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討論-第七百二十二章 心機多鑒賞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李骁说得一点都没错,亚历珊德拉之所以带着腓特烈.卡尔一起上门,就是防止李骁直接给她吃闭门羹。因为李骁可以不给她面子,但绝对不会不给腓特烈.卡尔面子。
樱若雪飘零:如果童话不忧伤
不得不说亚历珊德拉姐妹都有足够的小聪明,在小问题上还真是无往而不利,但是吧,这姐妹俩的大局观就要差许多了,尤其是奥古斯塔每每因小失大,典型的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夫人、卡尔,欢迎你们!”李骁热情地给了腓特烈.卡尔一个拥抱,然后问道:“突然造访,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在末世当大神 汰深
亚历珊德拉其实也不是特别愿意跟李骁打交道,她这算是恨屋及乌,她总觉得是因为李骁才连带着让奥古斯塔犯了那么大的错误,如果没有李骁搅和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如果不是没办法了,她真心是不想见到某人的。
她只能勉为其难地笑着回答道:“主要是卡尔有段时间没见着您了,他还想跟您促膝长谈呢!”
腓特烈.卡尔也大概知道这一趟的目的是什么,毕竟他在家族当中也算是俊杰,重要的事情多半还是会通知他一声,虽然他不耐烦政治,但也知道二姨突然出水痘怎么看怎么奇怪,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这回被老母亲逼着上李骁这里来,他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答应了。但现在老母亲却把他推到了前台,总不能让他真的跟某人促膝长谈吧!
当然,腓特烈.卡尔对此不光不抵触还很乐意,但他知道老母亲肯定是另有目的的,但亚历珊德拉又没有告诉他究竟是什么目的,总不能让他只顾着自己聊天将老母亲的正事丢在一边吧?
于是他敲了敲老母亲,咨询的意思很明显,但亚历珊德拉却没有立刻就开口的意思,反而是装作没看见。这下腓特烈.卡尔就更是莫名其妙了:【您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能不能给个准信!】
看着这对母子的表演李骁愈发地坚信霍亨索伦家族内部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他这位表姐不可能是这个吞吞吐吐的样子。不过他也不着急,小火慢慢熬着呗,到时候滋味更好。
所以李骁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热情周到地招待亚历珊德拉母子品茗聊天,完全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就这么过了一两个钟头,亚历珊德拉终于忍不住了,因为之前她的想法是先吊一吊李骁的胃口,她相信对方绝对能看出她的来意,这样让李骁主动开口,她这边一个更加自然第二个也好避免被动。
为什么呢?亚历珊德拉觉得她要是主动开口求李骁,那就是她陷入绝对的被动,万一李骁一口拒绝呢?那她岂不是事情也办不成面子也丢了。
退一步说,就算李骁没有一口拒绝,万一这小子漫天要价提一个让她很难受的条件呢?
总而言之,亚历珊德拉觉得还是先稳住,至少不能让李骁知道她太着急。
只可惜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李骁真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他是真不着急,他相信亚历珊德拉既然来了就一定会主动开口道明来意的。
在这方面亚历珊德拉是真的耗不过李骁,她很快就发现这个表弟十分难缠,就像个高明的钓者会一点点将鱼儿的劲头全部耗尽。终于她等不住了,只能主动开口问道:
“……您有去看望过奥古斯塔吗?”
李骁心中一愣,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淡定地反问道:“怎么,亲王夫人生病了吗?最近我忙于谈判真的无暇关注其他的事情,情况严重吗?”
亚历珊德拉又在心里头啐了一口,她根本不相信李骁的话,之前泄密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主要谈判代表的某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亚历珊德拉觉得李骁是在故意装傻,而且从某人刚才的话头也能听出他的言不由衷,一般人听说了奥古斯塔病了,除了会问病情,肯定要有所表示,至少要说一声要去看望一二吧!
但某人却根本毫无表示,摆明了就是不想去探病。为什么不想去探病呢?就是因为他知道奥古斯塔压根没病而是被软禁了!
幺 蛾子
【你个滑不溜丢的小狐狸!】
亚历珊德拉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只能又道:“好像是水痘吧!威廉为了防止传染,将奥古斯塔严格的隔离了……”
说到这儿,亚历珊德拉给了李骁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应该懂的!”
这个眼神李骁当然懂,而且因为水痘严格隔离本来就是话里有话,他稍作思考就大概明白了奥古斯塔当前的状态——十有八九就是被软禁了。
但是威廉一世为什么要软禁自己老婆这就惹人深思了,不过李骁也是聪明人,很快就联想到了泄密案,之前他也是被这个泄密者弄得有点狼狈,他们和普鲁士之间的秘密合作差一点就给全搅和了。
不过李骁还真没想到奥古斯塔就是泄密者,他觉得奥古斯塔没有那么蠢,他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奥古斯塔不经意间泄露了风声,所以才被牵连了。
“水痘吗?”李骁脑子高速运转,嘴上却打着哈哈:“这可麻烦,确实需要好好护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过这话让亚历珊德拉愈发地不爽了:【护理个毛线,奥古斯塔有没有病你真能不知道,竟然还跟我打哈哈,你这是诚心的吧!】
小受你别跑! 万俟艾
亚历珊德拉多么希望李骁能接一句“我们抽个时间去探望奥古斯塔吧”,这样她顺势就可以答应下来,再然后李骁亲自登门探视,她就不信威廉一世还能硬板着脸拒人于门外。
可惜的是李骁根本不解这个话茬,因为他也不傻,知道这里头的水很深,他怎么可能傻乎乎的一脚踏进去。
李骁很清楚,这时候亚历珊德拉的目的决不单纯,如果傻乎乎的跟着她的节奏走,那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充愣,逼迫对方把话说明。这话说明了就好分析利弊以及谈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