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穿越有點怪
小說推薦我這穿越有點怪
依靠着精灵宝船那强大的能力,就算被几艘战舰围殴。
刘运也是控制着战舰将对方的攻势给打了回去。
虽然等打完了,刘运才发现这船上的火炮好像和之前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但也没有多想,只是猜测着可能是自己隔得太远,感觉上有些区别而已。
而一旁,那看着刘运就这样隔着老远的距离直接将那些战舰们给一一击败的操作,这老兽人也是愣了一下。满脸的震惊。
因为他已经发现那艘停靠在码头的船,居然是一艘精灵族的精灵宝船了。
而且这精灵宝船的戒指,还是在一个人类的手中!换言之,这人类居然是船长!
而且这个人类,居然还可以在这相隔如此之远的距离上控制着精灵宝船将这些战舰给精准的击毁!
接连的消息。就这样接连的震惊着这个老人。
让这个一辈子和船待在一起的兽人感觉这个世界,不是他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惊讶的看向了身旁的刘运,这便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你难道偷了一艘精灵宝船?”
“偷?你没看见那港口的精灵吗?我光明正大买的!”
“那些傲慢的长耳朵怎么可能会卖这种东西,这可是他们精灵族的最大财宝!”
“反正我就是买到了。至于怎么买的,你就不用管了。对了,你是这工坊的主人吧?既然这样的话,你觉得我要是给这精灵宝船配置火炮的话,该用什么样的炮才好?那些战舰上用的怎么样?都能上战舰了,质量应该挺不错的吧?”刘运好奇的问着。
远远的,看见两个身影快速的跳到了海水里面,这便明白艾伦和村正已经借着他毁灭对方炮火的机会冲了过去。
接下来自己已经不需要担心太多。直接瞄准对方的桅杆一炮一炮的将其给轰断,这便开始和身旁的老兽人聊了起来。
而听着刘运的问题。
这老兽人也是顿时进入了状态。看着那艘船,缓缓说道:“舰炮?就凭那些战舰上用的,怎么可能配得上这精灵宝船。不过,隔着这么远,我也不是很了解你这船到底是精灵宝船?还是他们制作的假货?”
“两者有区别?”
听见这兽人居然知道精灵族制作的那些批量生产的战舰,刘运也是有些意外。
原本还以为,这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但现在来看,这秘密好像已经烂大街了。
“当然有区别,要是假的精灵宝船,那直接配上这些战舰的火炮也没有什么区别。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多了一些能力的高级战舰而已。要的就是坚固简单。可以随便使用。但要是真正的精灵宝船的话,使用这种普通的火炮。还是太过浪费了。精灵宝船的价值可不是这种玩意能发挥出来的。所以要配置的话,应该配上那些附魔炮。配合着精灵宝船的能力,可以发挥出成倍的效果!”老兽人一脸严肃的说着。
刘运想了想,脑海里面也是回想起了当初的猎户座号上面的那门特制附魔火炮。
回想着那种东西的威力。也是觉得这精灵宝船配上那种东西,确实很有搞头!想到这,这心中就开始兴奋起来了。觉得自己已经渐渐的明白自己要些什么东西了。
目光看向那些被二人登船后,开始出现了骚动的战舰。
也是觉得现在自己好像不想管这事情都不太可能了。
缓缓问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这附魔火炮。要什么地方才能买到?”
“买?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王国能卖的火炮不过是最基本的火炮而已。最为优良的和这种特制的,都是不可能随便卖的东西。”
“但外面,我也在其他船上看见过呀!”
“那是他们自己仿制的。而且,附魔火炮这种东西就连普通的战舰都没有资格配装。只有皇家卫队的战舰,才能配置。每艘船还都不一样,各有特点。”
“所以说,没可能买到喽?”
“当然。”
“我倒是觉得,不一定。”
说着,刘运的目光也是看向了身旁的兔王子。看着这个胆小的家伙,觉得对方虽然和王并不是很适合,但至少,没有和那些兄弟们一样的乱来,弄得这王国乱七八糟的。
魄力上,差是差了一点。
但这胆子,还是可以后期培养的。所以微微一笑后,这便看着对方开口问道:“王子殿下,要是我想买的话,你会卖给我吗?”
“我……我没有。”
“要是你有的话呢?”刘运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说完,这兔王子也是再次紧张了起来。
看得刘运好奇的看着这个家伙,心想这个王子,难道是个未成年吗?怎么动不动就慌成这样?就算是兔子,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一旁的老兽人见此,见多识广的他也是瞬间明白了刘运的想法。
皱着眉头说道:“别吓他了。他是国王陛下最小的一个王子。也是陛下最不喜欢的一个。因为觉得兔殿下他胆小。连条鱼都不敢杀。这在这兽人的世界,确实是一个容易被人瞧不起的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我也瞧不起。可当他被赶到这岛上,见到我们没有食物充饥,而主动分出了自己的食物后,我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胆小鬼也会有人忠心的跟着。争夺王权,他确实不够格,但至少,是王子里面最顺眼的一个。”
“是吗?无所谓了。反正也仅仅只是现在不够格而已。多吓吓,习惯了就够格了。”刘运笑着说道。
拍了拍兔王子的肩膀后,让对方慌得更加厉害了。
对此,老兽人也是一脸的不解。
“你要是单纯的想要火炮,明明可以找其他更加简单的殿下。以你的实力他们应该是不会拒绝的。为什么,非要选择最难的一个?”
“因为挑战这种东西,要是没有一点难度的话,那还叫什么挑战。”刘运深吸了一口气。“而且就像你说的那样,现在这群王子里面就这个家伙,看起来顺眼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