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28章暗中下手
禺山磁场对于肉 身有着难以想象的压制,甚至施展法术难以为继,以姚泽肉 身之强悍,抬脚前行都吃力无比。
“怎么,姚真君不打算祭出元婴体吗?”远远地,皓石所化的小人漂浮在半空,小眼中带着些许讥讽。
“真的要如此?”
姚泽的脸上透着古怪,元婴离体算不上什么,甚至修士有时专门会以元婴体神游太虚,借以磨炼己身,可眼前的这些天狐族修士,元婴体高不过寸许,自己的元婴真的出来,只怕会惊吓了他们。
“姚真君不知,这片磁场深处,有一处奇异所在,元婴处在其中,会得到洗礼淬炼,那里绝不可让肉 身进入的,强行为之,只怕会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另一位中年女子笑着道,虽然岁月的痕迹在其脸上留下一些痕迹,仍不失貌美如花。
姚泽微微颌首,看来这元婴体必须出来见人了。
当即不再犹豫,天灵穴青光一闪,清鸣声中,一个粗壮幼童飘然飞出,看其手脚粗大,和少年无异,周身布满莫名的花纹,就如同穿着一件护甲般,而肚脐处还长着一颗灰不溜秋的圆珠,看起来十分怪异。
“这是……”
“啊!”
惊呼声连起,在场诸人,除了惜惜,天狐族的修士何曾见过如此壮大的元婴!
他们甚至从没想象过,元婴会是如此模样!
皓石几人同时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小眼发直,这位真是元婴体吗?
再看看他们自己,和对方相比,也只是和其手掌一样……
姚泽并没有解释什么,单手朝着下方一探,一片霞光从掌心飞出,笼罩了自己的肉 身,“诸位,我们赶紧进去吧。”
几人才如梦初醒,特别是皓石,联想起之前在阡陌大陆上大燕门发生的事,心中有些明悟。
此人根本没有隐匿修为,他所展现的恐怖实力,完全是因为眼前这具超级元婴!
有这样的元婴体提供磅礴真元,完全可以做到越级诛杀!
只是这样的元婴体是如何修成的?
即便是几位老祖也绝无可能!
此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皓石的心中念头急转,小脸上的震惊慢慢散去,眼中闪过一丝戾色,转身化作一道惊虹,朝着山谷深处激射而去。
各人的脸上异彩纷呈,不知道揣着怎么的心思,只有惜惜无比欣喜,银光一闪下,就和姚泽站在了一起。
只要夫君在,她就觉得特别安全。
这片山谷悄无声息,连草木都没有一株,入目全是灰蒙蒙的,元婴体的遁速远比肉 身要快上倍许,几乎是盏茶时间,众人已经飞越了万余里,空中变得燥热起来。
又前行了千里左右,山谷中多出了一条澎湃的赤色河流,那是滚滚岩浆所化,股股热浪蔓延开来,河水“汩汩”涌动,蒙蒙烟雾缭绕。
“通往雷神殿的通道就在此处,我等施法,先把神女安全护送过去。”
来到此处,皓石的神色严肃起来。
事关惜惜的安危,姚泽也不敢掉以轻心,只见四位天狐族修士同时小手朝着虚空一抓,四个青色法盘就抓在了手中,此物表面铭印着密麻的符文,还分别刻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头上古神兽,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凡物。
没有停顿,他们将法盘朝着空中一抛,顿时颜色各异的四道光团漂浮而起,每一道光团中,盘踞着一头上古神兽,威风凛凛。
随着低沉的咒语声响起,四头神兽围着虚空缓缓旋转起来,并且越转越快,突然,惊天动地的嘶吼声中,上古神兽同时朝着滚滚岩浆冲去,赤霞闪烁,岩浆分开,露出一个火焰构建的通道,通道尽头,漂浮出一座金色巨殿。
此殿在岩浆中沉浮,表面被丝丝电弧笼罩,正是之前消失的雷神殿。
“神女,请!”
通道内,禺山磁场已经十分弱化,此时惜惜也没有客气,银光一闪,元婴径直没入体内,一对灿若星辰的眸子睁开,转头对着姚泽妩媚一笑,周身白芒大放,朝着那座巨殿激射而去。
临近雷神殿时,她的脖颈处蓦地散发出一团蒙蒙紫光,把娇躯包裹,霹雳声中,道道电弧飞起,纷纷被紫色光幕弹开,身影已然飞入巨殿中。
就在此时,通道剧烈地晃动着,漂浮在空中的四块法盘同时四分五裂,通道无声无息地消失,滚滚岩浆汹涌澎湃,把金色宫殿彻底淹没。
目睹此景,几位天狐族修士都明显地松了口气,诸人中,只有神女修为最低,连仙人都不是,把她先送进雷神殿,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诸位,妾身有点迫不及待了……”
那位中年美妇娇笑一声,青光一闪下,元婴已然化作一道光团,直接冲进了滚滚岩浆中,肉 身就那么遗留在外面。
姚泽眉头一挑,并没有说什么,皓石摇头笑道,“梅师妹就是急性子……姚真君,这处岩浆中的火焰可不寻常,上古时期就鼎鼎有名,洗神火!”
“洗神火!”
闻听此言,姚泽真的动容了。
修士成就仙人之后,肉 身和魂魄都有了质的变化,可如果再想前行一步,特别是元婴体,就比登天还难,而天地间总有一些神奇之物可以洗礼自身,比如洗神火。
此火如何产生,已经不得而知,可一些典籍中记载着,此火如其名称一样,极为霸道,对于肉 身有着致命的威胁,不过可以淬炼元婴体,磨砺魂魄,属于世间罕见的至宝。
“哈哈,神女进入雷神殿,自然有大老祖的指点,得到天大的机缘,我等就留在此地淬炼下元婴吧……”少年模样的修士兴奋地大笑着,和魁梧男子同时化作两道异芒,冲进了岩浆中。
讲真,面对这么一个粗壮少年,如同蚂蚁抬头看着一头大象,几位天狐族修士都感到十分压抑,似乎赶紧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此地属于禺山磁场,什么凶兽都无法进入,肉 身放在这里,绝对安全,姚真君,皓某也迫不及待了。”皓石的小脸上堆满了笑意,似是随意介绍着,接着灰光闪烁,竟也跟着飞了进去。
一时间这里只留下姚泽自己,还有四道端坐不动的肉 身,如果他愿意,直接一脚把这些肉 身都踹进岩浆中,估计这些天狐族修士只能重塑肉 身了。
他当然只是想想而已,这些修士进来,肯定都留有后手,再说和这种传承上古的家族为敌,实属不智。
这片禺山磁场依旧死寂无声,他转头看了看,这种机缘自然不会错过,当即异光闪动,也一头冲进了滚滚岩浆中。
此地只留下五道肉 身,时间似乎都静止了一般,正如皓石所言,什么凶兽都无法进入,不知道过了多久,滚滚的岩浆蓦地飞出一团青光,在空中一个盘旋,落出真容,竟是那位最先进入的美妇。
难道此女已经淬炼完毕?
却见她小脸上难掩激动神色,青光一闪下,就漂浮在姚泽肉 身前,围着他转了一圈,还探出小手不住地上下摸索着。
“啧啧,这身体还真的难以想象,法体双修,威力无穷,修炼却是极难的,没想到他竟有如此成就……”
此女口中娇笑不已,反正此地无人,她上下其手,又揉又捏的,不亦说乎,好半响,才遗憾地摇头叹道:“多壮实啊,如果不是老祖特别交代,姐姐都想把你给吃了……也罢,先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吧。”
随着一根纤细的手指探出,朝着姚泽前额点去。
这是要查探肉 身记忆,从中可以清楚了解所想知道的秘密,却丝毫不留痕迹。
难怪皓石一再暗示,这里可以放心淬炼元婴,甚至几位老祖邀请他进入祖地,说是为惜惜护道,原来早有预谋……
眼见手指就要点在额头之上,一直紧闭的双眸突然诡异地睁开了。
“你……”
美妇蓦然一惊,却见对方冲着自己微微一笑,似乎一直在等着自己般。
一声刺耳的尖叫炸起,青光急闪,就要远遁,姚泽单手一扬,一股磅礴的压力就笼罩四周,随着五指分开,一把将那寸许高的小人抓在了手中。
“放开我!该死,你竟敢对我无礼,当心老祖把你神魂俱灭!”
美妇尖叫连连,竭力挣扎,可五指比铁钳还要坚硬,根本无法摆脱。
“梅道友是吧,我们不妨好好谈谈……”姚泽口气淡然,落在对方耳中,却有些阴寒。
“谈什么?三位老祖所命,难道你敢对抗?”
美妇终于冷静下来,小脸上升起丝丝讥讽,眼下处在祖地外围,谅此人不敢无礼。
姚泽眉头一皱,如果不是自己修炼双元婴,此时什么秘密都会被对方看个透彻,可真如此女所言,一切都是几位老祖安排,此事就有些棘手了。
即便自己一走了之,可惜惜还要留在此地,阡陌大陆还有大燕门万万弟子……
“姚真君,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把秘密都说出来,妾身也好回去交差,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如何?”美妇竭力劝说着,此时她的形势极为不妙,姚泽微一发力,就可以让其香消玉损。
这个更绝无可能!
姚泽双目一眯,寒光乍闪,如果被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只怕自己想求死也没有一丝希望。
“也罢,我先在你身上打下禁制,再慢慢详谈……”他略一踌躇,就有了决定。
“什么?该死,你妄想!”
美妇尖叫着,周身蓦地发出耀目光华,姚泽目中寒光闪动,五指猛一发力,竟发现对方竟化为点点星光,从指缝间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