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第六百四十九章死亡通道鑒賞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摔落下来的正是冷月如,张义他们。
而夕瑶更甚至的是直接受了伤。
她的左侧胳膊上面出现了很多的红斑。
张义黑着脸从尸骸堆里把夕瑶给拽了起来。
我见状问道:“怎么回事?”
“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义道:“你们掉下去之后,我们自然阻挡不住那些浮尸的围攻……!”
当听完张义说的之后,我便明白了。
冷月如是自己下来找我的。
而张义与夕瑶则是被逼得从上面跳下来的。
我并没有跟冷月如说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而是问道:“夕瑶的手还有的治吗?”
张义点头道:“没有太大的问题,但需要赶紧出去,如果时间耽误得久了,就很难搞了……!”
“那些浮尸身体之中的粘液不是什么毒……!”
“而是其身体内脏所化作的浓水,具有很强的侵蚀作用……!”
“被那些浓水沾染到,只要拖延的时间足够久,那么久会变成河道中的那些浮尸一样……!”
张义的解释很简单,我也第一时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随即说道:“抱歉,义哥,此时怪我了……!”
张义叹了口气道:“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
张义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赶紧给老子找出口。
我自然也不会妄自菲薄。
只能掏出子母罗盘开始寻找之前的标记点。
但就在我拿出子母罗盘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两个不同的指针竟然朝着一个方向指着。
而顺着这个方向来看的话,在我们右前方的尽头出现了一个黑油油的洞口。
张义估计是见我的神色有点不太对劲了。
便道:“怎么了?什么情况啊?”
我指着罗盘山的标记点,又指了指在我们远处尽头的那个洞口。
“按照罗盘上面的指示,咱们估计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张义皱了皱眉头道:“你确定?”
我收起罗盘:“确不确定,很重要吗?”
“难道你还想再重新爬回去?”
张义狠狠地摇了摇头道:“算了吧……!”
我们五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朝着那处洞口走了过去。
这里的环境很是奇怪。
按道理来说,这里以前应该是某个部落的城寨。
但由于战火遭到了毁灭。
可我们头顶之上是山体岩石。
什么样的部落会把家设立在山洞之中呢?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们踏进了那黑漆漆的通道之中。
这次是由冷月如走在了最前面。
长生种
他能第一时间确定里面是否有什么危险。
而当我们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类似甬道的存在。
但要比平常陵墓的甬道宽敞很多很多。
两边的墙壁已经出现了零星砖瓦结构。
但主体还是由山岩组成。
在我们头顶之上有几幅很是抽象的壁画。
与其说是壁画,不如说是随便画上去的。
猩红的血液染成了主色调,灰黑色的颜料更是不知道用何处材料制作而成。
整个甬道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影也没有。
但是在甬道之中却能听到很多喧闹的声音。
以及车轱辘碾压过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我弯腰看着地上那浅浅的车轱辘,又看了看甬道的尽头。
有了大胆的猜测……!
可我还没说话呢。
冷月如便道:“不用看了,这里的用处是用来处理尸体的……!”
“这是一个运送货物的通道……!”
但这个货物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看刚才那些场景便能得知一二。
张义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建议。
他从进来后话就变得比较少。
只是在一旁询问夕瑶情况怎么样。
说实话,夕瑶的情况并不怎么样。
他的左胳膊已经变得红彤彤的了,就好似寒冬腊月的胡萝卜一样的颜色。
甬道并不长,我们走了约莫十多分钟的时候便走到了尽头。
但却被一扇大门给堵住了去路。
在大门的牌匾之上,有三个大字。
这三个大字我们并不认识。
但张虎却叫了出来。
“前辈,这,这上面写的是鬼门关……!”
我愣了一下,这是鬼门关?
无限之至尊无双 抉笔
我看着眼前的大门,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大门的确很大,但却没有七十二王墓里面的嗯啊个石门大。
本来朱红色的大门也变得灰扑扑的,上面的油漆都已经掉落得不能再掉落了。
而那牌匾更是腐朽不堪。
我自然不会把牌匾上面的三个字给放在心上。
不但我不会,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不会。
张义不想再等了,直接上去一把推开了这腐朽不堪的大门。
“小心……”
我喊了一声,大家都条件反射地蹲在了地上。
只有张虎还傻傻地站在那里。
“吱吖……”
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
那两扇大门是应声而开……!
没有什么机关陷阱,也没有什么毒箭水印之类的东西。
有的竟然是一条笔直的长廊,在长廊的左右两侧的边角处都被人雕刻了一尊尊造型不一的恶鬼头像。
众人是面面相觑,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张义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都看什么呢?走啊……”
可他这次说完,并没有第一个朝着前面走。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
果然诚如胖子与夕瑶所说,张义变了。
奇迹交易所 颓话痨
这种细微上的变化虽然不明显,但还是在这次长时间的接触当中很清晰地感受到了。
我也没有说话,而是镇棺尺一抖。
青光顿时笼罩了周身。
随后才缓缓的朝着通道口走了进去。
而冷月如几乎是与我并肩走了进来的。
我俩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往前走。
张虎是紧随其后。
最后才是张义跟夕瑶。
整个笔直的通道之内,就像没有尽头一样。
我们身后的大门还在,但在强光手电的作用下只剩下了一个很微弱的小点。
而在我们的前方也是一望无际,望不到尽头。
说话的声音在整个通道中也是四下回荡了起来。
久久不曾散去。
众人谁也没有见过这种事情。
甚至我都已经把子母罗盘掏出来重新做了一次推演。
但所指的方向就在前方。
这样一来,众人也只好闷着脑袋继续往前走了。
走着走着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而变化的原因便是夕瑶。
她晕倒了……!
在她晕倒的那一刻起,整个笔直的通道都出现了一种十分不寻常的气息。
这种气息,我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并非什么邪灵乱怪的东西。
而是一种淡淡的危机感。
而体验最深刻的便是冷月如了,她在危险的感知方面一直都比较灵敏的。
她双眼通红,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前方。
此时我们的状态就好像什么。
如果手中没有罗盘的情况下。
你在原地转上十多圈,然后站直了身体。
最后你根本分清前后。
你就这样走吧,运气好了,能走出去。
但一般人都会在一般的时候,否定自己的判断觉得自己走反了。
然后会再次返回走,但这样反而走得更远了。
知道再次自己否定自己,最后继续刚才同样的操作。
而本来觉得这通道蛮宽敞的,最后才知道,这样的空间刚刚好能把一个人从精神上给彻底地逼疯。
“前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
这是冷月如好半晌才说出来的话。
而张义现在的情绪却变得十分地暴躁。
直接厉声道:“有没有什么东西我不管,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让人该死的地方……!”
说着他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好几枚银针。
全部插入进了夕瑶的胳膊上面的经脉穴位之中。
最后一根则是插进了夕瑶的心脉之上。
只要就算出现重大意外,夕瑶也不至于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