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m8r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玉石俱焚!推薦-zwe4e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薛神医的口吻中,是带有怨气的。
楚中堂甚至能听到愤怒的意味。
他拍掉肩膀上的灰尘,目光平静而淡然地说道:“你和我发脾气没有用。你真想改变什么,去找萧如是。我可以把她那座大庄园的定位发给你。”
薛神医表情忽明忽暗,沉声说道:“说到底,不管你和楚云有没有血缘关系。他一直把你视作亲二叔。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受难,而无动于衷?”
“我说了。”楚中堂说道。“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是萧如是。你改变不了什么,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如果想改变,找萧如是去谈。”
顿了顿,楚中堂又道:“如果你敢的话。”
薛神医闷哼一声。
连楚中堂都不敢,他凭什么敢?
英雄无敌之新世纪 醉眼
楚中堂好歹还是现在的楚家家主。
他薛神医又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和楚家有些交情的外人罢了。
“他伤势极重。即便武道境界有所提高,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也是无法挽回的。”薛神医说道。“而且你别忘了。像楚云这样的武道强者,他的心境虽然坚定,沉稳,却并不代表,他能够永远地打胜仗。更不代表,他不会第二次入魔。”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武道强者入魔一次之后,就有免疫力,就不会第二次入魔。”薛神医一字一顿地说道。“上一次,楚云就险些没有走出来。你不怕他再来一次?”
楚中堂面无表情地点了一支烟,薄唇微张道:“我把他当亲侄子看待。你所有的担心,我也有。但他终究是萧如是的儿子。我改变不了什么。”
“那萧如是难道就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儿子?”薛神医不快地说道。
“她或许更在意我死去的大哥。”楚中堂极为诛心地说道。
薛神医闻言,彻底陷入了沉默。
若楚中堂这番言论属实。
那薛神医也就无话可说了。
当年。
他俩的结合,是许多人都不看好的。甚至遭受了楚家老太爷的极力反对。
可为了与萧如是在一起,楚殇离家出走,甚至一度与楚家脱离关系。
夫妻二人的感情,是极好的。
也是经得起考验的。
權傾天下之將門冷後 斑蟄
过去的这三十多年,谁能说萧如是对楚殇的感情寡淡了呢?
“好好照顾楚云。”楚中堂面色凝重道。“他的路还很长。需要一副好身体。”
“用不着你叮嘱我。”薛神医皱眉道。“我定会全力以赴,让他恢复如初。”
……
深夜。
某会所内。
林万里的心情万分沮丧,也极其震撼。
他无法想象,楚云竟能熬得过今晚的猎杀。
古堡强者倾巢出动,竟也拿不下他?
甚至就连传奇强者肖童,也当场战死?
起初,洪十三是没出手的。
直至楚云打到没力气了,精疲力尽了。洪十三才出手。
我的美女群芳
而且是虐杀了肖童!
浪客浮舟行
谁能保证,肖童在巅峰状态之下,就一定能够打败洪十三?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晚所为的完美猎杀之局,根本就是楚云主动走进来的。
如果他不想进这个杀局,他甚至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就可以轻易碾碎!
扑哧。
林万里点了一支烟,目光凝重地看了一眼官世恒。
“我们失败了。”林万里说道。
官世恒的情绪同样低落。
但他只是摇摇头,平淡地说道:“不。是你失败了。”
林万里闻言,内心一寒。
“之前我们谈好了。你成功猎杀楚云,官家替你重振林家。但现在,你失败了。交易取消。你去找其他人重振林家吧。”官世恒口吻平静地说道。“官家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我已经努力了。”林万里缓缓说道。“也付出了。”
“我知道。”官世恒淡淡点头。说道。“我相信你用尽了全力。但很显然,即便你使出吃奶的力气,你也斗不过楚云。”
“如此。你更不值得我投资太多。”官世恒说道。“林老板,坦白说,你让我很失望。”
千金嫡女:谁都别惹我
“所以,你打算背信弃义?”林万里质问道。
“只是做更符合官家利益的事儿。”官世恒淡淡说道。
“但你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林万里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官世恒毫无感情地说道。
林万里陷入了沉默。
他的表情,复杂极了。
也矛盾极了。
良久之后,他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抬眸看了官世恒一眼道:“官大少。你知道我为了重振林家,究竟付出了多少吗?”
“我说了。与我无关。”官世恒淡淡说道。
“但今晚,与你有关。”
林万里说话间。
房内出现了好几道身影。
身影漆黑,充满冷冽之气。
他们那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官世恒。浑身冒出危险气息。
“怎么,你要在这儿动我?”官世恒丝毫不乱。
他也不相信林万里敢这么做。
他是官家之后。
是官家未来的继承人。
如果说楚云敢动他,官世恒还会有所警惕。
但林万里。
借他几个狗胆,他也不敢。
“我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念想。”林万里平静地说道。“你若想要反悔,那我们一起死。”
“我烂命一条,死不足惜。”林万里目光平静地说道。“不如你打给官惊雷问问。他介不介意你陪我一起死。”
官世恒陷入了沉默。
他看出了林万里的态度和倔强。
他没跟自己开玩笑,也不是故意恐吓自己。
他很认真。
甚至已经决定好了。
要么,官家帮他。
要吗,他拉着自己一起死。
“你靠威胁我父亲重振林家。你确定这样的林家,能在燕京城站稳脚跟?”官世恒冷冷说道。“林万里,你是聪明人。我不觉得你会做如此愚蠢的事儿。”
“我如果聪明,就会料到你会反悔。但我没有料到。或者说——”林万里冷冷说道。“我愚蠢地相信你不会出尔反尔。”
官世恒也很干脆。
在得到林万里这样的答案,他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是拿出手机,在林万里面前比划了一下。
“一旦我打通父亲的电话。”林万里淡淡说道。“你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打。”
林万里薄唇微张。面无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