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隆科多是光明炼狱第七层的一名天使军守卫长,中年样貌,面容消瘦,但身形高大。
能成为守卫长,意味着他是一名15阶的大天使,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天神境。
此时隆科多正轮值驻守在第七层炼狱的光明塔底部,身后便是整个第七层炼狱的封印核心——球状的封印核心表面,无数的经文闪烁,光芒流转。
不过随着第七层囚狱底下镇压的邪灵暴君释放的气息冲击,封印核心表面的经文,正在成片崩溃消失。
虽然经文转眼就会重新衍生出来,核心的运转正常。但隆科多还是感到不安,担心封印会抵御不住邪灵暴君的冲击。
与他一起值守的另一名大天使,亦是神色肃然,紧盯着封印核心的变化。
他们所在的光明塔底层,空旷平坦,近百米大的直径范围内,没有任何物体,只在中间有一口米许大的深井,邪灵暴君就被封印在井下。
而封印核心如同明月,光芒皎洁,稳稳的压在井口上,播洒着光芒,照耀整个空间。
时间流逝。
忽地,那井底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有一股力量爆发,对封印形成强烈的冲击,整座光明塔都在摇晃,骇人之极。
隆科多二人却是不惊反喜。
依照他们以往的经验,每次这种大动静过后,被封印的邪灵暴君都会偃旗息鼓,至少要休息一天以上,才能恢复力气再次冲击封印。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天内,邪灵暴君会很安静。
“这家伙终于停下了。”
隆科多侧耳倾听,确定井口下方已经没了动静。
然而当他的视线重新落在封印核心上,瞬间骇然色变:“核心出现了裂痕。”
“什么?”
旁边的天使吓得一哆嗦,迈步靠到了核心近处,仔细观察。
此刻两人的注意力全都在观察封印核心,却是没发现身后有一股黑暗出现,霎时便逼至两人不远处。
那黑暗颠倒时空,措手不及的隆科多和身畔的天使,直接被拖入黑暗之中。
他们之前站立的地方,转而出现了另外两名天使,也就是曹延和奥赫。
曹延手中黑气消散,将黑暗神国收了起来。
隆科多两人便是被神国拖入其中,正在接受至暗之神的款待。
曹延招了下手,又有一队蚂蚁从地面下爬出。
他先从外边放出蚁群,偷偷潜入了进来。适时井底被封印的邪灵暴君气息涌动,不断的冲击着上方的封印,其暴虐的气息,完美的掩盖了蚁群的潜入。
以蚁群的能力,当它们进入这一层空间,顿时就成了邪灵暴君的帮凶。
它们在地下偷偷吞噬这一层空间内布置的禁制,正因为有了蚁群在暗中帮助,邪灵暴君最后的一次咆哮爆发,才能将封印核心冲击出一道裂痕。
而曹延和奥赫趁机跟进,以黑暗神国将隆科多二人拖了进去。
此时曹延将出现裂痕的封印核心挪开,让出了井口的位置。
“这东西别乱动,否则很容易被这一层的其他守卫察觉。”曹延指了指封印核心,告诫奥赫。
封印被挪开,地面上出现一个米许直径的井口,黑洞洞的,仿佛无底深渊。
曹延靠到近处打量,立即看出井口是一个空间陷阱,贸然进去,会跌入空间断层,把自己搭进去。
他伸手轻抚井口处的虚空,那井口瞬时浮现出一道经文交织的网状结构,拉伸显现出另一个隐藏的入口。
“我们下去。”
曹延当先走进新浮现的入口,奥赫随行在后,蚁群留在外边望风。
两人甫一进去,眼前便是一暗,身形快速下沉,很快就进入了一处狭小空间。
那空间呈葫芦形,上窄下扩,温度酷热,地面上岩浆滚滚。
而在岩浆上站着一个人形生物,肌肉贲凸,壮硕,高大。
奇怪的是他头顶竟然生有一对儿短角,看着跟牛魔王似的。
其身高过丈,除了四肢被锁链束缚,颈部和胯(和谐)下也分别被锁链缠绕勒紧,处于五肢同时被囚禁的状态。
曹延感觉下身凉飕飕的。
这可太凶残了,连第五肢都被锁了。
而且那五条锁链还各自散发出一道道闪电,交织成网,笼罩着牛头怪的全身各处。
他的皮肤在闪电的劈击下焦黑炸裂,全身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势。
他的眉心上方还压着一颗太阳般的光球,拉伸出一道光索,彼端延伸进入岩浆之下,将其牢牢的束缚在原地,无法移动。
曹延二人从上方进入这处狭窄空间,立即引起了牛魔王的注意。
“天使!”
他满脸狂怒之色,口中一缕赤红色光芒吞吐,对曹延和奥赫充满敌意,随时准备出手攻击的样子。
这时奥赫身后分化出了远古恶魔的虚影,曹老板道:“我们不是天使,他是一名纯血恶魔。”
“你们怎么进来的?”牛魔王阖动着一双巨目,盯着奥赫身后的恶魔虚影,震动精神力问道。
“当然是破开外边的禁制,潜入进来的。”曹延说。
“你们能破解光明炼狱的禁制?包括最外围的神罚雷网吗?”
牛魔王的双眼赤芒大作,精神波动如同浪潮起伏,显然心头极不平静。
他已经意识到曹延二人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次机会。
“没错。”
曹延直白道:“我们能破开神罚雷网来到这里,所以也能帮你解开身上的禁制。”
牛魔王激动道:“如果能让我获得自由,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这货也是个老阴逼,故意表现的急躁不耐,营造出缺乏心机的表象,是想让我们放松对他的警惕,尽快帮他解开禁制。”
曹延脑内念头急转,道:“把你放出来不难,但是作为回报,我解开你以后,在离开光明炼狱之前,你要听从我的安排,并且要告诉我进入更深层炼狱的方法。”
牛魔王意外道:“你们想进入更深层的囚狱?”
“没错,我们准备释放炼狱更深层的囚徒。”曹延微微眯着眼道。
牛魔王心下冷笑,不由得对曹延和奥赫生出了轻蔑之心:“凭你们俩,想释放炼狱更深层的囚徒?”
“不止是我们俩,马上就要加上你了。”曹延淡定道。
牛魔王愣了下,曹延又道:“你同意我们就合作,不同意你就继续待在这。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你的决定。”
就在曹延话落的刹那,毫无征兆间,牛魔王面色一沉,忽然探出手掌,凌空虚握:“我已经看清你们俩的力量层次,不过是两只蝼蚁,也想跟我谈合作?”
他已经看出曹延和奥赫的力量等级,远远没有达到主神的层次。
而在他眼里,主神以下皆是蝼蚁。
他有十足把握,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以曹延和奥赫的层次,无法摆脱他的掌握。将两人擒获后,他有的是手段能让二人按他的意思行事。
对于脱困,他早就急不可待,根本不屑于和曹延谈条件。
他出手后的力量,导致虚空变得坚凝无比。
空间规则直接被其篡改,虚空如囚笼,将曹延和奥赫笼罩其中。
这就是主神的战斗方式,篡改规则,制定规矩,距离神王层次的掌控秩序,言出天地相随,只差一步。
当然,这一步的距离遥不可及。
牛魔王虽然被囚禁,但仍然可以动用稍许主神层次的力量。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曹延和奥赫身畔,有一缕至纯至暗的黑气一闪而逝。
他制定的空间规则瞬间被冲开,两人轻松摆脱了他的束缚,挪移到了数米开外。
牛魔王大感意外:“你们刚才动用的是什么力量?”
曹延道:“原来你这么蠢,我们能进入光明炼狱第七层,岂会被你一个囚徒所制?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按我说的做,不然我会考虑用其他方法寻找炼狱更深层的入口。而你,会被继续囚禁在这里。”
曹延话落从空中扔下一张契约卷轴。
牛魔王将卷轴接在手里看了看:“我可以签署这份契约,但你若是敢欺瞒我暴君曼索克,我会让你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曹延:“用嘴炮来威胁我,只能说明你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和我讨价还价,是个low逼。
快点吧,我们时间很紧,没功夫在这里浪费。”
牛魔王冷哼了一声,痛快的逼出体内精血,在契约上签了名字。
由假系统提供的契约卷轴,旋即回到了曹延手中。
下一刻,牛魔王看见曹延掌指间行云流水般缔结出多枚元素符号结构,落在束缚自己的锁链上。
他身上佩戴了漫长岁月的锁链,散发的雷电波动迅速减弱,最终彻底崩溃。
轰的一声,牛魔王的力量爆发,一股黑气铺天盖地的涌出。
他眉心处压制他的光芒,亦是猝然爆裂。
“卑微的人类,没有谁能奴役我暴君曼索克。
你虽然和我签订了契约,但是所有的契约,都需要相应的实力来作为基础。而你,和我差距太远了,契约对我根本没有效果。两个蠢货,我将赐予你们被我所奴役的荣耀。”
牛魔王身形上浮,多年束缚一朝脱困,他的脸上满是兴奋和一种无法抑制的暴虐情绪。
他来到曹延二人眼前,翻手下压。
“早就知道东郭先生和狼,特么的今天倒是头一回遇上。这货比我想的还要蠢,翻脸倒是挺快的。”
曹延抖了抖手上牛魔王刚签订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