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匠心 線上看-831 不要緊展示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蒲边丛又看了两眼,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也知道了为什么一开始自己会没认出来。
李晟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黑了,也瘦了,皮肤粗糙,衣服脏兮兮的,以前养尊处优出来的那点贵气和文气消失得无影无踪,看上去跟周围的人差不多。如果不是那张脸,真让人认不太出来。
李昊听见叫声也回头,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他认出来得比蒲边丛快多了。
“鼻……十一弟?”他下意识就要叫李晟的外号,但好歹还有点清醒,及时收住了。
林谢正拿着一支雷/管,跟旁边的人讨论着什么,听见叫声,他转过头。
他听见了第一个字,就知道他这个哥哥是要说什么。换了以前在京城的时候,他说不定要闷闷不乐好一阵子,但这时,他只是洒然一笑,叫道:“六哥,你也来啦。”
他是知道李昊要来的,本身不吃惊,也没表现得很吃惊。打完招呼,他立刻转头,继续跟面前的人讨论雷/管布置角度的问题。
他说得非常专业而深入,里面好多词李昊听都听不懂。他纳闷地听了一会儿,抬头打量自己这个弟弟,皱起了眉头。
“你咋这么黑?”他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魔法图腾 易兰
刚好讨论告一段落,林谢,也就是李晟对对面那个中年人点了点头,结束了谈话,笑着回应李昊:“天天在外面跑,一直晒,当然就晒黑了。”
“你天天在外面跑啥呢?”李昊问。
“这个啊。”李晟笑着,把手上那根雷/管递给了他。
“这是什么?”李昊狐疑地接过,拿在手上看着。
“雷/管。里面装的都是炸药,刚才你们看见了吧?那个洞就是用雷/管炸开的。”李晟一边说,一边随口提醒了一句,“小心不要接近火。”
李昊看了一眼几乎有十米高的大洞,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许问科普过的内容,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半天,把这东西还给了李晟,又向旁边跑了两步,离他远了一点。
“哈哈哈,不用怕,没事的。炸药的稳定性很强,不会那么轻易就爆炸的。”李晟看着他的动作,哈哈笑着说。
“别,别过来!”李昊盯着他手上的雷/管,像盯着一条毒蛇一样。
“跟你说了不会爆炸的……”李晟无奈地说,把手上雷/管交给旁边另一个人,那人问了一个什么问题,他信口回答,手上还比划了两下,非常熟练。
李昊隔着一段距离看这个弟弟。
他确实黑了又瘦了,但整体感觉跟以前在京城的时候也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眼睛很亮,腰板很直,说话中气十足,充满了自信。
李昊突然有些迷茫,鼻涕晟这样看一点也不贵族,跟他们这些兄弟以及周围的朋友们追求的风度和气质完全不同,按理来说并不令人向往。
但不知怎地,他又隐隐约约觉得,鼻涕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前面,已经拉开自己一段距离了……
“你刚才在跟他们说什么?”李晟手上雷/管没了,安全了,李昊走到他身边,有点讪讪地问道。
“在跟他们讨论雷/管应该怎么布置,才能发挥发挥最大的威力。还有那一段,山体支撑情况比较特殊,可能要重新计算……”
李晟自如地说着,李昊迷茫地发现,他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突然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李晟语速很快,这也跟京城贵公子提倡的慢条斯理不太一样,说到一半,他突然一拍脑袋,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匆匆跑开了。
李昊看着他跑到刚才那个人身边,指手划脚地说着,又扯过一块木板,在上面写写画画着什么。
他非常专注,眼睛里全是光,好像……好像……李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莫明地就有点羡慕。
“十一殿下来这里多久了?”他听见不远处,蒲边丛在问许问。
“开建时就在了,之后制作炸药准备开山取石,他一开始只是关注,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加入正式工作的。他在这方面挺有天赋的,学得很快,师傅们人人都在夸,现在竟然有点领头人的样子了。”许问说。
“所以他现在专注在这方面?”蒲边丛仿佛若无其事地问。
“对。”许问看他一眼,坦然回答,“算是专研爆炸技术,建城的其他方面,最近他都没有关注了。”
“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挺好的。”蒲边丛说。
“确实,挺好的。”许问点头。
李昊听着他们对话,看着李晟的身影,没有说话。
李晟忙来忙去,好像忘了这边有个亲兄弟一样,再没过来了。而且李昊看得出来,他这是真忘了,不是假装忘了懒得理会。
他的手上又拿上了雷/管,他看上去若无其事,偶尔还在手上转着玩。有时候他会低头看上一眼,那感觉,他手上拿着的不是什么危险的物品,而是非常心爱的宝贝一样。
“殿下,你还要看什么,咱们走吧?”蒲边丛走过来叫他。
“蒲侍郎,你觉得……他现在怎么样?”李昊鬼使神差地问道。
“挺好。他现在专注一项,无暇顾及工程大局,将来论功行赏,也就是个匠人头领。你监工全局,功劳必在他之上。”蒲边丛以为他在担心什么,压低了声音安慰。
校花身边的最强武者
李昊其实想问的不是这个,但他也没反驳蒲边丛,只是长长地“嗯”了一声,转头又多看了李晟一眼。
“不过这潜龙宫工程,真跟我想象的大不一样。”蒲边丛没留意他的异样,他看着四周,心里的震动到现在也没有平复,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
他们又在这里参观了一会儿,大约一个多时辰后,一行人下了山,荆南海给他们安排了住处,离许问他们的营房并不远。
工地的住宿条件当然比不上其他地方,但无论蒲边丛还是李昊都没有在意。
蒲边丛到了地方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趴在桌案上取过纸笔,写着什么。写到一半觉得不满意,揉了扔在一边继续写。
而李昊坐在门口,望着不远处的天云山。
远方又传来了一声爆炸声,他这次没有惊慌,而是侧了侧头,仿佛想要听得更清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