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中都一处繁华的街市,唤作云榕街,因为街市之上,栽种着许多云榕树,云榕果可以酿成香甜的果酒,远近闻名,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中都有名的酒坊街。
酒坊街,多得是茶楼酒馆。此刻的吴毅,便在这酒坊街内的一座大酒楼,唤作凌云阁。
凌云阁有七层之高,才子名士都喜欢在这里聚集,凭高远眺,能够将大半个中都收入眼底。
这几年,吴毅也是这里的常客了,并不是喜欢这里,真要说喜欢,吴毅更喜欢清净,自由自在。
这凌云阁,背后也有雍王的股本,算是雍王的势力范围吧!
吴毅主要在这里帮雍王办事,打探打探消息,和一些官员交接等。雍王看重吴毅,视为心腹,是以需要吴毅出面交接之人,往往身份不低。
每回交接,开销都不小,雍王不太过问这些,吴毅却是将各处开销都交清帐目,滴水不漏井井有条。
凌云阁内六楼一处雅间,古董文玩,陈设齐备,笔墨纸砚,文房四宝,皆是一流,淡淡茶香,袅袅升腾。
开窗俯视,底下正好有一群人在耍杂戏,各色鸟雀,自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应有尽有。
看窗外云卷云舒,气象万千,吴毅看了看日晷,已经近正午时分,客人已然迟了近一个时辰。
哪怕此人身份不低,如此怠慢自己,是看不起吴毅背后的雍王吗?
正准备挥袖离去的时候,门外有侍人禀告,“楚大人来了!”
虽然心中不甚满意,吴毅还是掩去面容之上的不悦之色,开门迎接,笑容以对。这位楚大人,是前吏部侍郎,而今在侯缺,是个闲人。
这里的闲人,指的是没有差遣在身,俸禄没有断,而不是真的变成平头百姓了。
为什么是前吏部侍郎呢?因为如果是现吏部侍郎,莫说吴毅,便是雍王也请不到。
这位楚大人,全名楚材人,在任时期,被对手抓住一些把柄,去了官职,但是到底在吏部干过一段时间,人脉宽广,不少人受过他的恩惠。
本来一个过气的官吏,也不必过于放在眼里,只是因为雍王可能赴任的几处县城县令,都是楚材人批过去的,不说有恩,但是对于那批人,了解颇深。
所以,也就有了今天这场见面,半月之前,吴毅就已经遵从雍王的吩咐,开始与此人交接,奈何此人推三阻四,直到今天才答应见面。
估计是在等候,有没有其余皇子的邀请吧,楚材人不是这些日子吴毅遇见的第一个人,和他一样的,还有不少。
其实,倒也不必责怪这些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资源在手,自然要卖一个好价钱,商场如此,政局亦是如此。
“楚大人一路辛苦!”
“昨夜与好友相聚,贪杯了些,一睡睡到辰时,险些耽误了相见,是某的不是,该罚,先饮三杯!”
罚酒三杯,他迟到的一事,算是不痛不痒地过去了,吴毅也没有追究,本来自己的地位就远低于此人,此人能够与自己见面,还是看在雍王的面子上,自己受些委屈算什么,不要误了雍王的大事才是。
替楚材人端茶倒水,吴毅方才坐毕,“楚大人能够赴小人的请,便是赏脸了,还说什么迟不迟的。”
“君子不可无信,正所谓无信不立!”
“楚大人君子风范,合该敬您一杯!”吴毅端起酒杯,一饮而空。
菜过一轮,杂七杂八地扯了很多,吴毅就是不说正事,以至于楚材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吴毅,吴毅真的是来交易的吗?
“老朽久在吏部,从一个书办做起,前后有数十年了!没有当上尚书,是一大憾事,但是认识不少人,当年的事情,还真是让人怀念呐!”
楚材人试探着如是道,再次重申他的优势,是个吏部的老人,知道不少,而他所求,这番话的第一句,也十分露骨地表达出来,我就是想要当吏部尚书!
吴毅心中暗笑,一个过气的,身上还有污点的人,不是不可以当吏部尚书,但是这背后需要动用太多的资源了,凭借雍王之力,根本做不到,想要实现此事,雍王说不得还要入宫求见母后,让她吹枕头风。
只是这个例子一开,到时候外面人又要说,后宫干政,所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毅道:“时也命也!败在闻名天下的刘大人身下,楚大人也可自夸了!”
刘大人,刘步春,而今的吏部尚书,原是一书院的院长,弟子满天下,不少都功成名就,反倒助推他声名显赫,最后还是天子亲自派人入山请他就任吏部尚书的。
这样的人,楚材人怎么可能比得过。是以吴毅有此一说,而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则是告诉楚材人,吏部尚书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也是,不过与这等才俊共事,也是老朽的福分。”楚材人估计也不指望雍王能够满足这个条件,不过是漫天要价而已,如今再次降了一个台阶,那就是官复原职,和那位刘大人继续共事。
此行来到之前,雍王给出的心理价码,就是如此,吴毅能够实现这个请求,就算是他的功劳了。
当过吏部侍郎的楚材人,若是让他屈就其他职位,可能都无法继续谈判下去。
他手中掌握人事资源,不说独一无二,但是也是极其珍稀的,换一个皇子,同样可以谈。
只是,吴毅想要再压一压。谈判嘛!本就是一个相互的过程,即便是要帮助楚材人官复原位,也没有说具体的时间,现在的吏部侍郎,与数年之后的吏部侍郎,可不是同一样物品。
“在下也觉得大人可以为王朝多奋斗几年!奈何些许聒噪之音,竟然阻拦下大人这等中正之士!”
楚材人听闻吴毅之言,眉头一挑,面容浮现笑容,以为吴毅已经答应这个要求了,道:“将军正义直言,也是世所罕见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