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64 瘋狂的猴咂推薦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罗刹鸟符咒化作飞灰。
猴咂背生黑色后天浊气双翅。
仰仗这双翅,猴咂得以低空飞行,双手掐成道指,硬生生凭借强悍身体素质,极速撞向鬼怪。
“嘭!”
猴咂竟然将四米多高的鬼怪撞了个趔趄。
双手道指闪过一道黑光,随即插进鬼怪双乳,在胸膛里转了一拳再拔出,身体往前退半步,抬脚开胯到一字马,一脚砸在鬼怪胸膛,将其逼迫的撞在一块石头上。
贝克街新来的暗区特工
鬼怪倒在石头堆,双眼饶有兴趣看着这个拿寿命换取后天浊气强大自身的青年,并没有多余动作。
因为猴咂太完美了,他敢于为自己心中的信念去贡献生命,这不就是最好的信仰代表吗?!
猴咂也停下动作,皱皱眉头与地面的鬼怪对视。
苍老速度虽然缓慢,但是并没有消失,猴咂感觉如果保持这个状态持续半个钟头的话,到时候体内阳气定然抵不住后天浊气污染,自己能给自己活活老死。
而眼前这个鬼怪,刚刚一套操作完全每个他造成任何杀伤力。单看罗刹鸟的增加程度明显不够用,所以猴咂从裤兜里掏出第二张画有图案的黄色符咒,贴在护额。
第二张符咒画着的一个似人非人的妖怪。
猴咂双手靠在胸前,小拇指和无名指互相交叉重叠,中指扣在食指上,食指贴在一起,大拇指抻直到骨头极限距离从而结成焰口法会专门招鬼用的清明印。
这手印一般情况下没人用。
用的话也需要再在手盖上红布,因为这手印被有道行修为的人结成之后会从双手绽放出一道冲天的金光,金光会吸引十方法外孤魂来到此地。
请来,送不走的话,必然是大难。
此时的猴咂必然是顾不了这么多,结成清明印后,再次以他那古怪到听到他人心里直闹心的腔调唱道:“携筇信步,郊外闲游。路傍忽见骷髅。眼里填泥,口内长出臭莸。潇洒不肯重说,更难为、再骋风流。想在日,劝他家学道,不肯回头。耻向街前求乞,到如今,显现白骨无羞。若悟生居火院,死堕阴囚。决裂心灰慷慨,舍家缘、物外真修。神光灿,得祥云衬步,直赴瀛洲。”
猴咂背后罗刹鸟双翅陡然转换成暗红色,再加上浊气越聚越多,符咒上的妖怪如同从符纸中走了出来,附身进猴咂身体,连带猴咂外貌产生极大改观。
满头银色白发变成墨绿色,蹿腾火焰像是蜡烛。
三角眼此刻瞅着那堪比等边三角形,鼻孔一个朝着向上翻,一个向下翻。双耳生出类似蜗牛触角的东西,脸色发情,呲出一口黄色的獠牙。
身高拔高二十厘米,尽是骨头嘎巴嘎巴的声音。
现在的猴咂丝毫不像人,更像是传说之中极为令人骇怕的地行妖叉。既然是这样,猴咂体内火气也没停止流逝,双手结的印在有道行修为的人看来,焕发着冲天金光。
这金光彷佛有着无穷的魅力,
上可以吸引没有位列仙班的散仙。
中可以吸引徘徊在世间的十方法外孤魂。
下可以吸引饿鬼道终日惶惶饥苦受罪的饿鬼。
鬼怪看猴咂的眼神有了兴趣,似乎现在这种状态的猴咂到是可以够格让他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
眨眼间,鬼怪突然起身像是学习过泼妇如何撒野撕逼一般,把二米出头高的猴咂像是玩偶似的抱在怀来,其余四肢胳膊在猴咂身上不停拍打。
塔罗牌恋人 朝筱衍
宫锁心玉2 夏伊涵
掌掌拍得猴咂口吐鲜血。
猴咂咬牙用胳膊撑开一段距离,又用膝盖顶住鬼怪腹部,腾出双手强行结成金光印,只不过这金光阴散发出来的光芒是黑色后天浊气,勉勉强强将鬼怪击飞。
“我就操了!!!”
猴咂啐一口血沫,掏出第三张符咒。
第三张符咒上面赫然画着三头六臂背挂佛教命轮,却一脸恶相的神仙,仔细一看是修罗!
修罗光听这名就觉得牛逼。
修罗按照佛教说法是是六道之一,独立的修罗道,是由人或神转世而成,有神的神通和人的七情六欲,是欲界天的大力神或是半神半人的大力神。
阿修罗易怒好斗,骁勇善战。
猴咂疯了,他知道凭借现在自己的境界,化为地行药叉便是自己的极限,可是尼玛药叉身还是让人家吊打啊!
再这么拖下去,一会自己就老死了!
不管了,拼一把!
猴咂抱着这个想法,把修罗符咒贴在护额。
仅仅只是刚贴在护额上,猴咂就觉得自己身体遭受不住一口黑血喷了出来,强行结成清明印,金光二次冲天而起。
当猴咂想唱出咒语时,一边的鬼怪不乐意了,化作一道残影扑向猴咂,抓住猴咂的脖领子,一个大嘴巴子将猴咂抽飞,抽碎了猴咂八颗牙齿。猴咂瘫倒在石头堆,侧头吐出碎裂的牙齿,但依旧不服输恶狠狠看着鬼怪。
他像好像感受不到疼痛,抹一把鲜血在鬼怪特意看不起他的放水情况下,扭动几下脖子站起身来,双手结泰山印,说话漏风的大喝:“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唰!”
贴在猴咂护额的修罗符脱离猴咂护额,飞向鬼怪,并且成功贴在鬼怪额头,致使鬼怪像是中了定身术动弹不得。而那修罗度开始燃烧,燃烧飘散的烟气在鬼怪头顶汇聚出一道图案,这图案青年獠牙,赤身裸体,双手各持一根降魔杵,盘坐在鬼怪头顶,怒目圆睁,彷佛亲身镇压鬼怪。大意看轻猴咂的鬼怪想挣扎起身,每挣扎一次,烟气图案就会凝实一次,凝实过后也会淡化三分。
以此让鬼怪在短时间内无法有其他动作。
”呸!”
猴咂把口中牙齿碎末全部吐出,转身跑向灵幡,把灵幡放在地面,迅速拆卸三节棍子,再把旗帜当做披风围在背后。抬头瞅瞅鬼怪,跑到鬼怪身前按照三角形把三根棍子插进石头缝里,而后退出三米远,双手解开护额绑带。
这一解开护额,猴咂额头正中间位置有一道七八厘米长的伤疤 ,伤疤从头发根到双眼眉心处。结出来的黑色痂离远了瞅像是猴咂第三只眼睛。猴咂扣开痂,鲜血顺势流出伤口,顺着伤口成一条直线流过脸颊滴落在地面。
紧接着猴咂从兜里掏出第四张符咒。
重生之认贼作夫 一字江山
这张符纸颜色与之前三张大有不同。
许我再爱你
是黑紫色的,看着皱皱巴巴,像是保存了很久。
猴咂颤颤巍巍把黑紫色符纸揭开,贴在额头上。
这张符纸没有花任何传说中的鬼怪,画的似乎是闪电又不像闪电,画的路子很是抽象,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猴咂之手。
猴咂双手四根手指结成剑指分两边贴在眉心,眼神中有些许的落寞和不舍。
因为这张符咒是他祖爷爷画的传家符。
他祖爷爷在一个雨夜观赏雨景,无意间看见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倒一棵百年老树,这天地自然的威力让他祖爷爷茅塞顿开,窥探出一丝天意。
怕这一丝天意转纵即逝,所以他祖爷爷拼尽一身道行修为在雨夜的书房案板上画出两张刻画闪电的符咒。
符成,人亡。
临死前曾留下遗言:“后世传人若遇上不敌者,可以靠这张符咒斩杀之。”
一张在某次世间中猴咂家某位祖宗给用过了,这张符咒很强,但是越强的符咒往往付出代价越大。
他那位祖宗就是因为使用闪电符咒,透支身体而亡。
死前警告后人尽量不要用这张符咒。
所以这第二张符咒得以保存至今,被每代传人随身携带当做护身符,而今晚猴咂知道自己不用这张符咒的话,在场四个人全部都得死,任由这个妖怪放纵下去的话,说不定又得造成什么**烦,祸害多少生人。
想来想去,结果不会好。
所以猴咂便将自己生命重要性抛之脑后。
在鬼怪惊愕,不解,妄图挣开修罗符束缚中,猴咂唱着宛如哼自己家小孩睡觉的歌谣:“骷髅骷髅,我看你只落得一对眼眶,堪叹浮生能几何,金鸟玉兔来往如梭,百岁光阴一霎那,莫蹉跎,早求脱离苦海劫魔。今宵圣主修设冥阳会,广召灵魂赴道场,消罪障,受沾福力,速往西方。枉死城中飒飒悲风起,鬼门关前叫苦声动地。”
消耗猴咂寿命的后天浊气被猴咂掌控到手中,飘出山顶,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夹杂着猴咂这只有鬼能听到的歌声扩散开来。
深更半夜,四面八方无数鬼眼睛闪过兴奋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