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i4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一十七章 軟硬兼施不是欺軟怕硬推薦-et296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不对,不是小倩!
廖文杰双目微眯,女鬼只是脸上一张皮,画得像罢了。
对面,名为尤枫的女鬼转身就跑,廖文杰踹门而入的瞬间,她就知道是道士上门了。
作为一个没啥本事的女鬼,尤枫摆平书生轻而易举,遇到道士就只有被摆平的份儿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嘭!
就在她跳窗而出的瞬间,一只巨大红色鬼手在窗外严阵以待,稳稳将她握住,砰一声按回屋子,死死压在了地砖上。
“呵呵,跑得了吗?”
廖文杰抬手一握,伞柄中抽出胜邪剑,随着剑身嗡鸣颤动,尤枫亦惨叫着哀嚎连连。
因为面孔太眼熟,让廖文杰有些不好意思下手,手起扫落一剑,将尤枫脸上面皮斩成两截。
然后廖文杰就后悔了,没了美人画皮,尤枫整张脸焦黑如枯树木炭,口鼻眼皆是黑色空洞,看得人头皮发麻。
“仙长开恩,饶我……”
“闭嘴!”
廖文杰竖剑指着尤枫,冷冷道:“我问你,你这张画皮是从哪弄来的?”
“我是照着一人画的,就在前两天,我偶遇一官宦人家的小姐,见她容貌秀美,便照着画了下来。”尤枫说完,又是一阵苦苦哀求。
“在哪?”
“镇子里,那位小姐和家中仆人连夜赶路,与我错身而过。”
“……”
听到这,廖文杰大致明白了,如料不差,尤枫口中的那位官宦人家小姐,就是和小倩容貌一般无二的……那个谁。
恋上恶魔王子的吻
姓甚名谁不重要,反正是个人就对了。
“你见人家貌美,便偷偷跟上,趁其不备,撕下了她的脸皮,对不对?”
“仙长误会了,这张不是人皮,我也从未害过谁。”
“没害过谁,你为何跟书生回家,看你经验丰富,想来也不是第一回了!”
“仙长,你听我解释……”
尤枫语速飞快,说明前因后果,她生前是个唱戏的,一年多前在戏台上惨遭雷击而死。
魂魄因惊雷的缘故,迷失方向,迟迟没有找到阴间去路。半年前,她好不容易踏上阴阳路,又被一个名为‘阴阳法王’的魔头截留,困在阴阳界进退不得。
阴阳界中,似她这般的鬼物不在少数,都被阴阳法王扣下,没法投胎转世。
就在前几天,阴阳法王动身前往阴间,尤枫和一些女鬼商议,偷逃至人间,寻找厉害的修行中人,希望求助他们得以脱困。
“阴阳法王半人半鬼,法力高强,在阴阳界自封为王,截留鬼魂为其子民……”
尤枫哀求连连:“还望仙长怜悯,救救我等游魂野鬼。”
“……”
星空主宰 夜半問道
廖文杰眉头一皱,挥手散去红线,让尤枫把两截画皮戴上。
阴阳界他知道,之前对付鬼王九尾狐,燕赤霞就曾带他和拾儿去过,白色立柱通天,阴不阴阳不阳,姑且可以算作阴间边界之地。
打完九尾狐,他还专程询问过燕赤霞,边界的鬼王都这么厉害,再往里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然而并不是,据燕赤霞所说,通常情况下,盘踞在阴阳界的鬼物大都本领一般。鬼王九尾狐属于异类,争名夺势兴趣缺缺,一口执念不散,心思全想着祸害人间的新娘。
所以,阴阳法王在阴阳界截留子民,自立为王的行为,纯属有当皇帝的心,却没有当皇帝的实力,只能在边陲之地混个山大王自娱自乐。
“好叫仙长知道,我虽然住在王生家里,却没有害他的想法,只是想通过他寻找修炼有成的人间大能。”
尤枫贴上画皮,一道剑伤横切,将俏脸分成上下两截,一说话就漏风。
“说得好听,你想找得道高人,为什么见了我就跑?”廖文杰冷哼一声,时刻不忘‘鬼话连篇’四字。
上错洞房赖错王
“啊这……”
尤枫一时语噎,怎么说呢,她见廖文杰踹门而入,明知是道士,可第一个想法不是求援,而是赶紧跑路。
或许是女鬼的直觉,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总之,跑就对了。
有求于人,尤枫支支吾吾不好说实话,最后站在原地闭口不言。
“哼,就知道你们这些女鬼,嘴上说得好听,还不是馋人家书生的身子。”廖文杰从怀中摸出面具,抬手扣在脸上。
不曾想,他刚把黑山面具戴上,尤枫脸色骤变,颤巍巍退后,转身朝窗外扑去。
嘭!
動漫狂潮 大巫師
红色鬼手从窗外压下,第二次将尤枫打成扑街。
“怎么了,你发什么神经?”
“面具,你的面具……你是阴阳法王!?”
尤枫惊恐交加,话都说不利索,阴阳法王也有一副面具,整天戴着从不拿下,和廖文杰这幅神似,款式样式或许不同,但风格一般无二,分明是出自一家。
“有意思……”
廖文杰双目微眯,身前开启阴阳路通道,红色鬼手提着尤枫,踏步走入其中。
一排通天立柱耸立,廖文杰左右看了看:“你说的阴阳鬼王,他的地盘在哪个方向?”
“法王……法王回自己家,也要我这个人外人之路吗……”尤枫哀莫大于心死,不阴不阳戳了一个冷刀子。
“我要是阴阳法王,你已经在劫难逃了,能活到现在?”廖文杰直摇头,这只女鬼智商一般。
“仙长真的不是法王!?”
尤枫眼中亮起喜悦光芒,片刻后猛地想起什么,支支吾吾道:“仙长,阴阳法王本领高强,谨慎起见,不如……不如叫些帮手,或者将你山门前辈请来压阵。”
廖文杰翻翻白眼,没好气道:“指方向,再废话现在就把你灭了。”
……
红色剑芒划空,廖文杰手握胜邪剑朝东方冲去,另一手缠绕红绳,抓着粽子一般的尤枫。
燕赤霞御剑飞行时用脚,他用手。
没办法,条件有限,胜邪剑虽长了一截,但相较正常的宝剑,仍旧明显短了一截。
他不想蹲着御剑飞行,只能用手握住剑柄飞行,至少卖相上看得过去。
那么问题就来了,拾儿有没有学过御剑术,如果有的话,御斧飞行又是什么场景?
帅吗?
剑芒当空,直冲东方。
期间,连续路过两座城池,按尤枫的意思,此地城池皆有厉害的千年鬼王盘踞,理应绕路避开,否则必招大祸。
落樱之恋
在砰砰两巴掌之后,尤枫就闭上了嘴,什么千年鬼王,啊一下走个过场,她看了都脸红。
廖文杰没想那么多,就和八十万禁军教头、丞相南下领兵八十万等等一样,阴阳界的千年老鬼各个水分十足。
空間無限穿越 懶鬼張
即便真有千年,没有鬼王九尾狐的机缘,也只是活得久,本领相当一般。
还有那位号称半人半鬼的阴阳法王,换个说法就是不人不鬼,真要是本领滔天,干嘛在阴阳界混日子,去抢枉死城啊!
截留路过的鬼魂充当子民,欺软怕硬一点出息没有,廖文杰敢赌宁采臣胯下人头,阴阳鬼王若是本领通天,这头不要也罢。
不对,宁采臣人品太好,不能赌他的脑袋,还是周星星好了。
“仙长,就是那里,那座城池就是阴阳鬼王的地盘。”
尤枫指着远方一座城郭,城墙四面环绕,分内城和外城,相较其他鬼王的地盘,卖相倒是颇为不俗。
亲眼看到廖文杰两巴掌拍飞两个千年鬼王,尤枫此刻信心百倍,深信阴阳鬼王来了,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有一说一,廖文杰都没这么自信,他做好两手准备,如果阴阳鬼王是个水货,当场将其打杀,如果点子扎手,果断开启通道跑回人间,找燕赤霞出手相助。
不是欺软怕硬,这叫软硬兼施,谨慎人的事儿,怎么能叫欺软怕硬呢!
“剑化万千!”
迷情绝爱:首席的复仇娇妻
“剑归须臾!”
红芒分化数百,凌空组合剑阵,一柄血气冲天的大剑合成,对着城墙直斩而下。
轰!轰!
两声巨响,先是外城城墙炸开巨大豁口,紧接着,内城城墙也坍塌大半。
城内,号角声吹响,半晌之后,一支歪歪斜斜的队伍从内城跑出,四下张望咋呼,愣是没找到立在城墙上的廖文杰。
连战九尾狐和黑山老妖的军队,这么垃圾的阴兵鬼卒,廖文杰还是第一次见。
就很邋遢。
“来者何人,敢在我阴阳鬼王的地盘放肆!”
身着黑色铠甲的法王驾马而出,手持一杆方天画戟,望之威风凛凛。
和尤枫描述的一样,脸上扣着石质面具,阴气环绕,伴随冤魂影子,散发鬼哭狼嚎的噪耳魔音。
“这身鬼将打扮,果然是黑山老妖的余孽。”
廖文杰暗暗点头,之前听尤枫的形容,他便有所猜测,只能说,不是黑山老妖死灰复燃,着实令人失望。
我的超萌老公:毒女嫁到
黑山老妖还活着,意味着他手里仍有救命法宝,跑一趟不亏。
“咦,有人味!”
阴阳法王四下张望,仰头看到城墙上的一人一鬼,边上下属汇报,女鬼是前段时间逃走的尤枫。
“大王,尤枫私自逃离阴阳城,按律应当治她一个永不超生,下清水锅化了。”
“闭嘴!”
阴阳法王横戟将属下扫飞,下马跪拜,恭敬道:“属下拜见黑山大王,恭迎大王圣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