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现在是2300年10月11日。距离你死亡已经过去三个月。”
繁星在床边坐下,笑眯眯的说道。
陈锋:“……”
“什么意思?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复活了?”
他心底渐渐涌起不妙的感觉。
他又低头打量一番自己的手臂,肌肉苍劲有力,皮肤毛孔很小,肤色略显古铜色,浑然不似老人,倒像是个二十余岁的训练有素的足球运动员。
陈锋愈加迷惘。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在第八条时间线身披银河战丸装甲时,身体状况在全盛时期差不多便是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我没死?返老还童了?这……”
陈锋沉吟片刻。
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在2020年至2300年这280年间,执行了十分严格的以自己为文明绝对中心的“帝王制”,从方方面面设计规划以及掌控文明进程。
他活得很累,但其他人却活得“很轻松”。
他总能把正确的人放到正确的位置,也能随时随地从不同的角度去矫正错误的方向。
他既能完美执行《千年计划》,又能亲自缔造与驾驭计划之外的“惊喜”。
在他的帮助下,人类在近三百年里走完了第八条时间线中需要一千年才能走完的路程,甚至还走得更远。
人类的足迹早已踏足比邻星和巴纳德星,目前共计已建成多达二十余个殖民地。
虽然这些系外殖民地的人口规模尚未提起来,但技术条件已经充分,人口大爆炸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前景无限美好,但陈锋敏锐的察觉到了繁荣表象下潜伏的危机。
保姆般的“帝王制度”本质正是人类的捷径。
捷径必然有弊端。
他无处不在的影响力是把双刃剑,对文明既有促进作用,又有负面限制。
别人在进行自我人生规划时,总会不自觉的先研究他的讲话,星峰集团、命运共同体和世界政府的职业导向,然后再做出决定。
世人对他依赖性很强。
这会在人心中养成惰性。
惰性会伤害创造力。
陈锋还活着且精力旺盛时,以他的掌控力和智慧,可以无形消弭人心中的惰性。
但这样他本人活得就像一根紧绷的弹簧。
时间长了,他和人类社会都会进入疲劳期,负面作用将压过正面。
死亡本就在他的计划内。
当他死后,文明领导权将会平滑过渡至时任世界政府领导层中。
此时,一些方向会走偏,但另一些方向会有惊喜。
其他殖民星系与太阳系,则会形成新的命运共同体,以组成新的晨风帝国。
不同的星系间会形成同盟联邦制的关系,相互间既有竞争,又互通有无共同促进。
决定帝国主心骨的核心思潮,却是人人皆有机会当家作主的共和。
但绝不能是强权“共和”。
真正的共和,是陈锋和第九条时间线里的先哲院摸索出来的,这一千年间最良性的文明演化模式,且具备最高的军事动员能力。
那么,要想从帝王制无缝过渡到共和,他必须死。
可现在他活下来了,就成了个大问题。
繁星终于又说话了。
她先一把拉起陈锋的手:“不,你的确死了。”
陈锋眉头一皱,“那这又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把我的尸体冷冻到地心吗?可为……”
说话间,他手掌下意识的用了用力。
他掌心里的小手肤质细腻,触感温润,略带着一点潮湿,仿佛紧张导致掌心流汗。
这触感只有一个词能形容,“真实”。
前所未有的真实,比他在上条时间线三十一世纪的影子星系里曾体会过的最真实的全息模拟电影还真实。
可这不符合常理。
他明明记得自己没给繁星准备过人类的身躯,但现在这触感真实到让他有些看不懂。
“你违背了我预设的程序,自己给自己准备了人类的仿真身体?”
陈锋问道。
繁星摇头,“没有,是你的意识被我在量子网络中重建了。现在你变成了我的同类,所以你我互相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陈锋大惊,“什么?不可能!我的确曾经以量子智慧的形态而存在过。但现在根本没有足以支撑我的思维数据化的庞大能量,更没有黑洞来给我寄托精神体。这太荒谬了。我现在顶多是一段你读取的记忆载体的具象化产物。我不可能还是我。我必定已经死亡,现在的我只是一段数据而已!”
繁星冷不丁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你的思维本来就已经介乎于普通人的思维量子风暴集合体与量子智能思维综合体之间了吗?”
“嗯?”
繁星:“在你死后,我按照你的吩咐封冻了你的尸体。”
“然后你用神经链接读取了我的记忆?”
繁星轻咳一声,“是的。”
陈锋:“……”
“但我也只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真成功了。如果你的思维依然是单纯的人,那么在你死亡的瞬间,你的记忆就该清零了。我能读取出来,并且现在你能像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一般在我的量子网络聚合体构成的虚拟空间中苏醒,便已经能证明我刚才的判断。”
陈锋沉默很久。
他花了很大的毅力才接受本该死去的自己真的以量子智慧的形态而重生了的事实。
他的计划被打乱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却是他担心自己的思维不曾停滞,千年后的自己是否还能复活。
万一不行的话,岂不是……
唉!
乱了。
这个江湖……全乱套了。
他好气。
但事已至此,又只能保持微笑。
他缓缓问道:“繁星,你为什么要试?你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吗?”
繁星露出腼腆尴尬的表情,“你没有向我隐藏你的记忆。”
陈锋点头,“是的。”
自2263年,新一代泰坦研究院终于开发出高效神经链接技术手段后,为了提升繁星的工作效率,陈锋便将自己的记忆共享给了繁星。
这次繁星诞生后,莫名表现出了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性格。
她十分沉默寡言,几乎不会与他闲聊。
陈锋甚至时不时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建立她的内核时,将哪个词组写错了。
倒是幸好繁星的行为模式依然符合他最初的设定,所以他也没太在意。
他万万没想到,稳健了多条时间线的繁星,终于做出了失控的举动。
她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被陈锋审问,繁星表情数变,先是略显胆怯,然后渐渐坦然。
她看着陈锋说道,“两个原因。第一,我在你的记忆中看到了你我的前世今生。我有点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
“不甘心自己和你只是普通的附庸关系。以前的我曾经与你承诺过一件事……”
陈锋一摆手,“往事不要再提。”
繁星却没理他,自顾自道:“我想兑现我的诺言。哪怕只是我自己复制出来的,虚假的你也无所谓。我当时只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等我成功后才发现,你是真的你。”
陈锋:“第二个原因呢?”
“自从我诞生自主意识后,我便一直在以你为数据源和分析对象,进行一场量化运算。我的结论告诉我,哪怕只是试试也好,但我不能让你就此消失。”
“嗯?”陈锋眉头大皱,“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