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正派 白駒易逝-第七百八十九章 都是姓秦(求訂閱求月票)熱推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我真的是正派
十几年时间。
从一个真仙都没有,到现在拥有上千真仙,万族综合实力不弱于上古时期。
可以说。
让四大部洲万族发展到这一步的人,便是这位天帝了。
“上古天帝姓秦,天帝你也姓秦,若非我知道二者不存在什么联系,都不得不怀疑,您就是上古天帝的转世之身了!”
戮神刀叹了口气。
可以说,姓秦的的确是够强大的。
唯二的两个天帝,都是姓秦。
而且跟上古天帝比起来,现在的秦书剑,给他的感觉更是强大。
当然。
论及真正的底蕴,秦书剑也绝非秦苍可以比拟。
毕竟秦苍再强,也不过是止步于半步道果而已。
秦书剑再怎么说,前世也是道果层面的存在,今世虽然没有恢复全部的修为,但实力也是突破到了九重仙的层面。
戮神刀在无数岁月中,遇到过的强者难以计量。
可是那么多的强者。
也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修炼到如此境地。
眼下秦书剑的实力虽然不如秦苍。
但只要给对方一些时间,达到秦苍那个高度,甚至是超越秦苍的高度,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戮神刀现在对秦书剑,是非常看好的了。
他感觉。
自己祖兵生涯的转折点,就要落在对方的身上。
秦书剑对于戮神刀莫名其妙的话,也没有过于在意。
他的注意力。
都是落在了眼前的星兽尸体上面。
“大千世界外面的古老星辰,肯定是要处理掉的,内里封印的星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隐形的忧患。
要么想办法将星兽收服,要么就只能将星兽全部斩杀。
如果等待星兽自己破封出世的话,天庭也得有不轻的损失。”
秦书剑淡淡开口。
虽然古老星辰存在了无数岁月,那里沉睡的星兽都没有破封出世的趋势。
但他也不敢百分百的肯定。
那些星兽,会一直在星辰中沉睡下去。
要知道的是。
就算是星兽,也是有寿元限制的。
冥 夫 要 壓 我
要说星兽沉睡可以,但要说睡到死都没有清醒,秦书剑是不会相信的。
也就是说。
原来爱
迟早有一天,古老星辰中的星兽会重新出世。
哪怕现在没有出世,日后也必定会的。
顶多。
就是时间早晚的差别而已。
秦书剑已经打定主意了,等到处理完三大氏族的事情以后,他就着手对付那些星兽。
以他现在的实力。
就算是对上半步道果层面的存在,也有一战之力。
现在内天地逐步完善,诞生的规则种子也是多了不少。
跟前面同巴赫多等魔帝大战的时候相比。
秦书剑的实力,已经是上升了一个阶层。
尽管没有突破至半步道果。
相错 小月雨路
但距离半步道果,也没有差多少了。
据他推算。
等到内天地所有第一批孕育出世的生灵的,都突破到真仙境界以后,应该就能让自身跨入半步道果的境界。
到了那时候。
就算是古老星辰中,真有强横的星兽存在,秦书剑也一样能摆平。
自建木渡劫成仙以后。
内天地的生灵,已经有不少存在,渐渐触摸到了真仙层面。
再有几年沉淀的话。
全部突破真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说到底。
作为第一批孕育出世的生灵,天赋本就是超凡脱俗,不是等闲的天才可以比拟。
神念落在星兽的尸体上面。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秦书剑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就将星兽中孕育的星核,给直接挖取了出来。
只见那枚星核散发出强悍的气息,完全区别于其他的星核。
“果然!”
“星兽体内的星核,根本不是其他星辰孕育的星河所能够比拟的。”
看着眼前的星核,秦书剑淡淡一笑。
同样都是星核。
眼前的星核比众神收集来的星核,不知强了多少倍。
在看到这枚星核的时候。
秦书剑内心更是痒痒。
他有种现在就离开大千世界,前去域外将那些古老星辰,全部都打破了,然后把里面的星兽发出来打杀,再将星核挖取出来。
如果炼制周天星辰图的时候,都是那等级别的星核的话。
秦书剑相信。
炼制出来的周天星辰图,纵然没有办法那先天至宝相比,也能拥有惊天的威能。
此时。
秦书剑已经将星核挖取了出来,随后郑重的放入了封神榜中。
下一瞬。
真元将整个星兽尸体包裹住,再次用封神榜将之收起。
做完这些事情以后。
秦书剑握住封神榜,一步迈出,已是离开了天宫的范围。
此时天宫外殿。
木阳仍然驻扎在那里。
可就算是已经突破真仙的木阳,也没有办法觉察到秦书剑的离去。
从天宫离开以后。
秦书剑已是跨步,直接闯入了天地罡风层中。
天地罡风层很大。
天庭占据的位置,对比天地罡风层,只能说是微不足道。
因为炼制通天镜要引起不小的动静,所以秦书剑也没有打算在靠近天庭的位置炼制,而是沿着天地罡风层的位置,向着远处迈步。
同时。
处于太阳星君大殿中的朱雀皇,也是自闭关中清醒过来。
商韵 云铭
“天帝!”
朱雀皇的眼眸中,有炙热的神色一闪即逝,下一秒便如同一朵火云般,向着天庭外御空而去。
没多久。
她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天地罡风层。
在其面前。
秦书剑负手而立。
身上明明没有什么强横的气息散发,但却仿佛能够镇压天地一般,所有靠近他百丈以内的天地罡风,都是自觉消散开来。
朱雀皇御空靠前,一身火红长裙将她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间便有别样的魅力释放。
“臣见过天帝!”
“你来了。”秦书剑没有回身,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朱雀皇点头说道:“不知天帝唤臣前来,究竟是有何要事?”
自她成仙以来,秦书剑几年都没有单独召见自己。
此时对方突破召见自己。
如果说没有紧要的事情,朱雀皇也是不信。
对此。
她的内心也有一丝窃喜。
毕竟秦书剑能够单独召见,在某种情况上来说,也是对自身的器重。
若是可以的话,朱雀皇也希望在秦书剑心目中,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