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左小多吟完,自己又默默地念了两遍,终于感叹一声:“真是好诗啊!”
“我就是一个被武学耽误的诗人啊……”
“无敌,是多么寂寞的事情。”
此时此刻,左小多的神情表现得很寥落,背负双手,脸上一片萧索,看着夕阳西下的方向,就像是一个已经天下无敌,屹立于顶峰的孤独老剑客,俯瞰天下,高处不胜寒。
天下英雄无数,竟无一剑之敌!
晚风吹来,左小多衣袂飘起,飒飒有声,一股萧瑟之意居然被自己想象的苍凉起来,竟自忍不住仰天长叹:“呜呼,长剑空利,群雄束手,这人间天下,还有谁值得我拔剑一指?!强绝一生无敌手,打遍星魂我独尊!我左小多,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身后想起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似乎有人犯了痨病一般,咳嗽居然是止不住的!
左小多回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校长?”
叶长青捂着胸口,咳嗽得天昏地暗,撕心裂肺。
今天看到左小多走得早,叶长青终于忍不住想要来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天才,课下是个什么状态,还是很有些好奇的。
本想要来暗中看看,也就回去了。
结果他看过半晌,最后竟听到这家伙极端无耻的自言自语,听到分际,可怜的老头直接被呛着了!
这人间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个小小的先天,居然在感叹无敌,感叹高处不胜寒了,甚至还为此作了一首诗……
纵使以叶长青的见识阅历,也无法想象这货脸皮的厚度!
本来心脉就有问题,这一呛,险些将老校长送走。
“校长,您怎么在这里?”
左小多急忙过去,很是体贴的帮叶长青捶背,脸上天真无邪,青葱可爱,真是人畜无害,乖巧憨厚。
看着这张老老实实,乖巧可爱,诚惶诚恐,处处都写满了谨慎小心的俊俏的脸……
叶长青咳得更厉害了。
“咳咳咳咳……”
这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老夫心脉不好……
但是很好奇,从那么狂妄的心态,到现在这种表情,你是如何做到随意切换的?
这手变脸的手段,实在是了得,不在此世任何一位知名影帝影后之下啊,犹有过之,并无不及!
左小多赶紧从空间戒指里抓出一把椅子,小心翼翼扶着叶长青坐下。
心中却是在奇怪:不是说潜龙高武的校长乃是世间一等一的强者吗?怎么能咳成这样?活像是一个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好活的糟老头子……
奇怪啊!
“咳咳……左小多啊。”
叶长青好不容易的止住了咳嗽,颤巍巍的抹抹嘴,看着眼前这家伙,一脸无奈:“我这条老命,战斗了一千多年都没人能拿走,今天却险些让你拿走,所谓舌厉如刀,杀人诛心,不过如此啊!”
左小多诚惶诚恐:“学生不敢,校长春秋鼎盛,千秋万古,松柏长翠,万代长存!”
叶长青又下意识的翻个白眼。
这小子不光演技了得,个性更是滑头,滑不留手。
看这马屁拍的,一套一套的。
本想来偷偷看看,结果变成了在这里坐下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干脆正面接触也无妨。
“小多啊,你对这房子可还满意么?”叶长青捋着胡子笑吟吟说道。
“端的是好居处!宽敞,明亮,太棒了!”
左小多一脸兴奋:“我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大的房子,我和李成龙两个人一人住一层,一层楼三个厕所……真是太奢侈了。我一个厕所拉屎,一个厕所撒尿,第三个厕所还没想到干啥……”
“……”
叶长青差点儿就又被这瑰丽的宣言引起了咳嗽。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得有多神奇朵奇葩的脑回路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
“就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叶长青斜眼看着这家伙。
都是老人精,左小多刚才提到厕所却不提别的,那就肯定有不符合这个小家伙心意的地方。
“不满意的地方,倒真是有的……”
左小多仔仔细细的观视着眼前这位潜龙高武校长的面相。
并不是那种正气凛然的国字脸,而是清癯的面容,下巴有些尖,双眼皮,就如同……一个老秀才?
老学究?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洵洵儒雅,寿眉飘扬,脸色白皙,目光温润,头发花白,三缕灰白的胡子,并不长,却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清风秀骨遗世出尘的感觉。
面相内蕴端方之色,眸清目正,观其气色,正派得很;再用望气之法望之,也是清气满目。
总结一句话,眼前人至少……不是坏人!
左小多还是谨慎了一下,嘿嘿笑道:“这次来上学,真没想到这么好的条件,独栋别墅哈哈……太爽了,校长,据说这是您家的房子?”
叶长青眯着眼睛,看着这家伙,笑着点点头:“却是老夫的私人产业。”
“校长,那您现在的居所,应该距离这里不远吧?”左小多一脸的没有任何心机。
“确实不远,隔壁就是。”
叶长青心里感觉古怪,还有些好笑,但是却不由自主的打起了精神。
他有一种清晰的感觉:左小多这个孩子,外在伪装太多,层层叠叠。所有流露在表面的表相,可能都是他的保护色!
而现在他拐弯抹角的提起房子,显然是在试探自己为何租给他房子的事情,以及,自己的用心所在。
叶长青估计这家伙,绕着圈子要绕好久,自己却没有心情跟他兜缠,干脆开门见山道:“你们老校长何圆月,曾经给我来过电话,专门说了你的事。”
“老校长?何奶奶?您跟她是旧识?”
左小多顿时面容肃然,不由自主的身子也挺直了起来。
叶长青眼中露出羡慕。
轻声道:“而且关于你的事情,她还专门给我来了一封电子邮件。你要不要看看?”
左小多脸上露出来留恋和孺慕,轻声道:“我,可以看吗?”
“可以的。”
叶长青掏出来手机,操作了一番,跟着便将手机递了过来,道:“喏。”
左小多拿过来一看。
里面是一封邮件,发件人,何圆月,收件人,叶长青。
到了他们这等年龄,身份地位,早已经不屑于用本名之外的其余名字,更遑论那些个网名。
左小多下意识的想起自己的网名,竟忍不住一阵羞耻,脸上随之泛起一抹红晕。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
何圆月简单的介绍了左小多的情况,以及表达了想要让左小多来潜龙的心思。
左小多一眼就看出来,这封邮件确实是何圆月写的,亲手所书。
因为这里面提到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三摸五评的前两摸;何圆月是这样说的:此子天纵之才,赤子之心未泯,行事随心所欲,常超出常规,悖逆常理;天网评为左道;窃以为不可,若能入阁下门中,尚请酌情屏之,莫误我孩儿此生前途。
而第二件事则是左小多自己也模模糊糊的:左小多此子,疑为龙脉之承;年幼懵懂,不能腾舞;直达上京,恐为群龙所害;最佳去处,乃是入门潜龙,等待腾渊之时,方为妥当。
冒昧相请,不胜惶恐;并无私心,只为苍生计。还望叶校长垂青一眼,扫荡霾空,青天郎朗,赤日高举。则圆月身虽故去,亦九泉感念矣。
何圆月拜上。
看着这封邮件,左小多禁不住双手颤抖,两个眼圈直接红了。
“何奶奶……”
左小多喃喃念道。
面前,似乎又再次出现了何圆月慈祥温暖蔼然的笑脸,仍自和善地看着自己,似乎对自己说:“小多,要努力哦。”
“何奶奶……”
左小多声音哽咽了。
叶长青,微笑着道:“现在可相信了?”
左小多将手机紧紧地抱在怀里,抬头请求道:“校长,我能将这个邮件拍个照片,作为留念么?”
叶长青微笑,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你要想好,这内容是攸关你之安危之事,不可等闲处之,小心泄露!”
左小多拿出自己手机,对准邮件,仔细的拍了几张,珍而重之的存储了起来。
“多谢校长,我对您再无疑窦了!”
左小多郑重地说道。
叶长青欣慰的点头,却又忍不住心生感叹。
做人,能做到何圆月这一步,让学生如此的信赖,其人格之伟大,已经是彰显无疑!
连左小多这样的人,也是如此心服口服,就可见一斑了。
可惜啊。
叶长青一眼就看出来,哪怕自己是潜龙校长,整个炎武帝国都能排排号的人物,但是在左小多心里,其实并无多少份量!
面上的恭敬,实在不能代表什么。
然而何圆月在左小多心里的份量,却是重如大山,足堪压倒一切!
这乃是何圆月,最伟大的地方!
叶长青心中叹息,面上微笑道:“那你现在可以直说,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妥之处,或者是你不满的地方了。”
左小多点点头,道:“其实都挺好的,只是我无法练功……”
“无法练功?”
叶长青顿时就明白了什么,突然间有些骇然之色:“你的意思是……你真正的兵器,最强兵器,其实并不是剑?而是其他?”
………………
【不得不吐槽一句,办公室温度三十三度,我完全就是在汗蒸。写完一章屁股下面的椅子跟尿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