一门逆天邪功,也就只有乌邝这样的家伙才能发挥出全部威能了。
不过他能三千年时间从七品晋升九品,也多亏了眼下这么一个特殊环境。
墨之力也是一种力量,坐镇此间,墨之力无穷无尽,取之不竭,借助噬天战法,又有无垢金莲和世界树子树护身,乌邝才能在三千年时间成就这常人难以达成的壮举。
这诸多条件,缺了任何一条,乌邝都没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晋升九品。
“前辈,我有一事想要请教。”杨开肃容道。
乌邝呵呵一声轻笑。
没事喊乌邝,有事喊前辈,面前这小子,依然这么讨嫌啊……
“讲!”乌邝漫不经心一声。
“十位武祖传承下来的开天之法有弊端,前辈又是如何避开开天之法的弊端,一路修行直晋九品的?”
乌邝这具肉身是当年大魔神莫胜的肉身,莫胜被斩,乌邝神魂入主其中,不算夺舍,只能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复生。
杨开还记得,在离开星界之后,再一次见到乌邝的时候,这家伙已经五品开天了。
换句话说,乌邝当年应该是直晋五品的,那理论上来说,他的极限是七品,可如今,他已是九品。
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想学?”乌邝冲他轻笑一声,“你学不来的,三分归一诀足够你受用了。”
杨开试探道:“与前辈修行的功法有关?”
早在乌邝还是噬的那个年代,他便已察觉到了开天之法的弊端,也知道单凭十位武祖的极限,只能禁锢墨,无法彻底消灭它,所以噬当年即便还有大把寿元,依然选择转世投生,以期找到解决之法,他需要更强的力量,更高的境界!
三分归一诀便是他推演出来的,其中一种解决开天之法弊端的法门,不过这法门局限性太大,若不是知道杨开有温神莲的话,他也不会将法门传授给杨开,因为就算传出去了也没什么用,割裂神魂这种事,一个应对不当便是身死道消。
他既然推演出了三分归一诀这样的法门,那么肯定还有别的手段来解决开天之法的弊端。
杨开猜测,这个手段应该就是噬天战法!
乌邝颔首道:“不错,与我修行的功法有关,噬天战法不单单只是一种速成的功法,其中玄妙非你眼下能够参透,不过能规避开天之法的弊端,无垢金莲也不可或缺,所以此间此世,只有我一人能做到这种事,其他人……”言至此处,乌邝缓缓摇头,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杨开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前辈,我见到那一道光了。”
找到那一道光,才是解决墨的最好的也是最稳妥的办法,这是苍当年告诉人族诸多九品的,杨开当时在一旁奉茶旁听,否则他那时候一个七品开天,哪有资格探听这样的秘辛。
只不过当日的九品老祖们,还活着的,只有两位了。
乌邝是噬的转世身,自然知道那一道光的事情。
乌邝先是怔了一下,紧接着神色变得无比振奋,眼珠子都瞪大了许多:“在哪里?”
激动之下,双手更是扣住了杨开的肩膀,一阵摇晃。
红楼俏厨娘:史上最无良
杨开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忙道:“前辈莫激动,我也是机缘巧合,在一场历尽无数年的时光回溯中,见到那一道光的。”
“时光回溯?”乌邝表情有些茫然。
杨开当下将在祖地中发生的种种道来,乌邝听的神色变换不已。
待杨开说完之后,他的表情变得古怪至极,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释然:“原来如此!原来那一道光早就不复存在了……”
当年十位武祖推算出,想要解决墨,唯有找到那一道光,那是一个希望。
然而时至今日,已经可以确定那一道光已经消散,光芒演化成了圣灵大家族,这个希望也就不复存在了。
乌邝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但对这种情况他并非没有预料,所以纵然稍有失落,却绝不会绝望。
事在人为,那一道光固然是解决墨最稳妥最好的办法,却不一定就是唯一的办法!
墨的境界是造物境,若是能够突破九品,晋升造物境的话,便足以与墨本尊一争长短!
是以他很快打起精神,开口道:“小子,那一道光既然早已消散,那人族如今唯一的指望便是自强了,早日晋升九品吧。”
“是。”杨开应了一声,思来想去,并没有将张若惜的事情说出来。张若惜之事毕竟是他的推测,还是要带她去过那个地方之后,才能见分晓。
默了片刻,杨开接着道:“我这次过来,带了一些人手和一件利器,可为前辈分担一些压力,若是前辈觉得镇守大禁有负担了,尽管招呼他们便可。”
“负担一直都是有的。”乌邝说道,“此前墨中了牧留下的后手,一直在沉睡之中,大禁稳固,这些年它虽然还在沉睡,但隐隐已经有一些心神上的活跃了,不算苏醒,算是一种下意识的活动,好在我已晋升九品,对初天大禁的掌控也强了许多,否则定要出一些乱子。”
杨开神色顿时一凛:“那前辈可能估算出,墨大概要多久才会苏醒?”
乌邝一摊手:“这可说不准,说不定它下一刻就醒了,也说不定它还会再沉睡个几千上万年的。”
杨开危机感大增:“若它真的苏醒,以前辈之力可能镇压?”
“短时间可以,长时间不行!我毕竟还没有达到苍当年的实力,苍那老家伙虽然没有突破九品之境,但在九品这个层次上已经走出很远了,所以他能以一人之力镇守大禁十万年。不过……我也在一直变强,所以时间拖的越长,对两边都有利。”
顿了一下,乌邝道:“初天大禁内,墨族强者很多,其中不乏王主级的存在,若是大禁被破,对这诸天而言,必定是一场难以阻止的浩劫,不过如果你带来的人手足够可靠的话,或许可以提前削减墨族的力量,若真到了那一日,人族所面临的压力也会小一些,那一日……终归是会到来的。”
杨开听的眼前一亮:“如何施为?”
乌邝道:“简单,我控制大禁打开一道口子,分批次放一些墨族出来,你们杀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