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一百四十一章 細毛釋放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无意间随便地问道:“你儿子是干什么的啊?这么厉害,连老外都得听他的?”
大爷含糊地答道:“好像是在一家什么跨国汽车制造公司工作,主要是做东南亚的业务!公司可大了,就在深圳最繁华的地段,33层的大楼!我老爷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可还是被镇住了!你说,一群洋鬼子跟在我儿子屁股后面干活,看着就痛快,是不?”
我好奇地问道:“是不是世贸大厦啊?在那里办公是牛叉啊!都是国际大公司!”
大爷夸夸其谈道:“那是啊!我儿子的公司在最顶层,一层楼都是归他们管的!”
我心一动,再次问道:“大爷,你记不记得你儿子的公司叫什么啊?没准我们还能联系上业务呢!”
大爷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说道:“你怎么能和我儿子的公司联系上啊?你又是干什么的啊?”
我笑了笑道:“大爷,你放心,不会给你儿子添乱的,没准还能帮他立功呢!”
大爷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等等啊!我好像有一张他的名片!”说完,对着大妈命令道:“你去吧,小友的名片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大妈抱怨道:“你啊,就是喜欢炫耀!等着,我找找看!”
一张类似铂金的名片,递到我手中,我眼前一亮,上面写着:“奥弗特概念汽车公司”
我还给了大妈,对着大爷说道:“大爷,你能给你儿子打个电话吗?就说,你认识的一个人,有点生意想找他谈谈!”
大爷想了想说道:“这个就不行了!他在香港那边工作,不让我们轻易打电话过去,说是电话费贵!要不,你等他周末回来的,直接和他说!”
我摇着头说道:“大爷,今天才星期二啊!我们这儿还有重要的事情办呢!我还真挺急的,要不用我电话给他打一个,就说几句话就行,我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机会合作!”
大爷看了看大妈,大妈也没了主意,不知道答应还是不答应。
赵德柱看着我迫切的眼神,帮忙劝道:“大爷,大妈,我弟弟也是挺厉害的,有个很大的厂子,需要买好多车的,说不定能帮你儿子做一大单生意呢!到时候,那些老外肯定还能升你儿子的职啊!这是大事,好事啊!再说了,就是一个电话的事,不行就算了!”
大爷被说动了,和我要了电话,按照名片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对方接起后,没有像一般人接到父母电话的不耐烦,而是急切关心地问,他爸妈身体,以为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呢。
大爷说了我的想法后,还不忘说上句好话,说我小伙很老实,挺实在的!
我接过电话后客气地说道:“您好!冒昧了,直接让你父亲联系你!只是我有件比较着急的事,看看咱们能不能合作上?”然后,就把公交公司准备换车,找环保汽车公司投资的事,说了一下。
他儿子一听,令我十分意外的,也是非常的感兴趣,说他们公司研发的概念汽车,在欧美国家已经非常的成熟了,价格也不昂贵,可用性很高,只是在国内市场推行不下去。本来想着在深圳特区,这种最时代前沿的地区,可能接受新鲜事务的能力会比较强,谁知道还是碰了一鼻子灰,深圳市府不但不认可,还禁止公交公司免费试运行他们公司的车。因为这样,公司才派他去香港开拓市场。
我听了后,真想拍大腿叫好啊,心想要是深圳推行开了,那我们根本就没有谈判的筹码了,这可很是天下掉馅饼,刚好砸到我脑袋上了。
具体的事宜,我们也无法在电话里说的太详细,就想约他回来谈谈。
谁知道他是真的没时间,公司那边刚刚过去香港,办公室还没租下来,他的压力也是很大,实在是走不开,最后我妥协,打算亲自去趟香港找他谈。
我们说完,我又把电话递给大爷,大妈,他们又和自己儿子说了好一会儿,看情形应该也是好久没联系了,说的大爷,大妈泪眼婆娑的,最后要不是因为心疼我的花费,直接能把我电话打没电了。
就是由于这通电话,大爷,大妈对我们视若上宾,第二天一早给我们准备了丰富的早餐了,正宗的东北早餐,油条豆浆,稀饭馒头,面条摊鸡蛋。吃得我们是不亦乐乎,阿廖一边吃,一边感叹道:“长一张好嘴是不一样,到哪儿去都饿不死啊!就这么几句话,不但骗了两顿饭,还让咱们白住一晚上!”
我呸了一声道:“什么叫骗啊!你以为我忽悠大爷大妈呢?我真的要过去香港一趟,这事要是谈成了,珠海市就出名了,市府都得给我送锦旗,你知道吗?”
阿廖毫不在意地说道:“你就吹吧!这事我听明白了,想法是不错,可惜你没钱啊!市府也没钱啊!老外不可能傻到免费给你用吧!就算是免费给你用,市府能同意吗?安全吗?实用吗?这么好用,他们为什么不在自己国家推行啊?”
魂破苍天录 鸟奋
我哎了一声道:“你啊,就是孤落寡闻,他们公司的这款环保汽车,早就在国外好几个国家试运行了,之所以没在他们本土推行,是因为他们国家地方太小,人口也少,加起来也没几个人坐公家车,不是有自家车,就是骑自行车!而他们公司又是专门做大型客运车的,不生产小汽车,你说他怎么推行啊?这螃蟹啊,就得第一个吃,才是免费的,到后面吃,就水涨船高了,都轮不到咱们吃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你就等着到时候,去公交车公司上班吧,让你第一个开上环保概念车!”
阿廖有点兴奋地问道:“那车怎么开啊?和咱们普通的汽车一样吗?几个挡位啊?我这A2驾照能开吗?”
我夸张地说道:“还用手开啊?都是自动驾驶的,坐上去指挥就行了!到时,你上去输入个出发地点,再输入个到达地点,就坐在上面睡觉就行了!”
阿廖无比的向往道:“真的吗?这么先进啊?那我能会开吗?是不是得经过培训啊?”
我点着头说道:“真的啊!其实这款设计刚刚开始,就是为了给特殊人群就业设计的,所以说啊,有手就能开,没手也能开!”
阿廖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在一旁笑到快岔气的赵德柱,才知道我又在忽悠他了,瞪了我一眼道:“你就满嘴开火车吧,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我还振振有词地说道:“谁骗你了,你可以去查资料啊!我在汽车杂志上看到的,那个广州的汽博会上,都说了运用5G技术,实现全民自动化,技术越发达,就越会给人们带来便利,未来只要你敢想,就没有实现不了的技术!”
阿廖撇嘴道:“我想吃饭不张口,穿衣不伸手,行吗?”
我笑了笑道:“行啊!精神病院和植物人都需要这种技术!”
阿廖呸了一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懒得和你说!”
我的电话响了,是看守所通知我们过去领人,我收起了笑脸,和他们两个说道:“走吧,那边通知放人了!”
到了看守所,赵德柱办了手续,我签了字,很容易地就把细毛放了出来。
细毛一出看守所,就一脸怒气地冲着我发火道:“你怎么搞的?不是说,我道歉了就放我出来的吗?怎么又让我住了一晚啊?”
我忍住气说道;“看守所又不是我家开的,我有什么办法啊?这已经不错了!我不找人,你还不知道要在里面待多久呢!”
上了车后,我对着细毛说道:“一会儿阿廖送你回珠海,回到珠海,给我老实待着,有你吃,有你喝,但你要是在碰那玩意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直接送你进戒毒所!”
细毛一脸不屑地说道:“你敢!你吓唬谁呢!”
我直直地盯着她,说道:“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小毛孩子呢?别试图去触碰我的底线!”
细毛盯着我看了一下,然后躲避开我的眼神,低声喃喃道:“你都不如以前了,以前你对我多温柔啊!”
我哎了一声道:“人是会长大的,我们都回不到以前了!往前看行吗?你这几天在家好好反省一下,看看将来到底有什么打算,我能帮你的,一定帮!”
细毛再次一脸鄙夷地说道:“你能怎么帮我?给我买栋房子,每个月给我1,2万生活费?还是打算给我找份以前万众电工的工作,让我当工厂的工人?起早贪黑,就为了那点工资,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做一次美甲美发的!”
我眯着眼冷哼道:“你的美甲还真挺贵的啊?我再说一次,你自己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细毛一脸茫然地问道:“说什么?”
我深呼了一口气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傻子啊?”
细毛反讥道:“你要是傻,全天下就没有聪明人了!”
我大声地吼道:“那你还打算糊弄我?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只是顾及咱们当年那点情儿!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大家都当个傻子就做好了!不然,撕破脸,对谁都不好!”
然后和阿廖说道:“停车,我在这儿下了,你们两个负责把她送回家,随便给温伯带个消息,让她给我老实在家待几天,等我回来!”
阿廖和赵德柱点了点头。
细毛嘶吼道:“你敢!阿飞!你要禁锢我啊?”
我打开车门,下了车,对着她说道:“为你好!要不早把你扔大街上了!”
我买了船票,直接从蛇口去香港港澳码头,由于我有港澳商务通行证,一个月都可以不限次数去香港澳门,每次可以停留7天,所以可以随意去香港澳门,这很方便,我还真的感谢艾美,这些都是她帮我办的,包括护照。
上了船后,靠在船栏上,吹着有点生硬的海风,让我清醒了不少。细想着细毛的事,不免有点恼自己,做事太冲动,从一开始就该听小万的,把自己摘出去,明明不关自己事,为什么还要管呢?这事,拖得越久,就对自己越不利,牵涉的人就越多!只是觉得飞飞这孩子有点可怜,下定决心,等香港的事一完,回去就做个了断。
想着想着,眼睛就有点睁不开了,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船已经到岸了。
迷迷糊糊地下了船,等叫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钱包,手机都不见了,衣服的里兜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
急忙找到路边巡视的阿sir,说明了情况,警官对我到是很客气,问明了我从哪里来,要去干什么?也没怀疑我的身份,年代不同了,香港警察对待内地来的人态度也不同了,这要是换成以前,还不得把我当作偷渡客给抓起来啊?
找到了我坐的那艘船,调出了监控录像,看到我坐的那个位置,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我身边鬼鬼祟祟地站了半天,然后坐在我旁边,似乎看不见他手上的动作,过了一会儿,就走开了。
警察帮我做了一份笔录,联系方式,告诉我,找到东西后,会通知我,问我在香港有没有联系人?
我想了半天,决定下打给安安,告诉我,找人过来接我,补办身份证,港澳通行证,另外要了May姐的电话,给May姐打了电话,叫她来接我。
May姐现在是我们公司东南亚最大的代理商,她在尖沙咀开的电器行,可是香港最大的电器商超,也是目前最大的电器批发供货商,当然做的不止我们一家的牌子。
得知消息后,她说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接我,她自己不在香港,会找人帮我安顿好。
可我在警察局里,苦等了一个下午,也没一个人来接我,再打May姐电话也没人接了。
没办法,只好自己试着去世贸大厦,看看能不能找到大爷大妈的宝贝儿子小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