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16o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五十六節 明智之舉(求月票!)分享-4vhf5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冯紫英注意到二女欲言又止的怪异表情,也颇为好奇。
他印象中邢岫烟是个很坦荡利索的女孩子,做事极有条理,待人也很真诚,正因为如此,他一直很欣赏这个女孩子,对于妙玉有这样一个闺中密友也是十分高兴。
但今日妙玉也就罢了,连冯紫英都有些搞不太明白这个傲娇而又混杂了自傲和自卑的女孩子心里边究竟在想些什么,或许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又或者还对自身的境遇有些莫名的情绪,总之是一个混合了复杂心境情绪的女孩子,这和她的出身和际遇有很大的关系。
可邢岫烟却不该如此,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和自己坦然交谈才对。
死神大人晚上見
“怎么了,你们俩今儿个的表现有些异样啊,出什么事儿了?是荣国府里这场风波么?不该和你们有什么瓜葛才对啊。”冯紫英仔细打量了一下二女,好奇地问道。
邢岫烟一直在琢磨怎么启口。
妙玉心情复杂,有些不太愿意向外人说起此事儿,但是邢岫烟却觉得这不是一件普通的绑票或者误会,里边应该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起码对方要自己二人不要外传,明显就是针对冯紫英。
所以也许冯紫英能够猜得到或者查得出对方的来头,知晓了对方的来路,起码能让人安心许多。
冯紫英提起这个话题,邢岫烟她们也是昨日才知晓的,前晚闹腾一晚,妙玉在岫烟的芦雪广里住着,她们都迷迷瞪瞪,只知道好像府里边出了什么事情,昨日府里就是沸反盈天了。
赖大赖二一大家子乃至与和他们有瓜葛的亲戚仆人都被拿下了,关柴房的关柴房,锁在仓房的锁在仓房。
据说宁国府那边赖二被小蓉大爷给抽得血葫芦一般,还叫嚷着要把赖二一家都送去见官。
荣国府这边也差不多,赖大虽然没挨打,但是据说也是饿了一天没进水米,人都快瘫了,惹得赖嬷嬷在老祖宗那边眼睛都快要哭瞎了。
墙倒众人推,今儿个一大早据说在吴兴登那边排队检举赖家的起码有二三十号人,都盘算着能从赖家这一帮子倒台之后里捞点儿好处。
“冯大哥也知道府里出事儿了?”邢岫烟见冯紫英胸有成竹的模样,也有些惊讶。
“嗯,之前赦世伯和珍大哥以及瑞哥儿都和我说起过,就说这修园子花了几十万,现在府里边有些支撑不住了,没想到还有些吃里扒外的奴才不肯松口,说要打算好好查一查,让我找人帮忙在外边也查一查,我答应了,昨日里听说府里边折腾得厉害,收获也不少,总算是能让府里边宽裕一些了。”
冯紫英倒也没有隐瞒什么,很坦然地说了情况。
“啊?”邢岫烟和妙玉都忍不住啊了一声,她们没想到这事儿居然也和冯紫英有关系,现在贾府里边连查自家的事儿都要通报给冯大哥了么?
“这么说冯大哥是早就知道府里那些事儿了?”邢岫烟心情有些复杂,“赖家那些事儿都是真的?”
“岫烟妹妹,我就问一句,赖大能花一两万两银子替他儿子捐官补缺,连你表兄贾琏也只舍得花了五千两银子捐了个虚衔同知,人家赖大就敢花一万八千两给儿子弄个实打实的县令干,若是外人看来,是你姑父是主子还是赖大是主子?赖大一年收入岂不是比你姑父这个三品威烈将军收入还要高好几倍?赖大媳妇屋里藏的头面只怕连你姑姑都得要眼红羡慕呢,你姑姑可还是诰命呢。”
邢岫烟也被冯紫英的话给震住了。
重生之女王来袭 淡蓝紫凌
之前在园子里,也只知道赖家一家都被拿下了,据说屋里搜出来许多银子,吴兴登、单大良现在都还在算账,就是要看看赖家这几十年里从贾家弄了多少银子,但捐官花了一万八千两银子的消息她们俩都还是都一次听见,府里边除了一些管事的,都还不清楚。
“冯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邢岫烟呐呐地道。
算命者
“还能有假?赖尚荣都准备要去走马上任了,就等吏部下文呢。”冯紫英冷笑,“这可真的是准备鸦窝里飞出凤凰来了,只可惜啊,这银子来路不正,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邢岫烟此时就再无对赖家的同情怜悯之心,听冯大哥口气,那赖家在贾家贪污的银子肯定不止这一两万两,难怪冯大哥会说日后府里边可以宽松一些了。
“嗯,岫烟,妙玉,你们来我这里好像不是打听这事儿吧?还有什么事儿?”冯紫英看出了二女今日来不是为赖家的事儿,径直问道:“有什么事儿在我这里难道还不好说么?”
“不是,冯大哥,这事儿我和妙玉姐姐遇上都觉得后怕而又惊讶,也不知道这里边究竟有什么原委,所以我们也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要和冯大哥您说说,请您来做个评判,也好让我和妙玉姐姐安心。”
邢岫烟便把前日的事情细细说来。
冯紫英越听越觉得震惊。
这牟尼院他知道,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在那里去捋虎须的,那住持和京师城里不少达官贵人的女眷都有不浅的交情,闲杂人等根本就不可能进得去。
如果按照岫烟所说,那帮人甚至可以轻易出入牟尼院,而牟尼院那些尼姑们居然不怎么过问,这说明这帮人是一定来头的。
“岫烟,你说你们后来进了一座院落,完全是江南园林格局?”冯紫英沉声问道。
“嗯,虽然我们被蒙了眼睛,但是马车行走路程小妹还是能感受得出来,并不算太远,要么就在城里,要么就在城近郊,甚至小妹觉得可能就没有出城,只是他们绕了绕路线。”邢岫烟很肯定地道:“那座府邸院落面积虽然不算很大,像是一座别院,也没什么人住在里边似的,但是内里修造装饰却是格外精致,……”
两辆马车来专门绑票,城里别苑还是江南园林风格,能够有这种排面的人家,冯紫英觉得,这京师城里只怕不会超出三十家吧?
文臣里边能够有这等排面的,冯紫英觉得不会超过十家,这还是包括致仕的几位在内,但是冯紫英几乎可以直接排除,没有哪个文臣会如此恣意猖狂蓄养江湖人士,这种风格倒像是武勋或者武将可能性居大。
武勋中四王八公中算一算,估计能有六七家理论上都有这种可能,但是真正要一一掰扯下来,也没几家。
顶多也就是四王中的北静郡王,南安郡王,东平郡王和西宁郡王都不太可能,东平郡王现在府上几乎没有这类人士,而西宁郡王其母过世,正在热孝期,也不可能这般。
八公中除了镇国公牛家、修国公侯家、及齐国公陈家,其他几家都没这个底气,甚至陈家都不大可能,他府上那几个阿猫阿狗,冯紫英清楚,没那本事敢做这种事情。
问题是冯紫英觉得这四王八公中的几位都不像是这般张狂无忌的,北静郡王能做这种事情?他恐怕更喜欢男风才对。南安郡王府上几个小辈倒是有些嚣张,但冯紫英都觉得不像,至于八公中几位也都缺乏足够的理由。
妙玉和邢岫烟虽然称得上姿容过人,但是要说让这几位武勋们冒着这么大风险来做这类事儿,也夸张了一些。
忘川离殇
报君以倾城
至于京营里那些武将们倒是有这个实力,但是这江南风格的宅院却不是他们能够有,想到这里,冯紫英基本上能够确定邢岫烟嘴里所怀疑那年轻公子该是哪一路人了。
蒼穹之聖逆
难怪听说了自己名字,就主动退让,算是一个识趣的。
大周的亲王郡王们可不比前明,和前宋差不多,既受都察院御史们的虎视眈眈,又还有来自皇帝的疑心,总而言之不那么好过,当然你能一跃化龙成为皇帝,那另当别论,所以亲王们略好,郡王们那就够呛。
“岫烟,妙玉,这事儿我知道了,他们是什么来路,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是哪一家,但是大体方向却知晓,略微打探一下就能明白,你们所担心的那些情况应该不会出现。”
冯紫英很笃定的态度让邢岫烟和妙玉都松了一口大气。
即便是躲在贾府里边,她们一样还有些惧意,毕竟那些人神出鬼没,除非二人再不出贾府大门,否则再来一回牟尼院前那种事情,就真的就很难说了。
征途
青年 慢摇
“那冯大哥,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妙玉忍不住问了一句。
邢岫烟虽然没问,但心里也想知道。
冯紫英摇摇头,他不会告诉对方,这样只会让二女徒增压力,毫无意义,“我也只知道他们大致来路,其他还说不清,不过我确定他们不会再来骚扰,你们就放宽心吧。”
一直到送走了二女,冯紫英这才开始咂摸滋味儿。
没想到永隆帝这几个儿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论理结交江湖人士是大忌,做这种事情就能让人轻看,但对方却能如此果决地掉头转向,倒反而让冯紫英高看了对方几分。
倒不是说这等江湖人士就一文不值,鸡鸣狗盗之徒用到骨节眼儿上也能发挥大作用,冯紫英也不会轻看。
只是作为要争夺大宝之位的,起码你在招揽这些江湖人士时是不是该低调隐秘一些,还有用在骨节眼儿上更不该是用在这等事情上。
可以想象得到,皇子们都开始收罗招募这等江湖人士了,那么也就意味着这几位是真正开始谋划各自的路径了。
没有谁会轻易退出这场大位之争,尤其是没有谁有明显优势和劣势的情况下,这种争夺就会更加激烈和全方位。
或许对方能在得知二女和自己有瓜葛便不惜冒着被自己知悉的风险也要把二女送回,而不愿以去冒杀人灭口而被自己知悉的风险,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是一种示好之举,也足以说明对方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这中间的差异,也足以说明很多了。
想到这里,冯紫英就忍不住摇头,看来自己离开这京师城还真的是明智之举。