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道門
小說推薦異世界道門
此刻月神宫殿之中,白锦正骑着一头大兔子玩耍,自从离开洪荒回归黑暗神国之后,明月女神拉雅就感觉神宫之中少了些什么,看到一只兔妖之后才恍然发觉原来神殿之中少了兔子,从此神殿之中多了个神灵兔妖。
神殿后花园之中,明月女神拉雅坐在池塘旁边,朝池塘里面撒鱼食喂养灵鱼,从远处看去清冷而孤傲。
穿着道袍的清风从旁边院子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兴匆匆高兴叫道:“明月,我刚刚新写了一首诗。”
“我叫拉雅!”明月女神扭头看向清风。
清风嘿嘿说道:“都一样,都一样!我念给你听。”
明月点了点头,注视着清风,眼底带着些羞涩,这段时间清风给她写过很多诗词,什么清风明月一相逢,柔情蜜意云雨中;什么月色寒,风含烟,人卷珠帘相思盼;什么欲把相思说明月,清风遥寄俏佳人。
成神数万年的拉雅那里经历过这些?遇到的神灵对其都很是恭敬,直到和清风接触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帅这么有才脸皮还厚的人,内心深处竟然一点也不讨厌,被一首首情诗扰乱清冷的心绪,竟然还有一些期待。
清风深吸一口气深情念道:“啊~清风绕明月,啊~明月照大江,啊~大江奔流入海,啊~大海仰望天空,啊~天空拥抱清风!”双手撑开呈拥抱天空之状,抬头望天,脸色陶醉。
片刻之后,清风放下手中手稿,满脸期待说道:“明月,你觉得我这首诗怎么样?”
明月面无表情看着清风说道:“你想表达什么?”
清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昨天暗流之神又来找你了啊!”
“那是我弟!”
“不是亲的。”
明月握紧拳头,俏脸气的通红。
清风吓的倒退两步,连忙说道:“别动,我知道下面怎么做。”
清风握紧拳头,一个上勾拳,砰的一声打在自己下巴上,啊~惨叫声中,一道人影冲天而去。
外面,白锦骑着大白兔,抬头看着飞逝的流星,怜悯说道:“老爹,又又又飞天了。”
后花园里面,明月手一勾没好气说道:“回来!”
一轮弯月在十米高空绽放,弯月之中一道人影飞出,一个旋转潇洒落在地上,弯月化为一道流光消散。
明月定定看着清风,淡淡说道:“暗流之神来找我是为了和我商量母神即将举办的神器开锋大典之事。”
清风连连点头,满脸笑容说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明月眼里闪过一道寒光,说道:“天空笼罩清风是什么意思?你和天空女神考珀有什么关系?”
清风眼睛猛然瞪大,结结巴巴说道:“没,没有啊!为了呼应前文,我就随便写了一笔。”
明月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清风,目光清冷,神色不变。
清风着急辩解说道:“明月,你信我啊!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天空母神。”
明月扭过头去,看着池塘里面的灵鱼,平淡说道:“母神大典在即,你有没有邀请道主?”
清风想都不想脱口而出:“邀请了啊!道主说太忙,不来!”
明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怀疑的看了清风一眼,说道:“道主会这么说话?!你是不是根本没有邀请?!我等下找清雪她们问一下。”
清风连忙赔笑说道:“哎呀!问来问去的多麻烦。
其实是这样的,我师父和我说,这段时间洪荒一直在和晨曦神系还有深渊开战,战斗很是激烈。
我就想吧~如果我对道主发起了邀请,看着我的面子上道主不可能不来,但是如果因为前来这里参加一个什么大典延误了战机,对洪荒损伤就太大了,干脆就不让道主为难,所以才没有邀请。”眨着小眼睛,真诚的看着明月。
明月肃然,问道:“洪荒竟然在和晨曦神系开战?!什么时候的是?”
清风连连点头得意说道:“已经好些年了,我洪荒可是连战连捷,连夺了晨曦神系数个位面。”
明月呢喃说道:“晨曦神系,不该这么弱啊!”
清风得意洋洋说道:“可能是我洪荒太强了吧!”
明月看了清风一眼,眼底流露出一丝温柔,带着一丝歉意说道:“道主不来,他们又要为难你了。”
清风微微一顿,随后笑着说道:“我不在乎的。”
深情看着明月说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其他的我都不在乎的。”
明月扭过头去,避开清风的灼热视线。
清风坐在旁边石椅上,胳膊驻在栏杆上撑着脑袋,定定看着明月,明月则是胳膊搭在栏杆上,看着池塘出神,此刻一片安宁。
明月突然开口说道:“我们走吧!”
清风一愣,疑惑说道:“走?去哪里?”
明月露出一丝由心的笑容,说道:“等到大典过后,我们回洪荒去月亮岛。”
清风眼里闪过一道惊喜说道:“好啊!我也想月亮岛上的拜月兔们了。”
数日之后,穿着一新的清风从大殿内走出来,今天没有穿道袍,而是穿上了一套暗金色长袍高贵华丽,怎么也是夜之女神拉菲的大殿,就给她一点面子喽~
走到门前的时候,看到牵着兔子散步的明微商,疑惑叫道:“老岳父,你怎么还没穿戴好?!”
明微商摇了摇头,冷淡说道:“不去!”
“为什么?”
明微商冷哼一声说道:“一群高傲的神灵的游戏,既然看不起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用热脸贴他们的冷屁股?”
清风后退一步,连连摇头说道:“老岳父,您说话要讲良心,您贴了她们的屁股,我可没贴,我和那些女神都是清清白白的。”
明微商一滞,眼里逐渐涌出一股怒火。
清风见状不妙,连忙朝外跑去,边跑边叫道:“老岳父,您不去我就去了,看好您的外孙,别让他往池塘里面尿尿。”
院子里面,白锦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撇了撇嘴,糟老头子坏的很,毁我一世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