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再起 ptt-第一千零六章閲讀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难怪他感觉自己的声誉有点不太对劲,原来都是这群下人们搞的鬼。
李嘉越发的生气,经营多年的名声,岂能堕落?
随即,他让这一二十个女子,安置到不远处的偏殿,在异地,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灯下 茗门倒爷
不过,见到这群女子,李嘉就想起了远在洛阳的小符后。
当然并非是他身边的这些宫女们不漂亮,胸也挺大的,颜色各异,实在是气质不一样,当过太后的人,就是与众不同,极具诱惑,如果还是个少妇,那就更惊喜了。
“对了,赵光义的王妃,可是符氏三女?”李嘉好奇道。
“是的。”田福想了想,认真说道:“其嫁与赵光义数年,还未有子嗣,而且,其姿色艳丽,年岁有些大了,二十有六,性格柔和,喜爱……”
“好了!”李嘉惊诧道:“你怎会知晓的那么多?”
“嘿嘿!”田福不好意思地说道:“陛下灭赵,对于赵氏之女子,奴婢自然也要熟记——”
“呸——”李嘉闻言,大怒:“好小子,尔等这样做,岂不是让我于好色之徒的名声?”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田福连忙跪下,忙不迭地求饶,只是感觉诚意不多。
李嘉自然察觉不得,他摇摇头说,义正言辞地说道:“今次饶你一回,下次若是再犯,有你好果子吃。”
随即,他就原谅了田福,想了想,说道:“如今开封安定,那些宋国的臣子们怕是心慌意乱,你派人把郭宗训,以及符太后接过来,顺便,让其姐妹两人见面。”
“陛下思虑周全,这般借口极为妥当。”田福笑道。
“嗯?”
“这番策略,定然能安抚那些旧臣,有利于大唐的长治久安——”
田福连忙改口说道。
“就你话多,去做事吧!”
李嘉踢了其屁股一脚,笑骂道。
随着开封留守府的成立,汴梁城瞬间就安定下来,而跟随而归的三万禁军,更是让汴梁百姓喜出望外。
廖开福穿着短衣,手中抱着装有五吊钱的麻袋,满心欢喜地走着,又有些畏惧。
他被俘南方数载,辛苦多年,度过了南方的毒虫,瘴气,湿热,终于回到了家。
本来,他以为,回家的请求会被驳回,但是没有想到,跟他一样的人数以千计,提督奏禀皇帝后,就同意了,而且还发下了五贯钱,让他们回家。
他是有钱的,只是身上是南方的钱票,而不是铜钱,毕竟打仗不可能带着铜钱跑,汴梁城还没有天下钱庄,所以换不到铜钱。
皇帝考虑到这些,直接从府库中调拨铜钱,然后按每批次给五千人放假,三日假期。
这让他喜出望外,多年来的怨恨,化为了感激,所谓的宋家皇帝,他已经抛之脑后了。
离家多年,游子回家,他彷徨中带着紧张。
走在熟悉的街道,看着多年未见的邻居,数年的时间,让他模样大变。
街坊邻居万分奇怪,这个四处张望的男人到底是谁。
甚至,由于他脚步太慢,神色可疑,以致于招来了坊丁盘问。
“我是廖家的老大,廖开福啊!”
廖开福连忙解释道,熟悉的口音,加上其对于坊里的熟悉,让坊丁终于放了他,街坊邻居们认出了,七嘴八张地问道。
“开福,你不是战死了吗?”
难怪他感觉自己的声誉有点不太对劲,原来都是这群下人们搞的鬼。
李嘉越发的生气,经营多年的名声,岂能堕落?
随即,他让这一二十个女子,安置到不远处的偏殿,在异地,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不过,见到这群女子,李嘉就想起了远在洛阳的小符后。
当然并非是他身边的这些宫女们不漂亮,胸也挺大的,颜色各异,实在是气质不一样,当过太后的人,就是与众不同,极具诱惑,如果还是个少妇,那就更惊喜了。
“对了,赵光义的王妃,可是符氏三女?”李嘉好奇道。
“是的。”田福想了想,认真说道:“其嫁与赵光义数年,还未有子嗣,而且,其姿色艳丽,年岁有些大了,二十有六,性格柔和,喜爱……”
“好了!”李嘉惊诧道:“你怎会知晓的那么多?”
“嘿嘿!”田福不好意思地说道:“陛下灭赵,对于赵氏之女子,奴婢自然也要熟记——”
“呸——”李嘉闻言,大怒:“好小子,尔等这样做,岂不是让我于好色之徒的名声?”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田福连忙跪下,忙不迭地求饶,只是感觉诚意不多。
李嘉自然察觉不得,他摇摇头说,义正言辞地说道:“今次饶你一回,下次若是再犯,有你好果子吃。”
随即,他就原谅了田福,想了想,说道:“如今开封安定,那些宋国的臣子们怕是心慌意乱,你派人把郭宗训,以及符太后接过来,顺便,让其姐妹两人见面。”
“陛下思虑周全,这般借口极为妥当。”田福笑道。
“嗯?”
“这番策略,定然能安抚那些旧臣,有利于大唐的长治久安——”
田福连忙改口说道。
“就你话多,去做事吧!”
李嘉踢了其屁股一脚,笑骂道。
随着开封留守府的成立,汴梁城瞬间就安定下来,而跟随而归的三万禁军,更是让汴梁百姓喜出望外。
廖开福穿着短衣,手中抱着装有五吊钱的麻袋,满心欢喜地走着,又有些畏惧。
他被俘南方数载,辛苦多年,度过了南方的毒虫,瘴气,湿热,终于回到了家。
本来,他以为,回家的请求会被驳回,但是没有想到,跟他一样的人数以千计,提督奏禀皇帝后,就同意了,而且还发下了五贯钱,让他们回家。
他是有钱的,只是身上是南方的钱票,而不是铜钱,毕竟打仗不可能带着铜钱跑,汴梁城还没有天下钱庄,所以换不到铜钱。
皇帝考虑到这些,直接从府库中调拨铜钱,然后按每批次给五千人放假,三日假期。
这让他喜出望外,多年来的怨恨,化为了感激,所谓的宋家皇帝,他已经抛之脑后了。
离家多年,游子回家,他彷徨中带着紧张。
走在熟悉的街道,看着多年未见的邻居,数年的时间,让他模样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