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发生什么事了?”
面对这突发状况,李大爷神色有些慌乱,苍老的脸面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连手臂都为之颤了颤。
“李大爷,不必担心,这点小问题,小黑能应付得了。”
苏然对小黑抱有很大的信心,他自己也没闲着,将隐蔽在腰间的矿泉水瓶掏了出来,随时准备让这些人尝尝被电击的滋味。
“小黑?那只小黑猫?”
李大爷重重的砸了砸手中的拐杖,怒容显现,“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醒醒吧,这不是游戏!”
“咳咳,我这不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么……”
苏然也为自己刚才的话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心直口快,一不小心将小黑给暴露了出去,多亏李大爷没信,要是抓住这点不放,他还真不好解释了。
不过话说回来,正常人没有一个信的,这世界上若是出现一个超级怪物,还不得天下大乱啊?
“快点带人过来,越快越好!”
李大爷有他自己的处理方式,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不用问苏然也知道,这应该是给婉儿姐她老爸打的,如此一来,必须让小黑避嫌了。
苏然不想让小黑暴露在大众的视野中,特别是在JC面前,将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我要出去一趟,把小黑带回来。”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暂时将小黑带离这里,避避风头,不然,外面发生的一切还真不好解释。
“站住!”
李大爷怎么能让苏然轻易离开,肃声道,“外面情况不明,非常危险,你要是现在出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还有,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你这么鲁莽出去,只会让局势变得更糟!”
“李大爷,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我心里有数,只要形势不对,我立马退回来,绝对不会给您添乱的!”
话音刚落,苏然就已经打开了房门,趁李大爷还没来得及阻止,闪身离开了屋子。
“这是……”
李大爷被苏然这灵敏的身手惊着了,已经病入膏肓的苏家小子,一个多月前还一步一喘,现在却比正常人还要正常,这变化也太大了!
“出去这些天,还真去治病了?”
李大爷面带惊容,婉儿和他这事的时候,他还不太相信,已经到了这地步,再去治疗还有什么用,没想到打脸打的这么快,叹声自语道,“这医院的治疗手段也太高明了吧?!也不知道这不举还能不能治好……”
好在。
门外并没有传来打斗声,连猫叫声都消失了,寂静笼罩了整片空间,只有这满地的碎玻璃,见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人呢?”
李大爷走到窗前,没有玻璃遮挡,很清晰的看到了外面,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门外什么都没有,连苏然和小黑猫,都已经失去了踪迹。
“这混小子,不让他出去,偏偏要出去,现在倒好,被捉走了吧?!”
李大爷烦躁的打开门,想要把苏然找回来。可当他在看到墙上的狼藉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只见被重物撞击的前面,出现了凹陷,连红砖都露了出来,四处还有不少尖锐的划痕,像是被爪状武器划出来的。地面上还有一滩鲜血,一看就是受了重伤。
由此可见,刚才的战斗非常激烈,至于是谁和谁的战斗,李大爷一点头绪都没有。
至于苏然所说的小黑猫,李大爷压根就没往这上面考虑,他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到破坏力这么大的猫,这绝对不可能!
围着屋子转了一圈,李大爷也没有见到苏然的身影,无奈之下,只能转身回屋,后悔的自语道:“早知道你这么冲动,就不让你回来了……”
李大爷捡起茶几上的信纸,回到了电视柜前,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又拿出了一张信纸,这张信纸与苏然所见到的如出一辙,一行行血红色的字迹触目惊心,他皱着眉头,看了一遍又一遍,沉默片刻,这才用火机将其全都点燃,变成了一抹黑灰。
很快,十几个全副武装的JC冲进了屋子,疑惑的看着四周,也没有见到可疑的人员,一时间愣住了。
“爸,您没事吧?”
一个身穿便装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到李大爷之后,明显的松了口气,怒斥道,“那些混蛋胆真大,竟然敢在眼皮子底下作案,都给我出去搜,一点蛛丝马迹都别落下!”
“是!”
等所有JC全都离开,中年男子这才快步走到李大爷身边,急声问道:“爸,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打斗的痕迹?”
“去潍沙河桥底,应该会有婉儿的消息,记住,让他们穿便衣过去,一定不能引起劫匪的警觉!”
李大爷自个儿都不知道,让他回答这两个问题,确实有些为难他了,他指了指那堆灰烬,“有人故意留下来的信,让我带着苏然,去潍沙河桥底换回婉儿。”
“爸,你怎么把信给烧了?这可是那些劫匪的犯罪证据,留着有大用的!”
“这张信纸上镶嵌着特殊芯片,有定位窃听的效果,留着始终是个祸患。”
李大爷说话的语速很慢,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谁都不清楚,你带来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内鬼,不得不防!”
“芯片……”
中年男子沉默了,凝重的盯着这团灰烬,“这种超薄芯片可是不便宜,看来他们早就有了预谋,苏然那小子,得罪的是个大人物!”
“赶紧去吧,记住,只能用信得过的兄弟,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苏然已经被他们抓去了。”
“什么?!”
一听此言,中年男子哪里还能待得住,匆匆的离开了这里,还差点被地上的碎玻璃扎到。
“苏然,但愿你不会遇到危险……”
李大爷叹了口气,走到角落里,拾起扫帚,打扫起了地面上的那些玻璃碎渣。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大爷,开门呐,是我,苏然!”
“啥?”
李大爷先是一怔,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直接丢下扫帚,走过去将门打开了。
苏然抱着小黑的身影,出现在了李大爷的视线中。
“李大爷,您这是怎么了?连拐杖都不拿,要是摔着怎么办?”
苏然丢下小黑,赶紧走上前将李大爷搀扶了起来。
“喵~!”
小黑一个跳跃,跳到了沙发上,好奇的观察着屋子,当它看到电视柜上的那堆灰烬时,好奇的跳了过去,轻轻的嗅了起来。
“你小子刚才到哪里去了?我出去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你,还以为你被他们抓去了!”
李大爷感受着苏然那强有力的手臂,已经确信了之前的猜测,病情确实好转了。
“唉,别提了,我这小黑被那些混蛋踹了一脚,不知道逃到哪里藏着去了,我找了半天,才把它找回来,真是不容易!”
苏然将李大爷扶到沙发上,主动拾起扫帚,打扫起了地上的玻璃渣子。
“门外的那些人呢?那滩血迹怎么解释?”
李大爷目光灼灼的盯着苏然,感觉他没有说实话,当场质问道。
“我也不知道,等我出了门,早就已经没人影了。我感觉应该是有贵人相助,而且还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
苏然信口胡诌,将功劳全都推到了那莫须有的贵人上面,没办法,小黑属于那种幕后工作者,上不得台面的,只能暂时委屈它一下了。
话说刚才苏然出了门,一眼便看到了那倒霉的黑衣人,被小黑撞在墙上后,直接晕了过去,地面上那滩血就是这家伙咳出来的,看来受创不轻。
时间太紧,JC们随时都有可能赶来,苏然没功夫对这黑衣人下黑手,带着小黑离开了李大爷家,这贫民区他熟,三拐两拐就已经没了人影。
从李大爷的话中不难听出,这黑衣人并没有落入JC的手中,看来,还有同伙在附近,救了他一命。
“贵人?或许吧。”
李大爷并没有特意拆穿苏然,见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再多问,沉默了下去。
“李大爷,你家的撮箕在哪?”
苏然将玻璃渣子堆到了一起,却没找到撮箕。
“在那……不好!”
李大爷指了指厨房,无意间看到了小黑在扒拉那堆黑灰,从里面翻出一小片血红色的东西,比小拇指的指甲盖还要小,这让他大惊失色,颤抖着手臂,指着小黑的爪子,惊叫道,“快,快将那芯片毁掉!”
“芯片?”
苏然顺着李大爷的手臂看去,这才发现,小黑正蹲坐在电视柜上,赶紧呵斥道,“小黑,快下来!别弄脏了电视柜!”
“喵~!”
小黑看了看李大爷,抓着那血色芯片跳回到了苏然的脚下,趴在地上,把玩起了这小小的芯片。
“快点将那芯片……咳咳咳!”
李大爷心急如焚的喊道,由于喊得太过急促,被唾沫呛到了,剧烈咳嗽了起来。
“李大爷,别急,慢点说,先喝口水。”
苏然快步走过去,将茶几上的水杯递到了李大爷面前,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疑惑的问道,“您说的芯片是什么,我怎么没发现?”
“猫,猫爪……咳咳咳!”
李大爷心里那个急啊,好不容易将‘猫爪’这个关键词说了出来,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这才将咳嗽声压了下去。
“嗯?”
苏然终于发现了,小黑手中确实多了一个血红色的小东西,见李大爷情绪这么激烈,也就不再询问原因,直接说道,“小黑,毁掉它!”
“喵~!”
小黑叫了一声,像是在回应苏然,小爪子一拍,芯片瞬间粉身碎骨。
“苏然,这只小黑猫的灵性,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连人话都能听懂,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它。”
李大爷可算是顺过气来了,看着被毁掉的芯片,神色变得有些沉重。
“这芯片到底是怎么回事?与婉儿姐的失踪有关么?”
见李大爷这副模样,苏然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等着他作出解释。
“差点忘了!”
听苏然提起婉儿的失踪,李大爷赶紧拾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静待了几秒,急声说道,“计划已经泄露,别去了!”
……
“这是信纸里的内嵌式芯片,有定位、窃听的功能,一般而言,这些芯片都怕火,电视柜上的那堆灰就是信纸烧掉后留下的,”
放下手机后,李大爷这才解释道,“没想到这些劫匪用的是更为高端的防火芯片,他们可真是舍得!”
“听起来这么高端上档次,防火芯片的价值不低吧?”
苏然对于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一窍不通,也难怪他不知道,只是高中生的他,哪有机会接触这些?
“这种芯片需要的材料太稀有,全国最多也只有几千片,价值就不需要多说了。”
李大爷自嘲一笑,“没想到他们会用在这里,真是舍得!”
“这么说,咱俩之前的谈话,都被劫匪听到了?”
苏然有点明白李大爷为什么会失态了,还有一个问题很重要,那就是李大爷怎么会知道这种高科技产物的?
这问题刚刚出现,就被苏然给否决了,李大爷的儿子是位高权重的存在,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泄露了。”
李大爷正想再说点什么,只听‘咻’的一声,从窗外丢进来一块石头,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喵!”
小黑当场跳起,从窗口窜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中。
“谁?!”
苏然吓了一跳,谨慎的盯着窗外,发现并没有什么人后,这才松了口气,对着李大爷说道,“没事,虚惊一场,只是块石头而已。”
“快,把那块石头捡起来!”
李大爷指着那块石头,神色变得有些紧张。
“我也感觉这石头有问题!”
苏然走过去,将这块卖相普通的石头捡了起来,这才发现,这块石头是中空的,里面塞着一张叠好的纸条。
“这是……飞石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