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043章 追捕(一更)讀書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随着云气的飘散,李澄空也慢慢下沉,落到山巅的王宣跟前,露出笑容:“大功告成。”
王宣竭力的收束自己的眼神,不让自己显露出太多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李澄空笑道:“走吧,去瞧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王宣恭敬应道。
这般恭敬不再是源于他皇帝宋玉筝男人的身份,而是源于他的强大与不可思议。
李澄空飘飘而行,王宣沉默相随。
“怎么,没见过天龙?”
“没有。”王宣轻轻摇头:“奴婢没想到,世间还有人能御使天龙。”
他一直以为,天龙只是传说之物,佛法之中所说,并不在此界。
万万没想到能亲眼见到。
虽然只在云雾之中隐约浮沉,仍旧震撼莫名。
庞大的龙身、龙鳞的形状还有闪烁的金光,给人的冲击与震撼是无法言喻的。
李澄空笑笑:“九渊龙宫你不知道?”
“奴婢也听说过。”王宣道:“难道九渊龙宫便能驾驭天龙?好像只是传说吧。”
“他们确实能驾驭天龙的。”李澄空点点头。
王宣双眼灼灼,若有所思。
李澄空笑道:“所以天下之大,奇人异士有很多,往往超出自己的想象。”
王宣缓缓点头。
李澄空只说了九渊龙宫能驾驭天龙,却没说,九渊龙宫驾驭天龙也达不到这般境界,无法让天龙行云布雨。
他与天龙心息相合,浑然一体,才能与天龙配合默契,降下纷扬大雪。
这些细致之处又不足道于外人了。
我的父亲是伏地魔
两人脚程极快,一会儿功夫来到了宁州城。
宁州城已经被大雪染白。
城内的百姓们犹自兴致不减,或者在街上捏雪团,打雪仗,或者站在高处凭栏而眺,看苍茫天地间而诗兴大发,吟上几首以咏其志。
李澄空与王宣行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闭上眼睛,慢慢来到一处宅子。
这是一座寻常百姓的宅子,一看便知宅子主人家境寻常,并不富裕。
一不小心爱上你 蓝恋
他与王宣飘过墙头,落到院内。
“汪汪汪!”
一条灰狗冲出来,待到了李澄空身边时,一下停住吠叫,摇头晃脑如见主人。
王宣好奇看一眼李澄空。
这显然是影响了狗的感知,令他产生错觉。
李澄空蹲下拍拍狗头,让它摇头晃脑得更欢实,然后挥挥手。
灰狗回了自己的狗窝。
两人来到主屋近前。
通过敞开的窗户可以看到炕上摆着一张桌子,桌子边坐着三个中年,都直直坐着不动,好像打坐练功。
王宣轻声道:“王爷,他们已经死了。”
李澄空颔首,双眼灼灼,盯着三人的心口位置,满意的点点头。
虽没碰上雪花,但噬心虫已然死去,并没有再繁衍。
显然,真正能杀噬心虫的不是大雪,而是寒冷。
如此可怕的噬心虫,竟然怕冷。
这也算是世人的大幸。
否则,自己也无能为力。
他暗叹侥幸,飘离了这座宅子,又进入了几座宅子,见了几个被噬心虫所杀之人。
噬心虫也是挑食的,并不是见人便杀,它们喜欢武林高手的心脏,武功越强,它们越喜欢。
所以城内折损的高手不少,他与王宣在短短时间内,已然看到了一百多名武林高手。
王宣越看越觉得心惊,这噬心虫的威力远比想象的更可怕,这么多高手被杀,损失是巨大的。
——
“这一次又幸亏有你。”宋玉筝亲自斟一杯酒,双手端给李澄空。
李澄空笑眯眯的接过,坦然承受。
两人正在宋玉筝的寝宫里,坐在一张檀木圆桌前,桌上摆了八道菜两道汤。
宋玉筝挥退了宫女与太监们,只两人独处。
她已经听王宣禀报过折损,虽然心疼,但再怎么说,总算压下去了,幸免一场大瘟疫。
“这一次的损失可不小哇。”
万兽之心 青林暮雨
“唉……,宁州城武林有四大宗门,现在四大宗门都元气大伤,这是紫烟传过来的消息。”
宋玉筝说着话摇摇头。
朝廷的消息还没传过来,要讲效率,朝廷府衙差了烛阴司十万八千里。
“旁边州府会觊觎宁州城……”李澄空沉吟。
他从不会高估人心。
人性本贪,看到宁州城的所有宗门都元气大伤,衰弱不堪,周围州府的武林宗门一定会认为是百年不遇的大好机会,觉得一旦错过再不会来。
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那自己就是罪人。
于是就会悍然发动,便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惨烈厮杀。
“嗯,这是难免的。”宋玉筝颔首:“狗改不了吃屎,他们看到空虚,怎能放过?”
李澄空道:“追溯可有结果?”
“没有。”宋玉筝皱眉:“钦天监判断并不是人为,而是天灾。”
李澄空摇头。
“难道是人为?”
“嗯,是人祸。”李澄空摇头:“犯下如此罪孽,当真是疯了……”
“你能找到他吧?”
“紫烟她们正在追捕,应该很快了。”
“她们两个?”
“嗯。”
“没问题吧?”宋玉筝迟疑。
袁紫烟与徐智艺虽强,可比李澄空还是差了很多,这个弄出噬心虫的家伙很可怕。
“她们自会小心。”李澄空点点头。
宋玉筝道:“那我让朝廷的人回来吧,免得他们白送性命,还有宁州城那边,麻烦无穷!”
如果泄露了消息,宁州城百姓们知道自己曾被封锁,恐怕会群情激愤。
即使现在已然平息了噬心虫之乱,也会隐藏不满,将来不知何时就会爆发出来。
朝廷有几个出身宁州城的官员,他们不会消停,也得好好安抚下来。
血隐狼牙 暗夜游魂
宁州城百姓的不满还要靠这些出身宁州城的官员来安抚。
这些不是几句话就能完成,耗费心力。
她常常有一种冲动,离开皇宫再不回来,只可惜韵儿还小,没办法现在继位。
宋玉筝忽然道:“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李澄空一眼看破她的心思:“不让韵儿继位?”
“这位子太苦,太熬人。”宋玉筝叹道:“韵儿还是无忧无虑的好,让男人来受这苦吧。”
“太上皇那边未必愿意。”
“他愿意效仿大月,如弦儿那般。”
“……也行。”李澄空无可无不可。
宋玉筝顿时脸颊绯红,媚眼如丝,美艳不可方物,让李澄空怦然心动。
“老爷。”李澄空脑海忽然浮现袁紫烟与徐智艺。
他伸手将宋玉筝搂入怀里,抱起她走向龙床。
同时出现在袁紫烟与徐智艺的脑海里,坐在青莲上。
他分心多用,彼此不干扰。
“被那家伙逃掉了。”袁紫烟沉着玉脸,不忿的道:“金蝉脱壳,再无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