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这种兵败如山倒的场面,觉罗拜山自打他领兵入关以来,是从未见过的。
往昔都是狗蛮子被杀得溃不成军,四散奔逃,没想到大清王师也能落得如此境遇。
头顶有泰山压顶一般的飞天妖物,对面有刀枪不入的铁甲怪兽。
难不成此二物皆出自蛮明狗太子之手么?
那往后此贼必然成为大清之劲敌啊!
觉罗拜山一边猜测,一边愤恨,一边跑路。
但此时此刻,生气是全然没用的,跑得慢了,就要被狗蛮子追上给宰了。
他是不怕死的,可如此战殁,未免有些太过窝囊了。
堂堂镶黄旗的梅勒章京,入城之后一战未胜,反而将一个甲喇的兵力打得仅剩百余人。
自己的所作所为真是愧对皇上啊……
阜成门大街上到处都是身披黄色、红色甲衣的披甲兵的尸体,这会儿连活人的命都快保不住了,没人顾得上给这些人来收尸了。
尽管只出动了二十四艘飞艇,总携弹量不过两百四十枚而已,但给清军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却相当于遭到了两千颗迫击炮弹的攻击。
因为没什么能比眼睁睁看着这种所谓的“飞天妖物”从自己头顶往下扔爆炸之物更让人感到绝望的事情了。
只能观看,无力阻止,纵有一身本领,此时却派不上任何用场,亲眼看到自己被飞艇“下的蛋”给炸死,无疑是最为悲催的事情。
至于抵抗城里狗蛮子的反攻,这事早就被汉军披甲兵们给抛到脑后去了,能保住自己的狗命,不被炸死就殊为不易了。
从城外打城头,狗蛮子有数不清的猛火油,好不容易通过地洞入城,还碰到如此奇葩之事。
难不成天意如此?
飞艇能驰骋天际,若不是天意使然,那就说不通了。
大清若没有顺天意而为之,为何没有造出类似的物件呢?
就算没造出来,总能摧毁这些狗蛮子的飞天妖物吧?
现如今连摧毁的能力都没有,就是漫无目的的跑路,时不时对天上的目标放几箭而已。
这又能起到甚子作用啊?
全然让对面的狗蛮子在看己方的笑话!
觉罗拜山已经将马市桥战败的责任自动分一半给觉罗巴哈纳,然而后者根本就没闲着,正在指挥正蓝旗的勇士们在堵窟窿。
由于明军从漕河以西地区主动撤退,使得经过半夜奋战,活动在广平库与竹木厂一带的正灰旗和汉军白、蓝两旗的人马,终于与南边的正蓝旗汇合。
如此一来,大清几乎控制了内城近六分之一的地区,虽然纵深很窄,不利于防守,但天亮之后完全可以继续向东推进。
可是明军的主动反击却打乱了这个计划,从西直门大街一直到阜成门大街,明军以十五座桥梁为进攻通道,向西大举进兵。
在每个通道上投入的兵力尽管只有千八百人,但均配备了不少于十辆以上的坦克,附近的飞艇不但可以投弹轰炸,还能通过旗语来为地面部队提供侦察情报。
清军仅通过地洞,向城内的部曲提供了少量的小佛郎机、虎蹲炮和百子铳,在火力上完全落于下风,
纵使能够侥幸摧毁几辆有所轻敌的坦克,可其他车组成员一旦发现了清军已经曝露的炮位,实施火力压制,来不及转移的火炮与炮手就都得被当场报销。
清军方面,不管是八旗兵还是汉军,都十分忌惮蛮明的铁甲怪兽,尤其是百步开外的距离,莫说是弓箭,就算是虎蹲炮都不见得能打穿目标。
只有发射实心弹的小佛郎机可以摧毁这物件,可是带进城里的小佛郎机太少,远远满足不了清军阻击的需求。
特别是双方均使用小佛郎机进行快速对射,在火炮性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装备数量多的一方自然会占据绝对优势。
除此之外,明军在推进队伍的后方还携带了不少迫击炮,能够提供曲射火力支持,这使得清军士卒躲藏在废墟里也会遭到炮击的待遇。
哪怕没看到坦克,或者瞄准坦克不等开火,炮位就遭到了迫击炮的攻击,让很多因此而被击毙的炮手都死不瞑目。
在巷战中,曲射武器与直瞄武器的作用各有千秋,但毫无疑问,若是偷袭开火,迫击炮是绝佳的杀敌利器。
很多时候,清兵完全看不着明军的火炮,就听见从远处传来“嗵嗵嗵”的响声,然后自己所在的位置便在刹那间变成一片火海了。
论战斗力,由各城守兵所组成的正灰旗远不如皆为战兵的镶黄旗与正蓝旗。
眼下这种局面连后两者都抵挡不住,更别说刚刚组建起来的正灰旗。
入城的正灰旗有两个甲喇,经过夜战与早上的炮击,目前的兵力还剩两千多人。
这些披甲兵在野战时倒是一把好手,完全可以杀得辽西上万明军鸟兽四散。
在京城打巷战,面对上有“飞天妖物”,下有“铁甲怪兽”的组合,便一筹莫展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根本就打不动平推过来的“铁甲怪兽”!
放箭等同于隔靴搔痒,箭头甚至都插不进“怪兽”的外皮。
对方轰一炮,正灰旗这边就得被撂倒十几个披甲兵。
哪怕不惧兵力损失,一往无前冲到狗蛮子的眼前。
对方还能扔出上百颗那种会爆炸的棒槌,照样还能撂倒大一片披甲兵。
好不容易有短兵相接的机会,清军披甲兵却发现狗蛮子的盔甲比自己穿的还要厚实。
脑袋和躯干都被彻底保护起来,用腰刀砍就是道印子,放箭射只能留下个凹点。
狗蛮子进攻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枪头上绑把匕首,一通乱捅。
看似简单,可怎奈使出全身力气,惯性极大,很难组织。
被对方捅进甲衣里,就要被捅出一个血窟窿。
更何况能够冲到狗蛮子近前,清军的人数远少于对方。
都是几个明军士兵围攻一个披甲兵,清兵都是腹背受敌,然后被活活捅死。
仅仅是在守卫各处桥头的战斗中,正灰旗便损失了不下三个牛录的披甲兵。
等得到了用鲜血换来的经验教训,才明白对面的“铁甲怪兽”绝非人力可以抵挡。
这物件刀枪不入,它可以打你,你却伤不到其分毫。
用数十个披甲兵或许能搞死一只怪兽,但一个牛录也就能摧毁十只怪兽而已。
各路明军都装备了十只以上的怪兽,纵使入城的八旗披甲兵数量不少,也扛不住这种近乎疯狂的消耗。
东宫卫队及其他各部得到命令都很简单,那就是分进合击,最终的目标就是靠近西边的城墙,将通过地洞进入城内的狗鞑子悉数消灭在壕沟附近。
是役所采取的战术也很简单,那就是“平推”!
在野战时,辫子如何打王师。
现如今,王师就怎么打辫子。
每一路部队都装备大量的坦克,虽说是人力驱动,可火力与防御力是丝毫没被削弱的。
辫子打不动坦克,那就无法打败以坦克为攻防核心的步兵大队的,理论上是不可能尽快逆转战局的。
活动在广平库以南,朝天宫以北地区的清军,正灰旗有一千多人,汉军白、蓝两旗尚有不下四千,总兵力超过五千。
可是已经被发动全线反击的明军像切豆腐一样,被分割成了互不相连的十几段,就等着被分别包围,然后被对方一口口吃掉。
“混帐!给本将顶住!”
正白旗固山额真马光远与正蓝旗固山额真巴颜都已经连夜入城,眼看破城在即,如此大功必须分得一份才行。
其他各路将领的想法与他俩极为相近,可是在天亮之后,战局却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开始向蛮明那边倾斜了。
面对溃败下来的所部,马光远真是气到青筋蹦起,任由他如何谩骂,甚至一连斩杀了三个溃兵也无济于事。
蛮明的攻势太猛,留在前方就是死,不是被大炮轰死,就是被棒槌给炸死,披甲兵再勇猛,也是想要活到战后享受生活的。
就这么惨死在狗蛮子手里,谁都不甘心,莫不如暂时后撤,跑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再组织兵力,进行反击。
可是跑着跑着便成了一场溃败,没人再想着反击了。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比同伴跑得更快,这样才能保命。
靠近西直门大街的广平库已经彻底失守了,主因便是西直门大街上出现了大量铁甲怪兽,身后还有上千蛮明骑兵。
铁甲怪兽先行发炮,而后手持长刀的蛮明骑兵纵马向南进击,清军根本没有战马,更没挖陷马坑,这还如何抵挡?
这路明军从新街口出发,在猛烈炮击之下,很快便击退了西直门大街沿线的清军,毙伤数百人,打通了与西直门守军的联系。
而后以坦克为先锋,骑兵掩护,迅速向南推进,配合从漕河东岸向西进攻的兄弟部队,争取给狗鞑子来个钳形歼灭。
“给我上!”
初出茅庐的郑成功便在西直门一带领兵作战,所部兵马皆为郑芝龙的嫡系,经过在东宫卫队基地里的训练之后,现在变得极为善战。
“追随世子杀鞑子!”
甘辉负责保护这个身为极为特殊的小兄弟的安全,他更是要亲手杀几个狗鞑子,以报太子爷的知遇之恩。
“冲啊!”
上千之前为海盗,现在为官兵的郑家军在郑成功的指挥下,向南猛攻还不打算跪地乞降的清军披甲兵。
这也多亏了某太子的慷慨解囊,一个狗鞑子披甲兵值二百两银子,这个价码可是比腰缠万贯的镇海伯郑芝龙还要大方。
郑家军虽常年叱咤于海上,可是郑芝龙派到京城来的一千人都是陆战精兵,并非寻常水手。
而郑芝莞留下的数百人也是如此,在装备了战马与做工精良的火枪和极为厚实的铁甲之后,这支近似藩属的兵马也发挥出了很强的战力。
尽管头盔与身甲都极为沉重,但因为郑成功一心想要忠君报国,全然没有感觉受到拖累,反而有了盔甲的保护,让东虏的冷箭都难以得手。
大明没有到穷途末路的地步,更不是灭亡在即。
太子爷已经派来飞艇,那便胜券在握了。
在郑成功、郑省英、甘辉以及一众郑家军将士看到天空中出现的飞艇之后,全军立刻士气大振。
与在广平库以北负隅顽抗的近千狗鞑子厮杀起来,由于士气旺盛,意志坚决,加上是刚投入战场的生力军,体力与精力都没有消耗。
郑家军仅仅用了半小时,便杀得占据此地的清军大败,留下四百具以上的尸体,残部快速向南逃窜。
这算是郑家军取得了一个不错的开门红,歼灭了超过一个牛录的敌兵,也使得上千官兵士气高涨,更加渴望建功立业。
明军骑兵在狗鞑子披甲兵溃败之后,立刻随后掩杀过去,在明军主力南下的路线上,随处可见出现在路边的狗鞑子的尸体。
郑成功刚刚尝到了“步坦协同”战术的强大威力,想要提高进攻速度,迅速击溃乃至歼灭敌军,以图让附近的东虏连顽抗的心思都没有。
但又想起了太子殿下的叮嘱,不得不打消了之前的念头,让所部士兵仔细搜查,以免有漏网之鱼。
这些士兵都是追随父亲征战多年的精兵,郑成功也不想因为是役而全员尽没,只要可以打赢,那还是要尽可能地多多保留下来。
往后带回福健,那便是以一当十的超级精锐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班长,甚至排长。用一千人便能建立起一支规模达到上万,乃至数万的精锐之师。
这也是父亲的用意,郑成功往后领兵作战,更要依靠这支非比寻常的部队,故而这才在用兵时慎之又慎,没有因为初战告捷而头脑发热。
对于是役,某太子就有六个字的指示——不图快&必须稳!
只要王师稳扎稳打,逐步压缩东虏的活动空间,在日落之前,将其消灭就可以了。
王师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如今还有空中优势,对东虏在士气、心理、供给等方面都是全方位的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己方不出现大的纰漏,东虏是决计无法翻盘的。
高手对决,就看谁不犯错或者谁先犯错!
犯错少的一方,便极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某太子认为当下王师采用的战术是较为明智和正确的,东虏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包围圈就像是套在东虏脖子上的套索,会一点点收紧,最终将其活活勒死!
估计皇太鸡是不希望看到这个过程和结果的,但这正是某太子的初衷。
最好能让皇太鸡知道城里正在发生的事情,着急上火又帮不上忙。
眼睁睁地看着他派进城内的上万狗腿子,被自己的“空地一体战”给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