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95a精品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愛下-第826章 以理服人 (二合一章)展示-znrbt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哦?”
诡案追踪 grace小贝
乾帝神色一喜:“亚圣公,贤人何在?”
洪辟微微一笑,忽然平伸右手,摊开掌心。
一枚小小的铜钟凭空出现,悬在掌心之上,缓缓转动。
“先王钟!?”
殿中有人惊呼。
不论传闻,只是他们感受到的那小小铜钟上,蕴藏的那丝丝若有若无,却足以令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气息,
缓缓转动间,似乎隐隐还有钟声回响。
似在耳边缭绕,又是自心底、自灵魂深处响起。
细微,却恢宏。
如山一般厚重。
那是文明的气息,是文明的钟声。
浩瀚,恢宏,壮丽……
那恢宏的钟声让人似乎能从中见到一幅幅画卷,如身临其境。
那是上古的画卷。
是上古之时,人道方兴之际。
他们看到了上古先民,躬天敬地,血汗为祈。
看到了危难之际,存亡之续,有圣王出世,而薪火始成。
自此刀耕火种,结网畜渔,五谷为辨……
大殿之上,许多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满面热泪。
这是生而为人的感动,刻在了骨子里,灵魂深处。
如孙先生这等已经至少是几重雷劫鬼仙的绝顶之流,眼中也现出了几分迷茫。
不过数息之后,深邃如虚空的双眼之中,闪过几道雷霆电芒。
一卷书卷自他眉心之中飘出,缓缓展开寸余。
露出几个金色文字。
一笔一画,刚劲如不朽之古木,凛冽如摧坚之刀锋。
如同镌刻于虚空,亘古不灭。
任何天灾、劫难,都不可磨灭。
假面騎士AmazonS 專愛假面的斯文人
如同那不朽的真理。
“诸子手稿!”
有人惊呼出声。
浩大渊深的纯阳气息自那文字中铺张开来,暖洋洋,令人如浸温泉。
诸子手稿,确实是不朽的真理、不灭的精神。
此时孙先生却顾不上得意。
而是满脸骇然地看着洪辟手中的小小铜钟。
双目之中,尽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看文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五劫鬼仙!
封神英雄榜之风雷动
经历过足足五次雷劫洗炼,凝炼出数万颗念头,颗颗浑圆纯阳。
一念之中,能化生世界万象。
一念之间,能知祸福。
加上圣人之后,传承的宝物,他能达到六劫之境。
一念动而撕裂虚空。
这就是千年世家,这就是他们敢于傲视王侯,哪怕面对帝王,也敢直言相叱的底气所在。
虽然此时他只是一具化身前来。
但也仍是半点虚假也没有的堂堂五劫鬼仙。
却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一枚小小的铜钟侵入了神魂,动摇了念头。
若非触动了他藏于神魂之中诸子手稿,他就算能醒过来,也绝不会这么快。
不可思议!
难以置信!
这铜钟,必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神器法宝。
还是传闻之中,上古圣皇的神器!
也只有那等神器,才能引动诸子手稿。
不过,世间的神器,都是有数的。
作为圣人之后,千年的世家。
存世的神器,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上古圣皇“都”的仙都玉璜,能引纯阳天雷。
原本为方仙道所得,便如今落到了这陈辟小儿手中,他们也一清二楚。
还有圣皇“极”的一枚无极龙戒,内藏无数珍宝。
就在眼前那个方家的小儿手中。
这方家小儿以为他对其一无所知,却不知,他连这等隐秘也知晓得一清二楚。
大乾皇室,也有不少上古神器法宝。
其中最可怕、也是最令他们这些千年世家忌惮,不得不对皇室保持着几分敬畏的根源所在,就是一尊近乎神器之王的至宝,造化之舟。
乃是数千年前的圣地,造化道所炼制的神器至宝。
曾令得太上道至宝,真正的神器之王,永恒国度受创。
不过造化之舟也因此而破损。
直至如今,乾帝倾国之力,也未能将其修补。
否则即便是他们千年世家,也不敢过于放肆。
实是一尊神器,便能成就一宗一道,甚至一国的千秋万世基业。
几乎是不灭的底蕴。
那枚小小的铜钟,自然无法与那几尊神器之王相提并论。
却已经有了神器雏形。
若有足够的资源,早晚能将其补全,成为真正的神器法宝,乃至于神器之王。
如此神物,为何他竟闻所未闻?!
这小儿又从何处得来?
孙先生忽然感觉事情逐渐脱出控制。
他自然早有耳闻,儒门有所谓的六圣器。
不过出于千年世家的自信,他们只以为那所谓的圣器不过是一些有些玄妙的法宝。
毕竟神器皆有数,那六圣器传闻又是那陈辟小儿所炼制。
日常系大俠
一个连武圣、鬼仙都不是的小儿,能炼制出什么了不得的法宝来?
更何况是神器?
无论他如何惊疑,事实便摆在眼前。
洪辟取出先王钟,轻轻一抛。
父王,娘親被搶了
铜钟便脱手飞出,悬于乾元大殿穹顶之上。
“当——!”
一声悠长钟响,响彻大殿。
重生之苏湛 容子行行
无形的钟声,刹那弥漫天地四方。
钟声悠扬之中,非只是殿中之人,即便是玉京城中的百姓,都只觉心中一片定静,浑身却充满力量。
灵魂深处,似有种种妙乐响起,有亿万黎庶在吟唱。
先王者,古之圣王。
先王有至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
先代圣德之主,能顺天下人心。
这便是先王钟。
以礼乐之声,顺天下人之心。
钟声响时,玉京城内外,有一道道浩然华光、血气阳刚,腾空而起,连成一片,如祥云罩城。
那一道道浩然华光、血气阳刚,光华璀璨不同,粗细不一。
其中有几道浩然华光,直如天柱,冲天而起。
还有其余浩然之气,虽不如那几道,凝成通天华光。
却有数千之巨。
点点汇聚,也升腾于空。
汇聚出一条长河,于夜空之中流淌。
璀璨瑰丽,直与皓月群星争辉!
其中还间杂着,一道道血气。
有数十道血气如狼烟升腾,接天连地。
其余阳刚血气缭绕其四周,连成血云赤霞,与璀璨华光辉映。
直将黑夜照成白昼。
儒门学子?!
都是儒门学子!
那浩然华光,诸人或许不明白其中意味,却都知晓只有养气有成的儒门学子,方有如此之异象。
那通天彻地的精气狼烟,更是一清二楚。
每一道,就代表一位武圣啊!
这其中却竟有数十道之多。
有人目光呆滞,翻来覆去地数着。
竟足足有七十二道!
那便是七十二位武圣!
其余大小的一的阳刚血气,观其大小,感其雄浑,即便没有武圣,至少也是先天武师境界。
先天武师对于殿人诸人不算什么。
可却足足有数千位!
当年大禅寺五百先天罗汉,已经号称力能敌国,并让大乾付出惨痛代价才灭杀。
数千位是个什么概念?
殿上群臣诸贤,甚至是乾帝,都已经无法保持矜持。
纷纷走出乾元大殿。
仰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那与星河争辉的浩然长河,与成片成片的血气赤霞。
此时洪辟也缓缓走了出来。
“陛下,贤人已至,请陛下与众位臣僚同观。”
在孙先生惊得目瞪口呆的模样下,洪辟又拿出了浑天球。
望空一抛。
球中星辰转动,星轨如环。
绽放出一道道华光,照破虚空,照出一个个光环。
环中,竟出现了一幅幅景象。
诸人看得真切,那都是玉京城内外的某处。
最近者,在玉京城中,离此有数里之地。
最远的,也在玉京城外百十里外。
此物竟能观百里之外,如掌上观纹!
其中有一个光环中的景象,最引人注目。
那里,就是玉京城外,玉龙山下官道附近。
“那是……”
“太上道圣女!”
“孔雀王爱女幸雨仙!?”
“大罗圣女赵妃蓉!”
画面中,三个女子的身份,纷纷被叫破。
概因这三女名头实在太大。
与另外一处有圣地之名的瑶池派的圣女瑶月如,并称天下四大圣女。
如今有三人都到了,似乎是在联手剿杀那几个儒门学子。
但看情形,却是吃了大亏。
实在令人不得不惊。
玉龙山下。
赵妃蓉阴神入剑,驾驭桃神剑,化作漫天碧绿剑幕。
却在几乎得手之时,为一阵琴音歌声所阻。
漫天剑影,皆凝固在空中。
正当其时,又有一人的声音,吟诵着豪气冲天的诗句。
“大河之水天上来!”
如同言出法随一般,诗中雄浑壮阔之意,尽数化虚为实。
一条大河自天上倾泄而下,巨浪滔滔,几似能将大地淹没。
“哈哈哈哈!”
一人长声大笑,踏波而来。
只见此人白衣白袍,一条白巾挽住如瀑长发,随意搭在脑后。
风姿绝世,意态疏狂。
天魔九变 身价八亿
赵妃蓉三女却没有心思赞叹此人的绝世风采。
那倾泄而来的天河,竟然如同实质一般,根本不似虚幻之象。
真如一条大河从天而来。
天地自然的伟力,即便是鬼仙也难以抵抗。
何况是她们?
仅是两片薄唇一张,三寸之舌挑动,便令得在三个天之骄女各施手段,狼狈应付。
“亚圣公,这位便是卿要举荐的贤人?果然是人中龙凤!”
乾帝忍不住一脸喜爱,回头道:“这位贤人姓甚名谁?是何方人士?”
“陛下,此人姓李,名太白,南州水阳省人士。”
洪辟笑道:“辟传下儒门六艺,万千学子皆可学之,却有六位,可当其中翘楚。”
“此人还算得经史娴熟,不过过于沉缅诗词之道,难登大雅之堂,倒是于书、剑之艺上,颇有造诣,”
“治国经世,难为良才,为牧一方,尚可堪一用,能为千里之才,争战沙场,也当得良将。”
“……”
闻听之人,皆面现无语。
这样还难登大雅之堂?
没看到那号称四大圣女的其中三个,联手都被他打得几无还手之力吗?
炫耀!
赤裸裸的炫耀!
冰原禁域 純銀水瓶
这里的人无论实力强弱,眼力都绝对不绝。
这李太白头顶华光,周身气血,分明便是那六道最为璀璨的通天之柱中的一个。
其一身武道,必然已达武圣之境。
一位武圣,哪怕是个傻子,也能成一国之底蕴。
“好!”
乾帝喝了声采,满脸喜爱地看着画面中一袭白衣,如嫡仙般的李太白,脚踏长河,骈指如剑,挥出无穷剑气。
剑气汇聚,如巨浪汹涌。
打得三女狼狈不堪。
战败不过是早晚之事。
不过三女都是来历不凡,手中都有至宝护身。
此时逼得她们拼命,用出浑身解数来,竟也扳回几分。
“铮铮!”
琴音再响,那美妙的歌声重新传来。
即便乾元殿前,远隔虚空的众人,也感受到琴音歌声之中,勾动人心的力量。
“鱼龙变化潜深渊,鸾凤和鸣上九天!”
“唳——!”
“昂——!”
一声清吟,李太白脚下那条滔滔长河之中,赫然爆开一个巨大水柱。
有一条庞大的金鲤自其中跃出,竟腾空化为蛟龙。
一声清唳,天边飞来一只张开双翅能遮天的巨鸟。
青羽长翎,如同传说中的青鸾。
一蛟一鸾,分别攻向苏、幸两女,仅二人狼狈躲闪。
剩下赵妃蓉一人,独自面对李太白。
倾刻间便落入险境。
在那十数丈高的剑气狂涛之中,随时可能陨灭。
看得人惊心动魄。
“亚圣公,弹琴的那位贤人又是何人?”
乾帝却没有理会那赵妃蓉死活的意思,又惊又喜地问道。
以他的眼力,哪里不知道那未曾露面的弹琴之人,也是一位武圣鬼仙般的人物?
洪辟笑道:“此人名为伶伦,算是那六位中,最不成器之人,”
“于经史子籍、军国之事,皆浅薄之极,唯独于声乐音律一道,可为翘楚。”
“好,好哇,亚圣公果然不愧为天下之师!”
连见两位武圣一流的人物,乾帝大喜之余,竟说出这番话来。
令周围之人面色一变。
尤其是那孙先生和方圆。
有乾帝金口钦定,天下之师。
今日之谋,七成已落空。
除非那孙先生,真能把洪辟盗经窃名的罪名定死。
“啊!”
此时忽闻一声娇呼。
只见那赵妃蓉被那汹涌的剑气狂潮瞬间淹没。
“妖女,你杀伤我儒门学子,今日便拿你祭奠!”
李太白脸上疏狂笑意骤敛,散发出无边杀机。
“哼!”
“狂妄小贼,竟敢在京畿重地伤人杀人!可知王法不容!”
“本侯先拿你来祭大乾律法!”
正在此时,一股滔天的气息瞬间弥漫天地之间。
众人面色惊惧。
洪辟却是展颜一笑:“你终于出来了。”
“小朋友,今天便给你上一课,道理,不是谁都有资格讲的。”
“以理服人,我却是很在行的。”
喜當爹:太上皇哪裏逃
“很不巧,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就是拳头!”
话音未落,人踪已缈。
人群之中,神童方圆面色阵青阵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