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高武大師 愛下-1065 心亂了看書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高武大师
禾加牟的出现,让龙神王又欣喜又烦恼。
欣喜,当然是因为,龙神王找到了破局的钥匙,禾加牟就是这个钥匙。
而烦恼,这是因为这个钥匙不完美,不能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
当然,不完美的钥匙,也是钥匙。
龙神王还是要想着去用。
他拿出虚天藤和金石斛,就是想要让禾加牟这个钥匙变得更加完美。
只是,禾加牟的成长能力,没有给龙神王惊喜。
虚天藤和金石斛,已经是圣药了。
再往上,就只能是神药。
难道,要将龙血葵交给禾加牟么?
龙神王拿不定主意。
当然,除了全力培养禾加牟以外,龙神王还有第二个方案。
第二个方案,也是不错的办法。
思来想去,龙神王决定,两个方案齐头并进,第二个方案倒是不太急,可以看看再说。
这第二个方案,就是后裔。
禾加牟一个人不够,那就让他繁衍,繁衍出越来越多的禾田部族。
龙神王可以通过数量,来弥补质量。
而繁衍,就需要种源部族。
种源部族本身就是繁衍母族。
在龙神王的眼里,萝就是极佳的对象。
只是,这个方案还得细细斟酌,毕竟涉及的方面比较多。
血腥玛丽
豪门骗嫁:腹黑总裁步步谋婚 君心似我心
还要观察禾加牟的心性,还要观察他能力的边界。
不过,龙神王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
禾加牟是得继续培养,繁衍的事情,也要找机会实现。
如果陆辰知道龙神王的心思,怕是会吐出一口老血。
绔少宠妻上瘾 蝶乱飞
禾园内。
陆辰体现出来的能力,已经比之前更强。
之前三个月才能动用一次的天赋,现在被陆辰缩减至“两个月”。
而一次加持的效果,也是之前的两倍。
总得加持效果,比之前提升三倍。
一株六十年能够成熟的灵药,以陆辰现在展现出来的能力,只需要十年,而且品质也会有极大的提升。
独霸天下
这些,就是陆辰释放给龙神王的诱饵。
龙神王的想法,陆辰是一清二楚。
白王跟他讲过很多关于龙神王的事情,所以,陆辰能够猜到龙神王的心思。
戒指牵的线 吴小可
他无比的确信,龙神王就是想要培育神药,从而真正的晋级神王。
陆辰就只能“投其所好”,尽可能的展现自身的价值。
而且,能力增长的节奏,始终处于陆辰的控制之下,保证龙神王既满意,又不满足。
事实上,陆辰做得很成功。
龙神王确实对“禾加牟”满意,但又始终不太满足。
这天傍晚,陆辰在禾园里研究灵药,萝来访了。
对于萝的来访,陆辰早已经习惯。
之前,他还会恭恭敬敬的将萝请进客厅,然后奉茶,然后谈话。
现在,混熟了以后,陆辰也懒得做这些表面功夫。
而萝也不喜欢那么客套。
陆辰没有出去迎接,没有去客厅,萝也丝毫不在意,直接就来了药田,她甚至熟练的拿起工具,跟着陆辰一起干活。
“真没想到,你居然对这么枯燥的事情感兴趣。”萝有些感慨。
陆辰心里苦笑。
这不是没办法嘛,如果可以离开云渺山,如果自由自在,他还真的没多大耐心去做农活。
不是农活不好,而是他的性格就好动,喜欢冒险。
现在,也是没办法。
动弹不得,就干农活吧,总比坐在屋子里发呆要好。
不过,嘴上却不能说这么些。
他颇有文艺的说道:“跟植物打交代,简单。不用费心眼,也不用算计。你认真照料它,它就好好生长。你顺应它的性情,它就生机勃勃。
跟植物相处,没有那么多的算计,也没有那么多的城府,没有尔虞我诈!”
这番非常文艺的感慨,倒是让萝很是唏嘘。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当个药农也是挺好的。”萝说道。
陆辰笑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似乎不开心。”
萝低声的道:“今日,我去龙王宫求见陛下。”
“有事?”
萝:“我提了提龙子的事情,但陛下显得很是不悦。”
萝又接着说道:“之前,陛下暗示过我,愿意给我机会,但昭盛从中搅和,事情进展得不顺利。现在,我旧事重提,陛下似乎改了态度……”
陆辰:“你爱慕神王陛下?”
萝一愣。
爱慕,这个词好陌生。
爱慕吗?
说实话,萝真的不爱。
一个令她战战兢兢的人,她怎么爱得起来?
爱是甜蜜的,轻松的。
萝看了一眼禾加牟,不由得心跳加速。
她猛地发现,自己愿意往禾加牟这边跑,早已经不是为了作态,而是真的想过来。
之前,她是为了显示跟禾加牟的关系,所以,时不时的来访。
可是,最近几个月,她愿意过来,那是因为她真的希望过来。
她喜欢跟禾加牟聊天,喜欢禾园,喜欢天南地北、无拘无束的聊天。
当萝猛地意识到这一点时,她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面对着禾加牟的问题,萝一时间心乱了。
她想了好久,低低说道:“陛下怕是不信任我了。”
她回避了爱与不爱的问题。
因为,她没有资格谈及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所以,她回归了现实。
现实就是,龙神王的信任与否,对她很重要。
萝又说道:“陛下不信任我,这是糟糕的事情。这意味着我这个山主不再安稳,更意味着种源部族会有变数。”
陆辰看着萝,很直接的说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这么直白的表述,瞬间就令萝很感动。
陆辰没有打官腔,也没有说些没用的宽慰的话,他直接问,自己可以做什么。
这是莫大的关怀。
这让的关怀,让萝心头很暖。
萝:“不需要做什么。或许只是我想多了。或许只是陛下另有心事。或许是别的原因。”
陆辰:“不管什么原因,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直接开口就是。”
听到这话,萝的心情豁然开朗。
她忽然体会到一种被关怀、被关心、被关爱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谢谢你。”她说。
陆辰看着萝,颇有些感慨的道:“你回避了我之前的问题。看来,爱,真是一种奢侈品。而这种奢侈品,不属于我们。”
萝听到这话,心更乱了。
她总觉得,禾加牟在暗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