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8、門客,上山分享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江上散人罗九生前往拜见宗师,被宗师收为门客。
一时间,拜访楼船之人络绎不绝。
搞得紫萱很是幽怨。
这些修行者对自己没兴趣,却在韩啸门前不走。
而那首“送客”诗文也流传出来,兰花娘之名,甚至比紫萱还要响。
最近几日,紫萱已经不见客,只兰花娘在那抚琴几曲,唱几句曲子,就能让访客尽兴而去。
“你说,我若是在船上收取歌资,会不会赚得彭满钵满?”
看着那些晃晃悠悠离开楼船的人,紫萱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会不会赚钱我不知道,但御史大人一定会将你领回去,然后再不放出来。”
韩啸的话让紫萱直翻白眼。
“说正事啊,你不是让柳姐姐为我抚琴吗?”
“那白狐,你跳的好吗?”
韩啸看着紫萱道。
“当然能跳好,只是,没有你说的那样,深情。”紫萱皱着眉头道。
“好,我让兰花娘为你抚琴,你先去换衣衫。”
韩啸说完,伸手召了兰花娘过来。
“我说个故事,你来抚琴。”
韩啸坐在舷窗边,看着外面的江水低声道。
兰花娘忙点头应下。
“我本是京中官宦子弟,自小与邻家妹妹相亲厚。”
“本来,我们会在一起,可是,有一日,她们家出了事。”
……
听着韩啸的故事,兰花娘指尖轻轻拨动琴弦。
“那一天,我来到西厢前,见到的是邻家妹妹伤心的容颜。”
“我以为我们会很快相见,她们这一走,已经十二年。”
……
“如果,我们能再相见,我想看看,她当时轻歌曼舞的天真模样……”
韩啸抬头,身穿白衣的紫萱缓步走来。
她看着韩啸,犹如看着那个放生自己的书生。
又觉得,这就是今生再不能见的邻家哥哥。
不觉中,她的手臂轻轻舞动,她的腰身开始游走。
她要将最美的舞姿留给他。
琴声悠扬,舞姿轻曼。
一曲终了,紫萱捏住半解的罗衫泪流满面。
“不错,不错,又此一舞,你花仙子之位,稳了。”
韩啸站起身来,看着江上道:“皇城不远,我也要把告辞了。”
告辞。
女总裁的贴身强兵
“先生,你,能留下吗?”
走马看天下
紫萱颤声问道。
韩啸摇摇头,身形缓缓下楼去。
看着他离开,紫萱似乎浑身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跌坐在地。
“终是为你一舞……”
……
皇城中,一座辉煌宫殿,来来去去的都是俏丽女子。
这里就是灵焰宫,灵焰公主所居之处。
坐在上首的灵焰公主上下打量着坐在下方的上官若言,让她有些不自在。
“你是喜欢白狐,还是喜欢送客?”
听到灵焰公主的话,上官若言微微一愣。
“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那韩啸。”
灵焰公主有些好奇的看着上官若言:“你与他朝夕相处那么久,他没为你写几首诗?”
此时的灵焰公主根本不是那一呼百应的皇家贵女,像极了那些听到稀奇事情的小家女子。
上官若言有些愣神,她回想一下,摇摇头道:“我与他虽然相识,但真没有一起谈史论诗。”
现在想想还真是。
从与韩啸相遇,从不知他会写诗。
而且,在西北之地,多是战场厮杀,也没有那吟诗作赋的情怀。
若是他为自己写一首诗,会是什么诗?
还有,这白狐,是写给谁的?
真有白狐吗?
那句“相逢何必曾相识”写给谁?
兰花娘又是谁?
一时间,上官若言有些失神,心中不断有酸涩之意泛起。
“咯咯,连我们的上官才女都沦陷了,我对这韩啸更是好奇了。”灵焰公主一拍手,笑着说道。
上官若言脸上一红,忙道:“公主说的什么话,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如何邀请和接待赵国来客吧。”
“那些人有什么好说的,我觉得啊,还是要让韩啸来我灵焰宫做客,让他做我的门客好不好?”
灵焰公主说着,又自顾自的笑起来。
上官若言轻叹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
韩啸离开楼船上岸走大道,赵晨安继续驾车,车上多了一位元婴境高手罗九生。
天下高手,那些不是出身宗门的,很多愿意为朝堂效力。
不愿在朝堂的,大多漂泊江湖,被称为散修。
罗九生就是一位散修。
之前他基本上浪迹天涯,都是独来独往。
那天被韩啸一句诗文所感,自愿成为他的门客。
这就是散修的好处,心中所感,想去哪就去哪。
“白乐宗就在前方青条山,是一家不算大的宗门。”
兽拳 蒙南故人
末世先锋队
马车上,罗九生指着远处的山脉说道。
“如果公子要将这白乐宗覆灭,我一人去就好。”
他转头看着韩啸道。
作为宗师,不该是远在千里之外,绝不踏足险地的吗?
自家公子为何要亲自来这白乐宗?
再说,公子来,还带着凡人侍从,这是要来讲道理?
“覆灭一家走宗门容易,覆灭道门心中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难。”
韩啸轻叹一声,开口说道。
罗九生一愣。
他不明白公子要干什么。
“学子韩啸,前来拜访白乐宗——”
青条山脚下,罗九生一声高呼,整个山脉都微微震动。
山上数道灵光升腾而起,数息之后,已经落在韩啸他们三人之前。
“姓韩的,你有完没完了!”
一位身穿道袍的中年怒喝道。
这中年道人金丹境二层修为,一声灵气充盈。
“对宗师不敬,掌嘴!”
罗九生冷哼一声,抬手挥了过去。
“啪——”
任那中年道人怎么躲避,都没有躲闪掉。
“韩啸,你虽然是儒道宗师,但也没有说我们就一定要欢迎你来吧?”
见这道人被掌嘴,另一位白须道人看着韩啸,冷冷开口。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韩啸抬眼看着这白须道人。
“便是九天之上,也是大楚的。”
韩啸的话让对面的几人一震。
“你,我道门是方外之地,你管的也太宽了。”另一人低声喝道。
韩啸轻轻一笑道:“上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是无极观的人。”
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他微微一顿,笑着道:“然后,他们观主就被人皇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