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ocj好看的玄幻小說 玉虛天尊 起點-第六百一十二章萬妖俯首讀書-3ejb5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青丘,妖狐得道的俊男靓女们在山野间奔走,招呼各路大妖前往正殿。
任鸿让白素以勾陈神庭名义联络各路妖王,随后就带着几人来到青丘,将狐族当做临时落脚点。
这一举动让狐族兴奋不已,从长老们透出的口风,似乎自家青丘一脉日后还有大机缘。
群妖朝青丘足足用了三日,各地妖王赶来天狐正殿。
一进来,他们察觉殿内回荡的雷霆气息,纷纷汗毛倒立,小心翼翼入座。
勾陈帝君虽不似玉清真王一般以雷法为本,但勾陈御使雷霆亦是天下顶尖的大能。
武道之始 新手之旅
察觉雷霆之气,妖王们不由自主回想起自己度天雷劫的感受。
他们看着龙椅上的任鸿,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敬畏“天”。
任鸿坐在龙椅上,观察两侧入席的妖王。这张九龙相缠的龙椅,是狐族昨日刚刚打出来的。
鹏王、蛇王、虎王、狼王……几个大族的首脑全部到场。
不仅如此,玄门也有几位仙真入席,佛宗以医王大和尚为首的佛门高层悉数到场。
只有焦顼、宿钧等人不在席内,而是跑去后山喝茶。
“人数来得差不多了。”任鸿将如意轻磕,大殿中央升腾仙光,映射妖洲版图。
其中妖气覆盖之地有八成,佛光笼罩之地有一成半。其余地界受仙气神光庇护。
“妖族和佛宗争斗百年,死伤无数。本君体上天慈心,特来化解双方恩怨。此后,双方各安天命,好生修行。”
“化解恩怨?”一位妖王当即出声:“大圣,你是仙道的天尊,我们敬你身份,才来青丘见你一面。但你想要凭借区区一席话,化解我们的恩怨,凭什——”
嘭——
任鸿随手将如意砸出去,这尊妖王脑浆崩裂,当场倒在地上化作原身,却是一头金毛神虎。
“弟弟。”
“老三!”
“金毛王!”
旁边几位妖王连忙上前救人。
白虎妖王大怒:“大圣,他不过随口一言,你下这等辣手,过了吧?”
虎族乃万妖之中的大族,号称山君,乃山林之王。单单虎族的妖王就有八位。庚金白虎、飞天玉虎、三头魔虎、赤烈炎虎、沧澜水虎、九山虎君、九尾昆虎、金毛神虎。
八位虎王以白虎为首,已然修成太乙道果。
看着这头白虎妖王,任鸿想到自家坐骑猫猫,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正因为他不该死,所以仅仅打碎脑袋。要是再敢插话,下次直接碎魂。”任鸿收回如意。
宝光裹着如意,不沾半点血迹。
嗯,用如意砸人就是爽。难怪师尊和玉阳师兄喜欢。
再拿如意一扫,破碎的虎头重新聚合。
金毛神虎恢复脑袋,活动了一下,再也不敢吭声。
接着,任鸿扫视众人,将大罗天缓缓张开,压制在场所有妖王。
“本君找你等来,不是协商,而是诏令。”
“尔等只需记住一句话:‘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蓦然——
古武狂兵
大罗天内风雷大作,无数伏羲雷光化作龙蛇游走在殿中。
在场妖王感受无上天威,不少大妖瑟瑟发抖,不得已化作原身。
幸好天狐殿附着乾坤禁法,自动展开空间,足以容纳万妖真身。
医王大和尚看到大罗天,眼中露出惊容。他是药师如来的驻世化身,自然清楚大罗天尊的手段。
但任鸿的大罗天中,隐约出现另一重道天虚影。
“他快凝聚第二道天了?他才几岁?难道这就是天皇帝子的资质?莫非这一次,又要多一位教主了?”
医王大和尚念了一句药师佛号,忍耐下来。
他之所以没有跟随其他佛祖一同去三清境,便是考虑到北地妖洲,想要在人间塑造东方琉璃佛土。
群妖被任鸿气势所慑,老狐王颤颤巍巍道:“陛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哼——”任鸿收了气势,缓缓道:“接下来,你们听,本君安排。回头按照本君布置走,不许任何异议。”
“本君能容忍尔等妖王修行,已是天道慈心。若再有不足,直接灭杀汝等,再重新培养妖族就是。”
任鸿所谓的众生平等,妖族人族一碗水端平,是建立在顺从的情况下。要是不从,打杀了再养一批就是。
这一点,妖王们真要感谢纪清媛舍去情根。不然换成原本的任鸿,怕是连谈都不会谈,直接依循天数将妖洲给拆了。
……
“好家伙,这家伙可真霸道!”
宿钧一行人坐在后山饮茶,面前摆放昆仑镜,照出殿内情况。
他戳了戳镜子里头的任鸿:“我听人说,他的霸道跟玉虚上人一模一样?老焦,你怎么说?”
焦顼回忆玉虚上人的行径举止,默默点头。
的确很像。
在三清境,凡玉虚上人决定的事,从不容旁人更改。便是其他两位教主也只能劝说,而不能拗着他的脾气硬压。
那位教主,只能顺毛不能逆着来。
“的确很像。不过玉虚上人虽然为人肃正,但很少插手杂务。他只在乎天数顺逆,只要不逆‘天’,一切都好说。”
“可这个‘天’,就是他自己吧?”风天越吐槽:“他只是喜欢让其他人按照他的规矩来而已。”
想到这,他对任鸿拜入玉虚十分不满。
振兴天皇阁不好吗,非要去昆仑掺和?这一切都是昆仑道派的错!
要不是任鸿作为昆仑掌教,风天越真想去昆仑山杀一个七进七出。
焦顼苦笑。
没错,不违元始天数,一切好说。若是违逆天数,教主下手弄死你。
“任鸿应该是为省事,故意以霸道压服群妖。”焦顼想想,又道:“宿钧,你稍后再帮他敲一钟,给他助威。”
还助威?需要吗?
看到殿内那群面色难看的妖王,宿钧心道:我要是出手帮他,怕不是这群妖王直接反了。
……
天狐大殿。任鸿从容述说自己的安排。
“稍后本君拆解妖洲,青丘、凤林二地协同……”如意在地图上圈了几处灵山:“稍后,这些地方从妖洲隔离,另立一洲名曰‘长洲’。”
妖王们神情不对,要不是有前车之鉴,早就炸了。
佛宗还只是打算教化妖洲,可这位直接要把妖洲拆了?
众妖王眼神交流,最后落在一位少年身上。
那少年是白泽妖神的在世传人,昔年也和任鸿属于旧相识。作为人妖混血的他,到底不同于一般妖族。
于是,他开口道:“大圣,强扭的瓜不甜。这件事要不要问问当事人的意见?”
“青丘一脉有异议?”任鸿随意扫向老狐王。
西遊黃獅傳 木冬寒
老狐王马上摇头:“没有,一切全凭大圣做主。”
前几日任鸿一行人到来,他就认出定海大圣了。那可是曾经和前前代狐主认识的玄门天仙。而任鸿宿钧,显然是当年前前代狐主度情劫的关键(颛臾转世)。
气吞斗牛 宰牛刀
想到这,他自然不会怀疑他们对青丘的善意。
再者,青丘独立出去,在长洲逍遥享乐。岂非好过在妖洲被各大妖族欺压?
妖族,说起来是一个整体。
但万种妖灵,彼此习性不同,岂能混为一谈?
他们青丘一脉,可是要修行天道的。
“凤凰一族也不用问了,我和南离有旧。她的主,我做得。”
三清境,两位仙子一阵羞恼。
天狐倒也罢了,可南离想到任鸿直接帮自己把凤凰族领域收拢,暗道:“好个登徒子。我们之间的情分早就断了,你这么上赶着帮我做主,莫不是打算当你好友的岳父?”
但再转念一想,任鸿专门选了凤麟洲作为别府,却把凤林祖地安置在长洲。
“这家伙故意把我和纪清媛的仙府分开,某不是打着二女同收的打算?哼——”
天狐大殿。
任鸿圈出的其他几个妖族领地首领,也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他所圈的这些领地乃白鹿、青牛、玉羊等妖兽之地。这些精怪不喜杀生,最适合送去长洲。而且,他们巴不得脱离妖洲的杀伐环境。
白泽扫视一圈,除却灵元妖王(通臂猿猴)摇头否决后,其他妖族首领全部打算搬走。
到底妖族人心不齐啊。
白泽遂放弃劝说的心思。
这人间白泽神兽只有他这一个混血,他将自己视作白泽神的后裔,可也没把自己当做普通妖类。
任鸿对这些妖族首领的上道很满意。随手抹掉灵元妖王的族地:“既然如此,通臂猿猴一族姑且划去。其他妖族直接随我搬走。”
他打出暗号,宿钧那边马上开始行动。
剑气如尘
万神钟抛入天空,射出几道灵光飞向那些族地,将几块山川从妖洲切下,收入万神钟内。
“至于佛宗……”任鸿瞥了一眼医王大和尚。
如今任鸿修为到了,也能察觉医王大和尚的本相。
这货哪里是普通和尚,什么灵鹫寺主持,分明是某位佛主的化身。还有他两个儿子,又哪里是儿子,那是两个转世菩萨。
药师如来、日光菩萨、月光菩萨。
任鸿心中过了一遍,暗道:这佛门也有意思。怎么转世轮回了反而崇尚血亲关系?好些佛主和菩萨,怎么都有父子缘分?
“大和尚,你们家目前的地盘,直接化作佛国可好?”
药师如来往外头看了一眼,察觉万神钟后,默默念了一句佛号。
妖洲上空,七大药师化身如来同时出手,将人间佛土纳入掌中演化一座佛国。
“嗯,佛宗也退了。”
夙沙氏和风天越看到这一幕,从青丘离开。
二人联手做法引动四海之水,将妖洲推入北海。
突然,天空飞来一对神仙眷侣。
“四代,八代,你们近来可好?”
风天越一怔,打量这对手拉手飞过来,在自己两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的人。
“六代?你们夫妇回来了?”
夙沙氏从海里探出头,飞上来:“你们当初跑哪去了?你儿子现在自己在补天界呢。”
六代手托一只金葫芦:“我们夫妻得娲皇眷顾,目前随娲皇修行。这次回来,也是奉娲皇之命,给三代前辈送一件宝物。”
风天越眼珠一转,试探问:“你们打算待多久?是马上离开,还是回家看看?”
“要留一段时间。娘娘说,待三代飞升后,我们再回去。所以,我们打算在这里多转转,游历大好河山。”
风天越拉着任鸿宿钧四处游玩,六代夫妻当然也想玩啊。
娲皇隐居之地十分僻静,毫无半点景致。他们每日只能打坐修行,连夫妻交流的时间几乎都没有。
毕竟,他们总不能在一个单身女人面前做点什么吧?
就算娲皇默许,可他们自己也害羞。
这次好不容易出来,就打算彻底玩一场,行鸳盟之实。
“这样啊……”
风天越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他脸上堆满笑容,看得夙沙氏心中一跳。
这几日,这种笑容他看多了。每当任鸿宿钧这么笑,焦顼肯定倒霉。
我的愛無疾而終 菟絲
闲散真人
“六代难得回来,我们给你讲一讲新世界的风光。正好,我们也在旅游。”
“好啊?”六代不疑有他,对妻子低语几句,圣女笑吟吟接过葫芦,轻快乘云,入天狐殿拜见任鸿。
圣女刚离开,风天越直接上手勒住六代脖子。
“好啊,你们倒是躲得快。如今天皇阁只剩我一人,你们就没想着回来帮帮我?”
“等等……等等……疼,八代,我好歹是你前辈,快松手。再不松手,我要反击了。”
“来啊。我倒要看看,你在外头学了多少东西。娲皇神通?哼,我怕你吗?”他拧着六代耳朵,死命乱扯。
太羲调教出来的得意弟子,泰皇、羲皇、娲皇神通,哪个不会?尤其风天越自己研究天地人三皇大神通,又把后土和农皇观想出来。以他目前的修为,人间罕见敌手。
六代本就不以战力著称,挣扎了一会儿,见自己无法挣脱八代禁锢,目光落在夙沙氏身上求救。
夙沙氏抬头望天,权当看不见。
嗯,后辈,你就牺牲一下吧。我们这些前辈拍拍屁股走人,全是风天越一个人经营天皇阁。我要是帮你,回头也要被数落。
金虹氏和姬辰有自家道统门派,风天越不好发作,但对其他几位个阁主却没好脸色。
莫说他俩,纵然昊英氏复活,风天越都敢上手。
至于两位三代,那是论外,不考虑。
风天越的三观就是这么歪。
“我不管,反正你作为天皇阁主,必须给天皇阁尽一份力。咱们风氏一脉的后人,就指着咱们几个撑腰呢?”
“不让你干多少活,至少你跟你老婆领一个太上长老的名头。在停留女娲界的这段时间,帮我清理一下麻烦。”
“这也太麻烦了吧?”
“这还麻烦?你瞧瞧四代,如今累死累活帮我推动妖洲,你不觉得我对你很好嘛?”
不,我才不是为你。我是被逼的。
想到后土、任鸿、宿钧等等大山,四代叹了口气。
他劝说六代:“你就应下吧,不为你考虑,也为你儿子想想。你就不怕你儿子日后被他穿小鞋——”
“对啊,我把儿子送你。”六代眼睛一亮:“八代,回头你去找他。补天界也送你了。他可是风氏的嫡系,父母皆传承羲娲血脉。他资质不错,回头你去培养他吧?”
也是哦。
风天越心中一动。
目前他还没有弟子,夙沙氏也没收徒。要说他们这些阁主的后代,除却任鸿的便宜儿子任魁,也只有六代有儿子。而且父母皆是风氏血脉,最适合执掌天皇阁。
回头我把他培养出来,将阁主之位给他,我自己不也自由了吗?
想到这,风天越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前辈,你早说啊。既然你都把儿子交给我了,那你们夫妻就慢慢玩吧。”他帮六代整理衣襟,轻轻拍了几下:“回头你们可以去长洲或者凤麟洲转转,这俩地方景色不错。”
啥?景色不错?
夙沙氏欲言又止。
一个任鸿别府,一个宿钧别府,你这是让羊自己去虎口吗?
是了,虽然两座仙洲建立,但上面花草建筑总要有人打理。六代夫妻精通造化,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花匠、工匠了。
但是——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夙沙氏默默闭口了。
星际之永恒传 涛声依
……
另一方,圣女拜见任鸿,送来娲皇的金葫芦。
“娲皇陛下说,勾陈帝君乃本界第一天神,理应牧守众生。这只金葫芦借于帝君,以统摄群妖。”
她打开金葫芦,森然妖气弥漫全殿,浓浓阴云中展开一面长幡。
医王大和尚脸色剧变:“招妖幡?”
白泽也吓了一跳,颤声道:“娲皇陛下将此物赐下了?”
圣女正色道;“是借,不是赐。”
但即便如此,白泽心中也骇然不已。
招妖幡,娲皇治世时打造的神兵。和万鬼谱、万仙图、万灵书等宝物并列,是统率天下诸道的圣物。
执掌此物,便是万妖之主。随着招妖幡激活,一股莽荒之气充斥殿内,然后逸散整个妖洲,最后是三界十方。
所有妖灵似有所感,纷纷向着天狐殿方向顶礼膜拜。
其中以狐族最高兴。
好嘛,原本以为投靠了一位仙道大能,没想到人家还是万妖之主。这下子,我们身份也高了。
谁敢说我们是妖奸,我们是妖皇嫡系!
随着万妖祭拜,任鸿能感到一股纯粹的念力涌入自己体内,增长自己的法力。
“娲皇这份大礼,是不是有点大了?”
哪怕是借,这恩情也着实不小。
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任鸿一脸狐疑,但他没忘记正事。
有娲皇帮忙背书,北俱芦洲之事更加顺遂。
很快,他便开始挥动招妖幡,将整个妖洲挪移入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