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ov9精华都市小說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173章:葉太太-ntmwy

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寵妻無度:墨爺的心尖寵
换好衣服,苏艺欣花了个淡妆,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刘妈也正好把早饭做好了。
看着两人,喜气洋洋,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刘妈由衷的替他们开心。
“大少爷,苏……哈哈~少夫人!”刘妈改口,叶景墨很是满意,苏艺欣却被叫的不好意思了。
高岩已经把车开进院里等候了,吃过早饭,叶景墨牵着苏艺欣的手,一同坐进了车里,太阳缓缓升起。
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路上,让他们前行的路更加明亮。
抵达民政局,刚好开门,他们是今天第一个结婚登记的情侣,男帅女美,就连办理业务的阿姨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般配的情侣。
填完表格之后,阿姨带他们去拍照片,红红的背景,两只小脑袋不用人提醒,就自动靠在了一起。
钢印压在结婚证上,苏艺欣拿着刚刚出炉的结婚证看了半天,总觉得这一切有点儿不切实际。
苏艺欣一手挽着叶景墨的胳膊,一手拿着结婚证往外走,“九哥,你说……我这就算嫁给你了?”
锦绣千城雪夜花
“以后你得叫我老公了,叶太太!”叶景墨跟她一同看向结婚证,金色的阳光洒在红本上,这一刻,两个人终于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了。
“老婆!”这两个字,叶景墨也终于可以叫出口了,她现在已经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太了。
苏艺欣还不太习惯,脸颊微微泛红,低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来,“老公!”
她从来没敢想,自己有一天会真的嫁给叶景墨,这种感觉好像踩在云朵上,轻飘飘的。
揣著空間好修閑 姬秋
她叫的那声老公,是叶景墨到目前为止听到的最好听,最动人的两个字了。
叶景墨额头贴紧她的小脑袋,在民政局门口亲了一下她,“等你生完宝宝,我们就办婚礼,然后度蜜月,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靈魂驛站 緋空
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儿委屈,这是叶景墨在心里暗暗发誓的。
其实婚礼蜜月,苏艺欣都不在乎,她在乎的,从始至终,都只是叶景墨,现在他们的宝宝还有几个月就要出生了,到时候他们一家人,就可以一直幸福的在一起了。
软玉温香 妖白菜
回家的路上,苏艺欣还时不时的翻看着结婚证,“九哥,你说,这个结婚证上的照片是不是照的有点儿胖了啊?”
“没有啊!挺好的!我老婆怎么样都很漂亮!”其实要说丑,还是他丑,头发还没长长,就想赶紧领证结婚。
“那当然了!等宝宝出生以后,就告诉他们,爸爸妈妈领证的时候,他们也参与了!哈哈~”
苏艺欣摸着肚子,现在偶尔还能感觉他们在里面活动,自从叶景墨手术成功醒来以后,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就越长越快。
歸 來
两个人回到家以后,就看到客厅里,叶正天和付敏芝坐在那里喝茶,“景墨!回来了!”
“嗯!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苏艺欣看到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条件反射的将结婚证揣进兜里,本来还想给刘妈看看呢。
煙雨傾城
“我们过来看看你!这么快就出院了,恢复的怎么样啊儿子?”付敏芝其实一眼就看到那两个红本子里。
“挺好的!中午在这吃饭吧!正好,我跟艺欣今天领了结婚证,你们不来,我们晚上也要过去的!”叶景墨开诚布公,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瞒着。
付敏芝也不绷着了,脸色一变,“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和你爸商量呢?”
“这还需要商量什么,再不结婚,你们的孙子孙女就出生了!”叶景墨拉着苏艺欣的手坐下。
叶正天笑笑脸盈盈,“好啊!这是好事!敏芝,儿子大了,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决定!”反正这个儿媳妇他是满意的,这样也对得起在天之灵的楠楠了。
網遊之天妒風流
付敏芝看看苏艺欣的肚子,这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又能多说什么呢!但是看着那张与苏楠长的一模一样的脸,整天在儿子身边,她多少还是有些讨厌的。
“那婚礼打算什么时候办啊?”叶正天继续问道。
“准备等艺欣生完宝宝的。”叶景墨回到,一边说,还一边握着苏艺欣的手。
至尊邪帝 雪枯魂
“叔叔,你们先坐,我有点儿累了,上楼歇着了。”苏艺欣并不想跟付敏芝同处一室,她虽然可以做到不去记恨付敏芝,但是始终忘不了这五年里自己受的罪。
苏艺欣上了楼,叶景墨知道她跟母亲关系不是很好,所以也没说什么。
付敏芝本来就是来看儿子的,看样子也恢复的不错,于是拉着叶正天也准备走,“改天我带艺欣回老宅看你们!管家慢点开车!”
“好的!大少爷。”
管家驱车离开,叶景墨目送他们开走,转过身,交代了刘妈中午多做点儿好吃的,就上楼去了。
楼上,苏艺欣已经躺回床上了,两个红色的本子放在床头柜上,叶景墨坐到床边,“是不是早上起早了?睡一会儿吧!午饭好了叫你!”
苏艺欣也没说话,虽然是闭着眼睛休息,但是脑袋里却不听话的想到了当年的事情。
自从知道了当年车祸的真相,她每次看到付敏芝的时候,都忍不住有些害怕,脑海里还能会想到曾经那些让她崩溃的事情。
叶景墨帮她添了添被子,便离开了房间。
听到关门声,苏艺欣才缓缓睁开眼睛,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件事,也尽量让自己不去憎恨付敏芝,过去了就过去吧。
只是她还需要时间罢了……
苏毅豪一夜未免,临近早上,他才睡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就被电话吵醒了。
“小豪!”
“妈?”苏曼的声音立马让没精打采的苏毅豪清醒,赶紧坐直了身子,接听电话。
“我听国内的人说你出了车祸?”
“小事情,我没什么事!就是点儿皮外伤,您不用担心!”苏毅豪对自己的木内勤还是毕恭毕敬。
苏曼也都听说了,要是严重,她早就放下手上工作,赶回来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叶氏的活动应该已经结束了吧?”苏曼消息很灵通,这些年万豪在儿子手中一直很稳定,要不是非要吃下北欧珠宝,肯定不会有亏损的事情发生。
她现在身体虽然没什么事了,但是明显没有以前打理集团的那些精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