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天帝召喚羣雄
小說推薦我爲天帝召喚羣雄
“把握不大。”
蒙恬摇头。
他虽然战意熊熊,但为将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其次才是对敌人的认知。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已经说明了一切。
知己,比知彼更重要。
“还有一年三个月,也无把握?”
李子良皱眉。
现如今。
大秦诸军中,三十万大秦锐士,绝对是最强的一支。
虽然仅是五星兵种,但可化作十二金人,堪比六星兵种。
“陛下,一年三个月,对于吾等如今来说,实在太短。”
“实力难有变化。”
蒙恬苦笑。
不要说他。
就是三十万大秦锐士,平均修为都在尊者初期。
这个层次。
有时候打个盹,都会过去数十年。
虽然对比神君之上,修为还能急速提升。
但若无机缘,也是需要十年为单位的!
“陛下,臣与蒙恬将军合力,可退来敌!”
就在这时。
大殿之外,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一身黑色常服的吴起走了进来,躬身一礼。
“吴子!”
蒙恬目光一闪。
兵家之道,他自认不弱于人。
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孙子、吴子、孙膑、武安君,用兵之道都比他强!
“哈哈,朕怎么忘了还有爱卿!”
李子良看到吴起的身影,顿时笑道。
心中也安下了心。
吴起的天赋。
可是相当恐怖。
这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元帅之才!
统帅任何兵种,都能增加对方百分之六十的实力!
也就是说——
让蒙恬为将,吴起为帅。
吴起的天赋,就能作用于大秦锐士!
甚至——
再将十万魏武卒调回来,配合三十万大秦锐士,实力也不弱!
不。
他手中如今气运已经再次超过两百万道。
足以再复活出世十万魏武卒!
有二十万魏武卒。
又有吴起为帅。
十星君统帅千万星君军团来犯,又有何惧?
数量他大秦比不过大裂神朝无数年的积累。
但质量——
他大秦还从没怕过!
根据情报。
星君军团,平均修为不过都是尊者而已。
但大秦锐士、魏武卒,实力可都不次于圣主巅峰!
以少胜多,不在话下!
“吴起、蒙恬!”
李子良面色一肃。
“臣在。”
两位站在大秦军方最巅峰的人杰躬身行礼,面色肃然。
“大裂神朝来犯,今册封兵部尚书吴起为大元帅,蒙恬为将,统帅三十万大秦锐士、二十万魏武卒退敌!”
李子良下令。
“臣,遵旨!”
两人眼中都露出一丝战意,行礼接旨。
他们体内。
热血都在隐隐激荡。
这场大战,绝对是大秦建立以来,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战争!
作为军方代表。
他们如何不战意激昂?
“神榜,复活出世十万魏武卒!”
李子良在脑海吩咐。
“复活成功,消耗气运二百万道,剩余气运三十五万道。”
神榜机械的声音响起。
李子良满意点头。
有如此大军。
何惧十星君!
……
阴间。
天灰蒙蒙一片,阴风肆虐,黑暗深邃,各种白骨遍野,鬼物多不胜数。
谁也不知道阴间有多大。
哪怕高高在上的鬼君存在,也同样不知道。
相传。
曾经有鬼君要丈量阴间大小,乘坐二十倍光速的白骨战舰往一个方向飞了足足上百万年,可依旧看不到边界。
最终不得不放弃。
九牛部洲。
这是阴间的一片浩瀚区域。
南北纵横十二光年,东西纵横二十二光年。
磅礴之极。
远远超过天倾河系的任何大世界。
哪怕就是大裂神朝、千演神宫等巅峰大势力所在的大世界,若是放在九牛部洲,也如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毕竟。
一光年,就等于十八万多亿里。
而千演大世界,也不过纵横十多亿里而已。
差距之大,难以想象。
在一族深渊之中。
此刻却有一道道气息恐怖的存在汇聚而来。
每一位,都如一方大世界,鬼气呼啸,山川震动。
“白木阴君,你确定秦土那位存在,要打‘轮回之地’的主意?”
其中一尊身穿惨白长裙,面容冷漠的女性阴君沉声道。
她身上气息很强。
在场上百名阴君,她的实力绝对能排前五。
“不会有错。”
“我以‘白木天鬼术’多次探查,已经可以确定,所以才召集诸位前来。”
白木阴君点头,他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郎,看起来不像阴间阴君,反而像是阳间的白面书生。
气质柔弱,更是正气凌然。
“秦土那位,还真是膨胀了,居然敢打‘轮回之地’的主意?”
“依本尊看来,根本不必我们做什么,只要看着那位陨落在轮回之地就好。”
黑殇阴君冷笑道。
说起秦土那位,他眼中就满是恨意。
毕竟。
被人生生从诞生之地赶走,怎能不恨?
“不能大意。”
“秦土那位有多可怕,不用我多说,诸位都一清二楚。”
“我们对于轮回之地没有任何办法,不代表那位也会束手无措,甚至陨落在内。”
白木阴君摇头。
“不知白木兄,打算如何?”
气息丝毫不弱于白木阴君,属于在场最强五君之一的百鬼阴君森冷道。
此言一出。
所有阴君,目光都看向白木阴君。
一道道可怕的气息汇聚。
天上都有浓郁之极的阴云涌现,随后便下起了绵绵阴雨。
更有阴雷闪动,万鬼惊惧。
“我曾经进过轮回之地。”
白木阴君深吸口气,将他的计划娓娓道来:“那是一处绝地,若不是运气好,我已经被永远留在那里。”
“但也正因为如此,我知道一处地方,可以布下……”
……
秦土。
这是孟婆和牛头打下来的阴间疆土。
南北纵横一亿二千万里,东西横跨一亿六千万里。
比之如今的大秦世界,还要磅礴一倍。
“你不担心那些阴君?”
“我们近来的动作,虽然隐秘,但想来那些阴君也不会没有发觉。”
牛头瓮声瓮气的开口,脸色狰狞而恐怖,足以止小儿夜啼。
“在阴间,区区阴君,不算什么。”
孟婆平和道。
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翻看着手中完全由人皮书写成的苍白书籍。
“也是。”
牛头羡慕道。
他虽然也不弱。
但对比眼前这位,就差得太远了。
秦土能屹立不倒,镇压一尊尊阴君,可全靠孟婆之力。
“一个月后,等马面到来,便开始行动。”
孟婆道。
她的一双眼睛,黑得璀璨,如同最为完美的黑宝石,给人一种惊心动魄之感。
看你一眼。
就让人心惊肉跳,仿佛要从此跌落轮回,永无超脱之日。
“好!”
牛头凝重。
轮回之地,虽然不是这方宇宙唯一的轮回之地。
但也绝对是阴间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按照道理。
不要说他们这大猫小猫,就是来上几尊太乙道果,甚至金仙道果的恐怖大能,都要折戟成沙!
他心中也有几分惴惴。
要不是跟着孟婆大佬,他哪里敢打轮回之地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