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鑑寶天師笔趣-第199章 子母洞,夜明珠看書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轰隆!
水下通道缓缓合拢,逼迫江凌云加速游动。
好在全速之下,他顺利通过。
通道前方,水光嶙峋,似乎头顶有其他出口。
“嗯?”
真正到了近前,江凌云却微微一愕。
上方。
左右各有一道出口!
“两个出口?”
江凌云眸光微凝。
唰!
透视眼开启,他扫了两眼,马上露出微笑。
“原来如此…”
他不假思索,向左上方游去。
很快。
呼!
整个人浮出水面。
这是…
一间石洞,江凌云冒出头的地方,则是一潭水池。
他扶着周围上来。
左右四顾,暗自点头。
“果然。”
“两个山洞一模一样,但一真一假…”
“如果选错了,可能出去的通道,就会彻底闭合,把人活活困死。”
方才。
江凌云已借透视眼,将左右两个山洞,尽收眼底。
无论哪个山洞。
上岸之后,都会有一对白玉石狮,分立左右。山洞内,则是石案、石椅,石案之上,一张织锦、一副竹简。
别无二致!
“清江居士说过…”
“进来之后,千万不能乱碰,否则就会触发机关。”
江凌云扫视山洞,暗自思忖。
“不过。”
“他说把真迹都带回去,也就是说…”
“不能碰假的!”
一念及此。
江凌云半蹲下来。
眼前。
一对石狮巴掌大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乃汉白玉雕制,早在他没上岸时,就已经确认是东汉真迹。
唰。
江凌云一手一个,抓在手里。
果然…
山洞内外,安安静静,什么都没发生。
江凌云松了口气。
“风水上来说,石狮可以镇邪安宅,一般用在阴、阳宅。”
“但是这里,并没有什么棺椁…”
他暗自奇怪。
既然不是墓地,又不是阳宅,为什么要放石狮?
但此时。
山洞深处。
石案上的两样东西,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
唰!
他停止透视。
注意到漆黑的山洞内,石案上散发着幽幽光芒,江凌云双眸陡睁。
夜明珠!
江凌云快步走上去,将夜明珠抓在手里。
野史记载…
夜明珠古称悬黎,价值连城,堪比和氏璧。
百步之内,纤毫毕现。
昼视如星,夜观如月!
但还是很奇怪。
“夜明珠,多为王侯殉葬,以代膏烛所用。”
可不管怎么看,这里也不像墓室。
江凌云暗皱眉头。
更诡异的是。
手里这颗夜明珠,晶莹剔透、水儒交融,散发莹莹光辉,并不像天然萤石,更不可能是人工仿造。
与其说是玉石…
倒更像是某种生物的眼珠。
不过片刻,江凌云幡然醒悟!
“避水珠…”
传闻之中,龙鱼修成道行,其目莹莹生辉,含在口中,水不沾身。
但那只是传说。
在江凌云看来,这只是种更珍惜的玉石,不具备什么神妙功效。
也就在此时。
避水珠光华骤亮!
江凌云浑身气机,如受指引,在体内躁动难安。
嗡!
透视眼也不受控制的开启!
注视之下。
避水珠光芒大作,腾起丝丝温和气流,恰似生灵独有的阳气。
这是…
宝气!
江凌云心神皆震!
“不对…”
“不止有宝气,还有珠光。”
“珠光宝气”,乃黄公望对这两种气息的定义,唯有足够珍惜的珍宝、吸收天地灵气,足足千年,才能形成。
此前。
江凌云只遇见过宝气,珠光还是第一次见到。
唰!
刚想到这。
避水珠上,层层珠光宝气,便一股脑涌进江凌云双眸!
阵阵温暖气息,如溪流淌过,不足片刻,已被全部吸收。
江凌云仔细感受着。
吸收了避水珠上的“珠光宝气”后,自己似乎产生了奇妙的变化,但与先前相比,这种变化看不见、摸不着。
难以说清!
恰在此时…
一道可怖气息,骤然自身后而来!
嗡。
剑吟!
“嗯?”
江凌云心中一动。
霎那之间,身后的种种景象,已清晰印入眼帘。
是清江居士的黑衣剑客!
他怎么会在这?
时延!
江凌云毫不迟疑,时延之下,拔出清刚匕,轻易拦下黑衣剑客一击。
锵!
金铁交鸣。
黑衣剑客持剑的手,连连颤动…
竟似难以抗住这股力道!
江凌云更加心惊。
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居然如背后长眼,看到了身后的景象。
“难道…”
他尝试着发动能力。
果然!
不止身后。
上下、左右,但凡自身周围,所有方位,不留半点死角,全部清晰可见!
“全视?”
想不到。
这双透视眼,已经进行了多次进化,如今还没到极限。
甚至…
吸收了避水珠的珠光宝气后,透视、时延、附身、回溯,乃至自身的内劲,都得到了全方位的增强!
“原来如此。”
江凌云暗自点头。
“宝气已经很难得,但珠光不止效果更强,还能让透视眼,得到更高级的进化…”
但眼下,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收敛思绪。
冷冷望着黑衣剑客。
“主人的意思。”
不等江凌云开口,黑衣剑客已麻木的回答。
清江居士?
江凌云暗自冷笑。
看来…
还是不放心!
“没关系。”
江凌云瞥了眼桌上的竹简。
“他要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
说完。
他抓起竹简,看也不看一眼,立刻丢向黑衣剑客!
“拿去吧!”
这些话似是咒语。
黑衣剑客还剑入鞘,爆发出可怕的速度,瞬间将竹简接在手中。
哼!
江凌云冷笑不已!
就在方才…
那一瞬间,黑衣剑客伸手抓竹简时,他已跳进水潭!
轰隆。
山洞突兀的巨震!
潭中河水,也以极速上涨。
“有缘再见!”
看着麻木的黑衣剑客,江凌云丢下句话,只身潜入水中。
头顶的山洞…
顷刻间地动山摇,地下土层龟裂,被河水完全淹没!
哗!
江凌云速度极快。
这一切发生时,他已进入右侧山洞。
唰。
透视之下,左边山洞并未完全崩塌,而是被断裂的大石封死,形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黑衣剑客运气不错,不但没受伤,还被困在其中。
江凌云面无表情。
算计我?
这样的手段,未免太拙劣了些!
流星划过陌生的你
其实。
左侧山洞中,并非所有东西,都是真迹。
无论石狮、石案,避水珠。
绝非东汉之后的物件。
但那部竹简,却长达三寸三分,与战国时期的规格,大为不同。
显然…
是后世仿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江凌云收敛思绪,目光落在山洞深处。
石案之上。
形同避水珠的夜明珠,正自顾散发光辉,一部竹简保留完好,没有丝毫破损,静静躺着。
江凌云呼吸急促。
那…
是《扁鹊外经》残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