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
“你听说了吗?海莉·纳撒尼尔公爵发出了召集令,讨伐恶龙安德马萨姆!”
“海莉·纳撒尼尔?就是那个有名的银龙女公爵?听说她的美丽宛若星辰,历代国王都对她倾慕不已啊!”
“唉……有什么用?现在大陆强者都被吸引到中央战场去了,根本没人能够响应她的号召,安德马萨姆又是赫赫有名的传奇恶龙,听说在中央战场被一群传奇强者围攻都能逃出来,估计半只脚都踏入天命了……”
“是啊,这样的恶龙凡世间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制裁他了,除非各大神殿的守护者出手。”
“那要是海莉公爵败了,【纳撒尼尔】行省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办?只有接受安德马萨姆的统治呗,反正又不是王冠领地,皇室才不会冒着损失传奇的危险去讨伐恶龙。”
…………
听着酒馆里热闹非凡的议论,李瑞徐徐眯起眼睛。
我闻到了美食的味道!
付出一枚银币让酒保详细介绍了一下恶龙安德马萨姆,李瑞对它更感兴趣了。
古龙·安德马萨姆,在整个大陆北方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经常勒索各国行省的领主,偶尔还敢威胁一些小国国王。
从它成年至今的数百年间,毁灭的城镇超过20座,伤亡人数超过10万!
十几次逃脱各国围剿,偶尔还能反杀一些高手,在北方是能止小儿夜哭的狠角色。
就是这么无法无天的家伙,却依旧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他自身实力真的硬。
另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这家伙猥琐得简直不像是一头红龙!
一旦见势不对,逃起来像阵风一样,根本没有正常红龙的暴躁鲁莽。
好几次针对它的绝杀陷阱还没完全发动就被它逃了出去,跟条泥鳅一样,滑不溜手!
“传奇巨龙,你有想法?”
等到酒保走后,绫希夷冷冷的问道。
“有一点,刚好顺路,去看一看吧。”
李瑞咧开嘴角,自己还差一头有分量的猎物就能把【致命天敌】再升一级,安德马萨姆这不是送菜上门么?
唔……不能大意,巅峰秘钻的巨龙比同阶人类强出一大截,自己还是要小心应对。
压下心头的躁动,李瑞一口饮尽杯中的美酒,辛辣刺激在口腔中弥漫,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走,去【纳撒尼尔】行省!”
几天之后,李瑞等人就踏入了【纳撒尼尔】行省的范围。
到了这里,他们能明显感觉到一股风雨欲来的战争气息。
这和在首都听那些酒馆商人闲谈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直到此时,他们才直观体验到这件事对当地人民有多么沉重,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失去了笑容,哪怕是无忧无虑的小孩也被父母的情绪感染,变得沉闷少语。
绝望的气氛弥漫在天地间,越是靠近行省中央,这股情绪越是明显。
“一头红龙就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吗?哪怕是巅峰秘钻的巨龙,来十个八个原石也是能制裁它的吧?异界的国家动员能力这么差的么?”
搓搓下巴,李瑞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语。
一旁的汉娜老师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别把你们中华的标准带入到其他国家身上,即便是在地球上,中世纪的时候欧罗巴国家也没有几个能攒齐那么多原石!”
“更不要说把他们动员集结起来去对付一个可能跟他们没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存在。”
“但它损害了国家利益啊,国王都不管吗?”
作为一个长期中央集权的帝国子民,李瑞很不理解这种骚操作。
“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分封制下,只要那头恶龙保证基本的税收,国王是没有太大动力出动军队讨伐它的。”
“为什么啊?”
李瑞还是有点不明白,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况且睡的还是头恶龙。
“因为领主和国王的互相制衡。”
汉娜老师摇摇头,无奈道。
“每一个高阶强者都是统治的基石,领主们怕国王利用讨伐作为借口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动摇根基。”
“同样的,国王也怕在讨伐过程中损失太大,让王权和领主实力发生偏移,让他们有机会造反。”
“所以,除非真是让国王和领主同时感觉到痛了,否则这种讨伐队伍很难组建成型,不然为什么几百年时间才组织了十几次屠龙队伍?平均六七十年才成功一次?”
汉娜老师耸耸肩膀,叹息一声。
“天下没有新鲜事,你知道上古时代欧罗巴最后一头巨龙怎么死的么?”
眨眨眼睛,所有人都好奇盯着汉娜老师。
“开开心心勒索了一辈子,最后寿终正寝,老死的。”
“其实那个时候的超凡者随便集结一部分就能击杀它,但就是没人能组织起来。偶尔有正义感的独行侠又拿它没办法,让它一直活了近三千年!”
“所以这些滚刀肉只要稍微有点眼力见,别去招惹顶级的超凡势力,普通人构成的“国家”对它们根本没有威胁。”
顿了顿,汉娜老师忽然反应过来:“当然,中华例外,从太古时代开始你们就很不对劲……”
“什么叫不对劲,我们那叫社会组织结构先进!”
轻笑反驳了一句,李瑞若有所思点点头,略微理解了异界的社会生态。
简单来说就是灵气潮汐没有地球那边彻底,导致国家结构依旧维持在城邦到王国的过度阶段,甚至比分封制都还要原始一点!
过多的种族结构,宗教信仰又让他们内部一盘散沙,很难“集中力量办大事”。
形成了强者掠夺弱者的乐园!
而随着灵气复苏,伟力更进一步归于自身,社会结构甚至有倒退的苗头。
以往强大的帝国由于内部互相排斥的力量,有种分崩离析的趋势!
而这一切,很难说背后没有各大神殿的手脚。
王权和神权的倾轧……
一个统一的大帝国,和一群分崩离析的小国,哪个更适合传教土壤?
不用说,长达千年的【光明教廷】与欧罗巴各国之间的斗争史,就把这传统艺能演绎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