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看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世民所震惊的不只是这个当年自己身边的侍卫,现在却和侯君集私下通信。
且是这刘瑶的书信之中,多有一些出言不逊的内容。为了恭维侯君集,甚至说侯君集功勋甚大,即便封王,亦不为过。
朝廷封不封王,显然不是刘瑶可以议论的。
而且此人还在给侯君集的书信之中说太子殿下并不聪明,妄议李世民倘若驾崩,太子克继大统,理应是侯君集效当初孔明的故事。
这一下子令李世民大怒,当初蜀汉风雨飘摇的时候,刘备在白帝城托孤,将刘禅交给了诸葛亮。这侯君集居然做这样的痴心妄想,还想做丞相不成?
当然,最可恶的是这刘瑶,当初受李世民如此的欣赏,从一个侍卫平步青云,谁料他还是不满足,想要依靠攀附侯君集继续在军中获得高位。这些妄议宫中的话,和谋反已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李世民搁下了刘瑶的书信,随即又取一书信,打开,里头许多给侯君集写信的人,大多数,李世民竟都有一些印象。
这些人要嘛已成为了都督,要嘛是将军,要嘛是校尉,甚至还有少许的文臣,对于侯君集的吹嘘,可谓是竭尽全力。
李世民倒吸一口凉气,后头的书信,他已不愿拆阅了。
李世民抿着唇憋了半响,才叹了口气道:“朕心凉透了啊!刘瑶、武陟等人俱在何处?”
张千立即道:“都在关外。”
网游之花丛飞盗
李世民虎目一闪:“侯君集的恶行,已是罄竹难书,而这些人……无一不是为虎作伥,朕召侯君集几次,他都不肯班师,显然……侯君集别有所图!倘若这侯君集要反,只怕这数万将士,要嘛与他一样狼子野心,要嘛被他所蒙蔽。这是三万铁骑啊,乃我大唐精锐,一旦生变,则万劫不复。快,快修书一封给陈正泰,告诉陈正泰……可能要出事了。传旨,传朕的旨意,兵部立即调拨兵马,朕要李靖立即给朕凑齐一万精骑,朕要即刻出关。”
李世民的语调很急,因为他已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
或许这只是某种预感。
可是侯君集这个人,竟然已是罪恶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对于李世民而言,这天底下能制衡侯君集的人不多,李靖是一个,而他李世民是一个,至于其他人……谁能是侯君集的对手?
这侯君集确实是个帅才,那么……只有李世民亲自出马了。
张千听罢,不禁诧异道:“陛下……这……”
“少啰嗦!”李世民毫不犹豫地道:“事情紧急,已容不得耽误了。”
“陛下啊……”张千哭丧着脸道:“陛下万万不可意气用事……”
李世民此时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了,勃然大怒道:“这侯君集乃是朕一手亲自栽培出来,此等人若是要为害,天下谁可制之。此时就要趁此机会,立即将他剪除,如若不然,无异于是养虎为患。”
张千依旧忧心忡忡地道:“可是陛下只带一万精骑……”
李世民冷笑道:“朕为先锋,命李靖为后队,朕先率队奔袭,大军在后即可。”
宠妃
李世民此时只想到一件可怕的事。
侯君集是个人才,而越是人才,这样的人手里掌握着兵马,又在关外,一旦他察觉到不对劲,那……势必要反。
那么造反之后,首先就是袭击天策军还有陈正泰,控制西宁和高昌,甚至是朔方。
若是等到噩耗传来,朝廷才有举动,那么侯君集大胜之下,控制关外,这就给了侯君集修整和壮大的时间!
而侯君集一旦壮大,凭借此人的才能,还有刘瑶这些精锐将士们的辅佐,关外之地,大唐再不复有了。
更可怕的是,陈正泰还在关外,这陈家上下,绝大多数人都已迁徙到了西宁,以侯君集对于陈家的恨意,这陈氏上下,只怕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若真叛乱,可能就要动摇国本,甚至连大唐的顶梁柱,也一并的一扫而空,这是李世民决不可接受的。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出击,李世民乃是将军,作为将军,最擅长抓准的就是战机!
对他来说,无论侯君集反不反,他带着一万精骑,火速奔袭,若是侯君集不反,可以直接进入军中,亲手拿下侯君集,而后安抚三军。
可若是侯君集反了,即便叛军拿下了西宁,他也可在对方立足未稳之际,给予叛军迎头痛击,而后源源不断的唐军出关,便可彻底将这侯君集围死,困死!
张千万万没想到,李世民居然如此的刚猛,看了书信,立即便要提刀上马了。
这是陛下登基以来,极少有的事。
见张千张着嘴,一副还想再劝的样子,李世民怒声道:“战机一闪即逝,大丈夫在此时,怎可犹豫不定?破侯君集就在此时,若是再行拖延,难道要等这贼子在关外站稳了脚跟,再和他排兵布阵吗?何况……这个时候,朕若是出击,陈正泰或许还有救,若是在稍迟,则必死无疑。他一个经济之才,怎么可能是侯君集的对手,侯君集捏捏手,便可像捏死蚂蚁一样的捏死他。天下能克制侯君集者,除朕之外,又有几人?更不必说,此人还有三万铁骑,这可是精锐骑兵,五千天策军的仪仗队,岂能是他的对手?少来啰嗦,朕这即御驾亲征,刻不容缓了。”
李世民用兵,其实和寻常人不同,他擅长的乃是出奇制胜,当初大唐立国时期,他最爱干的事就是带着骑兵奔袭,每每都是身先士卒,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而如今,李世民迅速的权衡了利弊,决定故技重施了。
张千自知是劝不住了,便道:“陛下若走,是否太子殿下监国?”
说着,张千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世民。
显然……李承乾和侯君集的关系太好了,若是侯君集当真反了,那么太子殿下还可靠吗?若是陛下在这个时候率兵离开长安,太子是否可以信任?
李世民的目光犹豫不定,却是随即道:“让太子监国吧。”
“啊……”张千没想到李世民居然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这样也好,朕正好考验他。”李世民道:“你不必担心,太子若是有异动,朕只要还一息尚存,便不可能让他为祸。”
张千只好无奈地道:“喏……”
………………
两日之后,侯君集开始按此前的命令,率军开始班师。
这些随他来的将士,在临行时难免沮丧。
此时,人们对于军功还多有渴望,好不容易有了征高昌的机会,结果……却是无疾而终。
只是这个时候……这数万铁骑,却也无可奈何。
蜿蜒的队伍,纷纷抛弃了营地,带着辎重而行。
只是行了十里。
突然,所有的将校统统被召集了起来。
侯君集按刀,显得有几分焦虑,不过很快,他便定了神,看着这上百的将校,这些人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侯君集之所以被李世民称为名将,也并非是没有几把刷子的,至少这军中的将校,他就了如指掌,每一个人是什么性情,出身如何,他都心里有数。
于是刘瑶先取出一份旨意,而后道:“陛下有旨。”
众将校一时面面相觑,左右四顾。
显然,他们此前并没有听说皇帝还另有旨意。
当然,也有一些侯君集的心腹之人,心里是大抵清楚情况的,他们不露声色,率先道:“裨将人等,接旨。”
于是其他人便纷纷抱拳道:“听旨。”
刘瑶朗声道:“孟津陈氏,据守关外,有不臣之心。朕命卿等征高昌,不过是假道伐虢之计,名为攻灭高昌,实则却乃斩下贼首,取朔方、西宁之地。今得朕令,即刻袭陈氏,不得有误!”
此言一出,众将震惊。
这些将军和校尉们显然无法理解,为何会有这样的旨意。
那陈家不是和陛下一向都亲密无间的吗?
就在有人生出疑虑的时候。
这时有人大喝道:“怎么平白有此密旨,此前闻所未闻。这旨意,我非要亲眼过目,方才可以相信。”
众人看去,却是将军刘武。
侯君集则是站在一旁,按刀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武,与刘武彼此之间,掠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而后,刘武随即便大喇喇的上前,接过了刘瑶手上的旨意,低头一看,随即道:“不错,旨意乃是真的,里头所言非虚。诸位,大家谁还要验一验?”
将校们个个沉默不言,军中的人是不喜欢提出太多质疑的。
大家彼此都是兄弟,大块吃肉,大块喝酒,你信不过刘瑶,难道还信不过刘武?就算信不过刘武,莫非连侯君集也信不过?
侯君集这时才踏步出来,按刀而立道:“宫中为何要剪除陈氏,这不是我等臣子可以妄测,既然现在已有旨意来,我等岂敢不从呢?诸将听令,大家各回本部,预备出击,先袭天策军大营,而后再围杀陈氏!本帅将身先士卒,集齐精锐,都随本帅出击。”
众人不禁心中一凛,这侯君集亲打头阵的时候,可不多见。
不过据闻侯君集箭无虚发,勇武过人,从前的时候,最擅长的便是冲锋陷阵,有他出马,那区区天策军,还不是切瓜剁菜一般!
于是众人都打起了精神:“喏!”
数万铁骑,原本向东,可随即,各部停止前进,各营之间,纷纷抛弃了车马和辎重,人人开始上马,检查刀剑和弓弩。此时唐军的骁勇尚在,军中更不知有多少的骁将和强兵。
而后,侯君集一声令下,随即出击。
数万铁骑,在这旷野上奔驰,无数的马蹄扬起尘土,旌旗在漫天的尘土中若隐若现,只瞬间,便爆发出了踏破一切的气势……
狂擎三界 僵皇2代
…………
陈正泰已将韦玄贞人等统统召来了。
当然,今日乃是侯君集班师回朝的日子,武珝却疑心这些人要反,自然而然,陈正泰还指望着这些金主们租高昌的土地呢,保障客户的安全,乃是头等大事。
为了防范于未然,陈正泰清早便决定带着众人抵达天策军大营。
嗯,请大家来,是要观摩天策军演习。
五千天策军,则是清早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按着演习的计划,炮兵营已设置好了阵地,重甲骑兵在饱食之后,开始护住左右两翼。步兵营全数预备好了火药和弹丸,磨刀霍霍。
浩浩荡荡的军马,排成队列。
崔志正等人对于观摩这所谓的演习,还是很有几分兴趣的。
谁不知道,这天策军乃是皇家的仪仗队,据闻气势很足。
平日里,李世民出行都靠它了。
只是以往的时候,皇帝出巡,他们只是远远地跟着。
现在可好了,陈正泰亲自让大家一起来观赏一下天策军的英姿,自然让人生出了兴趣。
众人一个个站在高台,自这里,可以看到营地外排兵布阵的天策军,于是纷纷发出了夸赞的声音:“这天策军,果然个个都是英姿勃发,很有气势。”
“哈哈……也只有殿下,才能操练出如此军马。”
众人一阵马屁。
让陈正泰有点怀疑,这些家伙是不是想租地的时候和他讲一讲价钱。
哼,这群狗东西,一文钱都不让利给他们。
不过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陈正泰微笑道:“哪里,哪里,也没这么厉害,只是勉强算得上是……虎狼之师罢了。”
众人便都笑了,韦玄贞捏着胡须,摇头晃脑地道:“此时此刻,该吟诗一首,方能一舒气概。”
于是有人打趣道:“韦公先来。”
“我?”韦玄贞道:“老夫先想想,不急,不急,这诗文,需在胸腹之中酿一酿。”
大家兴高采烈,有人道:“不是听闻天策军有什么什么炮,很是厉害的吗,怎么不曾见呢?”
陈正泰被众人拥簇,面上虽说一直带着笑容,可心里其实有些紧张,鬼知道……那侯君集到底会不会反,又或者是夹着尾巴,当真班师回朝了?
可若是反了,那……
他随即回应:“不急,想来很快就可见到了。”
众人面上都露出了期待的样子,更有人摇头晃脑,怡然自得的样子:“哎呀呀,真是想见一见啊,如此虎狼之师,看了就令人心旷神怡。”
“是极,是极,你看这天策军排列的阵法,真是精妙至极。殿下操练出如此的雄兵,羡煞旁人啊。”
“有天策军在,我等在这西宁,也心安一些。”
他们七嘴八舌,吵得有些让人头痛。
陈正泰满怀着心事,也只能耐着性子。
若不是指望着这群家伙踊跃租地,早要拖几个下去打一顿不可了。
却就在此时……突然地面上……犹如发出鼓声一般。
韦玄贞道:“咦,诸位可有听到了动静?”
事实上,在这高台上,已经明显的能感觉到这高台在微微的摇晃了。
可是那外头布置成阵的天策军,却只是整整齐齐的列队站着,显然并没有什么大动静。
许多人开始狐疑起来,免不得要四处张望。
突然有人指着远方道:“快看……那是什么?”
只见远远看去,那地平线处,竟是涌现出了黑乎乎的骑影。
无数的骑影,犹如一团渲染开来的墨水。
“这是天策军的骑兵吗?”有人不禁笑了,乐呵呵地道:“原来天策军还有骑兵,有趣有趣,你看那骑兵奔驰起来,连大地都在震撼呢,哈哈……好,好极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殿下当真是用练兵如神,教人大开眼界啊。”
众人便又都笑了,气氛很是和谐。
陈正泰的嘴角抽了抽,却是踟蹰着道:“呃……这不是天策军。”
“……”
众人一愣。
韦玄贞和崔志正等人有点懵了。
有人强笑道:“不知这是何方的军马?”
陈正泰只好道:“可能是侯君集的。”
“侯君集?他们今日不是班师回朝了吗?”韦玄贞一脸狐疑。
陈正泰咳嗽一声道:“有情报分析,可能侯君集要造反,我起初也没在意,觉得这不过是谣言而已,不过若是他班师回朝,现在他的军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了!可如今出现了这么多的军马,十有八九……他是真的反了。哎……真是愚蠢至极啊,到底是谁给侯君集这样的勇气……”
众人脸色骤变……方才的笑容还僵硬的挂在脸上。
这时,他们好像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来的乃是敌军啊。
“……”
随即,一个个人眼珠子睁大了,再看那地平线上,越来越多的骑影出现,顷刻之间,大家回过味来,有人脸色大变:“快……快跑啊。”
“慌什么。”陈正泰淡定地道:“有天策军呢?”
“殿下,那是侯君集,是侯君集,是侯君集的铁骑……”崔志正已是瑟瑟发抖,满脸惊惧地拽着陈正泰的袖子。
陈正泰瞪他道:“慌什么,方才不还说天策军乃是虎狼之师吗?不怕,咱们和叛军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