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燕京高层连夜召开了会议。
事关华夏的能源集团。
华夏的能源集团一共有三家,其中第三能源集团最为依仗。
沈霞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让第三能源集团发展壮大,远远超过其他两个能源集团。
老百姓离不开衣食住行,国家也离不开能源的供给。
关于漠北方面的矿源断供,以及夏东、夏北两地的同样做法。
看似是企业间的猫腻竞争,但不得不考虑,采取新的办法,平衡这种竞争。
会议长达两个小时,最终的讨论结果,必须放行进口的矿源。
秦雪已经和沈家方面取得联系,双方这两天关于海关的申报,一直也没有头绪。
哪怕是沈家在江南的关系,亦不能顺利地办理下来。
秦雪正在愁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接到了沈家的来电。
“雪姐,海关的大领导刚刚打来电话,给了我们绿色的通行证,不光可以顺利清关,而且还有政策补贴!”
“真的?”
本来端着咖啡杯的秦雪,激动地将咖啡都洒了出来。
午夜之后,三艘巨大的货轮,从远处的海平面上驶来。
进入了广阔的江河之中,逆流而上到达了港口。
打头的货轮上,有着一个豪华的房间。
阿卜杜勒走出来,站在了货轮的甲板上,眺望着港口。
港口上拉着横幅,岸边摆开了一个很大的欢迎场面。
“阿卜杜勒少爷,这些华夏人不知道在搞什么,我们还是先不要过去,如果干扰到了他们,恐怕……”
“靠岸!”
阿卜杜勒笑着说:“他们这是在欢迎我们。”
“欢迎我们?”
船长一脸惊讶,“怎么可能,我往华夏跑过无数次生意,他们从来没有欢迎过,而且那些华夏的商人都很奸诈,将我们的利润一压再压,太可恶了!”
“那是你们没有选对合作的对象。”阿卜杜勒向岸边招手。
嘭、嘭……
一道道烟花飞向了空中,炸开了一片亮晶晶。
“与其把我们国家过盛的能源,运到米国,我更愿意来华夏,说到华夏的商人狡猾,至少他们不会克扣我们的钱,可米国的那些混蛋,简直就是强盗!”
阿卜杜勒大笑道。
第一批矿源成功到达,一共装满了一百二十辆大型翻斗车。
秦雪没有来江南,这边的一切事物,由江南沈家打理。
一块大的蛋糕,分成了三份。
一份是阿卜杜勒,一份是秦雪,另外一份是江家。
国家给出的优惠政策,省下来的钱,又投入进了物流建设。
天楚集团名下的物流公司,负责人刘邦达。
在先后被秦雪和卡戴珊娜暴揍之后,将自己本来的物流公司入股进了新成立的物流公司。
当知道秦雪的真正背景之后,他当场倒吸一口凉气。
自己还能活到今天,可真是祖上冒了青烟了。
天楚集团在燕京城中,算不上是顶级的存在,甚至连第一梯队也进入不了,但天楚集团的背景,却是大多数人都有所耳闻。
那可是朱家少夫人的娘家产业。
秦雪是少夫人的娘家人。
一切交接都很顺利,刘邦达亲自押车,将这120车的矿源,输送到第三能源集团的下属分厂。
这只是第一批,接下来的几天,将会不断又新的矿源运输进来。
刘邦达坐在他的豪华越野车里,嘴里叼着烟。
手下的光头笑着说:“刘总,咱们这次可是牛气了,签下的可是第三能源集团的单子,这往后的利润一定会越来越多,咱们都要发大财啦。”
刘邦达一边磕着烟灰,一边由衷地感叹,“要说人这一辈子啊,努力奋斗个几十年,到最后也不如遇到一个贵人。”
光头拍马屁道:“刘总,那是你吉人自有天相,弟兄们跟着你,那是我们上辈子修来的运气。”
“少特么的拍马屁了,通知后面的弟兄,都打起精神,出了江南,接下来的这一段路不太好走,早些年的时候这条路上,可是闹过不少打劫的。”
“打劫?”
光头惊讶地道:“刘总,我怎么没听说呢,都现在这社会了,还有吃拦路财的?”脸上露出狠色,“真要有哪个不开眼的,我一刀劈了他!”
黄昏已近。
吱嘎……
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
打头的大卡车,在下坡的时候突然爆了胎。
幸亏司机有经验,最终把车停下来,没有翻车。
大卡车横在了路中间,挡住了后面的车。
司机再打火,大卡车轰隆隆的,却是出现了故障。
“喂,你看那边有人……”
司机突然指着旁边近在咫尺的小山丘道。
小山丘上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
有点类似于古代人,也像是岛国的武士和服。
这人腰间悬着一把长刀,两只手抱在胸前,黑色的长发被吹动,露出了一双极其冰冷的眸子。
夕阳落在他的身上,仿佛都被那无形的气势给挡住了。
“哈哈哈……”
司机的同伴笑道:“你看他像不像是在拍戏?”
“拍戏?咱们不会这么好运气,碰到了拍电影吧,我小时候一直想当演员,过去客串一个龙套?”
“客串个屁啊,赶紧把车修好了,上路。”
一辆车上三个人,主驾驶、副驾驶,还有一个押车的。
押车的都是刘邦达信得过的人,跟了他多年的小弟。(一零)
坐在吉普车里的刘邦达,这时也注意到了小山丘的那个人。
四周青山一片,但却很荒芜。
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让人的心里头很不舒服。
“刘总,你要是看那个人不顺眼,我去把他赶走。”
“别冲突。”
刘邦达道。
“喂,哥们儿,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拍戏呢?”(零一)
小平头笑着说,身后跟了两个小弟兄。
这三人身上纹着刺青,吊儿郎当,一副不是好人的模样。
黑袍男人看过来,冷冷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小平头笑着说:“行了,兄弟,你就别在这装古代大侠了,这都什么年头了,不流行这个了。”
“车上装着的是什么,是矿源么?”男人语气冰冷。
平头男人和两个小弟并没有察觉异样,笑着道:“是又怎么样?”
“可是从江南运到西凉山?”黑袍男人又开口。
“你知道的还挺多么。”
平头男笑着道,但他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瞪大了眼睛,“是你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
唰!
拔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