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小說推薦我有一羣地球玩家
“你不信我?”狗哥望着大卫。
大卫愣了一下,有些古怪的望着对方,不信你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不过有一说一,人家这兽人目前为止,倒是一直挺靠谱的……
最终大卫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质问,而是道:“我听手下人说了,你承诺了伯爵夫人,到了庇护之地,能将残废的珍妮治好?”
“是…..”
“这没骗她吧?”
“没有…..”
“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说?”大卫望着狗哥:“你早说,珊妮小姐也不会…..”
“珊妮不会有事的!”狗哥很肯定的道:“绝对不会有事!”
大卫一愣,望着一脸坚决无比的狗哥,心头莫名一暖,最终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珊妮小姐绝对不会有事的!”
“早点休息吧…..”大卫站起身来,拍了拍狗哥肩膀:“明天应该会发生很多事吧?”
“为什么这么说?”狗哥好奇望着对方。
“总感觉这几天太平静了呢…..”大卫笑了笑道:“什么事都没发生,连怪物袭击也没有了,这太过平静的情况,总感觉后面是有大事在酝酿。”
“平静吗?”狗哥望了望周围,感觉这几天的确好像是挺平静的,不过他又总感觉周围也许并不像他们看到的那么平静,他总觉得这几天其实暗地里发生了不少事。
————————————-
狗哥感知其实并没错,就在他和大卫喝酒的时间里,一直在百公里外,就正发生着一件大事!
暗中保护着他们的兮夜便遇到了麻烦。
一支披着猩红色斗篷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兮夜身旁,个个都是气息极为强大可怕的血魔。
面对这阵仗,兮夜依旧安静的坐在一颗花岗岩上面,望着天空,仿若没注意到这群可怕生物的来临。
感知到血魔军团到来的索菲亚第一时间从手术室里跑了出来,激动的望着血魔军团,激动道:“维拉法大人!”
周围血魔看到平安无事的索菲亚,顿时眼中都闪过一丝喜色,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但维拉法眼中却闪过一丝莫名之色。
她缓缓靠近了坐在岩石上镇定自若的小天神面前,优雅的行了一礼:“可是兮夜大人?”
听到这声问候,兮夜才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了对方:“你是?”
“鄙人维拉法.米加,波顿领主手下第五军团副团长,见过兮夜大人…..”
周围血魔都好奇的望向了那个小天神,暗道:这就是雷恩口中那个天神堂弟?
这些天庇护雷恩的家伙就是他?
可看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六级小天神而已,为何维拉法大人口气这般客气?虽然联邦法里,万族对天神都得尊称大人,可也有高低之分不是吗?
兮夜则是仔细观察了一下维拉法,愣了几秒后才道:“副团长,有够年轻的!”
“谢大人夸奖…..”维拉法非常礼貌的再次行礼。
兮夜嘴角一撇,他这可不是夸奖,是实打实说而已。
准确来说对方年龄肯定是比自己大的,从瞳孔纹路来看大约百万年的岁数,可这个岁数对比她的身份和实力,还是太年轻了……
百万岁的星级强者,绝对是顶尖天才般的存在!
要知道,自己艾尔迪亚家族,传承百代,到了自己爷爷龙爵那一代都还没诞生一个龙级强者。
“波顿大人说了,如果有幸遇到您,务必邀请您去做一次客…..”
“呵…..”兮夜翻了个白眼:“前辈那般惦记我,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呢…..”
“大人怎么说?”维拉法微笑望着兮夜道。
“现在去不了…..”兮夜果断摇头:“本领主很忙的,等忙完了过些日子,定然亲自去拜访波顿大人。”
“那真是遗憾呢…..”维拉法微微叹了口气,脸上却真露出遗憾之色,一点不似作伪,但下一秒却就看向了后面:“煞极大人这是要去哪里?”
此时,队伍里,萨博不在,作为队伍里级别最高的煞极,却似乎对兮夜并没有兴趣,而是朝着索菲亚缓缓走去。
煞极听到维拉法的声音后微微顿了顿,而远处索菲亚在听到煞极这个名字后则是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之前雷恩说在梦里和煞极大人达成了协议时她就无比奇怪,势力里什么时候煞极这么一个人了?
此时见真有这么一个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队伍里时,索菲亚越发觉得诡异。
“果然…..”维拉法在看到索菲亚的反应后冷冷道:“你果然有问题!”
“你在说什么?”
煞极嘶哑的声音从斗篷里传了出来,似乎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
“记忆里,你是个很可靠的家伙,有着很强的能力,精通梦魇之术,掌握梦魇一族的诸多秘技,是势力里隐藏的强者之一,可这记忆总给我感觉有一丝古怪,因为光凭记忆里你所掌握的那些东西,不足以让萨博大人说出你是个可靠的家伙,在我记忆里,萨博从未觉得任何人可靠过,包括波顿大人…..”
“你这话还真是其心可诛呀…..”煞极冷冷道:“原来萨博这般狂傲的吗?连波顿大人都不放在眼里?”
“我不喜欢萨博大人这种观念,但那就是事实,他就是那么一个人,所以…..萨博大人是不应该对我说出你很可靠这种话的,这话要么是反话,要么就是被催眠了…..”
“就因为这句话,你就确定我是假的?”煞极嘶哑的声音带着丝丝冷意。
说着她又望向了索菲亚:“当然,我一开始也只是怀疑,不能确定,但刚才索菲亚的表情已经让我确认了,作为第一批被派下来的人,她并没有被你催眠过,所以她不记得有你这个人物,对于你的突然出现,才会有现在这种反应。”
听到这段对话后,整个血族部队的人都面露惊悚,死死的盯着煞极。
“有意思…..”煞极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你们所有人使用了催眠?包括萨博?”
这话一出,周围血族军官也都露出一丝疑惑,再怎么说,催眠一整个血魔军团,包括萨博大人,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准确来说不能算催眠,应该是一种能直接改变记忆的秘术,在我记忆里有一个人是可以做到的…..”维拉法摘下斗篷,露出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对着煞极也尊重的行了一礼:“是吧?仙女璐璐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