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信不信由你!你杀了他,我也绝不会跟你,只会替他报仇!除非你把我也杀了!”梁养养仍是平静的道。
蔡狂发狠道,“如果你不肯跟我走,我现在便一刀杀了他!”
梁养养神色越来越冷,“威胁是没有用的,就算我跟了你,我的心也是他的!”
蔡狂转向杜怒福,露出了一口淌着猩红血液的森森白齿,咬牙切齿的道,“你去劝服她,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杜怒福冷冷的道,“我是劝不服她的,你只要伤她一根毫毛,我便倾尽所有之力,也要替她报仇,你要杀就先杀了我罢!”
蔡狂捶胸狂吼,“我不信!我不信!!我不相信有这样的事!”
杜怒福与梁养养夫妻俩只是冷眼以对,不再发话。
风亦飞着实想不出杜怒福这年逾半百的老头儿有什么好,梁养养竟对他如此死心塌地,而两人之间却又如此恩爱逾恒、生死无惧。
余鱼同忍不住在队伍频道里说道,“老白,你师父实在也太过分了啊。”
白千帆也是无奈,“他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说有点神经质,但还是挺通情达理的一个人。”
带着你老婆幽幽的叹了口气,“在爱情面前,人总会变得盲目而疯狂的。”
风亦飞满脑袋黑线,师弟又在装情圣了。
瞟了眼铁游夏,他在紧盯着蔡狂,似在寻找着出手的机会。
可蔡狂虽是激动万分,叫嚣连连,刀尖却始终没离开过杜怒福的胸膛。
突地,风亦飞察觉,有两人悄然落到了楼阁屋檐上,微侧头以余光瞥了一眼,这两人都隐藏住了身形,没看见人影,不知道是敌是友。
这似乎是个引开在场诸人注意力的好机会。
风亦飞正想说话。
蔡狂就已收刀,一刀空抡,地面上顿时多了道长长的沟壑。
喟然长叹道,“没事了,我试过了,你们确是真心相爱,我多虑了,对不起!”
一下子,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愕然。
唯一不惊不疑的只有梁养养,欣然一笑,俏脸上漾出了深潭似的梨涡,“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强人所难的人。”
蔡狂抬起头,深情款款的望向她,“你本来跟我有了婚约,癫老鬼把你许配了给我,可是,你却嫁给了这老头子,我不服,这口气蹩不下,以为你是被迫的,或另有苦衷。而今一试,知道你们相亲相爱,两情相悦,心有默契,至死不渝,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了,也放心了。”
闹半天,他就是为了试验?风亦飞也摸不透蔡狂是不是找个台阶下。
杜怒福的事情搞掂了,但还有一桩事需要解决。
听到蔡狂的话语,杜怒福释然,哈哈大笑道,“原来蔡老弟你是来试探我的,那你大可放心……”
风亦飞猛然打断道,“上边藏着的两位,也该出来了吧?”
鼓掌声起,紧接着是一把男子的声音,“不愧是绝指天魔!好生厉害,居然已发现我等在侧!”
带着你老婆,白千帆,余鱼同,‘青花四怒’等人都是惊疑的循声望去,铁游夏,蔡狂,杜怒福,梁养养却是毫不动容,似是早就知道这事。
风亦飞已猜到,这很可能是杜怒福夫妻俩的友人,来帮忙的。
那小趾的戏倒是演得好,也跟着扭头望了过去。
一男一女出现在飞檐上,联袂飘然落下。
于同时间,风亦飞闪电般出手,一把扯开了梁养养,连环几指飞速点向小趾的周身要穴。
不能完全确定她是不是唐仇,也有几分可能是梁养养找来助拳的人,倒是不方便直接以霸剑轰过去。
要是猜错了,制住了她,最多不过是解释一二,大不了就掉上点好感度,反正本来好感度都是负的,再负多些也没多大关系。
指尖还未触及小趾的躯体,她就已飘飞了出去,咯咯娇笑起来。
风亦飞身上泛起了一层白蒙蒙的冰霜,却不是因为用了‘霜降’,而是不知何时中了招。
冰霜被无形的护体气劲阻隔,并没挨上身躯,可就是这样,风亦飞仍感觉到内息为之一滞,透体冰寒的感觉袭上全身,转瞬间,就被流转不休的真气驱除了出去。
这是毒素侵体的征兆。
骤然生变,在场众人都是大吃了一惊,杜怒福与蔡狂都来不及呵斥风亦飞,就见被扯了趔趄的梁养养闷哼一声,软软的倒了下去。
带着你老婆急伸手扶住了她,梁养养的脸色已是一片青蓝,与风亦飞方才的状况一样,通体上下都蒙上了一层白霜。
蔡狂怒吼出声,急掠向小趾,刀光一闪,一道弧月般的刀气直劈了过去。
小趾挥掌轻拍,刀气还未到她面前,就已溃散,紧随而至的蔡狂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忽地硬生生止住了前冲之势,向后纵出。
他的面前,明明是空无一物。
“你是唐仇!”蔡狂厉声喝道。
“猜对了。”‘小趾’娇笑着向着院墙飞去。
一道高大的身影拦在了她的面前,掌影带着呼啸声翻飞而出。
拦住她的是铁游夏。
唐仇急抬掌抵挡。
蓬!
蓬!
蓬!
几声爆震。
唐仇借力飞退,嘴角淌出了血丝。
这次硬拼,明显是她吃了亏。
可铁游夏的全身都已覆上了一层霜,已是没办法再阻止她逃离。
恰在此时,满头银发的风亦飞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唐仇身侧,就像是瞬移一般,可唐仇似是早有所觉,凌空急旋身挥掌连拍。
璀璨的幽蓝光芒暴闪。
身影乍分,唐仇一口血箭喷出,整个人横飞了出去,身躯一下子在空中陀螺般猛地旋动了一转,一个大回寰,就越过了院墙。
只余下一道尖利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风亦飞!你给我等着!”
风亦飞硬扛了几掌,落地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也是气血翻腾,内息又是一滞,才恢复了正常流转。
唐仇的内力修为似乎不如燕赵。
但她也真够能扛的,硬是顶住了霸剑合击还能跑得掉。
一闪上了院墙,唐仇的身影已消失在远方,追之不及。
回头一望,蔡狂,刚从楼阁上跳下来的一男一女,青花四怒,白千帆,余鱼同都已围在了梁养养的身遭,搀着她的换成了杜怒福,带着你老婆满脸关切的在一旁盯着。
铁游夏在另一边,他身躯上的白霜已不见,双臂上的白霜却似是更浓重了些,冷雾缭绕。
他此刻正将双掌插进了地面,他一双手臂上覆盖着的冰霜飞快的往下消褪,直没入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