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rn7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御魂者傳奇 ptt-第8235章 雷殛小懲(第五更爆發)看書-xwj1h

御魂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魂者傳奇
又过了三息时间,石洞内的活尸小喽啰已经只剩下十几个,魔魈陡然哈哈一笑,随即道:“哥几个,玩个花样如何?”
“好啊!”
“蛤蟆,你先来!”
“咕呱!”说时迟,那时快,土宫蟾骤然变大身躯,好像小山似的,而后蓦地纵身而起。
嫡庶有别 林三娘
“砰!”大蛤蟆壮硕无比的身躯坠地时硬生生将地面压得龟裂下陷,“呼呼呼!”与此同时,那十几个活尸都被震得离地飞起。
“该我了!”
“嗤嗤嗤!”
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独角冰蛟话音甫落,已经吐出大片迅疾冰刺,将空中活尸一一穿透,对方惨叫不止,可还没来得及坠地,白眉老猴就已经晃身扑了过去。
“嗖嗖嗖——”老猴抖手甩出盾牌,此物在空中急旋陡转,瞬间划破长空,将空中的活尸大部分腰斩,对方砰然化为齑粉冰晶。
甲貅王看到还剩下最后一只,顿时大笑着扑上前,倏忽调转身形,用后蹄挟风踹在了对方身上。
“瘦子,送你一个大礼!”甲貅王狂笑声响起的同时,冻僵的活尸已经径直飞向瘦子活尸王。
这家伙见到飞尸来袭,立刻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想都没想,倏然挥爪落在了活尸体表,“砰啪!”甫一接触尸体,对方便已经应声爆碎。
“噼里啪啦!”无数碎冰寒砾纷纷溅落在瘦子活尸王头脸身躯,虽然没让这家伙受伤,可它也感到火辣辣的疼痛。
夜帝的尊宠:甜心拒爱99次 妖童童
最重要的是,这种肆意挑衅、这种极度侮辱,是瘦小活尸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让它怒火中烧,几乎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之中!
惡魔的聲音 蝶之靈
“噢噢噢!”疯了似的瘦子活尸王猛然朝着甲貅王这边飞扑过来,甲貅王的行为,确实已经彻底激怒它了。
“哈哈哈,果然是要针对我吗?诸位,那我就不客气了。”
刚才,甲貅王就是要成心惹恼对方,只有这样,才会让瘦子活尸王朝着自己过来,甲貅王成功做到“拉仇恨”,下面就是在几个同伴面前抢人头了。
“可恶,居然让死胖子抢先了。”
太陽系人
“就是,早知道刚才我也应该去挑衅瘦子活尸王才对。”到了此时,魔魈、冰蛟、土宫蟾它们几乎追悔莫及,不过甲貅王此刻和活尸王动上手了,它们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咚咚咚!”
“嘭嘭嘭!”
霎时间,甲貅王的一双前蹄就和瘦子活尸王的利爪对碰上百次,对方受了重伤,此刻尚未恢复到巅峰状态,话又说回来,就算这家伙在全盛时期,也不是甲貅王的对手。
“噗——”一口逆血夺腔而出,双目外凸、痛苦之极的瘦小活尸“噔噔噔”向后连退数步,这才勉强站稳。
到了此时,这家伙眼中就剩下惊骇之色和极度恐慌,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不是这群强敌的对手,但是这实力相差也太悬殊了,瘦子活尸王只觉得背脊生凉,身躯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锦少误入坑 糖人世家
“喂,胖子。”魔魈此时扬声叫道:“玩够了就赶紧换我,你不要老是独占大家的‘玩具’,太不够意思了。”
“好好,反正我也揍够它了,现在就让给你了。”
话音甫落的一刹那,甲貅王便已经晃身退后,那瘦小活尸还以为自己就此脱难,刚想喘口气,魔魈便已经狞笑着飞扑过来:“小子,轮到我来玩玩了。”
“嗤!”
下一刻,它掌中的古金破冰镩倏然挟风直刺,恶狠狠钉向瘦子活尸王的颈嗓咽喉,这家伙见势不妙,急忙偏头闪避,“嘶啦!”饶是它躲得够快,破冰镩的尖子还是在自己脖颈上蹭出一道血痕。
“叽叽叽!”霎时间感到对方的威胁实在太大,瘦小活尸面带惊慌失措之色向后倒退,这家伙的战意已经逐渐被恐惧侵占,消磨殆尽在即。
“喂,魔魈,你的时间已经过了,该我啦。”土宫蟾说着,晃身蹦跶过来,魔魈挠了挠头,又瞧了一眼遍体鳞伤的活尸王,嘀咕道:“也罢,眼看这个家伙就要怂了,就让给你好了。”
“突突突!”土宫蟾嘿然一笑,瞬间吐出十余颗泥浆弹,那活尸王现在都不敢硬接,倒退的同时发出凄厉嚎叫:“嗷嗷嗷!”
“咚咚咚、咚咚咚!”听到它的叫声,剩余的两个重甲活尸终于有了反应,已经迈着沉重步伐走到近前。
对方并非完全听从瘦子活尸王的指挥驱使,只有到了这家伙有了生死危机之时,才会为了保护它身上的邪神残魂出手,此时,正是时候。
“乒乒乓乓!”眨眼工夫,重甲活尸便挥舞兵器打飞了大部分泥浆弹,但是土宫蟾的玄灵气攻击何等厉害,立刻震得它们浑身抖动颤晃,不住后退。
“叽叽叽!”见到重甲活尸也不能帮自己太大忙,气得瘦子活尸王尖叫忿怒,可就在下个刹那,关横、姑娘们以及其他同伴已经来到附近,将它前后左右全部包围,封死了退路!
“呵呵呵,畜生,挣扎是没有用的,你还是乖乖跪地受死,兴许还能少受些折磨。”
若桃此时抱肩冷笑道:“毕竟姑奶奶就算要动手宰了你,也是要费一番工夫的,说实在的,不想在你这种垃圾身上浪费。”
“叽叽?!”听到她的话,浑身栗抖的活尸王尖叫一声,这家伙还有些不服不忿。
陡忽间,若桃肩头的金鹪雏鸟振翅吐出一道纤细电流,“砰!”这看似微弱的攻击挟风落在活尸王肩头,居然硬生生炸出一个血洞。
“嗷呜!”活尸王伸出爪子一捂伤口,顿时满脸痛苦的低嚎一声,气势霎时间坠落到谷底。
面带轻蔑和不屑之色,若桃冷冷道:“不识好歹的畜生,看来你是存心想要反抗了,也罢,早点宰了你,我们还得去办别的事情呢。”
“若桃,你先不要动手。”关横突然开口道:“我有个想法,现在要试一试。”
“呃?什么想法?”闻听此言,若桃和其他姐妹都有些吃惊,关横此刻抬手一指身边的复魂瓮上方:“你们看看它。”
大家抬眼观瞧,就只见那柄悬在瓮口的玄纹短剑此时绽放异芒,也不知因何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