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戰錘巫師 txt-第540章 聖魂齊聚推薦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战锤巫师
雷恩站在投影法阵外面,自己的身影没有进入投射范围,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切。
萨布拉院长坐下后,一个接一个人影显现出来。
他们依次坐在长桌两侧的高背椅上,隔着桌面相对而坐,与两边的人又保持着一段距离,法术投射出来的光影构成了他们的形貌,并不能感应到真实的气息。
但在这座虚构的至高宫殿中,氛围肃穆,让雷恩丝毫不敢造次。
他屏住呼吸观察落座的巫师们。
长桌尽头的主位仍是空的,在它的左手边第一位,正是自己的老师安西沃道斯。
此刻,须发皆白的老师依旧面容平静,看不出一点端倪。
坐在老师对面的却是一个大光头,留着整齐的黑色胡须,看起来在四十岁左右,穿着厚厚的天鹅绒似的黑色魔法长袍,面容并不出众,气质威严,有一双极为锐利的眼睛,让人想起雄鹰,仿佛能够洞察任何虚实。
雷恩见过他的画像,一眼就认出来。
法兰尼斯浮空城的主人——蒂姆*凯南大师。
这位帝国三巨头之一也有属于自己的封地,正是法兰尼斯所在的龙匹斯城,所以有一个正式的“灰鹰公爵”头衔,只是人们习惯称他为凯南大师。
凯南大师的右手侧是一位男性。
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头顶上漂浮着十二枚宝石,颜色各异,只有半个拳头大小,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进击吧,梅而鲁斯!
他的外貌有些怪异,皮肤不似常人,折射出金属般的光泽,五官像是雕刻出来的,无法判断年龄,尽管目光灵动,雷恩却总觉得这是一对宝石而不是眼睛,缺少一些活人的生气。
但是雷恩完全不敢小看,这个机器人似的巫师,正是帝国最伟大的炼金师,炼金协会的康杰拉德大贤者!
大贤者的对面也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乍看之下,他跟身边的老师安西沃道斯有几分相似,白色的长发和胡须垂下来,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穿着合身的白色简约长袍,面容慈祥,目光温和,蕴含着深不见底的智慧。
雷恩见到他,顿时眼睛微亮。
欧罗因大师!
身为一个战斗巫师,他对战斗学派的创始人欧罗因大师仰慕已久了,可惜这位大师行踪隐秘,今天终于见到了。
欧罗因大师的左手边三位,分别是先知梅狄弗,风暴女王星布和银星公爵。
雷恩都已经见过他们。
不过,看到风暴女王和银星公爵比邻而坐时,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两位女性圣魂巫师的气质太像了,容貌也有五分相似,只是一个有着银色长发,一个有着黑色卷发,所以一时没有联想起来。
两人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显然关系亲密无间。
她们是姐妹!
雷恩心里恍然大悟,难怪当初在朱彼勒山城,见到风暴女王的时候,总觉得她有点熟悉。
银星公爵面首三千,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上。
风暴女王也不遑多让,风流成性,裙下之臣不计其数。
银星公爵是魔法女神的选民,风暴女王也是女神的神选者,先后在几十年内晋升圣魂,她们之间有着太多相似的之处,背景神秘,至今没有人知道她们的出身。
这其中一定有女神的安排。
雷恩又想到另外一位女性,黑斯塔夫城主的妻子莱拉女士!
据说莱拉女士与黑斯塔夫结为夫妻前也有过很多情人,后来因为过于美貌,竟然吸引了一个巫妖的垂涎,那个巫妖不惜用一件传说级装备控制她,最后被黑斯塔夫城主所救,深受感动委身于他。
莱拉女士也是魔法女神的神选者,有头瞩目银色长发,容貌气质与两位女性圣魂相似。
不出所料,莱拉女士也是风暴女王和银星公爵的姐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至今没有晋升圣魂?
雷恩的目光回到右排,坐在康杰拉德大贤者右手边的是一位老者,白发灰须,有着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目光矍铄,不修边幅,身上的衣服杂乱无章,不像是魔法长袍,嘴上还叼着烟斗,吧嗒吧嗒的抽着,冒起一缕缕白烟。
这位老巫师跟周围的圣魂巫师们格格不入。
如果在街边遇见,没有人会把这个糟老头当作巫师,更不用说是一位伟大的圣魂巫师了。
然而,雷恩很清楚他的身份。
这个糟老头是至高议会最早的成员之一,千法巫师中唯一的圣魂,隐居多年的万图斯瑞*霍怀大师。
这位圣魂巫师曾经也是风云人物,但他活跃的时期离现在太久太久了,而且不求闻名,也没有记载下来,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他当年的事迹。
雷恩听老师说起过。
霍怀大师的实力深不可测,很可能不亚于三巨头,只是不问世事,也不知道隐居在哪里,已有数百年没有见他出手过了。
坐在霍怀大师的右手边是至高议会里的第三位女性。
均衡大陆 朕的名字叫宝宝
紫焰公爵玛格娜*埃兰!
她跟霍怀大师的一样久不问事,不同之处在于,霍怀大师隐居在某个不知名的山谷中,而她独居在提瑞斯浮空城。
众所周知,隐藏在伊斯雷克城上空的提瑞斯浮空城,那是紫焰公爵一个人的宫殿,极少有外人进入。
紫焰公爵穿着素白与淡紫相间的魔法长袍,即使在至高议会中,她也没有显露真容,脸庞隐藏在长袍的兜帽下,只在脖颈处探出几缕金色的发梢,坐在高背椅上一动不动,如同雕塑。
雷恩敏锐的发现,当紫焰公爵坐下时,在她对面往左一位的先知梅狄弗投来关注的目光。
那目光里满是敬爱与仰慕,绝非男女关系,又比师生更加紧密,仿佛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他们是家人!
紫焰公爵也是至高议会的创建成员之一,一千多年前就是强大的巫师,而梅狄弗先知是在五百多年晋升圣魂,显然两人的年龄差距极大。
雷恩回想两人的信息,顿时猜到了一些真相。
梅狄弗先知是紫焰公爵的儿子?
即使他们不是母子关系,血缘也必然非常接近,不会超过三代,并且一起生活过很久!
这可是了不得的秘密。
雷恩不由暗想,其他圣魂巫师是否知道这件事?
他没有再看紫焰公爵,目光转向紫焰公爵的右手边,又是一位曾经见过的“老熟人”,黑袍公爵图兹雷。他在至高议会里的形象,跟当初在死亡林海见到的拟象分身一模一样,长相普通,皮肤苍白,有一对奇异的金色瞳孔,穿着似乎永远都不换的黑色长袍。
黑袍公爵的右手边就是刚刚晋升圣魂的萨布拉院长。
他是这一侧最末端的成员,长桌两侧刚好都是六位巫师,而在萨布拉院长的正对面,坐在银星公爵左手边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巫师。
他的外貌还不到三十岁,跟至高议会中多位老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容貌英俊,仪表堂堂,气度沉稳而又大气,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魔法长袍,眼眸深处不时闪过一丝凌厉,让人捉摸不透。
暴君的邪妃 安玖
红石公爵凯尔斯通*卡尔瑟!
雷恩跟对方也算有过一面之缘,有些好奇的打量这位“人类第一天才”,最年轻圣魂巫师纪录的保持者。
红石公爵坐在最末端,在雷恩的视野中也离得最近。
他刚多看了两眼,红石公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皱了下,目光扫视过来,连忙把头转开。
所幸这只是投影,红石公爵的真身远在数千里以外,不可能真的看见雷恩。
至高议会的召开并非都是完全保密的。
有的时候也会对外公开,让一些拥有足够身份资格的人出席,甚至委派学生替自己参与,有需要的话,还会让其他人站在投影法阵外观看,就像雷恩现在这样子。
当然,如果是在至高宫殿举行会议,那就禁止任何外人参加了。
一般情况下,执政官作为至高议会治理帝国的代表,都会出席会议,带着自己的幕僚记录会议上的内容。
雷恩知道,此时此刻肯定还有别人也在观看投影。
所以,红石公爵即使察觉到有人以观察自己,也不会追究,这在过去是很常见的情况。
雷恩深吸一口气。
整整十二位圣魂巫师!
在座的每一位巫师都是帝国亿万子民耳熟能详的伟大人物,威名赫赫,即使放眼整个艾伦厄斯,也很难找出比这更加强大的势力。特别在主物质界,至高议会就是最可怕的组织,三大帝国的另外两个,拉蒙帝国与萨列弗帝国,在声势与国力上都要稍弱一筹。
至高议会形成怕决议,对艾伦厄斯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而任何有资格出席至高议会,哪怕没有出现在投影中,只在外面观看,也代表着跻身帝国的最高决策层。
然而,至高议会最关键的那个人没有出现。
长桌上首的那把高背椅是空的。
投影中一片寂静。
每个圣魂巫师都保持着沉默,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奥古勒维大师只是迟到了,可是等待了半分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就连紫焰公爵和黑袍公爵也转头过去。
所有人都注视着那把椅子,目光或是凝重,或是疑惑,或是淡然,表现出来的反应不一而足。
除非是有不可抗力因素,至高议会的召集不能缺席。
如果自己不能出席,也必须派代表参加。
否则的话,视为放弃自己在至高议会的权力,没有正当的理由,无故缺席超过三次,无论是谁都要直接剥夺权力,失去至高议会成员的资格。
这是奥古勒维大师自己定下的规则。
从至高议会成立的那天起,奥古勒维大师从未缺席,哪怕进行重大的魔法研究也不例外。对于圣魂巫师而言,派出一个分身出席或让学生代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雷恩也很吃惊。
他和老师预想过很多情况,但没有想过,奥古勒维大师连投影会议都缺席了。
投影会议隔空交谈,真身相距数千里,隐藏自己的身体状态太容易了。即使是圣魂巫师也不可能通过投影,看破伪装或变形术。
过去数百年,奥古勒维大师也没有露出任何马脚。
“他察觉了?”
雷恩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自己对耐瑟的挑衅过于激烈,肆无忌惮,奥古勒维大师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知道这次召开会议可能是针对他来的,所以直接缺席?
可是一个人的缺席没有意义。
至高议会在名义上,所有圣魂巫师的地位是相等的,无论是创始人还是三巨头这些称呼,并没有实质的额外权力,每个人都只有一票。
只要至高议会超过半数同意,决议就能通过。
雷恩心中惊疑不定,奥古勒维大师肯定很清楚这点,也许他的缺席,并不是为了阻止萨布拉院长的申请,而是另有原因。
老师的计划也不是在会议上发难,只是想把奥古勒维大师钓出来。
可是还没下勾呢,鱼就跑了!
雷恩思索之间,坐在左侧首位的安西沃道斯出声道:“诸位,奥古勒维大师已经迟到超过五分钟,暂记无故缺席一次。我们开始吧。”
其他圣魂巫师都是脸色微变。
有几位察觉到了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安西沃道斯,却没有反对,这是至高议会的规矩。
“真理永存!”
十二位圣魂巫师齐声唱颂魔法女神,代表着会议开始。
大明小婢
“首先是新成员的表决。”安西沃道斯很强势的接过会议流程,“帝国已经九十八年没有诞生过圣魂巫师了,至高议会的成员增加到十三位,使我们的力量壮大,这既是女神的庇佑,也是萨布拉院长的努力。”
“在此在我提议,萨布拉*帕西瓦尔正式进入至高议会!”
“反对的请举手。”
安西沃道斯的声音落下,圣魂巫师们转头看向长桌后端,饶是萨拉布活了数百年,也知道这只是走过流程,心里仍然不禁紧张起来。
等待了半分钟,没有人举手。
这是萨布拉人生中最难熬的半分钟。
安西沃道斯高声宣布道:“欢迎萨布拉院长加入我们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