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四十八 找姐夫算賬讀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薛瑜憋着一肚子火气,直奔姜航的公司去。“薛小姐,您真的不能进去,姜总正在与客户沟通,薛小姐!”姜航的秘书百般阻挠,说什么都不让薛瑜往办公室去。
“哼!放什么狗屁!姜航,你给我出来!姜航?!”薛瑜一路走,一路喊,直到她猛地推开姜航的办公室门,眼前一幕,令她愕然:一对狗男女,像是刚完事了一样,正在慌慌张张的收拾战场,沙发上,略有被人睡压过的痕迹。
“你大爷!”薛瑜上去给姜航一个响亮的耳光。“我一直当我姐是胡搅蛮缠、多疑敏感。感情你是真的在玩火啊!”她欲要去撕挠那个女人,奈何,那女人被姜航护得严严实实。“当初娶我姐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家的?啊?!”薛瑜气不打一处来。
“快,把她领走!”姜航趁薛发飙时,小声对他的秘书说。
“站住!你别走!”薛瑜见那个女人被秘书领走,她欲上前追。姜航一把抱住她。“你放开我!”
“闹够了没有?!”姜航见她已走远,松开薛瑜。“再这样下去,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姜航,你!”薛瑜被气得说不出话。
“你姐姐闲再什么样,你最清楚,你家人最清楚!”姜航做到大班台后的真皮椅子上,他喝了一口茶水。“我是被逼无奈!你知道你姐,”他欲言又止。“算了,不跟你说了,反正你是站在你姐那一边的,说说了也没用。”
“你放屁!我不站在我姐那边,我站在你这边啊!你在外乱搞,你还有理了?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啊?我姐,自从嫁给你,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眼瞅着你们生活变好了,你倒好,开始乱搞了。我说姜航姜总!你就不怕我把你这些丑闻告到你们集团总部去吗?”
“去啊!你去告!正好我他妈也不想干了!”姜航将文件一摔。“你别刺激我,我实话告诉你吧。这都是你姐逼的!她啊,她…”
原来因为你
“编,继续编啊!怎么?编不出来了?你倒是往外吐啊,我看你这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来!”
“你姐心理有病!”
“你说什么?”
“小瑜,你是当妈妈的人了,有些话,我碍于你是女人不方便说。今天,我就跟你摊牌。你姐,心理有病,至少我是这这么认为的。其他不说,我和你姐,至少三年没有那什么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薛瑜不解。
禁宫惊凰梦
“几年前,我只是陪客户吃了个饭而已,人家客户小姑娘俏皮,随便跟我开了几句玩笑话而已。你姐啊,这些年死死抓住不放,说什么我一定是天天在外瞎搞。你说,我有吗?我敢吗?”姜航说到痛处,“这之后,我们一直分床、分房。说我脏啊,说她有洁癖啊之类的。我们俩这个状态,你觉得像是正常夫妻该有的吗?薛瑜你,在外别的男人随便拿你开了句玩笑,你会当真吗?”
“我姐是最近有些变化,但这也不至于让你在外乱搞!”
“我没乱搞!”姜航焦躁不安。
“那刚才那女的,跑什么啊?还有,这儿!怎么回事,你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我,”姜航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薛瑜亲眼见证了姐姐和姐夫这一路走来是多么不容易。当年一毕业,姐姐执意要嫁给眼前这个穷小子,美其名曰嫁给爱情。那时候,她记得很清楚,父母是极力反对,尤其是母亲,更是以死相逼。奈何,姐姐心意已决,任凭家人如何劝说,都没用。
“既然你决意要嫁给他,我们也不再说什么。不过女儿,爸爸还是要提醒你,穷乡僻壤出来的穷小子,他一直平淡无奇还好,一旦他发财有权势了,到时候,遭殃的可是你。”
“好了,爸妈,我会幸福的,你们放心,他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人。”薛雪一脸幸福模样,那时候,她怎么会听得进去爸妈的劝导呢。她早已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更何况,姜航是她的初恋。
薛瑜亲眼见证了婚后姐姐眼里的光慢慢消失。姐姐虽嘴上说生活还不错,事实上,她的生活很无聊。她一直没有工作,因为前几年经济条件不太好,怀孕了就会打胎。再怀孕了,再打胎。直到医生告诉她,如果再打胎,很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怀孕,他们这才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在薛瑜看来,姐姐的孕期,也不如别人那样被重视。姜航的事业处于上升期,整日的早出晚归,不是喝得酩酊大醉就是夜不归宿的。都说孕妇更加多疑敏感,那时候起,姐姐开始变了,变得不再似从前般温柔体贴。他们,安康市吵架,大事吵,小事吵,微乎其微的事,也吵。
夫妻间,最忌讳的是两人不能好好的沟通。他们,一直走在雷上。
后来,姐姐生了孩子,重心也慢慢从姜航身上转移到孩子身上,近几年,他们的感情,比前些年,好太多。至少,争吵少了许多呢!
贤劫乾坤启示录
我若安好你便是晴天 作者阿旭
“姐夫,”薛瑜慢慢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在你和我姐还是夫妻的份儿上,我希望你跟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断了往来。我姐那边,我会好好劝她。你放心,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踏入你们公司半步。”
“薛瑜,你这么说就见外了。薛雪是你姐,但也是我合法的妻子,哦就算不顾及其他,我看在女儿的份儿上,我也不会跟她离婚的。”
“那些外面的花花草草呢?”
“我与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不要随意猜测,也不要诋毁她。”姜航又开始护着她。“对了,你呀,劝劝你姐,这都什么年代了。别总是那么保守封建,哪个男人不爱玩?我们只是玩玩而已,不会走火入魔的。哦,你还不知道吧,就你那个朋友,叫叫萧邦的,你看人家,人家媳妇就从来不管他的,无论他在外玩到深夜几点钟,就算是夜不归宿,人家老婆都不带管的。那样的女人啊,才叫有格局!回头啊,你介绍给你姐认识认识,好好跟人家学习学习。一个女人,整天憋在家里,不打扮不收拾,又不社交。怎叫人喜欢得上?”姜航点燃一支烟。
“我懂你意思了。”薛瑜笑了笑。“姐夫,你跟萧邦很熟?”
“拜你所赐,马上成穿一条裤子的人了。”
“那,他离婚了,你知道吗?”
“什么?”姜航掐将香烟按在烟灰缸里,“不可能!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呢!”
情钟荡寇 陈毓华
“他们前几天刚离的。”薛瑜冷笑。“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如果有,那她一定是还没有想好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