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nc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txt-第三百一十九章 重空激風雷閲讀-9heh9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分身一直立在台上观望,见那水流冲奔而去,声势极为浩大,只他此刻神情微微一动,因他辨认出来,此水乃是“天一重水”。
当日他只凭一滴重水在身,就能抵挡余常一拂,现在这许多重水汇聚在一起,并还形成浪涌之势,这其中汇聚的力量又该是何等惊人?
除了镇道之宝,想是没有什么东西正面能抵御的住。
赢冲一直立在高处观望局势,见得到崩腾河流过来,他心下总觉此水和什么东西有关,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因遭受到外界冲击,上宸天中散布在天地之内的阵禁自行回应,大气之中仍是显现出一枚枚青雷,往下轰落而来。
然则方才大显神威的雷光一入此水之中,不过闪烁了几下便就不见,而那些水中蛟龙更是一条条窜动来去,每有青雷到来,竟是一口直接吞入下去,还流露出一副享受神色。
赢冲见到此景,本待催发幽城金砂上去阻碍,但是对面似是知道他要如此做,那根青灵天枝之上有滚滚清穹之气散播开来,化若云雾一般遮在外围。
此气明明只是少许,望去也只稀薄一层,可偏偏金砂落入此中之后,都是化融消失,始终无法将之穿透。
而这一耽搁,更大水流已然冲入进来,不断破坏着擎空天原之上的各处阵法禁制,可见各处屏护层层崩塌,唯有溃裂之后气光残留下来。
上宸天所有阵法乃是依托青灵天枝布置的,一般来说,只要生机不绝,前面溃退,后方再是布设,如此循环往复,无有穷尽ꓹ 按部就班一个个破过去,数十上百年都不会有结果。
可是此水来势实在太过汹涌ꓹ 根本不曾等到后方阵机再是形成,前方阵势就是接二连三的破灭了。
赢冲知道此刻不能任由这水这般肆虐下去,否则用不了多久ꓹ 当面所有禁阵都会被其所冲垮。
故是他心意一凝,把元神遁入青灵天枝之内ꓹ 搬挪枝节,将那一座座附着在上的空荡天域落了下来ꓹ 挡在了前方。
那水冲入到一座空域之中ꓹ 很快便将空域撑满,将此中一切都是涤荡干净,但是紧随其后,又有一个空域替补上来,其在被冲溃之后,则又是一个空域承接而上。
赢冲知道正面挡不住此水,但却可利用无尽空域将之延阻住ꓹ 不过说是无尽,这回能挪回来的空域终究还是有数的ꓹ 但也不确定最终是否能将此水完全容纳下来。
并且这些空域本来是他作为后备之用的ꓹ 现在被此水一冲ꓹ 只能提先拿出抵挡了。
天夏只是落了一步不算太过关键的棋ꓹ 就将他的一个后手废去了。
可他也是没有办法。
两方势力交手,比的就是双方所掌握的各类法器法宝和神通手段ꓹ 上宸天的家底肯定比不过继承了神夏绝大部分遗泽的天夏能比的。
更别说天夏占据了上层之后ꓹ 可谓宝材无数ꓹ 三百多年来足够祭炼出许多厉害法宝了,他们这里还完全只能在青灵天枝之上做文章。
遇到这等强横法水ꓹ 哪怕他再能调度排布也没有用处,唯有用相对等力量去回应。
只是他手中筹码打一个少一个,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尽了,此刻他也唯有尽量支撑,只希望孤阳子那处能快上一些了。
五行蛊术师 海陈
然则天夏这边却不会给他任何喘息之机。
在玉素道人出手过后,竺廷执对上端打一个稽首,便自袖中拿了一张勾满道箓的法符出来,可符一尺来长,可见上面灿光四溢,还有若冕之云光浮腾飘闪,只一现出,那光华就照满半边殿宇。
他将之对外一抛,此符就晃晃荡荡,越过横跨两界的枝节,顺利飘过云漩,落入到了上宸天内。
因是先前那“天一重水”的水浪太过凶猛,上宸天内前方的禁阵俱被破坏,故对其也是毫无阻拦,此符一转之上,到了天穹之上,顿有片刻后,轰然一声,绽开一道璀璨无比的淡青色明光。
此气光与青灵天枝所发之光有所不同,若生机清气乃是翠绿浓郁,补益灵精,而其之气光便是如炉中之火,烧融万物。
光华所去之地,天原之上星光都是为之所夺,禁阵纷纷如蜡化融开来,一些驾驭禁阵的上宸天修士和弟子连声息都未发出便就化为乌有。
忘情都市 键盘上的烟灰
而趁此势头,那些神人又再一次往里冲入进来,而这回与前一次不同,他们却是无遮无掩冲入了擎空天原之上,并向若流光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的分散而去。
一时之间,仿若数以百万计的飞火流星散播入天地中,若忽略其中杀伐兵戈之气,景象却是极其壮观。
智除巨阉
不过在那法符光芒照耀之处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行动,可一旦出了光芒所照范围,便就立刻遭到了冲击。
天原之上的天幕微微一暗,有无边深青色浓云涌来,更有狂风卷席而至,那些神人被此风一吹,身上金光火焰就熄灭下去,再被浓云一裹,整个被吸纳了进去,无论冲出去多少数目,都是轻易而举被摧灭。
不止如此,这些浓云自四面八方而来,那法符所显光亮被不停向内挤压,在彼此消磨之下,光亮范围在一点点的向内收缩。
这个时候,云海法坛座上,有大约十余位玄尊霍然睁开了眼目。
方才那些神人,还有许多是他们化身照影所变化的,因是夹杂在数以百万计的神人之中,并不引人注意,对面也根本不曾察觉到。
英雄創世 鯨魚執迷中
綜這負心的世界
经过这么一遭,上宸天那些禁阵布置所在也是在他们眼中暴露了出来。
而每一个人俱是将自己查探到的东西拟书一封,落印之后,令身后神人送呈去了悬天道宫之中。
道宫座上,林廷执待把送来的书信一封封看过,若有所思,便令神人侍从将此送去各位廷执手中观阅。
韦廷执看了下来,稍作思索,道:“情形有些不对,对面若是孤阳、天鸿、灵都三人主持,守御当不该是如此无力,所能调用的青灵天枝的力量当也布置这些,若不是有意示弱,那么对面的主持之人应当还是赢冲,而非是孤阳子三人。”
不过天夏如今采取的乃是正攻之术,是稳扎稳打的路数,这策略很简单,先是设法探试各种阵法禁制所在,而后凭着绝强力量,将你的屏护一层层剥去,不彻底除灭前进道途之中的屏障就不下场。
生活系大佬
狂妻独爱
这里面比拼的就是双方的底蕴,推进到哪里就占据到了哪里。所以在这个时候示弱,那是无意义之举。
钟廷执道:“首执,诸位廷执,钟某以为孤阳三人此刻极可能还在试图找寻寰阳派,若是他们到这个时候还不曾放弃,那么一定是有什么必可成功的手段。”
林廷执沉吟片刻,才道:“我们对青灵天枝所知有限,不过能救命的手段,也无非就是那么几种。”
陈廷执则沉声道:“不必去理会这些,寰阳派那里我们早有防备,其便是冲入此世,也不可能在瞬息之间将所有力量全数送回来,其必然先要打通入世之路的,我们只管先将上宸天这里剿平。”
诸廷执商量几句后,决定还是稍稍加快一下进攻速度。
于是诸廷执合力一处,催动更多清穹之气,灌送入位于清穹云海上的那一根巨大枝节之内。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听得枝节扭动之声,便见自那枝节主干之上分出一个个粗壮分叉,而后延伸生长,顶端出现一个个云漩,尖端在穿透过这里后,就与主枝一般向着上宸天护壁地方撞去!
这却是在设法打通更多的通道,要让上宸天摸不清天夏稍候到底会从哪里进行突破。
而上宸天也不可能对这些通路放任不管,势必可逼得此辈处处防备,进一步分薄其原本用于守御的力量。
同一时刻,赢冲也是见到天域天壁之上又有一圈圈涟漪出现,而且这一次不是一处两处,而是十余处之多。
他心中一凛,不用多想,也大致也能判断出天夏此刻的用意,可他也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布置,当即传令底下守御禁阵之人留神那些地方,这无疑使得禁阵的布置为之散开了。
可要是他不做理会,那么天夏就会趁虚而入了。
实际上他很清楚,以天夏的力量,选择多处地方同时突破都是可以的,这也是双方实力上的差距。
上宸天外层护壁在第一次被破开一个缺口后,在清穹之气的侵染之下守御已是大不如前,故是这回的突破很是顺利,很快那些分叉支触就一根根从天壁之上钻了进来,并从不同方向上一头扎入擎空天原中。
张御尽管站在后方,可他看得很清楚,每一处被枝条钻透的地方都先是有万千星镜照去,光芒撕开云漩,而后由清穹之气化变云雾挡住那里的幽城金砂,下来再是由诸多神人冲入进去,进攻的套路流程与先前可谓都是一模一样的。
可就是这样的方式,令上宸天处处难以应付。
毫无疑问,上宸天若再继续依靠禁阵恐怕是抵挡不住的,那么下来恐怕很快就将轮到修道人或玄尊上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