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咳咳咳……”
“咳咳咳……”
刘翰躺在床上,捂着胸口,咳嗽不停。
在刘翰的身边也围绕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正是刘翰的孙子,刘平,刘安,这两个人因为先祖缘故,生来痴傻,但是在这时候,这两个痴傻的人也感觉到了刘翰的身体不好,趴在刘翰床前痛哭出声。
而剩下的一个人,则是刘平的媳妇,也正是刘翰在十六楼救下的女子,严明月的丫鬟玉姐,此时此刻,在皇城中,也被称作“严明月”。
“明月……”
刘翰歪过头来,看向了玉姐,声音沙哑,说道:“我想着将你从火坑里面带出来,却没想到,将你带到了刘家的火坑里面……”
身在皇城,处于这漩涡正中,刘平刘安这两个孙子又是傻子,他若是撒手一去,刘家的一切就全都要托付给玉姐了。
“爷爷将妾身从十六楼里面带出来,保了妾身,现在一切,妾身谁都不怨。”
玉姐手抚肚子,轻声说道:“爷爷,孙媳现在已经有了身孕,刘家已经有后了……”
刘翰转过脸来,欣慰的点了点头,临死之前,能够听到刘家有后的消息,这让刘翰心满意足,只是今日再度的往“龙口”里面填充法器,刘翰再度被龙气反噬,此时此刻双眼昏花,已经看不清楚旁边孙儿孙媳的模样了。
“我刘家愧对于你……”
刘翰伸出手来,摸索着刘平,刘安的面孔,哀声说道:“刘家先祖愧对子孙啊……”此话说完,刘翰一口气上不来,双眼昏花,手往下一垂,便要昏过去,而就在这垂手之时,忽然感觉手被托住,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在这时候,体内又有了元气,再度睁开眼来,刘翰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
“是你……”
刘翰看着床前出现的人,这并非是回光返照,而是苏阳元气护持。
“你怎么进入内宫了?”
刘翰张开口来,说话也有了中气。
“当然是走进来的。”
苏阳看着刘翰,笑着说道:“是内宫的太监们给我开门,一路带着我来这里的。”
经过了这段时日的渗透,内宫的太监们已经被苏阳渗透的差不多了,就在齐王宣布称帝的今天,苏阳也明目张胆的走入到了皇城里面,并且一路畅行,直接到了刘翰的病床之前。
同样在病床前面站立的,正是真正的严明月。
“你们来做什么?”
刘翰看向严明月,皇宫纵然成了筛子,却也仍然是龙潭虎穴,是大乾最为机要的地方,而在这宫殿外面,齐王,国师,虎视眈眈。
“登基称帝。”
苏阳笑道:“天命在孤!”
刘翰看着苏阳周身放出的天子之气,忽然就笑了,看看苏阳,再看看外面的太监们,伸手紧紧抓着苏阳的胳膊,胸中有千言万语,这时候却说不出来。
“齐王已经称帝,正派兵在神京抓你呢……”
片刻之后,刘翰说了这样一句。
“无妨。”
苏阳说道:“明天我也称帝。”
齐王活不过今晚。
刘翰一时无言。
“我和明月来到这里,一是拜会你,二是向你请教皇城里面的机要。”
苏阳对刘翰说道:“就是日月并行这最后一步。”
皇城里面的布局,便是苏阳来过一次,并且此时有法眼,用皇文帝书参详,也感觉尚有未曾留意的地方,这毕竟是三百年前,那一个改天换地,改变历史的天师做下的布局,大乾王朝能够延续近三百年,功劳全在于此。
刘翰瞧着苏阳,神色犹豫,这最后一步若是说给苏阳,整个大乾王朝将会就此倾覆,这个王朝的建立,是他先祖的心血,在这个王朝上面,已经搭上了众多刘家的尸骨,倘若是将这最后一步给破了,刘翰不知自己能否去阴曹地府面见祖宗。
大乾王朝就算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也已经在这里了。
“你在皇城里面布置法器,被气运连连反噬,现在寿数就在这三两日了。”
苏阳看着刘翰说道:“刘平,刘安两个人心智不全,你若是就此撒手,他们两个在阳世恐怕不会好过,我在金陵之时,得到了五色石,能补先天不足,可以让这两个人心智健全,若是破了大乾王朝的法印,今后你的子孙后代皆能健全。”
刘翰的寿数已至,苏阳虽然有逆天之能,也只是任由他死去。
生老病死,人间常事。
刘翰瞪大眼来,看向苏阳,在苏阳这里听到了这个消息,让他双眼明亮,在这即将过世时候,他又看到了希望。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苏阳肯定说道。
他有五色石,能补先天不足,刘平刘安这两个人都是先天不足,方才痴傻,用五色石补先天之能,自然能够让这两个人从痴傻中走出来,他们会有一段时间心智和现在一样,但是很快就会成熟,和正常人没有分别。
“好!”
刘翰看向苏阳,又看向苏阳背后的严明月,开口说道:“神京皇城,全然是我家先祖一手造就,在这皇城里面,封印着的是大乾王朝开辟之初,陈蕊太祖的挚友神龙魂魄,陈蕊太祖爱妃魂魄……”
刘翰对苏阳说起了大乾王朝的过往,也在说着大乾王朝内的阵势。
这日月并行,不仅是那个夭折王朝的气运反噬,更是这两个被封印的魂魄对大乾王朝的仇恨,一旦掀开,必然要改天换地。
“只是想要开启日月并行,必须要法器,祭坛……”
刘翰一一对苏阳说道。
值此之时,外面一片喧闹,一群侍卫冲破了外面太监的看守,直接冲入到了宫殿之内,看到这里面站着不少人,这些侍卫一时愣住。
“那个女的就是严明月!”
一侍卫指着玉姐,对着苏鸣说道。
苏鸣身在后面,看到玉姐,喜不自胜,叫道:“好!好!好!将她拿下!”
“你干什么?”
刘平站起来,拦在苏鸣之前。
“干什么?”
苏鸣轻蔑一笑,说道:“放心,不是绿帽子,我已经搭建了祭坛,准备了器物,改朝换代,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