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 愛下-第七百九十四章 變成最後一次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铁之国中,武士们领导着工匠修复被爆炸破坏的建筑,虽然天气冰冷,却弥漫着一股热闹的氛围。
木叶村的火影一行人穿过街道,最终在城门前止住脚步。
“三船阁下,这次给您添麻烦了。”
纲手说着就是歉然一礼。
三船连忙虚托了一下,摇头道:“这也是我的过错,如果防范严格,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乃至打扰到五影会谈这件要事。”
纲手轻微摇头,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旧话重提道:“三船阁下,现在忍界大乱将起,铁之国也将难以独善一身,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三船闻言郑重点头,道:“多谢火影大人提醒,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已在考虑了。”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
纲手身为一村之影,当然听得懂对方未尽之语,知道在局面在没有真到危及铁之国以前,三船都不会妄下决定的,这是他作为武士首领必须考虑的事情。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就这样吧。”
纲手微微颔首,道:“希望能有机会与阁下站在同一战线上。”
三船也是轻微颔首,目送着火影一行离去。
在他身旁,武士冲介收回目光,不无担忧地道:“三船大人,火影说的不无道理啊。”
冲介是三船的副手,性情冷静理智,有时候会代替三船管理武士,极受三船信赖,对于他的话,三船向来不会无视,甚至将其作为正自身得失的镜子。
三船叹息了一下,道:“这是自然,只是铁之国自第二次忍界战争后就施行中立之策,不宜贸然参与接下来的事情,除非敌人向我们发动攻击,否则不可先一步出手。”
冲介稍微琢磨就想通了,颔首道:“属下明白。”
三船应了一下,一贯严肃的面容上略有踌躇,望着远方渐渐模糊的身影,嘀咕道:“最好不要真到那一步,战争啊~”
两天后。
木叶村。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鸣叫,一只鹰俯冲而下,稳稳地落在架上。
若夏曦离
负责管理这些传信用的鸟的忍者听到羽翼扑扇的声音,连忙循声看去,从鹰的腿上取下信筒,看了眼上面的标记,脸色立刻一变,顾不得给鹰喂食,就迅速奔了出去。
片刻之后,火影办公室。
一道闪光陡然出现,夏树就出现在了办公桌前。
“砂隐村传讯,你看看吧。”
纲手指尖夹着信纸,随手甩向了他。
夏树挑了下眉,接住信纸,目光落下,只见上面简洁地写着:晓组织成员突袭,强夺一尾人柱力,砂隐村一片混乱。
“一尾人柱力吗?小状况罢了。”
夏树轻笑着,将信纸轻轻一抛,手中细小的风刃卷动,转瞬便将信纸切成了碎片。
纲手本来还有些担忧,看到他这么自信的样子,立刻放松了下来,接着忽然想到什么,好奇地问道:“这你也料到了?”
夏树好笑道:“怎么可能,我又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纲手撇了撇嘴,将一封精致的回信丢到桌上,道:“可是你预料的全都证实了。”
夏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雾隐村水影的回信,他扫了一眼就明白了纲手为什么那么说。
他随手将信丢在桌上,轻笑道:“这不必预知未来就能知道吧?四大忍村一同表态,水影但凡还有点理智,就绝对不会做第二种选择。”
纲手把信拿在手里,瞥了一眼,道:“但是雾隐的要求可还不少呢。”
夏树不在意地挥挥手道:“做做姿态罢了,毕竟无论是谁被逼着同意别人到他家盯着他,都会心生不满的,区别只是在于表达出来,还是隐藏起来罢了。”
纲手道:“雾隐这算是表达出来了?”
夏树摊手道:“谁知道呢?况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生活 系 修道
纲手是知道夏树部分计划的,听了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对雾隐村你是怎么安排的?挑拨驻扎忍者部队与雾隐的矛盾吗?”
夏树无奈地看着纲手道:“给未来留些期待不好吗?”
“嗯嗯~”
纲手摇了摇头,然后盯着他,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
夏树连忙摆手道:“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别用这种眼神盯着我。”
纲手得意一笑,催促道:“快说快说,还有砂隐村,你为砂隐村做了什么计划?”
夏树叹了口气道:“这个真的没有。”
没等着纲手追问,他直接解释道:“砂隐村的地理状况恶劣,完全不需要对其做什么,当忍界新的格局形成时,砂隐村会自己主动抛弃那片恶土的。”
纲手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种答案,有些怀疑地道:“真的吗?”
夏树耸耸肩道:“按理来说是的,毕竟就算是忍者,如果能在更好的环境里生活,也不会选择在沙漠那种地方继续生活下去吧。”
纲手又道:“普通忍者或许会,可是砂隐高层……”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因为看着夏树冲她轻笑,她就明白过来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砂隐高层。
夏树呼了一口气道:“忍界新的格局里没有所谓的砂隐高层,当然也就没必要顾虑这些人的态度。”
纲手叹了口气,有些茫然地道:“新格局前会死很多人啊。”
夏树眼皮微垂,淡淡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死很多人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次变成最后一次。”
纲手抬首看向他,忽然一笑,点头道:“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做到!”
夏树也是一笑,语气轻快道:“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本就是我的计划。”
火影办公室里沉重的气氛随之散去,变得轻松如常,只不过刚推门走进来的静音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对此实在是太熟悉了,以至于完全无视。
只能说,任何伤害都是有其极限的,当挨的多了,也就习惯了麻木了。
静音来到办公桌前,将抱在怀里却超过了鼻梁的文件咚地一声放下,拍拍手道:“纲手大人,这是您今天之前需要处理完的工作。”
纲手顿时张大了嘴巴,瞪眼叫道:“怎么这么多?!”
静音莫名感觉愉悦,道:“还不止呢,您不在的时候积压下来好多工作,接下来您可要仔细处理哦。”
纲手瘪瘪嘴,瞪着静音狐疑道:“怎么感觉你很高兴呢?”
静音额头瞬间冒出冷汗,连连摆手道:“怎么会,肯定是您的错觉啦。”
纲手也不在意,相比静音,眼前的待处理文件才是大敌啊。
她颓然地叹息,浑然不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