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张之维一直以为张玄的门派是隐世门派,不好吐露来历,但是没想到张玄竟然说可以透露,他心中起了好奇,问道:“道友请讲。”
张玄对他二人说道:“我的师门自不必说,与茅山有关,而我的身份却是这个。”
张玄将手伸出,掌心向上,一块幽黑的令牌浮现其上。
令牌不大,比巴掌略小,上面刻着许多古怪的纹路,正面一个股篆体的差字尤为醒目,如同黑色的旋涡,吸引人的注意。
老天师看着这个令牌,感受着上面传来的阴冷,面色微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张玄轻轻一握,这令牌便化作了黑烟消散。
他道:“老天师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来路了吧?”
老天师轻抚自己的胡子,慨然道:“我素来知道这世间有阴差的存在,近百年来也有人称之为摆渡人,不过却是没想到道友竟然也是阴差。难怪道友说不在意异人之事。”
天师府传承久远,与这阴间的灵魂摆渡人在满长的岁月中也有不少交集。
但是毕竟是人间门派,不涉阴间之事,加之灵会摆渡人也极少干预阳间,故而没有过多的了解,也只有历代天师知道一二这阴间鬼差之事。
若是寻常摆渡人,老天师想来也一早就能认得出来了。
但偏偏张玄是个阳间摆渡人,这倒是他所不了了解,故而没有往这边想。
他慨叹一声说道:“没想到阳人也能当阴差,这倒是贫道所不知道的了。”
张玄笑道:“哪都通那样的正规公司不还是有临时工,阴间多几个阳间鬼差处理一些不好出面的事情不也正常吗?”
“这倒是。”
老天师呵呵一笑,想起了哪都通喜欢埋人的临时工,也觉得有趣,不过轻笑一会,他看向了张玄,问道:“道友此前说为我师弟而来,莫非?”
鬼差上门,自无善事。
田晋中四肢残废,凭借自身的一口静功吊到了现在,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也难怪老天师想到了这处。
一旁的田晋中听了两人的对话,特别是知道张玄这个鬼差竟然是为他而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下忽然松了口气,似乎担子都卸掉了半分。
张玄看了田晋中一眼,然后说道:“若我没来,他今晚的确该命丧于此,只不过现在…..”
张玄看了老天师一眼,然后转头对田晋中说道:“死与不死,得看他自己了。”
田晋中眼底露出一抹黯然,自己曾经重诺于恩师面前,绝不寻死,越是艰难困苦,越是修行之时,如今生死由己,又如何能够违誓去死?
然而,心底沉重的秘密这么多年早已经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了,再加上之前龚庆的那一番话,他知道自己哪怕是坚持不睡觉,不说梦话,也很难将这秘密守得严严实实。
终于,他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问道:“张…张兄弟,这生死问我该如何说道?我既然今日该死,如何能让你违规,带我…..”
“晋中!”
张之维沉声喊道,制止了田晋中想要的话,他目视田晋中,目色深沉。
他多少知道田晋中心里藏着东西,毕竟是几十年的师兄弟,田晋中的异样自然察觉了几分,但是他没想到是这么大的秘密,更没想到,这秘密已经将他压得喘不过气了。
“师兄。”
田晋中一声师兄,隐隐带着哀求,他实在是扛不住了。
“唉”
老天师重重叹了口气,他道:“你又是何必呢?若是担心当年怀义那大耳贼与你说的事情泄露,那我便日夜守在你身边。我更是不会问你半句,若是你担心梦话泄密,我便封闭双耳穴道…”
“师兄,我真的累了,几十年了,我扛不住了。”
泪水涌出了田晋中的眼眶,这个坚守了及时几十年的老爷子,终究在今晚的变动之后,动摇了。
老天师闭上了眼睛脸色平静的可怕,收在袖底的双手,却是在不住的颤抖。
许久之后,终于他开口了,说道:“道友,老朽这次看来得不要脸一次了,你方才说的欠龙虎山的人情可还有用?”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张玄。
张玄点点头,说道:“自然有用。”
“那便好。”
张之维点头说了一句,然后用请求的语气说道:“那这件事便拜托道友了,晋中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下去了若是可以还请道友多多照拂。”
“师兄,我…..”
张之维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打断了田晋中的话,说道:“别我了,扛不住一个人跑了,倒是自在。”
张之维顿了一下,看着田晋中的手脚,目中露出几分愧疚,他道:“唉,都是张怀义那大耳贼惹得祸事,是我没有护住你,这辈子我们两人对不起你,下辈子,我们下辈子还你,如是下去了,见到了怀义给我狠狠揍他。”
两个百多岁的老头,絮絮叨叨。
张玄看了半晌,终于是憋着坏笑,说道:“老天师,谁说我带走田老就是送他去死?”
“嗯?”
张之维和田晋中一愣,尤其是老天师眼尖,看到了张玄眼底的笑意,陡然意识到不对,脸色一收,道:“道友何解?”
张玄道:“我是来接田老不假,但是可没说过要送他进轮回,我只是想来问问田老与有没有兴趣当阴间公务员?”
张玄笑着说出这话,老天师便知道事情不对头,脸色微僵,刚才自己一副情深模样被这王八蛋看了去。
不过到底是正事要紧,他问道:“道友看来混的不错,还能有这司职,不知这摆渡人如何?”
张玄道:“阴间鬼差,与阳间官吏,倒也相仿,只不过管理的是世间亡魂,多了几分实力至上,以及律令更严罢了。做了摆渡人,便是在这阴间与阳间行走,除了不干涉阳间之事,身履司职,倒也没几分差别。”
张之维点点头,如此倒是满意,张玄言下之意倒是听明白了,田晋中由明转暗,换了个身份,好做解脱,但也不算的真正死去。
不过他旋即露出几分苦笑,这又是欠了张玄一个大人情了。
他道:“谢过道友了。”
张玄道:“两利而已,田老守诺数十年,这份信义,若是做了鬼差,定然是不小的助力。”
“不知田老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