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表现的很迟疑。
他又给高人塞了两张钞票呢。
“不必,大可不必,贫道与施主有缘。”高人笑容丝毫不见变。
关荫犹豫了一下,又塞了两张。
这——
关荫一咬牙再塞了两张。
贫道不好意思了哈!
“施主心诚,贫道也只好泄露天机,我观施主多次了,施主虽有玄女之命之女为妻,然,施主杀伐重,只恐难以抚平啊。因此开八门金锁之法阵,尚还须五人,凑足八人才可以……”高人说。
关荫很为难:“可我得遵守法律,对吧?有件事我得请教一下,你得给我解释解释。”
高人微笑道:“天下无不可解事——直说吧。”
“你这算命的也算讲科学吧?”关荫问。
高人道:“那是必须的嘛。”
“那问题来了,核心价值观也是科学吧?”关荫道,“核心价值观要我这样,你这个科学者要我那样,我到底要哪样?你帮我出个主意。”
“此事须施主自作主张。”高人面有惊色,忙道,“施主须记住,虽有三位贵人助,却有两道煞气冲,万不可自误。若想解,须远冲煞者,寻找有缘人……”
“我去你大爷!”这时,车上手机一阵晃动,三个有红本本的妖精捂着嘴笑翻天,另外两个气冲霄汉,只听小姐姐一声暴喝,副驾驶座上二小姐跳下车,一言不发抄起一东西就往高人脑门上砸去。
啥?
一包水!
就是装了十多瓶矿泉水的袋子!
“我的妈!”高人骇然撒腿就跑。
这时,手机落到赵姐姐手里,她拍到小姐姐下车,转身走到后备箱后面,从里面拿出一把工兵锹!
这!
你们想干啥?
“打死他!”小姐姐迈开大长腿几步就追了上去。
谁煞?
你站住!
打死你个瓜批先!
“别跑,还我钱!”关荫也追了上去。
网友都吓坏了,这人得多大胆啊。
那五个你也敢惹?
再说……
“你不知道那货是谁的学生?”关荫的粉丝都替那家伙着急。
他逗你玩了你都看不出来?
可问题来了,人家为啥不能说别人只能说你们俩啊?
“废话,整天呆一起的就我们俩个。”小姐姐在微博上骂了句,“胆儿肥你也别当面找死啊你就没掐出自己有挨打之难吗?”
“别闹,人家可是盛赞另外三位有玄女之命!”一帮网友吵吵着要看下到底玄在啥地方。
二小姐:“别闹了,那家伙还真没查出啥来处,就跟穿越者一样。”
哈?
那不是有人派去……
是吧?
“没找出来路,但也绝非神仙,所以这人有问题,调查了两天到现在也只找到他来自于东番,曾为那帮人多次登坛设法,至于到底是什么人,在哪里修炼,我们始终被一股力量阻挡着,找不到。”仙儿说。
那……
“所以这事儿不问清楚,我们心里老不得劲。”景姐姐表示,“最麻烦的是他仨老丈人急了,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觉着女婿娃要真有那么麻烦,他们得帮忙给找有缘人,这事儿他们都商量好了。”
Emmmm……
哪个鸹貔把这句话当真了?
还真他妈有!
“对啊,我总觉着那孩子有什么问题呢,你看他一遇到事情,一点也沉不住气的,这是阳气太盛燥的啊,得想办法解决了这股子戾气啊,要不然这么下去,好好一个人才说不定命格有问题了,那咋办。”老景头吃完饭看报纸呢,有个亲戚打来电话说。
老景头就问:“那你能找到?”
“多!阳气重,得阴气镇压,所谓一阳一阴,方得始终。但这孩子阳气太重了,你看他一直面色红润,对吧?得办呐!”老亲戚劝道,“你们就别老顾着自己了,得问那么好的孩子负责,我看了下老黄历最好找五个秋后生……”
老景头怒骂:“你怎么不找几个秋后待决的?”
咋?
为你好你还不知道了是吧?
“滚边去。”老景头被恶心坏了。
本来是个笑话你还当真了。
当真也就算了还让我也当真啊?
你以为一生的阅历是开玩笑的吗?
这事儿让老头在乎了。
“你说,你是不是也有这个心思呢?”老景头立马找孙女婿。
关荫躺炕头正吃爆米花呢,闻言很奇怪地看了老头两下子。
有病?
“不行,二丫头总是乐天派,得跟她说一下,不能把那些屁话当回事。”老头儿连忙往外跑去。
二小姐这会儿在干啥?
正看小姑子直播。
关家也来了几个算命的,还别说人家真有那本事。
“不是胡说啊,这是真格儿的,你家大儿是个啥啊?那就是泥腿子,你家八代泥腿子,命格是没法顶住那么大的位置,但好的一点是三个天后给他加成不少了,这又造成另一个负面,命贱,但地位越来越高的,将来恐怕要急躁,你看现在就有这个苗头了,办事太冒进,这样下去是要耽误大事的嘛,必须得八门金锁阵,这个好,而且,必须远离煞气太重的人。”一老头说道。
关妈笑呵呵地给了十块钱。
啊?
关妈说:“我懂,这年头,吃口饭不易,你们也是为吃饭,这有钱,拿着找点吃的去,快去,我们家用不着的。”
“你就是不信,这是为你儿子好,将来你后悔都没办法。”人家还是要说下去。
啥结果?
关妈抄起笤帚疙瘩当头一顿打。
打完了还问:“你那么厉害算到自己今天挨打了对吧?”
然后又打了一顿:“你肯定没算到还要挨打对吧?”
关二站旁边都笑疯了。
二小姐夸赞:“老佛爷深明大义!”
关妈批评道:“还笑呢?笑啥呢?人家都说你俩煞气太重了,你都不在乎?”
“不在乎,我老公不在乎,婆婆大人不在乎,我当然不在乎。”二小姐乐颠颠夸奖,“打,小妹上去打,把这帮玩意儿打出一身煞气,看谁才是妖孽——嗯?本宫是妖孽?好,赏啊!小妹快给赏一角!本宫赞赏他们慧眼如炬呢!”
关二上去就是一脚。
那帮人能打吗?
能打!
忽悠老头老太是一把好手肯定啊。
可在关家能打?
一顿笤帚疙瘩顿时抱头鼠窜。
“这不是冲我们来的,这是冲有些人的命运来的,他们搞打击,搞暗杀,都不行,所以现在用这些江湖手段,这对有些富贵人很有用的。”关妈教育二小姐小姐姐还有关二,“咱们家日子,是走正道走到现在的,这说明,走正道会把路走宽,而不是有些人想的有了点地位了就想算命运去,命这个东西,是有的,但是是自己活出来的,不是谁算出来的。要信命在自己手中,一切给你找上门算命的行为,不是冲你的钱来的,就是充维护他们的利益去的,万不可信的!”
关妈又说句:“要讲理,我大孙女都比他们能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