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撿漏 金元寶本尊-第4474章 4610 墮落者推薦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眼看着金锋贴身护卫到了安检处,早就等待多时的林中小屋安检员即刻上前拿着扫描器率先对金锋扫描!
“滚!”
一声闷雷低吼,龙四一脚就将那安检员踢飞三米。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安检处多名安检员立刻举枪。
然而下一秒的时候,这些安检员们高举双手,跪的跪,趴的趴,躺的躺,全部皈依伏法投降。
这一幕出来,wiIIiam眼瞳收至最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到十秒时间,自己精挑细选的安检员就被谛都山缴了械,连反抗挣扎的勇气和实际行动都没有。
wiIIiam老荫庇又气又急,暗叫坏事,急忙就要冲奔过去。
然而,谛都山的虎狼护卫们却是直接收了安检员们的武器,跟着大摇大摆进了安检门。
瞬时间,鸡儿鸡儿鸡儿的警报声便自撕裂初春的长空,蔓延空寂的四野,震得老林中朔雪纷落,野兽疾走。
红色警报响个不停,徐增红吴成果柯肃广毅赵方鼎一帮人拎着箱子无视一切过安检,直接去往下一关。
老荫庇急忙刹停脚步,冲着身边的侍从紧急下达命令。叫第二关安检无论如何也要拦截住金锋。
这话wiIIiam贼老头也只有说说。
两百个金家军护卫杀气腾腾双瞳飙血各种武器全开浩浩荡荡杀向第二道安检关卡,步伐整齐划一犹若千军万马。
一个护卫就是一个杀神,一个护卫就是一支上帝之鞭,两百名经历了无数杀劫从尸山血海里踩着敌人尸骸里爬出来的杀神,那是何其恐怖的一股力量。
饶是安检员们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将,但在护卫队跟前,就是个拿着树桠的三岁小娃娃。
眼看着千军万马杀奔而来,安检员们战战兢兢魂不附体,哪有半点勇气上前阻拦。
毫无意外的,第二道关卡被护卫队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
刺耳的警报声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唯一声响,金家军护卫队簇拥金锋直接过了第二关卡,直驱林中小屋外的休息区。
这一刻,老荫庇的脸都被金锋打肿!
自己辛辛苦苦精心谋划的最重要的安检被金家军护卫队的钢铁洪流碾压,自己呕心沥血安装的监控成为了聋子的摆设。
更悲剧的是,神圣小屋的安全护卫们的位置也被金家军护卫队取代。
wiIIiam心头虽然有一百万头神兽要出栏,但却强自压住。
他不敢相信金锋会这样做。但金锋这样做了,他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眼睁睁看着金家军护卫队开始在一圈层和二圈层布防,眼睁睁看着龙四一帮悍将簇拥金锋进了休息室,老荫庇咬破嘴唇咒骂不停,却只能待在原地无能狂怒。
转瞬间,老荫庇轻轻咦了一声,骤然眼睛发亮,立马变成一个忠实的老太监一路小跑起来,嘴里疾声高呼着陛下。
阿克曼率领驱魔人大枢机Jeff到了。
曾经的自己的学生做了自己的接班人,这是对老荫庇最大的打击。更重要的是,老荫庇就是残害阿克曼的罪魁祸首。
Jeff可没给老荫庇任何好脸色。还没等到老荫庇靠近就一把将老荫庇推开。
而老荫庇却是没有任何怨言,反倒是从地上爬起来跪着深情呼唤着阿克曼的名字。
声泪俱下的老荫庇向阿克曼道歉,追悔自己的罪孽,双手紧紧合什的他又是委屈又是可怜。
驼背的阿克曼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到自己教父和老师的跟前,静静说道。
“我这一生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都拜你所赐。感谢你,教会了我学识,也感谢你,让我见识到这个世间的丑恶。”
“同样,我也要感谢你,当年没杀死我,而是让我苟延残喘活到现在。”
“我已经原谅你了。因为,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因为,现在的我,是神明在人间的代言人。”
“我若将你杀死,或者把你曾经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再还在你身上。那,我和你,又有什么区别。毕竟你也是一个快要八旬的老人。”
“祝你安好。尊敬的wiIIiam先生。衷心希望你的余生在忏悔中度过,不会被恶魔侵扰,让你永堕黑暗。”
这番话出来,wiIIiam老荫庇身子不停的打着哆嗦,勉力扯出一幅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整个人就呆呆傻傻站在那里变成了雕像。
Jeff和阿克曼众多随从们冷冷看着老荫庇,眼睛里愤怒的火焰几乎就要幻化实体将老荫庇烧成渣滓。
“陛下,您和一个没有羞耻心且把灵魂都卖给了恶魔的堕落者有什么好说的。地狱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我们神圣之城的史书上,将会记载这浓墨重彩的一笔!”
“wiIIiam,堕落者。”
“这是他最好的评价!”
Jeff这话简直比杀了老荫庇更要难受。但现在的老荫庇却只能俯首低头,不敢说话。
“走吧!”
“没必要跟他多说。”
最后还是老帕特给老荫庇解了围。神圣之城圣殿骑士驱魔人号角天使和苦修士们簇拥阿克曼走向安检处。
足足过了两分钟,老荫庇才从屈辱中回过神。
当他起身回头的那一刻,老帕特也在同一时间回头。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老荫庇顿时嘴角上翘,心里又活泛了起来。
这时候,阿克曼已经走到第一道安检处。
安检的标准和规格都是六方共同制定。要求达到了最高最严。包括六个人王都不能携带任何杀伤性武器。
每家人的侍卫们可以携带武器,但只能在一二圈层之外。进入林中小屋的人手不超过二十个。
这是游戏规则,六方人马自然都会遵守。
傲世狂妃:倾城天下
但是,对于各方人马所携带的秘密东西,却是没有相关规定。等到阿克曼进来,神圣之城的护卫队也开始分散各处和金家军一起协防。
时间不过九点,距离刻字还有两个小时。
化雪风如刀般肆虐,宛若鬼哭。
原始森林中,数十米高的参天大树不时发出噼啪声响,一坨又一坨的凝固了一个冬季的雪开始融化,簌簌掉落。
那声音在空寂荡荡的老林中回荡不休,倍显渗人。
来早的金锋就坐在自己出钱修建的休息室中,远处就是被封闭起来的化生池。
那是一个就算金锋都不愿意去回忆和回想的炼狱战场。
室内的温度很高,金锋脱掉西装换上特制的仪式长袍,嘴里嚼着千年老参片,静静地等待属于自己时刻的到来。
没一会功夫,阿克曼也走了进来。
被筛选出来进入林中小屋的十八人以Jeff为首拱卫在阿克曼左右身后聆听金锋的指示。
从圣城核避难设施中金锋以天罚做威胁迫使大铁头臣服,到现在整整七个月时间,每一方都在为今天做着准备。
所有的勾心斗角,所有的阴谋阳谋智谋,所有的一切杀戮,所有一切的所有,都是为了今天。
一将功成万骨枯!
每一位人王的倔起,都是用血和命换来的成就。
杀一人为罪,杀一万为雄,杀得百万人,则为雄中雄!
规则,永远都是针对遵守秩序的弱者。
弱者往往都会抱怨人生的不平,世界的不公,而强者,却从不抱怨这个世界埋怨这世界的规则。
真正的强者,他会适应规则,挑战规则,最后强者将会成为规则的制定者。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以实力说话!
金锋的倔起,同样跳不出这个定理的圈子。
圣歌从金锋的休息室传出,连同阿克曼在内的十八个大枢机一起为金锋做最后的祈福圣祝。
直到此时此刻,金锋依然没有对神圣之城做人员部署和安排。
这与金锋一贯的谨慎小心完全不符。
老帕特坐在金锋旁边直勾勾看着金家军护卫队手里的箱子,暗里生起层层忧虑和担忧。
这些箱子里肯定装着极其重要的东西和物件。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亮出来。
待会林中小屋,金锋刻字之前一定会有惊天动地的大战,谁也不会预料到届时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